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篇 第23章 战浑源囚徒

作品:《雪鹰领主

    东伯雪鹰等一众修行者们个个心中发紧,‘高等浑源生命’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浑源强者,像血脉一路的修行者终极觉醒便是高等浑源生命!虽然遭到惩罚压迫,即便残留一丝丝实力,依旧让他们每一个感到压迫。

    仿佛一头被锁链捆缚着的巨龙,在俯瞰一些蝼蚁。

    高大男子踏着虚空,声音轰隆响彻天地:“白衣小子,你的灵魂招数还挺厉害。我被囚禁在这世界,却没想到在这世界碰到你这等修行者,若是能杀了你,也算一大收获。”

    话音刚落。

    他身影陡然消失不见,可是镣铐以及锁链却清晰可见,镣铐锁链上都有金色秘纹在流转,一条条锁链更是延伸进虚空中。

    “即便实力被压制到极低地步,招数运用也远超我等。”东伯雪鹰明白这点,“甚至隐匿踪迹都难以看见,幸好镣铐锁链暴露了他。”

    镣铐锁链,只能说暴露对方行踪。

    此刻高大男子是如何进攻?用的何种兵器?却是尽皆不知。

    若是一剑刺来,自己怕都不知道。

    “保护好飞雪帝君!”幽涯道人传音肃然道。

    “全力保护好飞雪帝君。”

    “飞雪帝君若死,我们都必死无疑!”

    一个个修行者都不敢怠慢。

    幽涯道人更是释放出黑白领域,只见黑白丝带层层环绕在周围,也庇护住了东伯雪鹰,那黑白丝带笼罩下,原本隐藏身影的高大男子也显形了!

    “又是压制?”高大男子皱眉瞥了眼幽涯道人,幽涯道人乃是修炼血脉之力的,实力能达到赤云城最顶尖强者层次,他这领域招数也不是那么好破的,只能身体来硬抗。若是实力完好,自然不在乎这些压制。可现在本就承受的压迫极大,这一层领域,让高大男子实力却是又降低了些。

    “我的虚界幻境,也有弱点。”东伯雪鹰暗道,“面对这等高等浑源生命,灵魂层次太高太高,我的虚界幻境根本无法撼动他。”

    就算遭到惩罚压制,灵魂本质不会变。

    虚界幻境,对浑源囚徒……犹如清风拂面,对实力没任何影响。

    “反而幽涯兄的领域,还却有用。”东伯雪鹰暗自嘀咕。

    他却忘了。

    他的虚界幻境领域,在对付浑源囚徒上却是立下了最大功劳!因为每一个浑源囚徒让修行者们最头疼的,就是因为它们都有大批大批的护卫,像此刻一千两百头神帝圆满级的伏魔猎者,若是都能完全发挥实力,威胁比浑源囚徒本身难缠的多。

    在东伯雪鹰灵魂招数下,伏魔猎者们实力都大降,只有神帝后期战力!要知道东伯雪鹰他们这一群修行者结合起来,完全能和两百头神帝圆满级伏魔猎者斗个不相上下。此刻虽然有一千两百头,可实力都大损……

    东伯雪鹰他们是完全占据优势的,伏魔猎者只是仗着生命力极强才能纠缠。

    ……

    “死吧。”高大男子被黑白领域压制显形,轻轻开口,随即速度陡然暴涨。

    哗——

    他化作一道模糊黑光,快的吓人,直扑东伯雪鹰。

    “保护飞雪帝君。”有一位金属巨人直接冲出,要阻挡住那一道黑光。

    黑光一闪,诡异灵活的很,便绕过了那金属巨人,依旧直扑东伯雪鹰。

    “轰。”东伯雪鹰身体暴涨到十米高,全身皮肤流转着蒙蒙灰色光晕,气息都变得狂暴混乱,手中长枪一旋,便是一层层空间弥漫周围,黑光却没有避让东伯雪鹰,毕竟它的目标就是东伯雪鹰!黑光强行穿透层层空间,最终和长枪碰撞在一起,黑光震得倒飞开去,又扭曲着化作了那高大男子。

    嗡。

    东伯雪鹰身体依旧站在原地,可感觉到一丝丝无比锋利的力量透过长枪传进体内,在体内破坏着,幸好经过兵器阻挡,残余威势自己身体能硬抗。

    “唉。”高大男子叹息一声,“连一个小家伙都杀不死了,真是可笑,可笑。”

