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篇 第13章 愤怒的皇

作品:《雪鹰领主

    这一株奇异果树顶端的灰色眼睛,它的威压一如亿万年,时刻在释放着。 . 这眼睛内部结构更是玄妙万方,东伯雪鹰如今是何等境界?就是一粒灰尘,在他的视野下,都能变得仿佛一座浩瀚大6,能够窥伺灰尘极深层次构成,都能窥伺到一座源世界运转的规则在物质上的体现。

    而此刻!

    在东伯雪鹰看着这一颗灰色眼睛的同时,不由露出震惊色,情不自禁就连忙仔细观看这灰色眼睛。

    灰色眼睛在视野中急剧变大,变大,再变大……

    无边无际!

    这灰色眼睛,本身的构造,就是那般的神秘!

    像东伯雪鹰媲美‘炼体流宇宙神究极’的肉身,就蕴含种种不可思议之处,每一滴血液、每一细胞都蕴含大玄妙。同样道理!这一颗‘灰色眼睛’比东伯雪鹰的肉身还要玄妙的多。

    “太美了。”

    “美的极致。”

    东伯雪鹰喃喃低语,他痴迷看着这灰色眼睛。

    “飞雪帝君,我们要准备离开了,你可需要我们带你一同离去?”忽然一道声音在脑海响起。

    东伯雪鹰瞥了远处正在和死孽族‘皇’搏杀的血炎冀殿下。

    “离去?你有把握?”东伯雪鹰传音惊诧,要从族地逃出整个浮空岛范围,还是需要好些时间的。

    “我们有我们的办法。”血炎冀殿下传音,“我们要行动了,你可要一起走?”

    “无需管我,这只是我诸多分身之一罢了。”东伯雪鹰传音道,他很淡然,分身众多,他并不在乎些许些许分散的消散与否!而且他还需要好好观看那灰色眼睛。

    血炎冀殿下传音:“飞雪帝君这次大恩,我血炎一族定会报答,在这座浮空岛外,我们再碰面。”

    “好,岛外再聚。”东伯雪鹰应道。

    同时东伯雪鹰很好奇。

    这原住民队伍,正拼命想要冲向那一株奇异果树。而那位死孽族的‘皇’在不断阻拦着,同时也主要愤怒狂攻着那位血炎冀殿下。

    “轰,轰,轰……”黑漆漆巨人一招一式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只是他的招数太简单直接,而血炎冀殿下应对起来也很愚蠢的一次次硬抗!幸好有东伯雪鹰的幻境全力爆,令‘皇’实力只有之前七成,血炎冀殿下才能继续抗下去。

    “真能抗。”东伯雪鹰暗暗色变。

    黑漆漆巨人的威能,在未曾削弱时都足以媲美‘不死冥帝’当初攻打飞雪城时拼命爆时的实力了。要知道‘不死冥帝’也无法长时间维持那种恐怖状态。如果双方对攻……不死冥帝爆时,能短时间占据上风。

    可时间一久,不死冥帝如果维持不了最强状态,就要被这位‘皇’压着打了,当然,不死冥帝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在浩瀚断牙山脉中,这仅仅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座浮空岛,就能如此强。”东伯雪鹰暗暗咋舌。

    虽然修行者一方,招数玄妙,在威能较弱时更能保命。

    可一力降十会!

    当威能差距到一定级别,一样是被横扫的。

    “原住民一族,据传有一丝浑源生命血脉,肉身都强的离谱。而这位血炎冀殿下,肉身更是恐怖。”东伯雪鹰判断。

    他稍微注意了下。

    便又继续观看那一颗灰色眼睛了,仔细观看,琢磨着,沉浸其中。甚至脸上都不自禁露出一丝笑容。

    ……

    此刻,那位‘皇’很愤怒,愤怒的欲要对付东伯雪鹰。

    因为就是这个该死的修行者,让他必须分出心力抵抗,实力受损!可是其他长老们、王们都逃掉了,连‘大长老’都没来帮他!大长老命人传音说是去跟踪那位用剑的修行者了!

    没有帮手。

    血炎冀殿下和麾下四大战阵,四大战阵,每个战阵都能媲美血炎冀殿下!

