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篇 第18章 浑源砂凑齐

作品:《雪鹰领主

    灭世神帝等一些无敌存在,也无法寻踪到‘凶手’的痕迹,可是南云国主却是得到了秘传。

    南云国,皇宫内。

    “主人。”一名老仆恭敬道,“老奴有要事禀告。”

    “有事尽管说。”南云国主盘膝而坐,看着眼前的仆人,眼前这仆人乃是魔仆‘沛云’,绝对忠诚于他,他专门安排来统领南云圣宗情报系统!南云圣宗的一些底层情报就罢了,而一些极重要情报以及情报汇聚,都是些魔仆、器灵等来负责。

    因为他们忠诚,不可能外泄消息。

    魔仆沛云恭敬道:“主人,尘梵国主的死,我怀疑那个神秘的凶手,就是飞雪帝君。”

    “什么?”南云国主一惊。

    这可是引起整个界心大陆许多强者追查,都查不出蛛丝马迹,他麾下的南云圣宗情报系统虽然算厉害,但在整个界心大陆的诸多情报网中,怕都排不进前十。竟然查到了?

    “速速说来,你有何依据,说是雪鹰他做的?”南云国主连问道,“雪鹰他和那尘梵国主应该无仇无怨吧。”

    “禀主人,前日,飞雪帝君便透过我南云圣宗情报网下令搜集一切牵扯到大规模屠戮、大规模灾祸的消息,发现了便上禀于他。我将消息下发下去……昨日,便有一份关于尘梵国主‘暗狱’的详细情报送给了飞雪帝君。”魔仆沛云说着。

    南云国主则是仔细聆听着,心头却是越加发紧。

    “飞雪帝君,几乎得到这份情报后,立即下令,索要尘梵国主和暗狱的所有情报。我也很快搜集传过去。可刚传过去连半个时辰都不到,尘梵国主死了,死在了暗狱中!连暗狱中的三大刽子手也都死了。”魔仆沛云说道,“太过巧合,所以我怀疑杀尘梵国主的是飞雪帝君,当然,仅仅是怀疑。”

    南云国主微微点头,吩咐道:“将最近关于雪鹰的你这边了解的所有情报,尽皆给我。”

    “是。”魔仆沛云恭敬。

    南云圣宗情报网……

    因为乃是魔仆、器灵等在核心负责,所以东伯雪鹰进行下令,并不担心自己会暴露。

    可是,这些魔仆、器灵们是绝对忠诚于南云国主的!

    “雪鹰他做的?”南云国主不敢相信。

    杀的干脆利落。

    不留丝毫痕迹,无敌存在都查不出。

    那死去的尘梵国主,竟然都未曾求救!也未曾告知外界凶手身份。这一切都证明了……杀尘梵国主的,是一位实力极强极强的存在。

    “雪鹰在界心神宫跌了那么大一跟头,如今能做到这一步?”南云国主思量着。

    很快。

    关于东伯雪鹰的大量情报都到了南云国主这。

    “嗯?”南云国主仔细看着,这些情报有些琐碎,已经是南云圣宗情报网能搜集的极限了。

    “搜集这些邪恶、灾祸的情报干什么?”南云国主疑惑。

    东伯雪鹰在芙琼国的一座偏僻小城,路边酒肆,喝着滋味独特的美酒。能让修行者以‘卖酒’为生,这酒自然有特色!能传播出足够名气的,就更是不凡。

    “痛快痛快。”

    东伯雪鹰咕咕咕牛饮着,这酒水呈淡绿色,喝起来,全身舒坦,让人情不自禁不断喝着。

    这酒,就适合大口大口喝。

    “好酒好酒,好些日子没喝到这等好酒了。”东伯雪鹰感觉痛快,“给我再来些酒。”

    女侍者连过来:“大人,还需多少?”

    “你们酒肆有多少?”东伯雪鹰问道。

    “这是我们酒肆主人他们家族一脉特有的‘璩氏酒’,造起来并不难,只是需要时间很久,我们酒肆内储量虽不大,可家族内储量大的很。”女侍者微笑道。

    东伯雪鹰道:“你们家族储量的一成,我要了。”

    “一成。”女侍者吓得一跳。

    旁边也有其他客人听到,便笑道:“这位兄弟,璩氏酒,在我们芙琼国都是颇有些名气的,他们璩氏家族就是卖酒的,这酒储量之多,可大的很。”

    东伯雪鹰瞥了眼女侍者道:“速去。”

    也不怪东伯雪鹰索要如此多,修行者寿命漫长,这酒又对东伯雪鹰胃口,再多也不够他喝。对一般修行者而言,一些名气颇大的酒……可能很奢侈,东伯雪鹰购买这些美酒,却是根本无需在乎价格。他斩杀黑君王、尘梵国主,早将当初在界心神宫的损失弥补了,且还大大赚了。

    酒肆主人也吃惊的很,略有些疑惑和东伯雪鹰谈价,让酒肆主人目瞪口呆的是……一笔巨额生意,迅速达成。

    璩氏酒储量一成尽皆被东伯雪鹰带走,所需付出的仅仅只有六十万宇宙晶!对东伯雪鹰而言,的确不值一提。

    ……

    得到喜爱的美酒,高坐荒野山顶,看云卷云舒,东伯雪鹰拿着酒葫芦仰头咕咕咕喝着。

    “痛快痛快,却是我漫长岁月至今,遇到的最适合这般痛饮的酒。”东伯雪鹰舒爽的灵魂都有些战栗,他也算喝过许多美酒,有些需要细品,有些价格更是昂贵的夸张,一壶怕是都远超六十万宇宙晶了。与之相比,璩氏酒算很廉价了。

    对普通修行者而言可能略奢侈,对宇宙神而言,极廉价。

    可东伯雪鹰就是喜欢。

    一边喝酒,脑海中也是种种虚空道奥妙在浮现碰撞,兴致极高下,连参悟起来,灵光涌现都快上许多。

    坐在山顶喝上了十余日,也发呆十余日,跟着继续行走大地。

    得到喜爱美酒后,很快又一则好消息来了。

    “应山雪鹰,你所需浑源砂已经凑齐。”一道声音直接在东伯雪鹰耳边响起。

    拿着酒葫芦摇摇晃晃行走在一处城池街道上的东伯雪鹰顿时一个激灵,跟着刷的凭空就消失不见,让街道上许多修行者们吓得一跳,一个酒鬼?突然消失了?

