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篇 第44章 见无限城主

作品:《雪鹰领主

    无限城主,在无数弱小修行者看来,甚至在一些寻常宇宙神看来,都是整个界心大陆上最平和脾气最好的无敌存在!

    可在其他普通究极境和无敌存在们看来,无限城主却是性子最怪异的。

    还有。

    他是公认的手段最诡异莫测!威慑力排名众界古国五祖之首。保命能力逆天,探查寻踪能力也是界心大陆第一。

    “有客要来。”

    全身青色的皮肤,独自站在城主府最高的一座宫殿之巅,周围云雾环绕,无限城主负手而立,他头上一对血色弯角,眼神却很平和,即便弱小如普通的动物都感觉不到无限城主的丝毫威胁,他就仿佛界心大陆的一部分,没任何气息,没任何威压,普通到极致。

    若是隐藏踪迹,怕也没谁能找到他。

    无限城主看着前方。

    前方荡起涟漪,一位白衣少年从中走出,踏着虚空而来。

    “飞雪帝君来我无限城,难得。”无限城主微笑道。

    “冒昧来访,还请城主别见怪。”东伯雪鹰走了过来。

    “冥冥中的命运,早已注定,你会来此,自然不能算冒昧。”无限城主说道,随即那青色的手臂指向一旁,“帝君请坐。”

    二人走到一旁。

    有普通的石桌,石凳,相对坐下。

    无限城主亲自为东伯雪鹰倒酒,酒是寻常之酒。

    “听闻帝君的灵魂招数之强,都让断牙山脉内的一些皇级高手都沉沦。”无限城主道,“我等修行者虽达究极境,在帝君的灵魂招数下,怕也得实力大降。敢问帝君,帝君的灵魂道路可达到究极了?”

    “还未曾。”东伯雪鹰说道,“只是侥幸有些机缘,悟出了些招数。”

    无限城主道:“浩瀚源世界,至高规则下一切在运转,有花草生长,有蚁虫繁衍,有智慧生灵诞生,然而灵魂却最是独特,乃是生命之根本,甚至都是源世界的根本。”

    东伯雪鹰赞同。

    杀戮无数生命血祭得的血灵精华,效果甚至比源界石更好。

    而无数生命若是信仰臣服某人,众生意志影响源世界意志,源世界都会臣服某人,直接成就源世界主人!

    灵魂……的确是一座源世界内最特殊的,也是生灵的真正根本。这条路要达到究极境,也才如此之艰难!

    “我观源世界万物运转,却最是看不透灵魂。”无限城主道。

    “我离看透也差不少。”东伯雪鹰嘴上说着,心中暗暗嘀咕,这无限城主一来就和自己谈灵魂,谈世界运转,谈源世界万物生灵,自己还是直接开门见山吧,当即道,“城主,我来无限城,是有一事要麻烦城主。”

    “请说。”无限城主依旧平和。

    “不死冥帝如今已真正疯狂,不阻止他,恐怕会造成一场大灾劫。”东伯雪鹰说道。

    “帝君为何这么说?”无限城主道,“冥帝达到如此境界,为何会疯狂?”

    “就在前不久,他曾来找我。”东伯雪鹰细细说了。

    将不死冥帝的威胁说了一遍。

    “他的要求太高,我根本做不到。”东伯雪鹰摇头,“谈崩了,紧跟着他就开始疯狂搜集灵魂,我探查过,他似乎在进行某种灵魂类的试验。”

    无限城主点点头:“冥帝当初踏上冲击浑源生命的道路,失败了,归来后又一心要炼制死亡行者欲要前往断牙山脉,又被你坏了事。如今你在断牙山脉一呼百应,他觉得接下来进入蛇牙廊道的希望很渺茫了,自然开始疯狂进行最后一搏。这是冥帝的性子。”

    “他最后一搏,怕不知道要死多少无辜生灵。”东伯雪鹰说道,“眼睁睁看着无数弱小生灵就这么死去?我做不到,所以准备除掉不死冥帝。”