    东伯雪鹰暗暗色变。

    自己爆发出赤云城顶尖强者实力,又有幽涯道人这样一位同样顶尖强者实力的帮忙领域压制,竟然一点优势都没有。

    “嗯?”高大男子看着东伯雪鹰,忽然嘴角泛起笑意,“看样子,你还没达到半浑源生命体层次?你的身体很不稳定啊,我感觉得到你的生命力在不断衰减。”

    “保护好飞雪帝君。”幽涯道人却是传令,“按照应对浑源囚徒第一计划,合击,战浑源囚徒。”

    “是。”

    “好。”

    “上。”

    幽涯道人原本麾下的一些修行者,虽然有些对幽涯道人之前抛弃他们很不满,可此刻是保护东伯雪鹰,他们依旧个个听令。

    顿时嗖嗖嗖……

    足足八位修行者都杀向高大男子,虽然他们每一个都是正常神帝圆满级数,可施展合击之术,却是能纠缠一二。

    “飞雪帝君,只要你答应,你我之恩怨就此了结,你不得再报复我,我便全力对付那浑源囚徒。”邪樊却是传音给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看了眼邪樊。

    “我怕啊。”邪樊传音嘿嘿怪笑,“之前我曾算计过你,若是你再算计我,恐怕我都不一定能活着回到赤云城。”

    “你也太谨慎了,我便是要算计你,也不一定能成。”东伯雪鹰传音道,他即便算计,也最多是不加以援手!这也是队伍内的潜规则,像邪樊之前也只是做的这样,在一旁冷眼旁观,任由东伯雪鹰陷入绝境。可是即便自己这么做,邪樊陨落的可能性也很低。

    因为邪樊很强。

    邪樊的肉身,强的恐怖,在赤云城顶尖强者中都很了得。便是二十头神帝圆满级浑源生命围攻,邪樊一人也能抗下且能逃命,邪樊一定会混在队伍内,和其他人保持很近的距离,很难给他营造出‘绝境’出来。

    就像东伯雪鹰暴露出能短时间维持顶尖强者实力时,邪樊就立即放弃算计,也是这原因。

    “嘿嘿,我不能不谨慎,若是飞雪帝君你以无法抵抗浑源囚徒为由,让我们各自逃命。随即带着队伍其他人逃了,故意只留下我一人,我不死定了?”邪樊传音。

    东伯雪鹰无语。

    “带其他人逃?只留下你一人送死?”东伯雪鹰传音,“你也太小瞧我了。”

    队伍分成几个分队逃跑,还能解释。

    带其他所有人逃,只留下邪樊一人?这就是故意逼他死了!就太卑劣了。邪樊自己手段卑劣,也防着东伯雪鹰。

    “我知道飞雪帝君做不出这等事,哈哈,只要飞雪帝君答应,你我恩怨就此了结!我便立即帮忙……这浑源囚徒看样子,可是盯上了飞雪帝君你!你想要逃,他恐怕都会一直追着,你这身体又无法维持太久。我如果帮你,那可就不一样了,在场只有我能正面和他搏杀。”邪樊传音。

    “再交出三头神帝圆满级浑源生命,你我恩怨便就此了结。”东伯雪鹰传音道。

    邪樊虽然心痛,但还是露出笑容:“好!飞雪帝君你若是早露出如此实力,你我哪里还会结仇?哈哈,从今往后,你我就是兄弟了。”

    东伯雪鹰脸皮抽搐下。

    兄弟?

    邪樊挥手扔给东伯雪鹰一储物宝物:“里面有三头神帝圆满级浑源生命尸体,先给你。”

    在给出的一刹那,邪樊心中却忽然想起来……当初他就曾经威逼东伯雪鹰,要以三具虚空一脉神帝圆满级浑源生命尸骸强行要换取那一具火焰一脉浑源生命尸骸。哪想最终却是现如今这结果。

    “不管怎样,这次低头,送上宝物,也算少了一大敌。”邪樊暗道。

    他对弱小敢欺。

    对能威胁到他性命的,却是态度极好的很,能屈能伸,他从来没在乎过什么面子。

    二人传音实际上却是很快,仅仅只是刹那罢了。

    “浑源囚徒,给我受死吧。”邪樊大叫一声,嗖的化作流光直接冲向那位高大男子。

    东伯雪鹰拿着邪樊扔来的储物宝物,暗暗感慨,这邪樊一谈妥就把三头神帝圆满级浑源生命扔来,显然将事情完全定下,东伯雪鹰看着远处发生的战斗:“也罢,这归去途中,要算计邪樊也不容易,这次算计不死。若是结仇,以他的小心谨慎程度,回了城后他根本不会再给我机会。让他损失三头神帝圆满级浑源生命,也足以让他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