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交谈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的灵识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微笑了笑。

    那两件玉饰确实不是寻常之物,虽然对于他来说那两件玉饰不值一提,但对于普通人而言,却是难得的宝物。

    那串花珠手链有着聚气养神,蓄精纳气的功效。

    长期佩戴着不仅身体健康状况会逐渐改善,还有着安神助眠的功效,就连寻常的小病小痛也基本难以侵体。

    可以说,对普通人而言,这串花珠手链就是‘健康’的代名词。

    至于那枚鱼龙玉佩,则是一枚辟邪护体的玉符。戴着它,寻常的邪祟阴煞便侵害不了身体,平常倒是没甚用处,可若是万一碰到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有它在,就能保住一条小命。

    可以说这两件玉饰,无论是哪一件其价值都远甚过百万。

    正如尹修先前对那中年男子所言,对于身家千万的人来说,它们的价值是在百万层次,而对于身家亿万的人而言,它们的价值甚至超过千万上亿的级别。

    当然,这个前提是得要对方知晓这两件玉饰的作用。

    这个世上有钱人是非常多的,但是健康和安全却不是用钱就可以买到。对于巨富之人而言,花个几千万甚至几亿买个身体健康,买个诸邪不侵绝对是物有所值的。

    继续在会场内逛了一阵,倒是没有再发现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看着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尹修便也就打算离开。

    也没有再去找那位秦经理,尹修只是直接给他手机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经离开,并对他表示感谢,随后就走出了会场。

    这处山庄虽是僻静,不过走出到外面一千米不到就是公路,倒不必担心拦不到车。

    当尹修背着空空如也的包沿着车道轻松漫步的往外边公路走时,身后忽然传来两声喇叭鸣笛,紧接着,一辆豪华大气的黑色商务轿车便停在了他身边。

    尹修微怔,也不禁停下脚步,转头看停在旁边的轿车。

    这时,轿车的车窗缓缓打开,却是之前在会场内的那名中年男子。

    “小兄弟,你要去哪儿?不介意的话,我送你一程。”中年男子微笑着对尹修道。

    尹修看了看对方,也不客气,点点头,道:“多谢了。你把我送到那路口就好,我另外搭个车回去。”

    “呵呵,上车吧。”中年男子笑了笑,kāi suo了车门,待尹修进了车后又道:“小兄弟下午不继续在这瞅瞅了?说不准能淘到点好东西呢。”

    尹修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那名女孩,礼貌的对其微笑点点头,那女孩也有些腼腆的对尹修笑了笑。

    坐在前面副驾驶上的青年也回头不冷不淡的看了眼。

    随后尹修才开口回答:“不了,我今天来这可不是为了淘点什么东西,纯粹就是想把那块玉料给出手掉而已。对什么古玩收藏之类的东西,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

    “哦,原来如此。”前面开车的中年男子应道,“我们主要也是想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合适的礼物给我母亲贺寿,现在也是准备回去了。”

    “小兄弟家住哪里?顺路的话我送送你,你也不用麻烦去搭车了。”

    尹修大概估计到对方可能是想借机问问自己关于那两件玉饰的事情,倒也没有拒绝,说道:“我住在银海大学附近。”

    “哦,那还好。我们也正好顺路也经过那边,就顺便送你过去吧。”中年男子道。

    果然!

    尹修心中淡笑一声,既然有人送,那自然没拒绝的必要。

    “那就多谢了。”

    “不用客气,顺路而已。”中年始终带着十分和善的笑容。

    片刻后,他似随意的开始跟尹修闲聊,“小兄弟,敢问贵姓啊?我姓薛,叫薛弘毅。坐你旁边的那是我女儿,叫薛宁。还有我旁边的是我表侄孙浩辰。”

    尹修微微点头,道:“我姓尹,叫尹修。”

    “尹修?这名字有意境。倒是尹兄弟你这姓氏不多见呢。”薛弘毅笑道。

    尹修轻笑一声,道:“尹姓确实不太多。”

    “对了,尹兄弟,能冒昧问一下,你之前在会场里建议我买下的那两件玉饰到底有些什么讲究吗?”

    薛弘毅终于进入正题,询问关于那两件玉饰的情况。

    先前是人多口杂,加上两件玉饰还没交易,尹修自是不便多说。他之前提醒薛弘毅只是想卖对方个人情而已。

    此刻也没其他人,对方又已经把那两件玉饰给买了下来。尹修也就顺水推舟的给解释了两句。

    “那串手链的玉珠总共有九颗,分别刻有三种不同的花,恰好每一种是三颗。这三种不同的刻花分别代表着人之精、气、神,且那些玉珠‘三三’相隔,自成‘三才’,有着聚气宜体,养神蓄精的功效……”

    “至于那鱼龙玉佩,乃是辟邪护体之物,平日里倒是无甚用处。不过,若是不觉得妨碍的话,随身戴着也是好的。”

    听了尹修的话,薛弘毅便是开着车也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后面的尹修,吃惊道:“那两件玉饰真有这样奇特的作用?”

    坐在尹修旁边的薛宁那双明亮的眼睛同样吃惊且好奇的看着尹修。

    至于坐在副驾驶上的青年则对尹修的话似乎并不相信,嘴角撇着,微带着一丝不屑。不等尹修回答薛弘毅,便捺不住开口道:“什么又是避邪又是养神的,蒙谁呢!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信你说的这些什么神神鬼鬼的封建迷信。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啊?”

    “就两件破玉饰,你还真想把它们‘吹’上天呢!”

    面对青年的讽刺,尹修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必要跟他计较,至于这番话他们信或不信,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尹修只是好心卖薛弘毅一点小小人情,给他解释两句罢了。其他的,与他何干?

    倒是薛弘毅也知道自己这表侄说话不经大脑,得罪人,所以马上开口呵斥道:“浩辰!怎么说话的呢!”

    “表叔,他这摆明是在忽悠……”

    “你给我闭嘴!”薛弘毅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孙浩辰的话。

    孙浩辰撇撇嘴,不爽的扫了眼后面的尹修,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这时,薛弘毅连忙向尹修道歉,“尹兄弟,实在对不住,我这表侄不懂事,说话没个分寸,还请不要见怪。”

    “嗯,没事。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薛先生不必放在心上。”尹修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