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 决战 第十七章 池丘白之死

作品:《雪鹰领主

    星塔内。e网,exiaoshuo

    红袍东伯雪鹰、晁青、贺山主、池丘白、步城主、余靖秋等一个个都在这。

    “现在没别的办法。”东伯雪鹰低沉道,“要破开那黑色花朵,只有想办法尽快提升,我的三门真意都达到三重境巅峰,离神心境只差一步之遥只要突破,我的实力就能够提升,就有希望轰破那黑色花朵。现在我需要的就是时间!”

    “星塔没有人主持的情况下,一年需要足足二十万神晶,而我一共存放了六十万神晶在这,所以最短也能维持三年。”东伯雪鹰继续道,“操纵星塔对灵魂负担很大,现在是靖秋、贺山主在操纵,他们可以交替休息!不过即便如此,操纵整个星塔对灵魂的负担依旧很大,他们也没办法真正全力以赴极限操纵所以我希望晁青前辈,还有长风大哥,你们两位也开始琢磨星塔法阵!可以帮他们分担!”

    星塔的法阵非常复杂。

    越是全力以赴,诸多法阵操纵,对灵魂压迫很大。

    所以得休息。

    甚至操纵时也不能太拼命,稍微操纵即可。

    “好。”晁青点头,“就怕老头子我实力不够啊。”

    “我也会尽力。”池丘白也道。

    “嗯,尽量即可。”红袍东伯雪鹰点头,他倒是境界够高,可这斗气分身仅仅内含一丝灵魂,许多复杂的操纵都是需要本尊那边进行思索琢磨的。而现在本尊在全力以赴修行,想要尽快突破。这斗气分身自然不能影响本尊。

    当即。

    余靖秋、贺山主为主,池丘白、晁青这两个非法师流的也开始去琢磨了!毕竟矮个子中挑高个他们两个虽然不是法师,可好歹境界还算不错。

    “嗡嗡嗡——”大量的法阵在运转,彼此协调,神晶力量在时时刻刻涌动着形成循环,这样也能尽量节省损耗。

    “这真是”池丘白也有些震撼。

    “都没琢磨过法阵。e网,exi aoshuo”晁青也是咬牙开始去参悟。

    时间一天天过去。

    这场战争双方陷入了僵持当中,有星塔世界之力镇压,巫神大魔神们也没法进行建造!只能慢慢耗他们清楚十二阶星塔消耗神晶是何等的惊人,要不了太久。星塔就会能量殆尽而无法维持。所以他们非常有耐心的等待。

    同时巫神也在吹奏着乐器,不想给东伯雪鹰安心修行的机会。

    “困住东伯雪鹰已经半年了。”大魔神忽然一挥手,绿叶空间周围立即封闭,外界再也看不清里面。“该执行另一计划了。”

    “另一计划?”巫神也停下吹奏,看向大魔神。

    “加星塔世界崩溃的计划。”大魔神微微一笑,“巫神,我给你介绍下我的一个手下。”

    只见旁边的一些手下中,一名暗红甲铠牛角头盔神秘人走了过来。

    “孩子。让巫神看看你。”大魔神得意道。

    神秘人当即揭开了miàn ju,露出了一张颇为帅气的面孔。

    “池丘白?”巫神惊呼。

    在东伯雪鹰、袁青之前夏族的第一天才啊!

    这张面孔赫然是池丘白!

    “池丘白,不是在星塔内吗?”巫神忍不住道。

    “你忘了修行分身法了?”大魔神笑道。

    “你让他让修行了分身法?”巫神吃惊万分,“什么时候修炼的,修行分身法,灵魂一分为二,可是会大大降低悟性的。”

    大魔神点头:“长风这孩子悟性是很高,如果不是修行分身法,恐怕成就还会高的多。”

    穿着暗红甲铠的池丘白站在那,沉默没吭声。

    “当初这孩子的挚爱身死。e,e xiaoshuo他疯狂入魔,竟然悟出二品真意‘大破灭真意’的雏形,如此天赋,我也很是喜爱,所以我帮了他一把。”大魔神笑道,“这孩子的妻子的天赋也很高,我早将其引入黑暗深渊在我的世界中暂时以灵魂形态生存,保护其不灭。”

    “大破灭真意?”巫神惊诧,“哦,那他在外公开的空间切割真意。是故意展露出的部分实力?”

    “空间切割,也只是大破灭的一个分支。”大魔神点头,“为了让他隐藏的够深,所以才让修行分身法。他的另一尊躯体内连一丝恶魔力量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暴露。”

    “嗯。”巫神点头,“你现在准备让他动手了?”

