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篇 第19章 我该做的

作品:《雪鹰领主

    南云国主虽然得到禀告,怀疑应山雪鹰杀死了那位尘梵国主,但是‘斩杀黑君王的是应山雪鹰’这个念头却是仅仅在脑海中一闪,便很快抛到一边了,因为他很清楚,要在短短一瞬间斩杀,连永夜始祖都来不及拯救,是何等之难!

    黑君王,可远远不是尘梵国主能比的。

    放眼整个界心大6,除了无敌存在外,能做到这一步的,不过双手之数。便是他南云国主,也只有在南云国都内才能做到。在外面,他也做不到。

    “是我杀的。”东伯雪鹰微笑点头承认,拿出黑君王兵器,他就没打算隐瞒。

    “你,你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南云国主不敢相信。

    “我虚界幻境道达到了宇宙神二层,师傅你应该知道,达到宇宙神二层的虚界典籍何等之珍贵。”东伯雪鹰道。

    像夏皇他们之前,都要求在搜集齐浑源砂之前,禁止外泄已经达到虚界宇宙神二层的消息,防止产生诸多波折。

    “虚界幻境,你突破了?”南云国主又震惊又恍然,“卖给了夏风古国?”

    “是。”东伯雪鹰点头。

    “可别卖低了。”南云国主连道,“这等典籍,樊祖、摩天国主都是愿意花费巨额代价要得到的,这可牵扯到他们的修行道路!便是各大古国,对灵魂类典籍也都极重视。因为整个界心大6,至今都没有灵魂类的究极境典籍。”

    “嗯,卖的还行,其中我就得了一件秘宝‘虚空火莲花’,这件巅峰秘宝很适合我,我研究许久,配合这件巅峰秘宝创出了些杀招,凭借一杀招,便成功斩杀黑君王。”东伯雪鹰道。

    南云国主听的又羡慕又惊叹。

    虚空火莲花……

    他都眼馋啊!

    不过他也清楚,界心大6上,极为强大的巅峰秘宝有好些个,可能轻易斩杀黑君王的,却少的可怜。

    “没想到雪鹰你这么快,就成长到这一步,你的实力,恐怕已经在我之上了。”南云国主看着手中散黑暗气息的弯刀,“这件秘宝,名气颇大,几乎没谁愿意将巅峰秘宝换成宇宙晶!硬是要算价格,黑君王的这件秘宝,可算作三千亿宇宙晶!你所需的那些材料,约莫一千七百亿宇宙晶便足够了,还剩下许多!你还需要些什么?如果都不需要,我便直接以宇宙晶补偿你。”

    如此大便宜,南云国主可不愿占。

    “师傅,当初你赠与我魔皇袍,可都是直接赠与的。”东伯雪鹰道。

    “那是你给我南云圣宗护法的公平交易。”南云国主微笑道,“好了,谁不知道,整个界心大6上尊主级最富裕的便是你师傅我,我可不会贪你这点好处。对我而言,三千亿宇宙晶也是无处买这样的秘宝的。”

    东伯雪鹰思考了下,一翻手,拿出了一份卷轴,卷轴上凭空开始不断浮现字迹,片刻,东伯雪鹰记录下了大量宝物材料。

    “这些材料,约莫需要一千亿宇宙晶。”东伯雪鹰又将新的卷轴递给师傅,“师傅帮我搜集下,这便足够了。且那黑君王的秘宝……短时间内恐怕还不能公开,否则,天下间怕就怀疑师傅你是凶手,或者我是凶手了。”

    南云国主敢公开拿出这一柄弯刀。

    的确会有诸多怀疑的,因为他南云国主,亦或者是应山雪鹰,都是宇宙神二层的虚空道高手。

    “好,那我就占你些便宜,至于这弯刀,哈哈,我不急,岁月漫长,将来有的是机会用到它换我需的好处。至于雪鹰你,实力强大,是瞒不住的。你将来终究要展露实力。”南云国主看着东伯雪鹰,“到时候永夜始祖知晓,你该怎么办?你应该明白,永夜始祖的脾性,你这次算是狠狠打了他的脸,他绝不会轻易饶你。”

    “随他。”东伯雪鹰淡然。

    南云国主见状,连道:“有把握应对?”

