第35篇 第4章 再临樊氏

作品:《雪鹰领主

    听到东伯雪鹰所说,那庞大怪物愤怒了。

    “死!”

    一条条巨大触手挥舞而来。

    “太美妙了。”东伯雪鹰真不想厮杀,而是想要多看看,因为每一条触手施展时,表面的光华都蕴含了太多奥妙,虚空道、火焰道、雷霆道、虚界幻境道……种种道路奥妙都有,在这怪物身上,完美结合,一举一动有着让东伯雪鹰心惊的威力。

    这种生命层次,也已经完全越了宇宙神。

    “砰砰砰。”

    东伯雪鹰三千亿年创出的《飞雪战法》中最完美的防御招数‘万法不沾’,再以及他强大的肉身,仅仅连续五道触手抽打下他伤势便已经极重。他想要遁逃,可是触手笼罩下,周围仿佛凝固般压迫着自己,自己都无法施展大破界传送术了。

    “虽然早猜到火狱三界鼎可能有危险,我分身众多倒也不惧,可也没想到真死。”东伯雪鹰无奈。

    没办法。

    随便一条触手,都媲美永夜始祖全力一击,怎么斗?

    “哗。”

    忽然一股力量笼罩了东伯雪鹰,跟着,东伯雪鹰便消失不见。

    庞大怪物感应到那股力量,不由愤怒,那是这个牢狱的力量,它出了愤怒的怒吼:“元,元,元!!!”一声声怒吼一直传递到外层世界,掀起无尽风暴。

    ……

    自己洞府,殿厅中。

    大鼎旁,东伯雪鹰凭空出现。

    “我,我出来了?”东伯雪鹰惊讶。

    “呵呵,你快挡不住了,我就送你出来了。”大鼎上忽然飞出来一道身影,一位红袍笑眯眯的老者,他笑眯眯看着东伯雪鹰,“我是火狱三界鼎的器灵。”

    东伯雪鹰恍然道:“难怪,难怪我明明能够催火狱三界鼎,可是对内部感应却很模糊,原来我从来没有真正掌控过这件秘宝。这次多亏前辈,否则,这一分身就完了。”

    红袍老者笑呵呵解释道:“火狱三界鼎,是我主人‘元’当初炼制的一件特殊秘宝,专门用来囚禁‘万触龙子’的,这样的秘宝是不可能让你们来掌控的,如果你们将这万触龙子放出来,这一座源世界的生命都得全部灭绝,那可就是大罪孽了。”

    “是。”东伯雪鹰赞同,以那头怪物的实力,如今自己家乡源世界谁能挡?

    “他叫万触龙子?”东伯雪鹰惊讶。

    “嗯。”

    红袍老者点头,“万触龙母很厉害,我主人当初和其他几位联手才斩杀。至于一堆万触龙子,勉强算是浑源生命,对主人他们不值一提,随手便可打杀,之所以囚禁着放在这,是希望给修行者突破的机会。能够催火狱三界鼎的,都是对浑源之力有足够深的参悟,一般都是宇宙神究极境强者,且积累颇深。他们这等境界……面对万触龙子,也能搏杀些招数,在死亡前,我都会庇护他们,轻易将他们挪移出来!”

    “和万触龙子交手,和更强者交手,本身就是磨砺。”

    “万触龙子,乃是天生的浑源生命。和修行者不同,它们身体处处都会外显种种奥妙,也可从中参悟。”

    “这都对突破有帮助。”

    红袍老者道,“本来,你家乡这一源世界,是我主人元管理的。如今却是归罗城主管理了,在之前的时代,主人都是公开告知达到究极境的宇宙神突破的机缘的,现如今,却也是没几个知晓了。”

    东伯雪鹰恍然。

    一座源世界,之前是一个浑源强者庇护管理。如今换了?

    “不过我得提醒你,虽然主人的本意,是让究极境进来磨砺。不过你应该是得到至高秘传了,未到究极境也能催火狱三界鼎。”红袍老者连嘱托道,“不过你现如今最重要的是,早早达到究极境。这万触龙子蕴含的种种奥妙,你就别研究太深了,防止对你突破到究极境产生困惑阻碍。”

    “是。”东伯雪鹰惊醒,也对,那本就是让究极境突破到更高层面的,自己研究太多,或许不是好事。

    “你可以经常去多多厮杀,厮杀磨砺,你会现自己的许多缺点,不断完善,战法更强,你境界也更高。达到究极境也更快了。”红袍老者提醒。

    “明白。”东伯雪鹰点头。

    自己说起来。

    受了罗城主和元两位浑源强者的帮助了,不过,界心大6的‘界心神宫’一次次开启,元显然是对很多强者都有帮助。至高秘宝的赐予等等……只是似乎界心大6上,从来没听说谁跳出樊笼达到更高一层次。

    “虽有种种帮助,可似乎跳出樊笼,很难很难啊。”东伯雪鹰明白这点,“不过万触龙子竟然是天生的浑源生命?”

    在家乡混沌虚空,经常派遣分身进入火狱三界鼎,和关押的浑源生命‘万触龙子’交手战斗。到了东伯雪鹰这层次,要找到一个给他足够压迫威胁的对手太难了!且万触龙子是天生能施展种种不同道路手段,对磨砺自身极有帮助。

    而在另一边,界心大6上。

    东伯雪鹰则是来到了夏风国都,在一座酒楼内享受着美食,内心中则是思索着和万触龙子交手的种种经历。

    “埋头修行,也得多多战斗,一战斗,就现悟出法门的缺陷了。”东伯雪鹰心情极好。

    “来。”

    东伯雪鹰抬头看向远处的侍者。

    酒楼侍者也是一位真神,时刻感应周围,此刻连迅跑来。

    “这夜兮酒,你们酒楼有多少存量?能卖于我多少?”东伯雪鹰问道。

    “夜兮酒只要我家主人能炼出,如今还有三千坛,我们酒楼至少得留下一千坛。”酒楼侍者连说道,知道碰到豪客了。

    “准备好两千坛,等会儿我带走。”东伯雪鹰笑道,“酒不错。”

    “好好。”

    酒楼侍者大喜。

    东伯雪鹰愉悦万分享受美酒,一直独自一人在这喝到天蒙蒙亮,这才付了酒钱,带上美酒走人。

    他来到了樊氏魔山。

    “飞雪兄,真是好久不见。”奎辰君主来迎接,热情万分,“这都过去三千亿年了吧,这么长时间,都没听说你离开过南云国。”

    “这不来了?帮我传话,我要见樊祖。”东伯雪鹰说道。

    “见樊祖?”奎辰君主一惊,不由露出尴尬色。

    樊祖何等身份?

    是谁想见都能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