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顾舒瑶的青梅竹马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他是你朋友?”

    尹修看着‘落荒而逃’的男生,随口问道。

    顾舒瑶脸颊上略有些许微红,不过马上就平复下来,应道:“嗯,他家跟我家里是世交,小时候也是一起长大的。因为太熟,所以那个家伙说话有时候就是口没遮拦。”

    顾舒瑶后半句话也算是为刚才进行解释。

    尹修倒不在意刚才那男生的话,只是简单的笑笑,说道:“看得出来。他也是从小习武?感觉得到他的气息十分平稳悠长,武学造诣还不错。”

    “是啊,他家跟我家一样都是武学世家,自幼便开始习武。只不过他家的家学更加厉害一些。”

    “听我爷爷说他家里以前曾经出过一位非常非常厉害的武学奇才,据说甚至超越了先天之境。他家里那位先人传下来了一些很厉害的武学和练气心法,所以他的实力一直都要比我强许多,现在已经到炼髓的地步了……”

    顾舒瑶道。

    “原来如此。”尹修微微点头。虽然没用灵识去查探,不过尹修凭气息感应也足以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修为究竟是什么阶段层次。

    顾舒瑶似乎打开了话匣,又继续说道:“以前就经常听我爷爷提起他家里的那位先人有多么了得,完全可以用‘纵横天下’来形容。我爷爷还说,他们家现在传下来的那些厉害的武学和练气心法基本上都是他家那位先人留下的。”

    “听你这么说起来我都有些好奇了,呵呵。”尹修微微笑道。

    “是吧?”顾舒瑶道:“以前听我爷爷说起这些的时候我也是充满好奇和向往,心里一直就想着要是我能亲眼见识一下他家的那位修为超越了先天之境的先人究竟有多厉害那就好了。”

    “不过这也只能是在心里面想想罢了,呵呵……”

    尹修道:“听你这意思,他家的那位先人距离现代并不很远?”

    若是太过久远的事情,怕是顾舒瑶也不会对他爷爷的话如此笃信了。

    顾舒瑶点头应道:“嗯,他家那位先人也就是上世纪出生的人,距离现在也不算太久远。我爷爷说这些事情都是他还小的时候听刚才那家伙的太爷爷亲口提起的。他家的那位先人就是他太爷爷辈的人,所以不会有假。”

    尹修微笑一下,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对他家的那位先人有些好奇了,呵呵。他家那位先人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知道呢。”

    “你?”顾舒瑶摇摇头,“那都是大几十年近百年前的人了,你怎么会知道。再说我也不知道他家那位先人具体叫什么名字。”

    “呵呵……”

    尹修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两人已经走入了食堂中。

    “除了筒骨粥外你还想吃点别的什么东西吗?随便点,不用跟我客气。”顾舒瑶回头道。

    尹修其实吃不吃东西都无所谓,闻言应道:“不用,就来一碗筒骨粥够了。”

    “那行,你跟我一起排队吧,待会儿我刷卡。”顾舒瑶本就不是矫情的人,听到尹修这么说也就不勉强。

    “嗯。”

    尹修跟在顾舒瑶身后一起排队。这个点银海大学食堂里等候着吃早餐的学生还是挺多的。

    大约排队了三四分钟终于轮到了顾舒瑶和尹修。

    两人各要了一碗筒骨粥,顾舒瑶一起刷了食堂的饭卡便各自端着碗走去找位置坐下。

    “就这吧。”

    顾舒瑶走到靠近门口的空位,说道。

    “对了,你今天有空吗?”坐下后,顾舒瑶忽然问道。

    尹修看着她,道:“有空啊,怎么,有事?”

    “嗯。”顾舒瑶道:“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待会儿晚点陪我练练手呗。在学校里没人陪练,都感觉实战生疏了许多。”

    尹修莞尔,没想到顾舒瑶竟然想让他来当实战的陪练……

    “好吧,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给你当陪练就陪练吧。”

    想想自己堂堂合体期巅峰的人物竟然给一个筑基都没完成的小武者当陪练,若是让星空彼岸修真界中的那些修真者们知道了,怕是不知多少人得被吓尿。

    不过正如尹修所说,左右他今天也没事,跟顾舒瑶陪练一下也无不可。随便玩玩了。

    “好!那等下吃完早点咱们歇会儿就到体育馆去。那里场地够大,上午也很少人会去体育馆里,不会被很多人围观。”

    顾舒瑶马上说道。

    “嗯。可以。”

    尹修答应,随后不禁问道:“刚听你说在学校里没人陪练,之前你那朋友不是很好的陪练对象么?”

    “他的实力比你强不少,只要拿捏好分寸,也不会那么容易受伤,给你当陪练也够了。”

    习武者的实战陪练最好还是要当陪练的一方实力更强一些比较好,这样他可以控制好分寸,不至于像两个实力相当的人那样,一旦对练起来双方很容易收不住手,继而不小心伤到对方。

    “他?别提了,那个家伙就是个懒鬼,他才懒得给我当陪练呢。”

    顿了一下,顾舒瑶继续道:“而且,那家伙算是有点怕我吧。你别看他刚才跟我嬉皮笑脸的,真要让他跟我当陪练,他肯定立马逃之夭夭。”

    “哦?他干嘛怕你?”尹修有些好奇。

    顾舒瑶一脸随意的抿了抿唇,“很简单,以前小时候那家伙就天天被我欺负惯了。后来他的实力虽然比我强,不过估计是让着我吧,加上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大,所以通常我有什么不爽的时候都会去找他胖揍他一顿发泄。”

    “久而久之,后来他也学机灵了,一发现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赶紧躲得远远的。”

    撇了撇嘴,顾舒瑶继续道:“本来我们两家是世交,我跟他又是从小一块长大,他刚才那句话说的没错,我们俩确实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所以我家里跟他家里原本是想要给我们俩定亲的,不过我跟他都清楚我们俩只是单纯的兄妹感情,并没有男女关系发展的可能。”

    “加上那家伙估计也是被我欺负怕了,担心要真按照家里的意思办,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的暗无天日。所以咯,他刚从他父母口中听出一点苗头的时候就立马哭天喊地的求放过,信誓旦旦的跟他家里说只是把我当mèi mèi看待。”

    “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咯。嗯,这些都是那个家伙亲口跟我说的。当然,也算他识趣,要是他真敢同意的话,哼,看我不把他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顾舒瑶语气还算平淡,不过最后半句却是‘霸气侧漏’!

    好吧,不愧是被银海大学的人称为‘冷面女神’,这份冷傲霸气范儿,的确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