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篇 第28章 第四杀招

作品:《雪鹰领主

    对东伯雪鹰而言,尽早虚空道达到究极境才是最重要的,打出‘天心道人’名号,他也只是不想牵连南云国,牵连应山氏!如今他实力有限,威慑力只能说是让那些魔头势力有所忌惮!若是自己能够达到究极境,不但能拯救家乡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人,并且手持浑源神兵,怕都能有资格去争一争‘界心大陆第一强者’的名号了。

    若是到了那一级数,对魔头们的威慑就更强了。

    “还是靠实力说话。”东伯雪鹰很清楚这点。

    实力越强,方才能担起更大的责任。

    “第四杀招……”

    在帝君府,湖边,亭子下。

    白衣少年盘膝而坐,一壶酒温热,饮着酒,沉思着。他诸多分身也都在倾力参悟推演着。

    “虚空火莲花,乃是世界类虚空道秘宝,它最擅长的就是释放开世界领域,或者将世界之力加持在身。”东伯雪鹰暗道,巅峰秘宝‘虚空火莲花’乃是以奇珍‘火域灵源’为根基炼制而成,火域灵源和自己曾得到过的域海之源很像,都是一个世界的源泉。

    夏皇,将虚空道究极境种种奥妙融入其中,炼制成巅峰秘宝。

    外放世界之力,加持在每一个分身上,分身战力都能极强,也是东伯雪鹰遮掩‘浑源七击’的方法。

    “释放开世界领域,这领域内,我为主人。”

    “这件巅峰秘宝最适合的,就是领域类招数啊。”东伯雪鹰双眸中隐隐有无数秘纹在流转变幻,他要创出的第四杀招,正是领域类杀招。

    前面三大杀招。

    尽皆是进攻类!

    而在灭杀那些魔头时,因为都是一招要覆盖几乎整个城池,数次动手,那澎湃的杀意……却是激发了东伯雪鹰脑海中的灵光,第四杀招已经有了大概雏形。

    “四面八方一切区域,乃空间。”

    “便是源世界之外更高层世界,也是空间的一种。”

    “空间,本就是承载万物生灵,包容一切。‘领域’也是它的自然特征。”东伯雪鹰明白这点。

    他本就懂得一些领域类招数,不管是赤云领域,还是其他创出的诸多领域招数,都没资格名列他《飞雪战法》的杀招!能名列杀招,都是东伯雪鹰觉得够完美,真正将浑源七击中的诸多奥妙完美融入成功的,威力也足够大,不亚于《浑源七击》的招数。

    “领域……”

    东伯雪鹰坐在亭子下,端着盛满酒水的酒杯,却忽然闭上了眼睛。

    他想到了更高层的世界。

    他施展过大破界传送术前往其他源世界!仅仅一条‘线’般的通道,小心翼翼偷渡穿行充斥无尽浑源之力的更高层空间中。甚至连肉身都无法进入,只是灵魂沿着极细小通道迅速遁行。

    那种窒息感。

    更高层世界带来的浩浩荡荡的压迫感,记忆犹新!

    东伯雪鹰想要做的,就是以虚空道结合《浑源七击》中的奥妙,利用浑源之力,重新创造出类似于更高层世界那种‘领域’之效。在那等领域下,现如今的东伯雪鹰都只能放弃肉身,灵魂靠大破界传送术穿行,何等之可怕?

    只要创出的招数,能发挥部分之效,便足够了。

    “嗡……”

    亭子外,虚空都在微微震颤。

    每一颗虚空本质的黑雾球体粒子都在震颤,这巨大的园子内处处黑雾球体粒子都在震颤,湖底的那些鱼儿被无形力量隔绝庇护,其他区域却是没得到任何保护。一时间,随着东伯雪鹰心念波动,嗤嗤嗤湖水、亭子上的砖瓦、岸边的花草、花坛、石板路、泥土……

    一切看似维持原样。

    实则黑雾球体粒子震动,令它们内部结构都震颤碎裂,只是暂时维持外形,没崩溃罢了。

    “轰!”

    这巨大园子,忽然一切湮灭,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东伯雪鹰依旧端着酒杯盘膝坐在那,他面前的条案、酒壶、坐下的蒲团都完好无损。远处黑暗中还有些鱼儿被包裹着。至于其他区域尽皆黑暗湮灭。

    巨大园子内虽然如此,可外界却没丝毫察觉!东伯雪鹰这在静修,是禁止任何人进来的。

    “哗哗哗”那些鱼儿被裹挟着飞到了东伯雪鹰的身旁,它们每一个都瞪大鱼眼看着周围,看着东伯雪鹰。

    “嗡。”

    周围黑暗的空间,出现无数裂痕,有浑源之力涌入。

    在飞雪城,因为有重重法阵加持,东伯雪鹰实力能媲美无敌存在。在这试验招数也更轻松。比如如今轻易就能调动大量浑源之力。

    “无孔不入。”东伯雪鹰睁开眼,看着从无数黑暗裂缝中涌进来的浑源之力,浑源之力自然和虚空结合,开始镇压四面八方。

    镇压,镇压!