    能轻易斩杀黑君王……面对无敌存在,应该是有把握保命才对。

    “保命还是有把握的。”东伯雪鹰道。

    “嗯。”

    南云国主微微点头,随即皱眉问道,“你杀黑君王我能理解,毕竟,他和你有大仇在前,在界心神宫断你修行机缘。断修行之路,这大仇是得报!可是……你怎么又去杀了尘梵国主?他和你无仇无怨吧,而且那十九座城池,你在明知永夜始祖可能暗中窥伺下,都依旧去拯救?难道真的嫉恶如仇?”

    自己这徒弟,可是和南云圣宗情报系统索要一切牵扯到大屠戮、大灾祸的情报消息。

    这让南云国主感觉……自己这徒弟,是不是太嫉恶如仇了些?

    “那是我该做的。”东伯雪鹰微笑着。

    “该做的?”南云国主一愣,“什么叫该做的?你之前可不是这样。”

    “我之前没这样,是因为实力不够,如果傻乎乎杀杀杀,恐怕早就死掉了,都成长不到如今这一步。”东伯雪鹰道,“有多大力量,才能去担当多大责任。如今实力到了这一步,我自然无法眼睁睁看着一切生,所以我该去做。”

    南云国主沉默了下。

    他有些明白了。

    该做?

    这是自内心自然的这样认为,这就是自我认知,是‘道心’。

    “你这样,会很累。”南云国主开口道。

    “累,为何累?”东伯雪鹰疑惑摇头,“对我而言是很轻松的事,修行,本就要战斗磨砺。我只是现有魔头,出手斩杀罢了!而且看到无数生灵从绝望中逃过一劫,狂喜喜悦的模样。我也同样自内心感到开心。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很满足的事。”

    道心。

    需要秉持,践行!

    “好吧,是我错了,我会觉得累觉得麻烦。对你而言,却是大喜悦大满足之事。”南云国主摇头,“可是雪鹰,修行是生命层次的不断提升。生命差距差距太大,看待弱真的就仿佛蝼蚁!就像跳出源世界樊笼的更高层次存在‘浑源生命’们,对他们而言,他们看我们这些樊笼内的修行者,就仿佛看蝼蚁。而对我们而言,那些弱的界神真神也只是蝼蚁罢了,你无需反驳,吐出一口气,便可灭杀无数,不是蝼蚁又是什么?”

    东伯雪鹰一听,立即明白师傅南云国主似乎对‘浑源生命’也了解不少。

    “蝼蚁?”东伯雪鹰问道,“我们虽是宇宙神,可一样是弱的孩童一步步成长,经历无数劫难,成长至今!怎么,从弱成长到宇宙神的地步,再看过去的弱?就当做蝼蚁了?修行者,也不能忘了根!”

    “这不是忘了根,这是修行的提升。”南云国主却反驳,“修行路本就艰难,经历重重万难,多少修行者倒下!我们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有天赋,有机缘,有修心,也有一些运气……能走到这一步,太难。何必因为一些弱们而给自己凭添诸多危机?诸多变数?他们有他们的路,就让他们去拼。”

    “我不去做,无数弱连拼的机会都没有。”东伯雪鹰摇头,“修行路是劫难重重,可大规模屠戮那不是劫难,是对整个修行世界秩序的破坏!个个都明哲保身,那弱便死绝。有力量者,自然得担起责任,这是本就属于自己的责任!”

    “我弱时,可以退避。”

    “我强大时,自然得站出来。”东伯雪鹰道。

    “可你这样……终究会惹到越来越强的敌人。”南云国主忍不住道,“你可知道,在第一次古国战争之前,整个界心大6实力隐隐被公认为第一的,不是夏皇。而是另一位存在。”

    东伯雪鹰点头:“我知道,是不死冥帝。据,是一位带来绝望和死亡的可怕存在。”

    “对,在无敌存在中,他是最邪恶的一个。”南云国主道。

    东伯雪鹰一笑:“我当然知道,毕竟他的传有很多,不过,他不是早就销声匿迹了么,第一次古国战争至今都再没他的消息,如此漫长岁月,恐怕早就陨落了吧。”一个几乎同等于死亡的存在,可以想象当初他的手段多么邪恶酷烈。

    南云国主看着东伯雪鹰。

    虽然不认同徒弟的‘道心认知’,可也不妨碍他钦佩这样的人。

    “他没死。”南云国主道,“他回来了。”

    “回来了?”东伯雪鹰疑惑,“什么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