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篇 第15章 浑源祖神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荒野上,抬头看着高空中那艘巍峨大船,大船上有两杆旗帜猎猎,两旗帜分别有不同的两个文字,虽然只懂得这世界语言说法,并不知晓文字怎么写。可是看到这两个文字,东伯雪鹰还是立即明白了文字意思。

    显然境界到了极深地步,文字都具有无尽玄妙。

    一旗帜上两个文字,意思是‘峻山’。另一旗帜上的两文字则是‘御风’。

    “好诡异的探查之法。”当高空那大船上,那位冷厉老者眉心睁开第三只眼,碧绿眼眸俯瞰下方时,东伯雪鹰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当然他虚界幻境道完全不受影响,若是有心,完全可以隐藏实力。可他还是决定暴露部分。

    灵魂方面稍作隐藏,至于身体强度则无需隐藏了,因为不管是那一头凶禽,还是这一艘大船上的那些守卫以及冷厉老者等众多高手,几乎个个身体都极为强横。比如那冷厉老者的身体气息之强……还在自己之上!

    呼!

    只见六道身影从高空大船上飞下,为首的是那位冷厉老者,在他身后则是五名将士。

    冷厉老者看着东伯雪鹰,淡笑道:“我等乃是峻山御风氏,看你独自一人在这大荒中,而且似乎身体还受了重伤,伤势一直未愈,我家xiǎo jiě好心愿意帮你,捎带你一程。你可愿随我等一同前往峻山城?”

    “我正苦于应对重重危险,能够逃离此地,自然愿意。”东伯雪鹰早已经起身,主动说道。

    他需要一个安静且安全的地方,好好静修,尽快提升实力。

    另一方面,也需要融入这世界强者群体中,更好的了解这世界。

    “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冷厉老者问道。

    “在下飞雪,也没什么家,一直独行闯荡。”东伯雪鹰客气道。

    冷厉老者微微点头:“也对,你们飞升者的家乡,都是下界的某个空间。飞雪,你可以称呼我为云管家,现在随我走。”

    说着冷厉老者带着五位将士迅速朝高空那艘大船飞去。

    东伯雪鹰也立即跟上,一同飞去。

    飞上大船。

    “我是御风清音。”一位淡蓝衣袍女子眼睛发亮,好奇看着东伯雪鹰,微笑道,“听云管家说,你是飞升者?”

    东伯雪鹰笑笑。

    飞升者?

    那是什么玩意?

    刚才那位云管家也提到过飞升者,可东伯雪鹰却一头雾水,此刻这位明显地位较为尊贵的女子问话,东伯雪鹰只能笑着应付。

    “这便是我家三xiǎo jiě。”云管家冷厉眸子看了眼东伯雪鹰,道,“愿意救你,带你一同离开这里,也是三xiǎo jiě的吩咐。”

    “飞雪谢三xiǎo jiě救命之恩。”东伯雪鹰当即说道。

    “小事,不值一提。”这位三xiǎo jiě‘御风清音’却是连追问道,“你们飞升者的家乡听说和我们神界完全不一样,能说说么?我一直好奇的很,可惜我们神界的没法下界。”

    “咳咳咳。”东伯雪鹰忽然咳嗽几声,脸色涨红,嘴角隐隐有血丝。

    只能装受伤!

    不敢回答!毕竟自己对什么飞升者,对什么神界完全一头雾水,如果随意回答,一旦露馅,谁知道什么后果?这支队伍看起来来头还不小,说不定就有和家族联系的方法,自己一旦暴露,对方家族怕都立即知晓,闹大了,对自己会很不利。

    还是低调点,尽快融入这世界。

    “你受伤了?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御风清音则连看向一旁云管家,“云管家,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帮帮他治疗伤势?”

    “他这伤很特殊,我都看不透,只知他身体虽然努力压制,但一直无法完全好。”云管家摇头。

    “没事的,我之前一直无法全身心疗伤,只要在安全的地方,好好静修一番,多耗费点时间便能恢复。”东伯雪鹰连说道。

    强大修行者,一般生命力都无比强大,恢复力都极强。东伯雪鹰说自己能搞定,大家也都信。

    “嗯,那你小心些。”三xiǎo jiě‘御风清音’嘱托道,“云管家,赶紧给他安排去歇息,让他好好疗伤。”

    “好的,三xiǎo jiě。”云管家应道。

    ……

    吱呀。

    大船的一不起眼的舱室单间内,云管家推门而入,淡然道:“你就住在这一间吧,还有,三xiǎo jiě性子善良,又不像你们飞升者从弱小一步步爬升上来个个狡猾有心计。你别在三xiǎo jiě这耍什么心计手段,三xiǎo jiě或许会被你欺骗,可你骗不了我。敢骗到峻山御风氏头上,你会死的很惨,明白了?”

    “云管家放心,三xiǎo jiě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报恩还来不及,岂会恩将仇报?”东伯雪鹰连道。

    “哼,恩将仇报的多了去了,话我说了,你也牢牢记在心底。”云管家看了眼东伯雪鹰,眼中有着冷意,随即转头便走。

    门关上。

    东伯雪鹰独自盘膝坐下,才算松口气。

    刚进入这世界,是最脆弱最懵懂的时候,最怕一不小心露馅,引来一大波敌人,甚至越闹越大!

    “那些能进入禁地‘蛇牙廊道’的,选择最后一搏,被元送到了这里!这等地方岂会寻常?”东伯雪鹰摇头,“至少得有能威胁到皇级圆满‘至尊’的存在吧?”

    在这等地方,刚开始还是低调点好。

    ……

    东伯雪鹰在船上,也没搜人记忆,防止被发现。

    他只是利用‘虚界幻境’的一些简单手段让人对他生出好感,故意引一些人说出许多事来,让东伯雪鹰逐渐知道些情况,关于‘飞升者’他也了解了些。

    “原来如此。”东伯雪鹰了然,“这个世界,是神界?还有许多其他低等的空间,被他们称作是下界,下界有众多空间,其中最强者方才有望飞升,飞升到神界?”

    “飞雪兄。”

    一旁和东伯雪鹰闲聊的是站在船舷旁的一名守卫,守卫也是闲的无聊,笑道,“我之前也只是听说飞升者,你还是我第一个见到的飞升者呢!在传说中,飞升者来到神界的虽然有不少,可分散在茫茫神界,自然就变得稀少了。加上就算在眼前我等也认不出!这次还是云管家在,云管家的‘碧光神眼’看出飞雪兄你没有浑源祖神血脉,方才确定你是飞升者。”

    “也多亏了云管家,我才能上这艘船。”东伯雪鹰笑道,心中则是默默记下‘浑源祖神血脉’。

    没浑源祖神血脉,就是飞升者?

    那,这个神界原本的无数子民,都有浑源祖神血脉?

    这浑源祖神……是浑源生命?是死的,还是活的?

    如果是活的强大浑源生命,那这个世界,就有些可怕了!

    “你得谢谢三xiǎo jiě,也幸亏是三xiǎo jiě,三xiǎo jiě为人好,方才救你。”那守卫道,“若不是三xiǎo jiě开口,云管家哪会耗费力量刻意施展神眼去观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