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篇 第52章 究极境(上)

作品:《雪鹰领主

    “嗯?”

    “是三位大帝,那位是飞雪帝君。”

    在周围长期有监视的,注意到了三位大帝和东伯雪鹰,并没有过来阻碍阻止。

    毕竟谁都知道,一位大帝配合飞雪帝君,都能和至尊斗上一斗了。

    “威势恐怖吧。”巫风大帝看着那浩浩荡荡的无比巨大的黑暗漩涡,已经狰狞无比的巨大蛇头,感慨,“听说这蛇头,就是陨落的两大浑源生命其中一条大蛇的蛇头,即便死了,形成的漩涡都永不消散,我等强行进去都是送死。”

    东伯雪鹰点头看着那仿佛岩石雕刻的无比巍峨的蛇头,蛇头之大,比黑暗漩涡相当,也是媲美南云国一座国度的范围了。整个大蛇若是存在,得多大?

    这等体型,大的匪夷所思了,不愧是天生的浑源生命,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像‘石渊皇’‘万触龙子’等一个个和他们一比,简直就是巨龙前的小蚂蚱。

    “北河已经逃进蛇牙廊道,我们也没法追杀。”

    “算他逃的快。”

    “谢谢三位了,北河进了蛇牙廊道,那此事便暂时作罢吧。”

    东伯雪鹰和三位大帝分别,独自离去了。

    ……

    这件事牵扯到‘千眼水珠’,那可是能够仗之进入蛇牙廊道的至宝。事情且还牵扯到五大至尊之一的‘释伐至尊’,北河大帝以及那位界心大陆修行者‘飞雪帝君’。所以消息传播起来也非常快,迅速传遍断牙山脉的顶层强者。

    个个对此议论纷纷。

    羡慕那位‘北河大帝’,也觉得这位‘飞雪帝君’够可怜。

    “他帮助北河大帝,都能力敌释伐至尊,可除了灵魂招数,自身实力也太弱了!面对北河大帝,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轻易被灭杀。”

    “终究只是修行者,修行者本来实力就极弱。”

    “实力不够,自然保不住千眼水珠。”

    “千眼水珠乃是我断牙山脉的宝物,界心大陆修行者哪有资格配拥有?”

    在断牙山脉内虽然顶尖强者颇为敬重飞雪帝君,可还是有一些对界心大陆修行者很瞧不起的,对‘飞雪帝君’有如此威名,一直很是不服。这次飞雪帝君吃了大亏,自然觉得痛快。

    界心大陆和断牙山脉消息传递很慢,不过,事情发生五年后,逐渐也传播到了界心大陆。

    一座阴冷的殿厅内。

    有着一根根奇异阵图的柱子,每一根柱子上,都有着一强大的冤魂。

    “呼。”一道意识降临,天地之力汇聚凝聚成了一位有着披风的俊美男子,正是永夜始祖的化身。

    永夜始祖化身降临时,顿时惊动了旁边一根根柱子上的冤魂,这些冤魂有些挣扎起来发出咆哮,怒视着永夜始祖。有些睁开眼看了眼永夜始祖跟着又继续沉睡。有些则是冷冰冰盯着永夜始祖。一根柱子就有一超强冤魂,足有十二冤魂。

    “不知道这不死冥帝又在做什么。”永夜始祖暗暗嘀咕。

    “永夜,你来了。”远处坐在宝座上,华丽金袍头戴皇冠的不死冥帝睁开眼,俯瞰着永夜始祖,“你如今又不帮我,来我这作甚?”

    永夜始祖连道:“冥帝,这可不能怪我。你也知道那应山雪鹰如今的威名,他在断牙山脉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诸多宝物机缘那些断牙山脉强者都主动送上,将来达到究极境也有望。一旦达到究极,他说不定就是界心大陆第一了,我可还想要活命呢!幸好我请‘极夜’帮忙,去说情,答应了诸多承诺,那飞雪帝君答应了结仇怨。”

    “哼,怕死而已。”不死冥帝虽然理解,可还是嗤笑。

    “没法子。”永夜始祖摇头。

    他也觉得屈辱。

    可他也担心将来遭到东伯雪鹰追杀,甚至都不敢亲自去说情,因为毕竟有仇怨,请‘极夜始祖’帮忙,东伯雪鹰同意了条件,就在‘千眼水珠’事情发生仅仅一年后,永夜始祖悄然独自去见东伯雪鹰,在东伯雪鹰面前都是赔礼且立下誓约。

    修行者还都是很在意誓约的!

    其实。

    这些大魔头,像不死冥帝、永夜始祖、月花国主,以及其他一些究极境魔头,东伯雪鹰并非不给活路!只要答应条件立下誓约,东伯雪鹰也答应不会追杀。东伯雪鹰如此做,也是因为现如今他也杀不了那些究极境。如果不给活路,这些究极境真的疯狂起来,也会造成一场场大灾难。

    大多数早就乖乖来赔礼,立下誓约。

    也就像‘不死冥帝’这种,一心要成就浑源生命。单靠自己修行又没任何希望,他信心早没了。一心要进‘蛇牙廊道’,所以才和东伯雪鹰撕破脸。如今都在疯狂抓捕搜集大量灵魂,无数生命因为他而丧命,对此,东伯雪鹰如今也无法阻拦!

