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篇 第23章 最美丽绚烂的场景

作品:《雪鹰领主

    傅钧城,也是颇为繁华的一座城池,子民亿万计,傅钧城的城主也是一位混沌境高手,在城内也是一言九鼎。

    乐器声回荡在殿厅内,měi nu们翩翩起舞。

    傅钧城主正在宴请着一些宾客,谈笑风生。

    “轰。”

    忽然无形波动瞬间波及了整个傅钧城。

    “不好。”傅钧城主脸色一变,便一个瞬移直接消失在主座上,来到了上方高空中。

    刷刷刷……

    旁边接连出现一道道身影,有麾下高手,也有此次宴请的一些宾客。

    他们看着天穹高处和外界完全隔绝,并且远处半空中,有魔头正控制着一个黑色瓶子,黑色瓶子隐隐散发的波动笼罩了整个城池每一处,已经有一支支魔头队伍瞬移着出现在傅钧城的各处,开始了大肆屠戮,生灵被屠戮杀死时,有特殊能量逸散,被无形波动吸引着都进入了那黑色瓶子内。

    “血祭魔瓶!”

    “是血祭!”

    包括傅钧城主在内,个个脸色大变。

    敢血祭一座城,做这等大恶事的势力,无一不是绝世大魔头统领!那等绝世大魔头,便是无敌存在们也杀不死。

    整个界心大陆想要除恶的也有很多,可是有实力这么做的就少的可怜了,在有实力的强者中,愿意主动除魔的怕只有寥寥两三个,最可悲的是……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无敌存在们,也有诸多顾忌,他们杀不死一些绝世大魔头,而那些大魔头们反而不太在乎手下死亡,反而可能进入古国大肆为祸。

    所以,愿意主动除魔的,一考虑到自己麾下生灵,也就放弃了,只要不影响整个界心大陆秩序,他们也就默许了,也便再无谁来专门对付这些绝世大魔头了。

    “完了。”

    “血祭,血祭降临。”

    傅钧城主他们个个心中绝望,一旁的一些宾客们,他们中有几位混沌境强者也只是派遣化身过来,真身还是要坐镇老巢的。

    “傅钧城主,恕我等无能为力了。”

    “唉,这是旃八岛的魔头,挡不住的。”顿时有宾客直接化身消散。

    “师傅师傅,救救我。”

    “城主,城主。”

    旁边也有些跟随宾客一起来傅钧城的,却是真身来此,连求救。只是他们的师傅、城主们,却是摇头,或是沉默,或是看看自己麾下弟子:“师傅帮不了你们,面对旃八岛,师傅也只是一蝼蚁罢了,看命吧!”

    他们连留下化身,和魔头搏杀的勇气都没有。唯恐惹怒旃八岛!他们只想要离的越远越好。

    “不——”

    “师傅——”

    许多修行者绝望无比。

    整个城池亿万生灵,都是一瞬间都陷入绝望,连傅钧城主都痛苦焦急。

    “傅钧城主?”伴随着冷笑,一支足足三名混沌境魔头的分队出现了,他们每一个都比傅钧城主要强,三个联手,傅钧城主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还请饶我性命。”傅钧城主却是直接躬身求饶。

    一旁他的一些手下们、族人们,看着自家城主连战斗的血性都没有,直接求饶了,不由心中悲苦。

    “饶命?也不是不行,你如今听我等吩咐,操纵整个傅钧城的法阵辅助我等。”三位混沌境魔头都是露出笑容,整个城池终究太大,生灵太多太弱,即便任凭杀戮,也要杀戮好一会儿!如果有傅钧城主借助法阵辅助,那就快多了。

    “好。”傅钧城主咬牙,背弃所有城内子民,他也颇为悲愤,只是修行至今,他的道心便是一切为自己!只要自己活着,整个家族覆灭又如何?家族在外地还有分支,过了漫长时间,照样繁衍强大。

    而自己完了,那才是一切成空。

    “我能救我几个孩子吗?”傅钧城主问道。

    “你想死?”为首的一位混沌境魔头脸色一沉。

    “不不。”傅钧城主当即不敢多说。

    ……

    傅钧城整个城池都陷入巨大恐慌绝望中,城内也是有一南云圣宗分殿的,在这收弟子,作为界心大陆十大宗派,南云圣宗是渗透处处的,傅钧城这等算较大的城池,自然是有驻点。

    “血祭,旃八岛的魔头们来血祭了。”这一分殿的南云圣宗弟子们绝望无比,也立即将消息上传。

    他们算是南云圣宗最基层了。

    根本没想过南云国主来救他们,因为即便南云国主,有些事,也不敢去做。魔头都是无所顾忌的,而南云圣宗却是有很多顾忌。

    消息上传上去。

    很快,消息就到了东伯雪鹰那。

    飞雪城。

    静室内一支香在燃烧,香味弥漫,一袭白衣的东伯雪鹰盘膝坐在那,面容平静,闭眼静修。

    如今在努力积累欲要九脉融合成功达到究极境的东伯雪鹰,结合从《浑源七击》中的感悟以及虚空道的一些招数,都自创《飞雪战法》,其中三大杀招威势更是东伯雪鹰的得意之作,如今他因为灵光感悟,正在尝试创出第四杀招。

