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屈服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沈朝辉终究还是没有那个胆量再继续‘硬气’下去。沈家的脸面固然重要,但是……真到了这种地步,脸面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面对尹厚照一个人的绝对武力碾压,沈家众人皆以感到胆寒。这才只是一个人而已,恐怕整个沈家所有人加一块儿都未必够人家‘玩儿’的。

    何况旁边还站着另一个,始终都淡定从容的主儿没动手呢!

    尹厚照达到了元罡层次的修为也确实是让沈朝辉感到震惊和胆寒,即便他已是先天顶峰,但他很清楚,自己在元罡层次的人物面前,就是只有被碾压狂虐的份。

    刚才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两人从头到尾仅仅是交手了区区四招,这还是算上了对方最后把他重伤甩出去那一招。

    如若不然,实际上两人分出胜负就只是三招而已!

    这样的实力差距完全让沈朝辉连反抗的勇气都难以生起。只能是颓然的放弃继续顽抗,该服软得服软。

    被尹昭武踩在地上的沈傲也是傻眼,在他眼中自己爷爷那是牛逼上天的存在,只要爷爷一出手,还有什么人能挡住?

    可是现在他那牛逼上天的爷爷却被人家三两招就给重伤……

    失去了装逼的资本,沈傲除了傻眼之外便只剩下了惴惴不安,他终于真正的感到害怕了,担心尹昭武会怎样处置他。

    如此情况之下,面对爷爷的喝问,沈傲哪里还敢有丝毫隐瞒,立即就把沈沧海给招了出来。

    沈朝辉也不敢怠慢,马上让人把沈沧海找来,老老实实的交给尹家处置。

    沈沧海看到出现在沈家的尹昭武和尹厚照几人,被吓得不轻。主要是他看到了沈朝辉、沈志成嘴角都沁着血迹,而对面的尹家三人却毫发无损。

    沈沧海不是傻子,看到这状况哪里还能不明白什么情况。

    怕是他当日也想不到尹昭武所说的话并非只是逞口舌之快。连沈家实力最强的老爷子都被人家给重伤,他的下场只怕就全凭对方的心情了……

    沈沧海心中忍不住感到悔恨,经过这件事后,只怕他日后在沈家不仅会再无地位可言,甚至可能会被所有的沈家人唾弃。

    谁让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给沈家结了梁子。

    至于真正跟对方结怨的沈傲……恐怕是没几个人敢多嘴的。毕竟沈傲可是沈家如今掌舵人的亲子,相比起来,他一个旁支同族算得了什么?

    黑锅他不背谁来背?

    尤其是他的丹田已经被毁,真气没了,连以后翻身的资本都不会再有,谁想要撒气的,不踩他踩谁?

    尹昭武看到沈沧海后二话没说,当着沈家众人的面一脚把他踹翻,狠狠踩着他的脸,把当日的羞辱统统奉还。

    “我那天就说过,你们对我的羞辱,我会双倍奉还!今天我说到做到,哼!”

    尹昭武用脚底在沈沧海脸上狠狠地撵了几下。沈沧海根本不敢反抗,只能忍着心中的屈辱。

    不过这也是他应得的,毕竟,辱人者,人恒辱之!

    尹昭武不过是兑现当日的话,把一切奉还而已。

    在沈沧海旁边不屑的啐了口唾沫后,尹昭武一脚把他踹开,没有再去理会。

    走过沈傲旁边时,又是抬脚在他身上狠踹了两脚,恶狠狠地警告道:“以后最好给我绕着可馨走,离她远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对她起什么歪脑筋的话,我让你全家都不好过,哼!”

    尹家三人扬长而去。

    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除非沈家不要命了,以后绝对不敢再去招惹尹昭武。

    目送着尹昭武三人离开,沈家众人一阵沉默。

    而被尹昭武狠狠羞辱警告的沈傲内心充满怨愤不甘,眼睛死死地瞪着尹昭武几人的背影,咬牙切齿,愤怒怨毒。

    然而这时候沈朝辉的一句话却是让他身形一僵。

    “以后沈家任何人不得去招惹他们,谁敢去招惹,那便不再是沈家的人!”

    “沈傲,沈沧海,你们两人跟我到书房去,给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

    说完,沈朝辉推开了扶着他的人,脸色阴沉的走回屋内。

    沈傲清楚,如果他以后敢再去招惹尹昭武,只怕他真的会被爷爷给赶出沈家。一旦失去了沈家的庇护,他沈傲其实连个屁都算不上。

    可是,就这么放弃,他又心有不甘。

    堂堂沈家公子,可以说是自幼含着金钥匙长大,何曾遭受过如此的屈辱?

    沈志成看着沈傲那充满屈辱不甘的眼神,不禁轻叹了口气,摇摇头,轻声对他道:“傲儿,四叔劝你一句,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那个尹家……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

    “至少他们也没做得太过分。咱们沈家在银海固然威风八面,可对上这种真正底蕴深厚的江湖隐世家族,真的不值一提。”

    沈志成说这么多只是不想这个侄儿再去惹祸,免得到时候又牵累到整个沈家。沈朝辉对于沈傲与尹昭武之间的仇怨是不知道,但沈志成却是知晓得七七八八。

    当日沈沧海被废了丹田后,他就有询问沈沧海怎么回事。

    平心而论,在沈志成来看,今天尹家所为确实不算过分,只能说是找回场子而已。如果沈家比对方强势,那自然不能容忍对方报复打脸。

    可惜,沈家的实力明显比不上对方,眼下对方只是找回场子就收手已经是很好的结局。

    这世界从来就很现实,实力不够人家,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服软认输。否则,若是还想要自不量力的去挑衅,那就是取死之道。

    “四叔,难道真的就这么算了?咱们沈家什么时候被人打shàng mén来,受这样的羞辱?”沈傲明显心有不甘,放不下心中的怨恨。

    他也不想想当初他是怎么让沈沧海羞辱尹昭武的,是怎么用尹昭武想要逼迫林可馨屈服于他的淫.威下就范的。

    只能说像他这种人就是只能他欺负别人,在他看来这是天经地义。可一旦轮到别人欺负他的时候,那在他眼里就成了罪大恶极。

    “不这么算了还能怎样?你还年轻,不知道刚才那个人打伤你爷爷的那个人实力到底有多可怕。如果他真的要下手的话,只他一个人就可以把咱们沈家整个上上下下悉数屠尽!”

    沈志成叹息道。

    “四叔,就算他再厉害,终归也只是血肉之躯,我就不信他还能挡住子弹炸药不成?”沈傲还是不服气。

    沈志成有些无奈,但事关沈家上下,他不得不告诫沈傲,让他别犯傻连累到整个沈家上下。

    “你觉得一般的子弹炸药能伤得了他?不说他,就是换了你爷爷,一般的shou qiāng子弹都已经没有什么威胁。”

    “而刚才那个人的修为比你爷爷还要高强了一个层次,达到了真正绝顶高手的元罡境界,莫说是一般的shou qiāng子弹,就算是换了子弹都未必能击穿对方的护体元罡。”

    “这还是能瞄准对方,并击中对方的情况下。真正动手时,以那等境地的绝顶人物,子弹虽快,但只要距离远一些,并非不能躲开。”

    “所以,听四叔的话,别再去招惹那人,咱们沈家真惹不起……”

    话说到这,沈志成也不再多说。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要是沈傲还是不听……那整个沈家说不定真可能会被他给害死。

    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得他得让父亲还有大哥把沈傲直接禁足关起来了,省得他出去惹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