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篇 第51章 东伯雪鹰的帮手们!

作品:《雪鹰领主

    “蓬!”

    内藏无尽黑暗世界的巨大手掌拍击过来,让早有准备的剑主依旧感觉到压迫感:“夏皇提醒的没错,这不死冥帝的实力的确是和他一级数,真是可怕。”

    他来出手阻碍,自然先和夏皇说了,夏皇当时也说了:“妖剑,这不死冥帝实力极强不亚于我,甚至有可能比我还强大。他离开界心大陆太久,对他的实力,真的看不透。”

    现在看来。

    的确是和夏皇一级数,至于更强?倒是不明显,强也强的有限。

    剑主却是不知,一来,不死冥帝没拼命施展最强手段,二来,不死冥帝漫长岁月最大的成就就是琢磨出炼制‘死亡行者’法门,如果让他献祭成功,炼制出一尊死亡行者来!这可是有资格称得上‘半浑源生命体’的,论战力却是匹敌一些最弱小的浑源生命了!

    “妖剑,记住,你去是保护那些弱小,而不是飞雪帝君。别真和不死冥帝撕破脸!仅仅劝说,他还不会愚蠢的因此真和我夏风古国为敌。”夏皇当时也吩咐了。

    夏皇他们也的确不惧。

    夏皇分身众多,单单一个‘夏风国都’就是整个界心大陆第一大城,人口无数了,夏氏一族真正核心的族人主要分布的几座大城,都是有他分身镇守的!

    所以真撕破脸,最核心城池也是无忧。

    他相信,在没‘大仇’前,不死冥帝还不会这么愚蠢!

    的确,如今毁掉献祭的是‘飞雪帝君’,不死冥帝自然是恨那飞雪帝君,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凭空树一恐怖大敌!

    ……

    轰

    巨大的手掌拍击,无数剑光溃散。

    剑主都被震得往后倒飞开去,撞击在飞雪城的护城法阵光罩上,他又立即飞起。

    “咦,你手上的并非至高秘宝,可你竟有无敌的实力了?”不死冥帝见状冷笑,“可惜,在我面前,你们没资格称无敌。”

    整个界心大陆。

    实际上,有两位还在无敌之上。

    一个是夏皇!都是短时间可以打的永夜始祖重伤遁逃的。

    另一个就是前界心大陆第一强者,如今归来更强势的不死冥帝。

    他们俩都是两条道达到究极!实力的确更强一截。

    不过强一截……在战斗时优势并不会太大,只是占据上风罢了!

    要退要逃,无敌存在们都轻轻松松。

    “蓬蓬!!”

    剑主连续出剑。

    不死冥帝接连数个大手掌挥拍,虽然打的剑主都受伤了,可也只是嘴角有些血迹,这伤势轻的很。

    “妖剑之主,我没耐心和你啰嗦!”不死冥帝有些恼怒了,他的右手再度挥拍,这一次手掌却是升腾着黑色的火焰,遮蔽天空的巨大手掌拍击过来,剑主虽然出剑抵挡,却直接被拍击的远远抛飞开去,更是口吐鲜血。

    在拍飞剑主的同时,不死冥帝又一巴掌朝下方飞雪城拍击过去。

    “住手。”又是一声大喝。

    无尽黑云显现,抵挡不死冥帝那一巴掌。

    蓬!

    黑云直接被拍击的四散开去,却是化作无数的虫子。

    无数细小虫子迅速飞向一道身影,飞到了那一道身影的身体上,化作了一宽松的黑色衣袍。

    这是一个人形飞虫模样的强者,全身都是黝黑鳞甲,额头有着两根软触角,身后还有着薄如蝉翼的两晶莹翅膀,如今无数虫子凝聚的黑袍却是裹在身体上,他抬头看向上方的不死冥帝:“冥帝,还请住手。”

    “虫祖?”不死冥帝有些恼怒,“你来阻我?”

    虫祖和他倒是有些交情。

    也买卖过‘噬界灵液’,甚至不死冥帝并不想和虫祖翻脸!因为,这次献祭失败,他还想要再次从虫祖这购买‘噬界灵液’。

    “飞雪帝君有诸多分身,你又杀不死他,隐隐为泄愤迁怒无辜?何必呢?”虫祖声音沙哑。

    旁边剑主都惊奇。

    整个界心大陆正在观看这里的各方势力都吃惊的很,妖剑之主出手阻拦他们都能理解,毕竟飞雪帝君本就是夏风古国的客卿!且据说和妖剑之主私交很好。

    而虫祖呢?

    虫祖和夏风古国关系可不好啊!甚至虫祖当年在‘噬界大帝’麾下也是杀戮无数,他在乎那些无辜生命?

    “你也在乎那些蝼蚁?”不死冥帝不敢相信,“虫祖,我听错了么?”

