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篇 第18章 斩杀(下)

作品:《雪鹰领主

    “给我破啊!!!”青袍壮汉绝望挣扎着,他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他纵横漫长岁月到如今,怕是要栽在今晚了。e┡ΩΩ1xiaoshuo

    青袍壮汉这全力一击,威力也非同小可,甚至也带着护身之效,弯刀怒劈的同时,无形刀光也护住全身,欲要冲出这爆炸的黑点世界。

    可东伯雪鹰这一招。

    乃是虚空压缩到极致的爆炸,是全方位的爆炸之力,青袍壮汉的无形刀光也抵抗不住,他手中弯刀更是只能遮挡部分方向罢了,肉身在爆炸中开始破碎。

    “轰。”

    “我冲出来了!”

    伴随着血色弯刀,部分血肉冲了出来,这些血肉就扭曲着欲要凝结chéng rén形。

    可东伯雪鹰却是冷漠的又是一枪刺出,同样的一招,毫不留情!其实之所以施展这一招,也是因为这是东伯雪鹰暂时琢磨出的能施展的威力最大的招数!没办法,许多奥妙无法用,遭到这世界的抵触。他只是暂时推演出了部分战斗招数。

    威力大的、逃命的、应对群攻的

    简单推演数个招数后,他主要还是在钻研浑源炼体!因为只要身体越强,挥招数的威力自然能急剧提升。

    “蓬。”

    这位青袍壮汉在第二枪下,便直接湮灭。

    虽然他是‘神君中期’,论正面搏杀实力还在老九之上!可他身体保命能力却是差了一截,面对东伯雪鹰恐怖的枪法,是必须身体硬抗的,他自然比那位‘老九’更加不堪。

    “还有最后一个。”东伯雪鹰看向院落外。

    那红衣女子,却已经逃了出去。

    “逃得掉吗?”

    东伯雪鹰瞬间化作一道细线,窜出了自己的院落,追杀了出去。

    这世界,东伯雪鹰至今都没现谁能瞬移!他也没钻研出来。可这也有个好处,就是敌人想要逃走?是很难的一件事。

    虽然排行‘老五’的红衣女子因为施展毒雾毒虫,是在最远处的,也是见机不妙最先逃出院落。可东伯雪鹰杀神君中期的青袍壮汉太快了,仅仅两次刺枪而已,这一点时间,红衣女子都来不及逃远。

    “太强了。”

    “太可怕了!他的枪法,怎么这么可怕?老九的身体犹如神兵,都仅仅三枪就被轰灭?”红衣女子心中惊恐万分,老九的身体,比许多神君中期的都还更强些呢。若是她去的话,怕是一枪都扛不住。

    “不好。”

    红衣女子现了。

    后方一道细线迅破空而来,快的吓人。

    “追来了!”红衣女子大惊,“大哥,你们怎么还不来,还不来啊!!!”

    在决定逃命的时候,她和‘三哥’就已经求救了!

    可是大哥他们从老巢要赶来,一路飞窜赶来,怕也要盏茶时间,这么长时间哪里来得及救他们。

    “饶命,饶命,飞雪神君,饶我性命。”这红衣女子连传音求饶,都停了下来转头看过去,露出可怜的模样。

    一个美丽的女子,可怜的求饶。

    东伯雪鹰会这么做?

    “求饶?”

    东伯雪鹰翻手收了长枪,这一幕让红衣女子松口气:“收起长枪了?他看来不会杀我了。”

    紧跟着,便是右手一伸!

    右手笼罩过来,无形虚空也包裹住了红衣女子迅压迫,红衣女子看着周围虚空塌陷,她自己都随之在变小,东伯雪鹰那一只手掌在她视野中都急剧的变大,周围的建筑都变得巍峨无比。

    “呼。”一手抓住了一个虚空球,这小球约莫手指头大,捏在手心。

    嗖。

    东伯雪鹰化作一道细线,又迅返回:“实在太慢了,这世界的引力太大了,即便是我,飞行度都很慢很慢。这座峻山城并不算大,可要穿行下来,怕也要好一会儿。”

    自己的府邸内。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屋内,手中捏着一虚空球,虚空球内便是那位‘红衣女子’,红衣女子此刻却沉睡中毫无反抗之力。

