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篇 第24章 拜师

作品:《雪鹰领主

    御风清音此刻心中滋味也复杂,她原本只是因为本性善良在大荒中要搭救东伯雪鹰,也对胆敢单独闯荡大荒的存在着些钦佩和向往。

    后来知晓是‘飞升者’,她对东伯雪鹰也就更好奇了。

    加上……

    东伯雪鹰初来乍到降临这世界,想要尽快融入这世界,所以悄然施展虚界幻境道的手段,虽没大肆施展,可也大大增加了‘魅力’。当初那艘大船上,绝大多数对东伯雪鹰都极有好感,也就极个别如‘铁成柳’不喜东伯雪鹰。

    而‘御风清音’受虚界幻境道影响,对东伯雪鹰好感更甚!甚至主动邀请东伯雪鹰当了修行师傅。

    “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御风清音暗道。

    “飞雪神君。”御风雷早已朗声笑道。

    呼呼。

    东伯雪鹰、蝠山主都飞出了战台,来到御风雷身旁。

    “大公子。”东伯雪鹰、蝠山主都微微行礼。

    “飞雪神君,这可是你的不对,你之前那般低调,哪想实力之强,比之蝠山主都强一筹。”御风雷笑看着东伯雪鹰。

    “说起来还得谢谢大公子,谢谢三xiǎo jiě。”东伯雪鹰说道。

    “谢我?”御风雷惊讶,一旁的御风清音也是一愣,嘴巴微张。

    东伯雪鹰继续笑道:“其实之前我实力比之蝠山主,怕还得略处下风,因为大公子和三xiǎo jiě,我才当了修行师傅,才能在藏经殿内换了一门修行典籍《裂天虚空剑诀》,这一门典籍我看了后,受到触动便悟出新的杀招,方才略胜蝠山主一筹罢了。”

    “什么?”一旁的蝠山主错愕,在藏经殿观看了典籍,才新悟出杀招?也就是说,在进藏经殿之前,这位飞雪神君比他还略弱些?

    正因为太小心谨慎。

    在御风氏家族内进行没生命危险的‘切磋比试’,他才输了?

    “不管怎样,就算早些动手,我也伤不了他丝毫。”蝠山主暗暗劝自己。

    一旁的东伯雪鹰继续对御风雷、御风清音说道:“所以我说,得谢谢大公子和三xiǎo jiě!特别是三xiǎo jiě,在我重伤最虚弱的时候,能救我。”

    “哈哈,这都是缘分。”御风雷笑道,“这样,今日我在浮山宫设宴,飞雪神君,蝠山主,间隐神君,还有诸位,都一同来!为峻山城多了一位飞雪神君这样的高手庆贺一场。”

    ……

    在峻山城上空,有三座漂浮的山峰,本是法阵运转中枢。

    御风氏在上面建造了宫殿,成了整个峻山城最奢侈享乐之地,如今这浮山宫也是众多高手齐聚,大群神君级高手来此,就是为了结交能够力压蝠山主一头的‘飞雪神君’。

    “飞雪神君,在下川庆,是玄火军驻守在峻山城的小兵卒。”一位银发老者笑着道。

    “原来是玄火军的川庆神君。”东伯雪鹰惊讶,连应道。

    搜查过记忆后,东伯雪鹰对峻山城各方势力的了解,也仿佛本土强者般熟悉,这‘玄火军’代表了整个神界地位都最是超然的三大皇族之一‘金圣族’,三大皇族虽然都高高在上,不掺和整个天下众多势力的争斗。

    可他们还是通过诸多方法,影响着天下。

    比如‘天心族’,几乎任何一座大城,都有一座‘天心楼’,像峻山城内声名赫赫排在前十的大高手之一‘邢楼主’便是峻山城内天心楼的楼主。

    比如‘金圣族’,同样几乎每一座大城,都有一支玄火军的小分队,一般仅仅五人。这点实力自然无法影响大势力厮杀纷争,可也让金圣族对整个天下处处都了解无比仔细。

    “飞雪神君,你和蝠山主的交战比试也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赶去观战,你们都结束了。”邢楼主也来和东伯雪鹰聊上几句。

    一位位来交谈的。

    敢主动来的,最起码也是一位神君。

    显然大家都清楚,这么一个大高手注定影响峻山城内部诸多势力的争斗。在神界,‘瞬移’都早就成了一种传说!两座大城彼此进行征战,都要乘坐大船进行远距离飞行,抵达另一座大城而后攻打!单单飞行都需要好久,且还是穿越大荒。