    这等传出杀招的过程,也是在积累感悟,修行就是如此,水滴石穿。

    “嗯?”东伯雪鹰忽然睁开眼,眼中有着一丝怒意,“血祭傅钧城?又是旃八岛?”

    只见盘膝坐着的东伯雪鹰模样立即变化,变化了一位古朴男子模样,白衣样式也有了变化,原本气息隐藏,wěi zhuāng外放的气息则是冰冷充满煞气。

    哗。

    旁边黑色裂缝一闪,东伯雪鹰就已经消失不见。

    因为傅钧城已经被空间封禁,想要救?寻常方法都是进不去的,不过大破界传送术却是能进!

    ……

    傅钧城。

    一座普通的府邸内,半空中黑色缝隙一闪,便是一名面容古朴的白衣男子出现。

    哭喊声、怒吼声、厮杀声……种种声音弥漫在傅钧城各处,东伯雪鹰作为虚空道的大高手,也是立即感应到了整个傅钧城每一处情形,虽然从血祭开始,到消息传过去东伯雪鹰赶来,才刚刚过去极短时间,却已经有大量生灵被屠戮。

    ‘观看’到一处处惨烈情形,东伯雪鹰眼中杀意都无法掩饰。

    “旃八岛!上次灭了你们一支队伍,这次你们竟然还敢血祭!”东伯雪鹰一声怒喝,怒喝声直接诡异的在傅钧城每一处响起,东伯雪鹰朝上方冰冷一伸手——

    哗!

    上方半空陡然轰然炸响。

    数百道空间裂痕,瞬间蔓延,一道道空间裂痕大多都贯穿了大半个傅钧城,扫过一支支魔头队伍,便是混沌境魔头们在空间裂痕波及下都是一瞬间被灭杀,没有一个能有丝毫反抗之力。

    “不。”

    “又是他!”

    听到响彻傅钧城处处的怒喝声,旃八岛这次行动的魔头们都惊恐了。

    他们很清楚,界心大陆规则压制下,想要一声怒喝在庞大城池处处响起,一般的宇宙神都做不到!而其中掌控血祭魔瓶、操纵法阵的几个混沌境魔头更是‘发现’了那位怒喝的白衣男子,不由吓得灵魂都在颤抖。

    是他!是上一次在安雅谷城灭掉他们旃八岛一支魔头队伍的恐怖强者。

    怎么这么巧?他这次又在傅钧城?

    没等他们多想。

    恐怖纵横虚空,扭曲的空间裂痕是一瞬间就贯穿城池,扫过了他们,他们一个个湮灭。

    而城内。

    原本无数绝望的子民们,很多都癫狂了,他们知道‘血祭’意味着什么!便是他们那位高高在上的国主,在胆敢血祭的恐怖大魔头面前都是要瑟瑟发抖的。没人能救他们的!整个界心大陆,‘血祭’那都是噩梦。

    “旃八岛!上次灭了你们一支队伍,这次你们竟然还敢血祭!”一声暴喝,响彻城池内每一处。

    这暴喝声,蕴含恐怖怒意。

    也让无数绝望的城内子民们刚听到,都吓得身体一颤,可跟着便都狂喜!胆敢说出这样的话,胆敢叫板‘旃八岛’,一定是界心大陆上的最顶尖的恐怖强者。就是他们国主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无数子民们心中都升起了希望。

    跟着,他们就看到了他们这一辈子见到的最美丽绚烂的一幕——

    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痕,仿佛一条条扭曲的大蛇,贯穿了整个天空。

    对于普通子民而言,他们的视力是看不到整个城池的。他们只看到从天边有空间裂痕贯穿而来,扭曲穿过,他们视野内一切‘魔头’,看似可怕不可敌的魔头,在这样恐怖的裂痕面前,都是瞬间湮灭。

    “太美了。”

    许多子民都记住这一幕,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实力的万一啊。”许多孩童、年轻人们心中都升起了希翼,他们这一刻心中都有了最崇拜最感激的强者,就是那位敢和旃八岛为敌,拯救他们城池的,施展出如此恐怖招数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