    “应山氏和我有旧。”虫祖开口说道,“说起来,我还欠应山氏一个大人情,所以我这次来,希望冥帝能停手。”

    ……

    在整个界心大陆各方大势力都在关注飞雪城的时候。

    却有一则消息,迅速的传递到了断牙山脉深处。

    “主君,天心道人真正的身份是飞雪帝君!他出手拯救十五国生灵,却是坏了不死冥帝的大事,不死冥帝愤怒杀到了飞雪城,欲要灭杀整个应山氏,乃至整个飞雪城。”这一则消息,很快就传递到了断牙山脉内部的其中一座世界。

    这一座浩瀚世界,生灵数量并不多,可每一个都很强大,最弱的婴孩的都是虚空神层次。

    而这座世界的君主,却正在陪着自己的孩子。

    “嗯?”星光衣袍男子原本还笑眯眯陪着女儿,忽然脸色微变。

    “天心道人,你救过我女儿,这事,我还真不能不管!”星光衣袍男子依旧在原地,实际上留下的只是化身,真身却已经离开了,赶往界心大陆飞雪城了。

    ……

    飞雪城。

    东伯雪鹰吃惊看着出现的虫祖。

    “虫祖也来帮我?”东伯雪鹰不敢相信,“他和应山氏有旧,怎么,我应山氏历史上从未记载?”

    整个应山氏的老祖宗‘应山老母’都活着,却都不知道。

    远处的虫祖则是转头看了东伯雪鹰一眼,他满是鳞甲仿佛虫子头颅的面孔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显然很是善意,虫祖心中却是复杂:“你不认识我了,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只是我忘不了……我真正的名字是叫巴妥晨!巴妥氏活着的唯一一个核心子弟。”

    巴妥晨忘不了。

    在荼花国,家族覆灭,妻子都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是一位叫应山雪鹰的白衣少年出手救了他!送他去了夏风古国。

    在夏风古国国都,也是他奇遇的开始!

    可在他成长崛起前,却因为和樊氏结仇,被关押在牢狱。虽说随着他暗中慢慢实力提升,终究能逃出去,可在牢狱中他成长会很慢很慢。还是‘应山雪鹰’出现救了他,送他离开!他才真正龙入大海,开始了急剧提升。

    他恨,恨很多人。

    甚至觉得这世间残酷冷漠,弱肉强食。即便再绝望,可那位白衣少年‘应山雪鹰’却让他感觉到这世间终究有一抹光。

    所以!

    其他生灵死再多,他都可以不在乎,可‘应山雪鹰’他必须救!

    “只是这次对手太强了。”虫祖‘巴妥晨’看着前方,他短时间实力提升到一个极致,可和不死冥帝相比,差距还是太大!

    “哗”

    忽然耀眼无比的星光出现在飞雪城上空,在汇聚着。

    “嗯?”

    剑主、虫祖‘巴妥晨’都吃了一惊。

    便是恼怒的不死冥帝也是面色微变,从那弥漫处处的星光中,他感觉到了威胁。

    星光汇聚。

    化作了一名穿着华丽星光衣袍男子,他气质高贵超然,站在那看着对面的不死冥帝:“不死冥帝?”

    “你是谁?”不死冥帝郑重起来,整个界心大陆上恐怕只有他能够感觉到来者的特殊,因为这一类强者,他早就遇到过!

    “断牙山脉,星光世界之主。”星光衣袍男子微笑道。

    “世界之主?”不死冥帝微微色变。

    他很清楚,断牙山脉内部能够成为‘世界之主’的都是何等可怕存在!这也是他为何一心要炼制出死亡行者才敢去闯的缘故!当然,世界之主也仅仅是断牙山脉危险的一部分,仅仅一名世界之主,又不在断牙山脉内,不死冥帝也不惧。

    “你一个断牙山脉的世界之主,来此何事?”不死冥帝开口。

    “飞雪帝君对我有恩,我自然得来保他!”星光衣袍男子说道。

    ……

    东伯雪鹰愣愣看着,剑主帮他,他能理解。可虫祖和这位断牙山脉神秘的‘星光世界之主’,他真的不认识,却在如今这关键时刻都站出来了。

    他一次次出手拯救无数生灵,不知不觉,却已经有强者愿意为他抵挡不死冥帝了。

    “一饮一啄,这也是至高规则运转的一种吧?”东伯雪鹰忽然有些明悟,他自从体会无数灵魂获得自由时的欢呼,明悟灵魂道路的方向,对‘虚界幻境’五脉融合看到方向,那时候,他就隐隐触摸到灵魂层面更高规则。

    他也隐隐理解,至高规则运转了。

    他拯救众生,从众生那,感悟出虚界幻境道的方向。

    他在界心大陆拯救无尽生命,而危难时,也有强者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