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篇 第9章 暗影重重

作品:《雪鹰领主

    风重国,在整个界心大陆是不起眼的三流小国。

    “黑君王曾来过这酒楼。”东伯雪鹰来到了一酒楼雅间内,目光所及,时光回溯,只是当快回溯到黑君王时,时光扭曲受到影响无法再查看,“果真来过,南云圣宗的情报网没弄错!”

    他虽然不是时光一道的高手,可能让他无法时光回溯查探的,至少也是宇宙神。

    “或许就在这城内?”东伯雪鹰心意一动。

    嗡。

    以他为中心,无形涟漪透过所有的黑雾球体粒子波及开去,很快传遍了整个城池,这等以虚空本质查探方法,极为隐蔽。

    “城内并无宇宙神。”东伯雪鹰眉头微皱,“黑君王离开始祖古国,出现在界心大陆遥远的另一处的一座小国。总不至于漫长距离赶过来就为了在这吃一顿?恐怕,他待的地方,就在风重国境内。”

    “仔细查看。”

    界心大陆的压制太厉害,东伯雪鹰透过虚空本质的探寻之法范围也是有限的。

    一处处进行破界窥伺……

    仅仅小半个时辰。

    “这是?”东伯雪鹰脸色微变。

    他透过破界传送术窥伺的风重国一座偏远城池,整个城池内都弥漫着淡淡的黑色雾气,雾气很淡,整个城池显得灰蒙蒙,而内部的无数子民们却是非常的不正常。

    有些在厮杀!

    有些在城池内一次次瞬移穿行,似乎想要离开城池,却怎么都出不去这淡淡雾气笼罩范围。

    也有结成队伍,在城池内四处寻找什么的。

    整个城内……每时每刻都有大批子民在厮杀中死去,这仿佛是个噩梦之地。

    “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似乎都受到了you huo影响?并且整个城池似乎陷入了某个法阵,他们都走不出来?”东伯雪鹰很吃惊,因为只是破界窥伺,他无法真正了解那一座城池的问题,只是从表面来看,他确定,“一定有谁祸害整个城池无数子民!”

    东伯雪鹰眼中有着煞气。

    “城池内,这些子民遭到祸害,应该会传讯出去!怎么风重国一点反应都没有?”东伯雪鹰暗暗恼怒,“是敌人来头太大?”

    风重国,三流小国。

    一些强大魔头,足以让风重国主忌惮万分,一般都得请一些盟友帮忙。而来头大的魔头,这等小国只能忍着!

    “该死。”

    东伯雪鹰却是无法忍。

    他‘看到’无数子民的死去,这完全是因为背后阴谋者的某种目的。

    “再看看其他城池。”东伯雪鹰虽然怒火冲天,却也连忙窥伺其他城池!之前他寻找黑君王,每一座城池许多大府邸都要逐个探查,现如今却是直接观看整个城池的大概情形,自然速度快多了。

    短短数个呼吸时间。

    他便将风重国所有城池全部‘扫’了个遍,让他震惊的是,足足十九座城池,都是类似情形,所有子民都无法出城!心性弱些的都似乎变得狂躁嗜杀,内心强些的,也在城池内寻找着生机。可无法出去,注定了活下来的会越来越少,这种过程,如果没东伯雪鹰掺和……怕是持续百万年千万年都很正常。

    “谁这么大胆?”东伯雪鹰暗暗恼怒。

    嗖。

    凭空消失,直接超远距离瞬移来到了其中一座弥漫在淡淡黑色雾气下的城池。

    “嗯?我都无法瞬移进去?”东伯雪鹰有些惊讶,看着眼前的黑雾,他略微感应了下,便直接飞了过去。

    悄无声息便飞了进去。

    飞行、行走,并没有遭到雾气的影响,自己轻而易举就飞过城墙进入城内。

    “嗯?出不去了?”东伯雪鹰尝试往外走,一样受到影响,仿佛内部自成世界,“有点像空间封禁,不过没那么厉害,破界传送术都能渗透进来。”

    只能算是内成一个世界。

    寻常的混沌境,怕都出不去!

