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篇 第44章 秘术

作品:《雪鹰领主

    “总算亲眼看到跳出樊笼成就浑源了。”人群中,东伯雪鹰却心潮澎湃。

    在家乡源世界,在界心大陆,在雷霆世界,甚至来到这圣界……在这之前漫长岁月,他从来没亲眼见过谁成就浑源生命!成就浑源的难度,甚至让东伯雪鹰感到无形的压力,可现在,一个曾经和他并肩战斗的,甚至请他帮忙的修行者九首蛇祖成功了!成了浑源!

    激动,羡慕,斗志昂扬。

    情绪无比亢奋!

    “成浑源,一个采集外来血脉的都能终极觉醒,我就不信,我做不到。”北河大帝也同样斗志冲天,他当即转头朝自己洞府赶去。

    “只要我达到九首兄之前的实力层次,应该就有希望终极觉醒了吧。”顶尖强者中,一群修炼血脉之力的同样看到了目标。在这之前,他们本来离九首城主实力差距就不大,只要再增加几成实力即可。虽然依旧难,可至少看到希望。

    “九首兄,以寂静冰山主人血脉统领另外九种血脉终极觉醒,更创造出崭新的浑源种族出来。”风云一叶眼睛同样迸发惊人光芒,“他能开辟出新的路,我风云一叶,终有一天也能以力破法!”

    “他九首,从凡俗一步步来,没浑源血脉,主动采集浑源血脉融入身体,十种血脉都能终极觉醒。我乃老祖宗后裔中最强的,受诸多栽培,我仅仅一种浑源血脉而已,修行资源比九首好了不知多少,我就不信,我觉醒不了!”屋晓同样独自转头便离去。

    一时间。

    众多修行者们,一个个都和九首城主比较,都觉得至少看到目标了!个个战意前所未有的炽烈。

    实在是之前漫长岁月,他们很多人心中都胆怯了,对自己能否成浑源都没信心了!因为看到太多绝世天才,比自己更逆天的天才都一个没成,自然越加信心不足。如今看到一个成功,心理就不同了。

    ……

    接下来日子。

    不但是赤云城,其他四座聚集地修行者们同样都亢奋的很。

    “飞雪帝君,我建立队伍欲要去斩杀浑源囚徒浮光河主人,诚心请你帮忙,加入我的队伍!有你在,我们把握就大十倍都不止了,需要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它对我终极觉醒非常重要,还请飞雪帝君帮忙一把,若是我能成就浑源,定会报答飞雪帝君你。”

    “没特殊理由,暂时不去其他聚集地。”东伯雪鹰回应。

    “我们可以来接你。”

    “不必了。”

    “我终极觉醒,急需这浑源囚徒血脉。”

    东伯雪鹰根本就不理会了。

    没办法。

    邀请他去斩杀浑源囚徒的太多了!九首城主的成功,让很多血脉一脉的修行者认为和他们血脉相似的高等浑源生命的血脉,应该对他们终极觉醒有大帮助。

    ……

    世间一切讲究公平。

    喊着那是我成就浑源的急需之物,喊着我会报答你的,东伯雪鹰根本不理。因为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渴望得到浑源囚徒尸骸,即便是悟道者,也可用来参悟修行!

    不过,只要有足够you huo力的条件,东伯雪鹰还是愿意出手的。

    在接下来的五百多亿年岁月里。

    他接连答应了六次邀请,甚至有三次都是其他聚集地的!这六次,都是出去对付浑源囚徒。

    六次行动,成功了两次!

    寂静冰山主人的陨落,似乎在整个圣界的那些囚徒中引起了骚动,毕竟浑源囚徒数量很少,一共也就数十位!一位陨落,其他个个吃惊,也都想方设法探查了解,知晓了飞雪帝君的恐怖灵魂招数,在有所防范下,这些浑源囚徒谨慎的很,六次行动,有四次都是追杀失败,浑源囚徒逃到离老巢足够近,实力达到足够强地步,修行者队伍斩杀不了,被迫只能放弃。

    可不管怎样。

    算寂静冰山主人,也斩杀了三位浑源囚徒了!这成功率依旧极高,邀请东伯雪鹰的依旧很多。

    赤云城,洞府内。

    东伯雪鹰在地下殿厅中,身体隐隐半透明,体表更是出现了一层水滴层,这体表保护层……尽皆都是一滴滴水滴,水滴不断滚动着,完美守护着体表每一处。若是放大亿万倍可发现,这一滴水滴,实际是不断流动变化的空间。

    “咻。”