    “哈哈,战争快结束了,夏族也没什么价值了。”大魔神点头,“该让长风这孩子动手了。”

    “怎么动手?”巫神追问。“夏族可是很谨慎的。”

    “我猜的不错的话,夏族如今肯定在努力操纵星塔,尽量节省神晶,好拖延时间。”大魔神道,“而长风这孩子境界够高,只要他公开说已经突破,掌握了三品神心!那么东伯雪鹰那边一定会尝试让长风去操纵星塔的”

    “东伯雪鹰应该不会让他们有机会破坏星塔法阵。”巫神道。

    “只要能操纵,长风就能清楚整个星塔内的布局,就像东伯雪鹰的神火雷从内部轻易就毁掉一处分堡一样。这星塔外部有膜壁保护无法攻破,可内部就相对脆弱多了。只要弄清楚布局,让长风动手,攻其薄弱处,完全可能一举成功。”大魔神笑道,“就算失败,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巫神点头。

    据他所知星塔内部的确有许多关键处,比如存放神晶处,比如法阵运转的诸多中枢

    “孩子。”

    大魔神满是火焰的面孔,嘴角微微上翘,看着眼前的池丘白,“牺牲你那一尊分身而已,我相信你的智慧,会给我些惊喜的!去告诉东伯雪鹰他们,说你已经达到三品神心境了。东伯雪鹰一定会主动请你去操纵星塔的。他现在没几个好帮手。”

    “禀大魔神。”池丘白恭敬道,“东伯雪鹰在半年前就已经让我尝试操纵了。”

    “哈哈哈”

    大魔神全身火焰升腾,看向一旁巫神,“巫神,我说的没错吧?都无需长风说自己达到三品神心境。东伯雪鹰就让他操纵了,哈哈,真是天助我——”

    轰!

    旁边恭敬的池丘白,忽然右手毫无征兆的一掌刺出。穿着黑色甲铠,他的手掌也仿佛刀刃,带着毁灭波动瞬间刺入大魔神的身体。

    大魔神身体却仿佛无尽的黑暗。

    池丘白的手掌穿过大魔神的胸膛,大魔神却宛如黑暗虚影般转头看向他,一双眼眸中血色火焰疯狂升腾。他出了愤怒的低吼:“池丘白,你竟然敢背叛我!!!”

    大魔神一招手,池丘白身体内的灵魂就开始脱离身体,大魔神满是火焰的手掌抓住了池丘白的灵魂,嗤嗤嗤作响,池丘白面色狰狞。

    “你不要和你的妻子团聚了吗?”

    “她可是在黑暗深渊等你,我早就答应你,甚至为你定下深渊誓约将来一定会让你们夫妻在一起生活。我如此信任你?你为什么背叛我?”大魔神无比愤怒,巫神则是在一旁嗤笑看着。

    池丘白的灵魂面容狰狞,出了怒吼。灵魂强大,声音都回荡在这红叶空间内:“大魔神,我当初忠诚于你,是为了和我妻子永远在一起。就算你让我杀几个夏族凡,我都不会拒绝。可是你让我背叛整个夏族,你要我整个夏族都灭族!在知道你计划的那天起,我就明白,我不可能再和我妻子再在一起了。”

    多年来。

    池丘白一直隐隐有着丝丝哀伤,司空阳、东伯雪鹰他们都以为是当年的感情之伤的缘故。哪里知道是因为是身为魔神会一员而时时刻刻的自责。

    “你也一直在防我,你的分身从来不告诉我。”池丘白低沉道。

    “我不是防你。而是防所有的手下。”大魔神冰冷道。

    “哈哈,我在等,等机会可惜,一直没有好机会动手。甚至这巫陀罗圣花,我想要找到它的核心毁掉,也没找到任何核心。”池丘白怒吼着,“大魔神,我没找到机会。可是你一样赢不了,我相信雪鹰他一定会有办法。我夏族最后一定会胜。”

    “我对不起妻子。”

    “可当初她本就死了,我就当她死了!我最恨的是一直没找到机会。”池丘白咬牙切齿。

    “对于你们这些手下我一个都不敢全信。”大魔神冰冷道,“放心吧,背叛誓约,你的灵魂将永远受我操纵。我不会杀你的,我会一直折磨你的灵魂不但是你,还有你的妻子,你们俩的灵魂都将永远受尽折磨,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今日的愚蠢。”

    大魔神一把收起了池丘白的灵魂,因为誓约,池丘白想要灵魂自爆都做不到。

    “大魔神,看来你高估了你们魔神会手下的忠诚。”巫神在旁边笑道。

    “为了夏族,竟然一切都不顾了。”

    大魔神咬牙,“夏族?该死的夏族!”

    这次的事让他感觉蒙羞!

    红袍东伯雪鹰正在星塔内,他遥遥看着远处沙漠中摇曳着的那朵巨大黑色花朵,花朵内困着的正是自己的本尊。

    随着时间流逝,自己的斗气在不断消散。

    可是斗气分身实力有限,又没有饮血枪,根本做不了什么。

    “唉。”东伯雪鹰轻轻叹息。

    忽然一则讯息传到传讯手环。

    “雪鹰,我是长风,我就是魔神会的三祭司,我双手血腥,沾染了许多夏族的鲜血,我是夏族的罪人”这是一封信,东伯雪鹰仅仅一感应,便立即身影一闪。

    刷。

    斗气分身瞬间来到了池丘白的住处。

    池丘白厚厚的白袍,白飘然,盘膝静坐面容平静,只是灵魂已逝,只剩下肉躯。

    “长风!”东伯雪鹰双拳紧握,身体隐隐颤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