    “诡异的是,我都无法传讯了?”东伯雪鹰不由心惊,随身的传讯宝物都无法对外传讯,当然有分身、化身一样和外界感应联系。

    只是一般的合一境,在界心大陆上是无法远距离化身存在的。

    有分身的?就更罕见了。

    “无法传讯,这内部无数子民能和外界联系的,就少之又少了!”东伯雪鹰暗道,“可不管怎样,终究十九座城池,风重国主肯定知道这事。”

    “是为了某种邪恶秘术么?”

    东伯雪鹰心中却感觉不妙。

    能影响无法传讯,绝非寻常宇宙神手段!且一次性就是足足十九座城池。

    要知道,风重国主虽弱,可这等弱小国度也是结成‘天古联盟’的,像短时间内血祭就罢了,因为太快!像这种长时间的对十九座城池下手……风重国主按理应该告知整个天古联盟,天古联盟也不应该轻易就忍下。

    一座联盟,实力之强,不亚于南云国的。

    “来头太大?”东伯雪鹰暗暗道。

    虽然感到些许压力。

    可便是无敌存在,如今都不足以让东伯雪鹰退避!

    “我倒要瞧瞧,到底是哪一个大魔头。”东伯雪鹰眼中寒光闪烁,之前他来此风重国,是为了追杀黑君王。如今黑君王的事情被他暂且放在一旁了。

    他是要杀黑君王,可那是私下仇怨。

    对这种祸害无数生灵的大魔头,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对方作恶!

    ……

    城池内,东伯雪鹰波及开无形涟漪,瞬间透过周围虚空本质的黑雾球体粒子传遍整个城池,一瞬间就确定了整个城池内的高手数量。

    混沌境——两位!

    尽皆在城池内部的一座府邸内。

    “在这。”

    东伯雪鹰一迈步,便出现在一条孤寂的街道上,看着眼前的一座府邸。

    周围淡淡黑雾弥漫,远处虽然厮杀处处,反而靠近这座府邸,却很是安静。

    “快走。”

    一道身影一闪出现在东伯雪鹰身旁,是一位独角异族修行者,他看着东伯雪鹰,低沉道,“这是整个城池黑雾的源头,我们城内高手已经几番联手攻打,死伤过半,根本对付不了它。你还是别靠近了。”

    “哦?”东伯雪鹰看着这独角异族修行者,微微一笑,“我见这城池黑雾诡异,所以进来瞧瞧,这黑雾笼罩有多久了?”

    “你是刻意进来?”独角异族强者一愣,随即苦涩,“我等一个个想要出去都出不去,你竟然来送死?唉,这黑雾已经笼罩了近千万年之久了,城内子民怕都死去大半了!之前我等还想着国主会来救我们,我们天古联盟的宇宙神们会来,可是,都这么久了,都从未有高手来,敢这么对付一整个城池,而且不急着直接屠戮,而是不断的长期折磨,这背后的魔头定是来历非凡。现如今城内连合一境高手都有许多发疯了,唉,你进来真是太冒失了。”

    东伯雪鹰点点头。

    没人来救?

    “我倒要看看,这背后到底是谁,令整个天古联盟都不敢管。”东伯雪鹰直接走向了那座府邸,来到正门前,直接一脚踹出,蓬——大门直接被踢的抛飞开去,大门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倒飞开去,接连撞碎了廊道、墙壁、一座座屋子……

    大门却诡异的丝毫无损,仿佛要一下子贯穿整个洞府。

    “蓬。”终于一道血光降临,冲击在那高速飞行的大门上,大门这才粉碎。

    而府邸内部也出现了一位血袍人,冰冷盯着东伯雪鹰:“混沌境高手?可惜,又一个找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