    “他应山雪鹰在断牙山脉,这次不一样吃了大亏?”不死冥帝嗤笑,“他竟然走运曾经得到‘千眼水珠’,可实力不够,终究被人夺宝。北河大帝之前对他无比礼待,可说翻脸不一样翻脸?哼哼,平常时,断牙山脉强者们还能给他些面子,可牵扯到成就浑源生命的大机缘,他应山雪鹰又算什么?”

    “对,断牙山脉那些强者也只是觉得他有利用价值罢了。”永夜始祖点头,“毕竟论实力,我们修行者,比之断牙山脉强者终究差很多。元都定下规则,令断牙山脉最顶尖强者无法进入界心大陆。”

    ……

    界心大陆顶尖修行者们。

    有些迫于东伯雪鹰的威慑力,主动赔礼认输的。有些羡慕嫉妒的。在听闻断牙山脉内发生的事后,许多都暗暗嗤笑。

    “看他张狂的,都说将来会是界心大陆第一强者,可现如今在断牙山脉,那些断牙山脉强者不说翻脸就翻脸?”

    “实力终究弱。”

    “都说他成究极有望,可说不定,一卡,就卡上不知道多久。”

    各方暗暗议论。

    大家说的也有道理!要达到究极境,的确很难。因为浑源神兵,因为传说中飞雪帝君拥有至高秘传,加上断牙山脉诸多机缘,都认为他成究极希望很大。可希望再大也只是‘希望’,一日不突破,便不知道会停留在瓶颈多久。

    外界纷纷扰扰,飞雪城内,东伯雪鹰依旧悠然过着日子。

    说什么将来的界心大陆第一?

    说什么,会卡在瓶颈,卡很久?

    说什么在断牙山脉,也是轻易被欺?

    “雪鹰,那千眼水珠的事是真的?”南云国主亲自来问。

    “师傅,坐。”东伯雪鹰看云卷云舒,看到师傅到来,笑着道。

    “问你事呢。”南云国主坐下后,自己便直接给自己倒酒,喝了一杯酒又盯着东伯雪鹰。

    “是真的!这也正常,除了灵魂招数,论正面搏杀实力我在断牙山脉又算什么?”东伯雪鹰笑道。

    “唉!可惜啊,断牙山脉传说中的禁地,进入的机会都在眼前了,就这么错过了。”南云国主连道,他之前都不知道蛇牙廊道是什么,还是这次消息传出来,他仔细询问,才知晓蛇牙廊道的特殊神秘,连断牙山脉的五大至尊都拼命想进去的地方啊。

    “没什么可惜的,我从来没认为,自己能独占那一颗千眼水珠。”东伯雪鹰说道,他一直很冷静,没有奢望过,“只是我看错了北河大帝,我已经有诸多承诺和誓约,甚至答应一直那一分身一直跟随他身旁,他都不放心,宁愿得罪我,也要立即夺走千眼水珠。”

    南云国主听了点头:“嗯,可惜,若是雪鹰你的实力够强,能够媲美夏皇这一级数,再加上幻境手段,就丝毫不惧了。”

    东伯雪鹰笑笑。

    终究实力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

    ……

    千眼水珠之事,传遍断牙山脉和界心大陆。东伯雪鹰却一直低调修行着。

    这一日。

    飞雪城,帝君府。

    东伯雪鹰坐在亭子下,看着湖水中的鱼儿游动,忽然想到了曾经看到的那一段场景。

    那一头恐怖浑源生命在无边无际混沌空间中飞行的场景。

    “这等浑源生命,一举一动,都有着匪夷所思之威。”东伯雪鹰记忆何等了得,清晰记得一切,那浑源生命飞行游走时身体上蕴含的其他奥妙就罢了,可‘虚空道’是他最擅长的,此刻不由仔细回忆那场景,琢磨那一头浑源生命飞行游走蕴含的虚空道奥妙。

    飞行游动。

    一个震动便轻易飞过近乎一座源世界的遥远距离,对虚空道的操纵简直到了让东伯雪鹰惊叹的地步。

    “太完美。”

    东伯雪鹰看不到这飞行游动的任何缺点。

    一切浑然一体!

    他欣赏着这份美丽,欣赏那庞大浑源生命飞行游动时每一份的不凡之处。

    “天相地相浑然!”

    “线相,却如此之美。”

    “暴相,也可以如此疯狂。”

    东伯雪鹰欣赏着,渐渐的,脑海中却是闪过一道灵光。

    他的分身在‘七铃塔’内一直闭关参悟虚空道,也有诸多收获,他一直欲要创出虚空道的第六杀招。如今这一刻,灵光涌现。过去的诸多感悟仿佛珠子般,被一个线给串起来。

    “天相、地相、虚相、暴相、本相相互纠缠,以空相包容!以‘线相’形成联系……”东伯雪鹰脑海中出现的是那一头庞然浑源生命飞行时尾巴的摆动,一次摆动便是诸多‘线相’,不同的线相彼此完美交融。

    “三条线相即可。”

    “三条线相彼此结合,以‘多元’之道,合之。”

    “合力,共归大寂灭!”

    东伯雪鹰露出激动色,他一直想要让九脉融合,甚至积累到了无比浑厚地步,只差最后一点灵光。

    此刻他终于顿悟,从欣赏那恐怖浑源生命游走的场景,悟出的一点灵光,迅速融入无数感悟。

    先更新五章。

    番茄今天起床后,除了吃饭,几乎就没停,一直在写小说,到现在写了五章。

    先稍微缓缓。

    八章一定会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