    这镇压招数,寻常宇宙神都是瞬间被镇死的!

    可显然这还不够,东伯雪鹰需要的是杀招,至少得让无敌存在们觉得有些‘小麻烦’,若是都影响不了无敌存在,这样的招数也没意义。

    “如今才勉强有雏形,还要继续完善。”

    伴随着脑海中种种念头,这巨大园子内的浑源之力不断和虚空进行着种种结合运转。

    尝试了足足半月有余。

    “哗。”

    园子内恢复平静,浑源之力退去,虚空恢复正常,外界天地光芒照耀到了这里。

    石板路、泥土、花花草草、湖水,包括亭子,却是从虚无中直接诞生,都降临到原先位置。连一直在东伯雪鹰身边的那些鱼儿,又被扔到了湖水中。‘叮咚’,鱼儿跳出湖面,眺望周围,又坠入湖水当中尽情游着。

    东伯雪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园子内尽皆都是寻常之物,对于虚界道宇宙神,轻易就能虚幻中造物。

    “再想想。”

    之前半月的试验,发现种种问题。还需仔细钻研潜修完善。

    东伯雪鹰在钻研完善第四杀招时,界心大陆上的那些魔头势力们却有些胆战心惊,特别是最顶层的宇宙神们一个个可都惜命的很!‘天心道人’既然公开放话,旃八岛主都比他弱了一筹,这样的绝世狠人,谁敢招惹?

    “他难道真要以一己之力,威逼整个界心大陆所有魔头?”

    “真这么疯狂?”

    便是那些魔头们都有些不敢相信。

    宇宙神魔头们消息灵敏,都知道天心道人的存在,知道天心道人的‘威胁’。可是界心大陆太大了!许多混沌境层次的魔头们,有大背景靠山的还好些,若是没大背景靠山,还真有许多并不知道‘天心道人’的事。

    ……

    时间流逝。

    天心道人和旃八岛主交战的三百万年后。

    “哈哈哈,越疯狂恨意越弄越好,哈哈哈,老祖就需要你们恨我,哈哈哈……”一位红袍老头在一座洞天宝物世界有无数充满怨恨之意的灵魂,亿万计的灵魂在发出怨恨的嚎叫,有些强大者挣脱束缚,都一次次冲击向红袍老者。

    然而红袍老者乃是混沌境强者,岂是这些最强仅仅合一境的灵魂能威胁到的?

    “哼。”

    黑色裂缝一闪,一名白衣男子出现在这洞天宝物世界内。

    红袍老者作为洞天宝物的主人,不由吓得大跳,我的洞天宝物?别人也能进来?

    这白衣男子目光看向他时,红袍老者便感觉灵魂都凝固了。

    “轰。”

    跟着红袍老者身体直接化作了齑粉。

    “真是该死。”东伯雪鹰目光一扫周围无数灵魂,那些灵魂原本许多恨意冲天,当红袍老者死后,许多灵魂的怨恨之意顿时大大消散。

    “送你们出去吧。”

    东伯雪鹰心念一动。

    无数灵魂尽皆被挪移出去!这洞天宝物内有法阵限制,令他们只能维持灵魂之体状态。

    而他们中最弱的都是真神,灵魂吸收天地之力是能够迅速恢复肉身的。

    ……

    天心道人和旃八岛主交战的九百万年后。

    “伽玉,后悔了吧?今天,你整个家族,整个城,所有生命都得死!”一位散发通天煞气的老魔站在半空,张狂无比。

    一位紫袍女子绝望看着这幕。

    当初救人得罪了这老魔,如今老魔实力大进,来报复了?

    “嗯?”

    紫袍女子‘伽玉城主’惊愕看着虚无中出现的一只巨大白皙的手掌,直接一压,那原本还在嚣张的老魔来不及遁逃,就化作了齑粉。

    ……

    随着时间流逝,证明了天心道人说的绝非虚言。

    胆敢大肆为祸的,只要被发现,一律杀无赦。

    这也让许多真正的宇宙神大魔头心中畏惧,短时间内都不敢乱来。

    “且忍着。”

    “这天心道人如此蛮横,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等他身份暴露,他就知道后悔了。”

    “我等忍上一忍,暂且不和他硬拼。这界心大陆,不可能有谁永远压制我等。”这些魔头们也有耐心,他们相信,这天心道人如此蛮横霸道,不可能长久的。

    ……

    对东伯雪鹰而言,仅仅是修行中途得到消息便出去‘出手’一下,出手之后又回来,潜心修行。

    在和旃八岛主交手的五千余万年后。

    “哈哈哈,哈哈哈……”帝君府,湖边亭子内,东伯雪鹰却大笑起来,笑声朗朗,开心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