    “除掉冥帝?”无限城主眼中露出好奇。

    “我会召集断牙山脉原住民的一大群世界之主结成战阵围杀他。”东伯雪鹰说道,“只是身为究极境,一旦遁逃收敛气息,难以寻踪。我知晓的是,现如今界心大陆唯一能寻踪到不死冥帝的,就是城主你。所以请城主你帮忙。”

    “我的确能寻踪到,若是夏皇如今境界也寻踪不到,恐怕我就是唯一一个了。”无限城主承认。

    “还请城主帮忙。”东伯雪鹰说道,“城主需要什么,尽管说,便是一件至高秘宝,只要城主答应帮忙,都给送给城主。”

    “帝君不愧是如今界心大陆最富有的强者,听的我也很是心动。”无限城主摇头无奈,“可惜,我没办法帮你。”

    “没办法?”东伯雪鹰疑惑焦急,“为什么没办法,城主只需要寻踪不死冥帝的位置,不管那冥帝逃到哪里,你都找到他,至于围杀的事,是我请诸多世界之主联手围杀。也无需城主出手。”

    无限城主道:“帝君请回吧。”

    “城主也关心弱小生灵吧?”东伯雪鹰急切道,“宝物机缘,我都可以帮城主。”

    “和这无关。”无限城主摇头。

    “城主为何不愿出手,难道和那不死冥帝有极深交情?”东伯雪鹰急问道,他没办法不急,眼前的无限城主是如今唯一一个能寻踪不死冥帝的。

    无限城主轻笑:“交情,我怎么可能和他有多深的交情,他即便生死,我恐怕都会心情极好的喝上几杯酒。”

    “那为什么?”东伯雪鹰不理解了。

    没交情。

    自己诸多好处请帮忙,无限城主为何不答应。

    “我的确能寻踪到,不但能寻踪到他,其他一个个究极境,乃至无敌存在,我都能寻踪。”无限城主说道,“可是你可听说,我追杀过究极境?”

    东伯雪鹰一愣。

    是啊。

    因为刚从夏皇那得知,无限城主能寻踪到不死冥帝。所以立即来邀请。却忘了,能寻踪不死冥帝,想必也能寻踪其他究极。

    可为何,旃八岛主等一个个大魔头,依旧逍遥张扬?

    “因为不能杀。”

    无限城主说道。

    “不能杀?”东伯雪鹰更不解了。

    “我们无数生命都是这世界的一份子。”无限城主微笑,“下至蝼蚁,上至宇宙神,都只是源世界内一份子,是至高规则显化的一份子。在至高规则下,一切都在运转。生命繁衍,修行,爱恨情仇……这一切都是至高规则运转下的一种体现。就像你今天来找我,也是至高规则运转下的体现。”

    东伯雪鹰一愣。

    “宝物,机缘,我并不是太在意。”无限城主道,“至高秘宝,我也不在意,我早成究极,也一直在参悟至高规则。”

    “我的精神时时刻刻和这源世界融为一体,如此,才能更深的感受至高规则的运转。”

    “至高规则,玄妙无双。”

    “规则运转,自有秩序,我是这规则秩序的观察者。”无限城主微笑看着东伯雪鹰,“我不愿秩序遭到破坏,任何一个究极境都是这源世界孕育出的最强大最震撼人心的伟大生命,观察他们,让我满心喜悦。若是我出手斩杀他们,便是让秩序受到极大冲击,我最不喜的就是破坏秩序的。”

    “特别是我自身,若是仅仅出手厮杀就罢了,若是真的斩杀了一位究极境,对整个规则秩序的运转影响就太大了。我自身陷入其中,自身因果纠缠其中,我要观察秩序,难度就急剧提升。”

    “不死冥帝是如今界心大陆第一强者,飞雪帝君你若是召集一群世界之主,我又帮你,杀了他。”

    “影响太大,对规则秩序破坏改变太大,我观察规则秩序的难度将提升千倍万倍。”

    “所以,帝君请理解,我没办法帮忙。”无限城主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