    所以不同的大城,彼此开战,是很罕见的。

    一座大城,就仿佛一方国度!像邢楼主、川庆神君他们背后虽然都是皇族,可他们早就扎根在峻山城了。

    “飞雪神君。”御风清音主动走来,走到东伯雪鹰身旁才坐下,旁边也有侍者立即帮忙倒上美酒。

    “三xiǎo jiě。”东伯雪鹰露出笑容,整个峻山城他最有好感的就是这位三xiǎo jiě。

    “飞雪神君今日当真是风光,各方神君待你都如此热情,便是我大哥都给你送上府邸,送上侍从。”御风清音说着,语气却有些萧索。

    东伯雪鹰一愣。

    这语气不对劲啊,他只能微笑应付:“若无三xiǎo jiě救我来此,我在大荒,或许还在逃命中。”

    “以飞雪神君你的实力,想必熬过危险阶段,怕就能轻松抵达最近处的大城了。”御风清音轻哼一声,“你可知道,上次我乘坐大船离开峻山城,是想要去拜拂晓宗主为师。”

    “不知。”东伯雪鹰暗暗嘀咕,我怎么知道你去拜师傅?

    御风清音目光飘忽,轻声道:“可惜拂晓宗主没肯收我为徒,也对,我都没突破到神君,还有一堆麻烦,拂晓宗主岂会收我为徒?”

    东伯雪鹰在一旁听着,没插嘴。

    “要不了太久,要么我要去东木城,要么……”御风清音声音低落,不管哪一个结果,不管是沦为那东木城九公子的玩物,还是东木城都不愿帮忙,御风氏面临灭顶之灾。她御风清音怕再也拜不了师傅。

    “飞雪神君。”御风清音道。

    “嗯?”东伯雪鹰一愣。

    “你能当我师傅么?”御风清音突然开口。

    “当你师傅?”东伯雪鹰错愕,“三xiǎo jiě你修行的血脉,可是虚空类?”

    “不是。”御风清音道。

    “那我能指点的就少了。”东伯雪鹰无奈。

    “我只是问你,你能当我师傅么?”御风清音看着东伯雪鹰。

    “我本就是御风氏的修行师傅,三xiǎo jiě如果需要我指点,我当然可以指点。”东伯雪鹰道。

    “我需要真正的师傅。”御风清音看着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感觉到眼前这个大家族xiǎo jiě似乎陷入某种执念中,可收徒?东伯雪鹰略微犹豫了下,还是笑着点头:“好,我可以收三xiǎo jiě为徒。”

    自己欠这三xiǎo jiě一份人情,收徒便收徒吧。

    本来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没想过收徒的,可毕竟欠这三xiǎo jiě一个人情,即便不收徒,将来也是要找机会还这一人情的。

    “清音,拜见师傅。”御风清音当即起身,正式躬身行礼。

    东伯雪鹰也受了这一拜。

    而在远处的御风雷、御风瑾兄弟俩默默看着这幕,他们都清楚如今整个‘御风氏’活命的唯一机会就在东木城!虽然东木城九公子那等名声在外,mèi mèi去,日子怕也比较悲惨。可没办法,为是整个御风氏无数族人活命。

    拜师?

    这飞雪神君在峻山城也是排在前几的大高手,御风氏家三xiǎo jiě拜这样的高手当师傅,也不算丢脸。

    “这些人,又有多少会真正和我御风氏共生死?”御风雷、御风瑾看着这殿厅内众多的神君高手们。

    御风氏子弟,是生来就烙上了‘御风氏’印记。

    可还有许多高手或许刚开始也会帮御风氏抵挡外敌,可一旦城破挡不住了,那些高手们怕很快就束手旁观了。‘魔心会主人’要掌控这座城,也是需要收拢这一大群高手的,魔心会也不愿接收一座死城。所以‘蝠山主’‘邢楼主’‘间隐神君’等众多高手。

    城池的掌控者可以变!

    可这些高手们,大多都能屹立不倒!

    ……

    御风清音似乎拜师后开心许多,和东伯雪鹰说了很多,东伯雪鹰也陪着听着。

    终于,这一场庆贺宴散场。

    东伯雪鹰都要随众一同离开了,蝠山主却来到东伯雪鹰身旁,笑眯眯的悄然传音道:“飞雪兄,之前我蝠山和你有些小矛盾,其实都是因为一个叫铁成柳的小子。”

    “铁成柳?”东伯雪鹰微微点头,搜查记忆他早知道真相了,知道是那个在大船上,在自己稍微释放的‘魅力’下依旧极厌恶自己的那位守卫。

    “我想问问飞雪兄,该如何处置那铁成柳?我本想直接打杀了,可还是得问问飞雪兄想法。”蝠山主传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