    皇,同时阻拦他们,也有些手忙脚乱,他都无法出招去对付东伯雪鹰!因为他一旦去对付,这些原住民们恐怕就能寻找到机会,夺走阴灵果。

    “轰。”

    血炎冀殿下麾下的其中一个战阵。

    这战阵的三大高手,个个体表浮现了奇异的血色铠甲。三具血色铠甲在催下,无数秘纹形成一体,这一座战阵的威势陡然再度暴涨!论威势直接达到了‘大长老’程度!比血炎冀殿下都要强上了一截。威势暴涨后,这战阵也是直扑那一株奇异果树。

    “血炎一族,你们连镇族之宝都带来了?”皇很吃惊。

    血炎圣铠。

    一共三具!乃血炎一族镇族之宝,在族内未曾诞生出级强者庇护整个族群时,便有三大族老分别携带血炎圣铠,联合起来也足以庇护族群了。

    这等镇族之宝,是绝对不容有失的!来浮空岛冒险,还带镇族之宝?要知道如果不是那个白衣少年修行者出现,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他们都在的话……血炎一族恐怕形势会更恶劣。一旦战败身死,镇族之宝也将遗失!

    “血炎一族,疯了么?”皇无法理解,它和血炎一族多次打交道了,因为这浮空岛最重要的宝物‘阴灵果’,对血炎一族的血脉力量觉醒有奇效。所以血炎一族漫长岁月,一代代强者,都有来此谋夺阴灵果的。

    可从未如此疯狂过!

    “该死。”

    皇实力受影响,血炎冀殿下和四大战阵都不好惹,其中一座战阵实力还陡然暴涨。皇和大长老还不同,皇擅长的主要是肉身近战,领域大范围招数并不擅长,一时间都阻拦不及。

    呼——

    那一座战阵实力暴涨下,和皇相比,相差也不是太大了,近距离下突然爆下,又有同伴帮忙,一瞬间便来到了那一株奇异果树前。

    “不!”

    皇愤怒下,却是也不管不顾了,也一挥手抓向奇异果树上的阴灵果。

    这一株果树,一共就有两颗果实。

    皇和那一座战阵,几乎同时,分别采摘到一颗果实!

    “还没成熟,你们就来抢夺?”皇怒吼。

    “等成熟了,还轮到我们?”

    血炎冀殿下他们却是大喜。

    虽然没完全成熟,却也有五成效果了。

    “走!”

    血炎冀殿下他们一群人瞬间汇合,战阵尽皆消失,只剩下血炎冀殿下。血炎冀殿下手持着一片枯黄的树叶,树叶一捏碎。

    嗡!

    无形波动笼罩血炎冀殿下,血炎冀殿下目光看着远处的东伯雪鹰,微微一笑。

    跟着消失不见!

    “该死,该死,该死!!!”皇仰头咆哮,怒吼响彻整个长老殿,也传了出去,恐怖的冲击波也冲击向东伯雪鹰,东伯雪鹰也色变立即暴退!幸好他也有究极境战力,肉身也够强,也不至于仅仅一声怒吼就能灭他。

    “逃?”

    皇一迈步,就杀向了东伯雪鹰。

    他愤怒无比!若不是这个修行者,他有一大群帮手,轻易就能lán jié住那血炎一族队伍。甚至还占据绝对优势的!

    就这个修行者……让他帮手全部吓得遁逃,他也不责怪手下,因为已经有一群王死在这修行者手上了。

    原本两颗成熟的果实,有望让他实力再提升些许,现如今,只有一颗没成熟的果实,对他这位皇已经无用了!对‘王’们还有些用处罢了。想要等到下一次果实再生长成熟,那又是无比漫长日子了。

    “好快。”

    东伯雪鹰虽然急遁逃。

    可皇本就能够瞬移,之前只是为了lán jié那些原住民们,没法分出招数对付他。现如今仅仅一个飞窜,一眨眼便已经追上了高遁逃中的东伯雪鹰,一黑漆漆的巨大巴掌便笼罩下来!东伯雪鹰便感觉无处可躲,他的卸力招数在这可怕威能下都显得可笑。

    “蓬。”

    面对无敌存在,东伯雪鹰一尊主要战力分身也会轻易被重创。

    而面对这位‘皇’,寻常无敌存在,也是一招就被重创的!也就血炎冀殿下那种爆下有无敌实力,肉身也强横到极致的,才能撑那么久,也依旧受伤很重了。

    “呼——”在恐怖威势下,东伯雪鹰这一尊肉身便直接湮灭了,连渣都不剩,不过分身湮灭时,东伯雪鹰依旧很淡然,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分身过万,一具分身他根本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