    因为东伯雪鹰已经施展了虚界幻境秘术,这红衣女子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直接沉沦,东伯雪鹰借此更能轻易翻看她的记忆。

    “原来如此。”

    “在这神界中,地位最高的是三大皇族?”东伯雪鹰直到今日才算真正了解。

    之前在大船上和那些守卫们聊天,只是零碎得到些讯息。

    此刻翻看记忆,却是一切了然。

    神界

    传说中,是三位浑源祖神所创。

    三位浑源祖神留下了直系血脉,也就是三大皇族!三大皇族自身强大无比,背后还有深不可测的浑源祖神老祖宗!自然整个神界各方势力都对三大皇族很是敬畏。

    除此以外。

    神界浩瀚,有着众多势力,彼此纷争。

    三大皇族然,俯瞰众势力争斗!

    ‘峻山城御风氏’就是整个神界众多势力之一,在神界,神界原本的子民们是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飞升者相对要稀少的多,势力也淡薄的多,许多都加入了诸多本土势力。

    “三位浑源祖神,创造的这个世界?”东伯雪鹰心中震撼,“能创出如此世界,毫无疑问是浑源生命,而且应该还是很强大的浑源生命!”

    并且。

    这三位是活着的!三大皇族,背后各有一位浑源祖神。

    “元,让我等来这样的世界磨砺?”东伯雪鹰暗暗咋舌。

    “算了,三大皇族地位然,一般我怕都碰不到,更别说‘浑源祖神’几乎都是传说了。”东伯雪鹰暗道,浑源祖神地位太特殊了,这神界的子民们都有浑源祖神血脉,显然经过漫长岁月蔓延,任何一神界子民追溯源头,都能追溯到浑源祖神身上去。

    也就飞升者,体内没浑源祖神血脉!

    “这次袭击我的是,这峻山城内的一个叫‘蝠山’的势力?”东伯雪鹰暗道。

    蝠山,在峻山城也是底蕴颇深。

    蝠山的山主,乃是一位神君巅峰的高手,也是‘峻山御风氏’的其中一位修行师傅!毕竟,峻山城的主人只有一个,就是峻山城御风氏!各方势力都是臣服于峻山御风氏家族。

    夜。

    在一座宅子内,楼阁上站着足足五道身影,他们个个遥遥看着一个方向的府邸——东伯雪鹰的府邸!

    “大哥,我们就这么看着,不进去?”其他四位都焦急无比。

    “该死。”

    为的是一位三角形头颅的丑陋老者,他便是在整个峻山城都有着赫赫威名的‘蝠山主’,在峻山城论实力都能排在前十的!

    蝠山主盯着远处的府邸,声音沙哑:“老三,老五,老九,他们三个联手不但失败,甚至一个都没能逃掉,在两个呼吸时间之内,他们尽皆被灭。我虽然能轻易击败老三他们三个,但是也没把握在两个呼吸内尽皆灭掉他们。”

    其他四位沉默。

    是。

    逃命时,各自分散逃!追一方,其他两方便可以逃很远了。

    要斩杀三位,绝非容易事。且在两个呼吸内做到,想想都有些可怕。

    “云管家的碧光神眼,从无看错。”蝠山主低沉道,“我也是知道,云管家曾经观察过这位飞升者,确定只是神君初期实力,并且还得压制身体重伤,才命令老三他们动手的。没想到这次云管家看走眼了。”

    “大哥,怎么办?”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他们一个个看着蝠山主。

    蝠山主冷声道:“都先回去。”

    “是。”

    一旁四位个个应命,虽然表面有些不甘,可心底却松口气。

    他们也只是因为蝠山主的威势才尽皆汇聚在蝠山主麾下,至于说彼此多深的感情?那都是笑话!

    “死了三个神君。城主他怕很快就会知道消息了吧,这次是真丢了大脸,不过这个飞雪神君不好惹,如何应对,得好好思量思量。”蝠山主眼神阴冷,峻山城城主‘御风峻山’当初强势占领了峻山城,才是整个峻山城的最高统治者,死了三位神君,哪里瞒得过那位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