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抽不死你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走出银海大学体育馆,尹修并未急着赶回公司,只是漫步走着。

    “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尹昭武应该就是小弟的后人了。就是不知道小弟如今是否还尚在……”

    “没记错的话,当年我离开时小弟已经十五岁。而今八十年过去,小弟若还活着,也已九十余岁。”

    “一般人能够活到九十多‘高龄’的极少。不过,小弟当年的习武天分也还算不错,若是中间没有什么意外,他突破至化元期还是有很大可能,毕竟如何凝练真元,突破化元期的一应功法我都有留给他。”

    “只要小弟真能突破到化元期,那么活到现在也是很可能的事情……”

    尹修心中暗暗的思忖着。

    今天的收获算是不小,即便小弟已经不在,至少很可能是已经找到了小弟的后人。

    轻吁了口气,尹修心情放松下来,如今就等着尹昭武的回复。

    其实尹修有更直接的办法可以确定尹昭武是否是他小弟的后人,只需要用尹昭武的血与他的血来验证血脉是否有所关联就可以。

    虽然他们两人很可能已经隔了两三代的血缘,但还是可以很容易通过血脉验证的。

    只是尹修并不想当着其他人的面施展这等超出常理认知的秘术。

    另外,也没有这个必要。尹昭武只要打diàn huà回去询问,就可以弄清楚此事。

    ……

    在尹修漫步走回公司之时,体育馆内,尹昭武已然拿出手机给他父亲打diàn huà询问。

    顾舒瑶和林可馨都站在旁边静静听着。

    不一会儿,diàn huà接通,尹昭武道:“喂,爸,你现在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我有点重要的事情想问问你。”

    距离银海市大约三百余公里之外的‘江源市’,一座占地极广的靠山大院中,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正握着手机在通diàn huà。

    他就是尹昭武的父亲尹天磊。

    听到diàn huà中儿子的话,尹天磊不由说道:“我在家里,怎么了,什么重要的事问我?”

    另一边的尹昭武马上说道:“爸,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你知道爷爷或者太爷爷叫什么名字吗?”

    “你问这个干嘛?”

    尹天磊感觉有些奇怪,儿子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尹昭武道:“具体的我等会儿再跟你说。你就告诉我,我爷爷辈当中,或者是太爷爷有没有哪个是叫尹崇文的?”

    嗯?

    尹天磊一怔,道:“等会儿。尹崇文,尹崇文……”

    尹天磊低声念了两遍,皱着眉沉吟了片刻,忽然道:“这名字好像还真在什么时候听过。你等一下,我去问问你爷爷先。”

    “嗯,好的!”

    那边尹昭武忙应道。听老爸这么一说,他心里倒愈发的觉得那个尹修,恐怕真的很可能是他家的人。

    尹天磊一边走着,一边嘴里低声反复念着‘尹崇文’这个名字,越念他越是觉得熟悉,好像真的什么时候听到过这么个名字。

    不一会儿,尹天磊走进了他父亲所住的后院内。

    “爸,刚刚昭武打diàn huà回来问了我件事,我也不是太清楚,所以过来问问您……”

    尹天磊见到父亲后,忙开口说道。

    尹天磊的父亲已经年近七旬,不过身子骨却十分健朗,也并没有太多的白发,精神瞿烁,面泛红光,看上去就跟寻常五十多六十岁左右的人差不多。

    听到尹天磊的话,正在给花草浇水的老爷子不由抬头看了眼,问道:“什么事要来问我?”

    尹天磊忙道:“是这样的,刚刚昭武跟我说了个名字,问我咱们家是不是有这么个人。我也觉得那名字很熟悉,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听到过,所以想过来问问您。”

    “哦?什么名字,你说说看。”老爷子来了兴趣,问道。

    “嗯。”尹天磊应了声,说道:“昭武说那人名字是叫‘尹崇文’,具体是哪个字昭武倒是没说,只是音是这么个音……”

    “尹崇文?你确定昭武跟你说的是这名字?”

    老爷子忽然放下了手里的水壶,眼神有些怪怪的看着尹天磊。

    尹天磊不清楚自己老头子干嘛忽然露出这么一副表情,不过还是应道:“嗯,绝对没错。不信您自己跟昭武通diàn huà问他。”

    老爷子点点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尹天磊,随后突然间抬起一只手就一巴掌拍在尹天磊的脑袋上。

    别说尹天磊全无防备,完全没想到老头子会突然打他。就算他有所防备,老头子真想打他的话,他也躲不掉。

    “哎哟!爸,好端端的你打我做什么?”尹天磊捂着头叫道。

    “打你?打你还是轻了!”

    老爷子面无表情的瞪了尹天磊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想知道尹崇文是谁吗?你爷爷的名讳也敢直接叫,不打你打谁?我没拿皮鞭抽你个不孝子算不错!”

    “爷、爷爷?!”

    尹天磊瞬间愕然,呆在那,有点傻眼。

    难怪他刚才老觉得那名字有点熟悉,好像什么时候听到过一样。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自己爷爷的名字!

    “那、那个,爸,你确定这真是我爷爷,昭武他太爷爷的名字?”尹天磊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爷子眼睛一瞪,道:“你老子我还能骗你不成?说吧,昭武好端端的没事干嘛突然问起你爷爷的名字?他是从哪知道的?”

    尹天磊被老爷子一瞪眼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连忙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我还没问他这事呢。要不我这就回diàn huà过去给他问问怎么回事?”

    “嗯。快打吧,少在这磨叽!”老爷子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

    当下,尹天磊赶紧回diàn huà给儿子尹昭武。

    “喂,爸,怎么样,问清楚了吗?咱们家有没有尹崇文这么个人?”尹昭武接通diàn huà,马上问道。

    刚刚才在自己老头子面前吃瘪被训的尹天磊可算是找着发泄的口子了,对着diàn huà就对尹昭武一顿臭骂。

    “有,怎么没有!你这个小兔崽子,故意来坑你老爹是吧?连你太爷爷的名讳也敢直呼,你要是在这里,看我不抽死你!说,你个小兔崽子是从哪听说了你太爷爷的名字。”

    尹天磊对着尹昭武就是一通骂骂咧咧。可算是把在老头子面前受的气都撒在了儿子身上。

    而另一边,听到尹天磊的话后,尹昭武顿时吃了一惊,甚至都没顾得上理会自己老子的骂咧,忍不住吃惊的叫道:“尹崇文真是我太爷爷?!”

    “你个小兔崽子找抽是吧?不是你太爷爷还能是谁?这是我跟你爷爷亲自求证的,害得你老子我刚刚还挨了你爷爷一顿臭骂……”

    尹天磊又是一顿狗血淋头的臭骂过去。

    旁边的老爷子有些受不了尹天磊的磨磨唧唧,半天不进入正题,一把就夺过尹天磊手中的手机,不耐烦的道:“行了,少在这磨磨唧唧的浪费时间,我来自己问昭武,省得你问个半天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尹天磊可以对着儿子耍耍威风,可面对自己老头子,想不认怂都不行,只能老老实实待在旁边,屁话不敢多说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