    夏风古国,皇宫中。

    东伯雪鹰见到了夏皇,夏皇坐在那,看待东伯雪鹰目光也有些变化。

    能在一瞬间成功斩杀‘黑君王’,这等实力,就是无敌存在们也需要重视了。

    “拜见夏皇陛下。”东伯雪鹰微笑道。

    “你要的十万斤浑源砂。”夏皇扔出了一储物手环。

    东伯雪鹰连接过。

    一查看。

    内部有着一颗颗泛着奇异光泽的黑色砂砾,每一颗砂砾都很细碎,仿佛海边沙滩的沙子般。可它们每一颗越是观看,越是觉得韵味无穷,比任何一珠宝玉石都要美丽。像无敌存在们采集浑源精华时发现的这少量的一颗颗浑源砂……虽然他们没法真正利用好,可也明白是宝贝。

    夏皇为了搜集十万斤,也付出不小的代价。

    整个夏风古国漫长岁月的浑源砂一共才五万多斤,所以夏皇找到了整个界心大陆上另一个虚空道无敌存在‘漂泊者’,漂泊者拥有的浑源砂仅次于夏皇,拥有三万斤之多!夏皇和‘漂泊者’关系算不错,透过漂泊者出面,让漂泊者和众界古国的其他无敌存在购买浑源砂,这才最终凑齐。

    若是夏皇出面,恐怕挨宰更厉害。

    “好,不愧是夏皇,这么快就搜集齐了。”东伯雪鹰微笑道,表面看似轻松,实则心跳加速。

    他最渴望的那一件兵器!

    至高秘传《浑源七击》最适合的那件兵器,所需的主材就已经到手了。剩下的辅助材料虽然也挺珍贵,但是获得难度就低多了。可‘浑源砂’不同,无敌存在们搜集都是靠漫长岁月逐渐累积。自己这次搜集了十万斤。恐怕整个界心大陆剩下的都没十万斤了,想要再凑齐十万斤……真不知要到何时!

    界心神宫,赐予这件兵器炼制法门,怕也知晓界心大陆能凑齐吧。

    “你参悟我的《浑源问道》,到底琢磨出了什么好的利用浑源砂的办法,怎么急切想要,还要如此多浑源砂?”夏皇问道。

    “浑源砂,对利用浑源之力有所帮助,我想进行些尝试。”东伯雪鹰微微一笑。

    “如果你研究出利用浑源砂的法门,可以卖给我。”夏皇很期待。

    对于眼前这飞雪帝君,可一点都不能小瞧。

    毕竟真正论境界。

    无敌存在们也只是究极境,而东伯雪鹰、扶乙大尊等一大群尊主们,很多都是到了最后瓶颈关头。在境界上相差很少很少。甚至在对奥妙的运用上,一些大尊们还创出特殊法门,导致拥有超强的战力!对这些特殊‘法门’,夏皇同样想要。

    因为,说不定就能触动他,让他境界有所提升,更有望跳出这樊笼。

    “如果我研究出,要卖的话,第一个会告诉夏皇。”东伯雪鹰笑的灿烂。

    ……

    当天。

    东伯雪鹰就离开了夏风古国,不管是斩杀黑君王,还是尘梵国主,都证明了一点——无敌存在们是真的无法寻踪自己!

    之前夏皇、樊祖、苍帝他们承认过。

    黑君王死了,永夜始祖肯定拼命查,却没查到自己。

    尘梵国主死了,灭世神帝应该也会尝试查探。

    “无法找到我,倒是安全了。”东伯雪鹰携带着浑源砂的分身,暂且wěi zhuāng气息,改变模样又回到了夏风国都在这隐居。

    先暂且蛰伏。

    等所有材料齐了,就是炼制兵器的时候了。

    ……

    南云国都,皇宫。

    东伯雪鹰来到了师傅南云国主这。

    “师傅,我有一件事,希望师傅帮忙。”东伯雪鹰道。

    “哦,何事?”南云国主看着东伯雪鹰,心中则是有诸多念头,毕竟情报系统已经认为很可能是飞雪帝君杀了尘梵国主。

    东伯雪鹰一挥手,一卷轴飞出。

    “我需要上面记录的所有材料珍宝。”东伯雪鹰说道。

    南云国主接过后一看,密密麻麻一堆材料珍宝,南云国主顿时眉头皱了起来,这些材料珍宝获得倒也算比较容易,可加起来价格可就贵了,约莫需要一千多亿宇宙晶!就算对南云国主而言,这也是一笔巨额支出。

    自己这徒弟,总不会想直接索要吧?

    “这是一件巅峰秘宝,足够买这些材料珍宝了吧。”东伯雪鹰一伸手,掌心出现了一柄插在刀鞘内的弯刀,弯刀散发着黑暗气息。

    南云国主看着这一柄巅峰秘宝。

    他为徒弟拿巅峰秘宝支付而吃惊,更为这件巅峰秘宝的来历而吃惊。

    这柄弯刀……

    是黑君王的兵器啊!

    “黑君王也是你杀的?”南云国主看着东伯雪鹰,吃惊万分。

    ——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