    东伯雪鹰动了,身体瞬间划过长空。

    撕拉

    体表覆盖的这一层水滴流转起来,无比的锋利,能从无间入有间,切割一切物似的!东伯雪鹰飞过半空的速度快的可怕,比之前的虚空魔虫身法快了一倍还多些。

    呼,东伯雪鹰在地下殿厅另一端停下。

    咻咻咻……

    他不断在地下殿厅内移动,从这一处到另一处,体表水滴层切割一切阻碍。

    “速度的确快多了。”东伯雪鹰停下来露出喜色,“论速度,在整个赤云城我也能排到十名左右了。”

    赤云城,有些修行者的血脉,就格外擅长速度!甚至比风云一叶、屋晓和当初的九首蛇祖都要快的多。

    东伯雪鹰如今速度能在强者如云的赤云城排在十名左右,已经很恐怖了。

    “这是寂静冰山主人当初拼命时的招数。”东伯雪鹰点头,“我钻研他尸骸如此久,总算推演出这一秘术了。”

    像自己当初从千眼存在的神秘眼睛,根据它的构成,推演出了虚界幻境道的第一杀招和第二杀招。

    天生浑源生命,它们挖掘出血脉力量,身体也会变得更强,比如体型更大,甚至身体发生变化,显现出更多规则奥妙!它们挖掘出的一些秘术,从它们身体的一些结构中就能观察到,因为它们终究不想悟道者,是完全掌握规则奥妙,而是挖掘血脉发挥力量。

    能施展,却不知晓本质。

    东伯雪鹰他们研究尸骸内部构成,却是以自身掌握的规则奥妙,来创造出类似简化秘术。

    秘术……

    一门门秘术,其实就是实力提升过程,也是底蕴积累过程。

    像东伯雪鹰创出虚界幻境道第三杀招,他灵魂都是发生了蜕变的。

    “这一门水滴之术算是成了,再研究研究虚空冻结之术。”东伯雪鹰又埋头钻研,寂静冰山主人身体结构显现的诸多奥妙,蕴含的众多秘术中,在东伯雪鹰看来,最可怕的就是水滴之术和虚空冻结之术。

    水滴之术,一方面,可护体!让保命能力暴增,一方面,飞行速度暴增。

    东伯雪鹰自然先全力参悟了这一秘术。

    而另一秘术虚空冻结秘术,当初便是让九首蛇祖感觉到声音消失,都感觉到冰冷,乃至思维都变得慢了一拍!这一招相对而言,更诡异莫测。只是当初的寂静冰山主人全力以赴下也只是施展了一次,后来好一会儿都没法继续施展。

    这一门秘术,对遭到束缚压迫的寂静冰山主人而言都很吃力。

    要掌握……难度也更高。

    “虚空,冻结?”东伯雪鹰沉浸其中。

    ……

    在整个圣界,五座聚集地的修行者们都狂热修行着,都想要成为第二个九首蛇祖成就浑源的时候。

    深渊海,海底。

    那巍峨庞大的身影盘膝坐在海底,他体型太庞大,双手一伸便足以笼罩整个深渊海,深渊海给他当澡盆都嫌小了些。

    “嗡嗡嗡”他身的镣铐锁链,忽然金光大涨,锁链有无数金色秘纹亮起,一些原本牢牢连接海底的锁链也松开了,它们漂浮着,可光芒却一阵阵大涨。

    “哼。”

    一声痛苦的低哼。

    深渊海主人陡然睁开了眸子,眼眸幽暗冰冷。

    “终于,到了出巡时候了吗?”深渊海主人眼眸深处有着压抑的一丝兴奋。

    作为整个圣界,最恐怖的一位囚徒。

    他身的种种惩罚束缚也要强的多,像其他浑源囚徒们想要出巡,随时可以出巡!可是唯有深渊海主人是遭到束缚的,平常他都没法站起来!只能一直这么盘膝坐着,唯有锁链和海底分开连接,他才能离开深渊海。

    “真疼啊。”深渊海主人身体都在颤抖,这疼痛在急剧加强,在逼迫他离开深渊海。

    只有出巡。

    只有离老巢越远,疼痛才会越加轻。

    “该死的领主们,在逼我,在逼我!你们会后悔的,会后悔的!”深渊海主人陡然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令整个深渊海的海水都在摇晃,掀起无数巨浪。

    轰隆

    无比巍峨庞大的深渊海主人站立起来后,整个广阔的海洋深渊海海平面都猛地急剧下降!

    他双脚踏着海底。

    站着那,海平面的位置只刚好到深渊海主人的腰部。

    他仰头发出愤怒咆哮,轰隆隆恐怖的声波令深渊海空都在剧烈震颤,膜壁破碎,露出了一条条细密锁链般的秘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