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沉思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周一了,大家伙来点儿推荐吧

    ————

    薛弘毅不由瞪了旁边的孙浩辰一眼,有些责怪他刚才说话不经大脑。虽然尹修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情绪,但显然,他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

    孙浩辰有些讪讪,同时也有点不忿。他是决计不相信尹修所说的‘鬼话’的。没错,在他看来尹修所说的那些都是忽悠人的鬼话!

    都什么世道了,还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为还是封建时期呢!

    轿车里有些安静。

    一直没开口过的薛宁悄悄地注意着坐在她身边的尹修,她觉得有些有种莫名的神秘感,似乎整个人都蒙着一层薄纱,让人看不透彻。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过了许久,薛宁忽然小声的开口询问。

    十岁的女孩正是充满幻想,也充满好奇的时候。尤其是对那些有关于‘神神怪怪’的东西。

    尹修转过头看了看她,带着淡淡的笑,道:“你觉得呢?”

    薛宁侧脸瞧着尹修,好似在沉思,半晌后摇摇头,道:“不知道。”

    微顿了一下,“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和神态给我感觉很自然,很随意,就像……就像是在说地球是圆的一样。看上去并不像是胡编乱造的。可是……”

    “可是什么?”

    尹修不禁微笑了起来,看着她。这个女孩让他升起了些许兴致。

    薛宁始终盯着尹修,微皱着鼻子,道:“可是这世上真的有那所谓的邪祟鬼怪之类的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刚才说的这枚玉佩可以辟邪又从何说起?”

    “要是有的话……那怎么可能!”薛宁很果断的摇摇头,是不相信这世上真有鬼怪之类的东西的。

    “还有啊,你刚刚说的那什么‘精气神’我勉强可以接受,中医理论方面似乎就有这方面的说法。可那什么‘三才’、聚气之类的,有点假啊。”

    “假?”

    “嗯。你说的什么三才啊,聚气啊,根本没法解释嘛。再说,这聚气又是聚的什么气,为什么会对人体更加健康?”

    薛宁看着尹修,一脸认真的道。

    尹修呵呵笑了两声,觉得这个女孩娴静的外表下却是有着认真的一面。

    “对于你说的,我也没法给你一个详细的解释。只能告诉你,这个世界远不止我们所看到,所了解到的那样简单,还有很多的未知领域。”

    尹修没有与她说太多,只是似是而非的提了一句。

    薛宁微蹙着眉,不时抬头看尹修两眼。她觉得尹修的话有些像是在敷衍她,又觉得尹修似乎话里有话,一时半会有点琢磨不透。

    见薛宁皱眉沉思,尹修不禁笑了笑,换了一副轻松的语气,道:“好了,这些东西你没有必要去纠结。那两件玉饰你随身戴着便是,理会其他作甚?”

    “你只要知道那两件玉饰很不错,戴着对你没有坏处不就好了……”

    “这倒是。”薛宁轻点头道。

    前面开车的薛弘毅从后视镜中看到后面尹修跟女儿低声聊着,他也没有出声插嘴。

    孙浩辰因为刚被薛弘毅呵斥过,虽然他觉得尹修就是个忽悠人的‘骗子’,对尹修所说的那些话不屑一顾,但也没有再胡乱插嘴说些什么,只是不时面带不屑的撇撇嘴。

    ……

    “尹兄弟,前面过去一些就是银海大学了。你家在哪里,我开过去吧。”

    不知不觉轿车已经快到银海大学,薛弘毅开口询问尹修具体位置。

    尹修抬头看了眼,随口道:“就在银海大学门口吧。我在那下车就好。”

    “嗯,行。”薛弘毅应道,随即笑了一下,从后视镜瞥了眼尹修,道:“尹兄弟,你该不会是银海大学的学生吧?”

    “呵呵,薛先生说笑了。你觉得我还像是学生吗?”尹修笑道。

    薛弘毅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还好。感觉上尹兄弟你应该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纪吧?如果是研究生之类的还是很可能的。”

    尹修笑笑,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这会儿薛弘毅也把车停在了银海大学的门口处。

    “好了,我先下车了。多谢薛先生这一路相送。”尹修开口道谢。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薛弘毅回过头来,道:“尹兄弟不用客气。我们也是顺路而已。”

    “哦对了,这是我的名片,尹兄弟日后若是有空的话不妨找我喝喝茶,呵呵。”薛弘毅微笑着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尹修接过扫了一眼,随即收进口袋里,应道:“嗯,好。有机会的话。”

    当然这只是客套话而已。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见,再见。”尹修先是向前面的薛弘毅挥了挥手,接着又对与他一起并排坐了一路的薛宁道别了一声。

    “再见。”

    薛宁抬头看着尹修,也挥了下手道别,露出一抹微笑。

    ‘啪!’

    顺手关上车门,尹修目送着薛弘毅开车转弯离开,随即便往自己住处方向走去。

    而此时,车上,薛宁却是忍不住向前面的薛弘毅问道:“爸,你觉得……他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个充满幻想和好奇,同时又有些认真的女孩对于让她升起了几分兴趣的东西只怕都是想要弄清楚才肯罢休的。

    只不过,性格安静的她在外rén miàn前却不至于表露出来,甚至打破砂锅问到底之类的。

    眼下尹修已经离开,薛宁自然便不免开口向父亲询问,也想要知道一下阅历丰富的父亲的看法。

    薛弘毅没有回头,只是很平静的说道:“正如他刚才说过的一句话,不管真还是假,你以后随身戴着那两件玉饰就好了。左右两件小饰品,戴着也不会碍事。那玉也确实是难得的好玉。”

    “嗯。”薛宁轻应了一声,不禁抬头看了眼车窗外,轻声道:“不过,我总觉得他的话似乎有种让人难以拒绝不去相信的神秘感。”

    薛弘毅从后视镜瞥了眼女儿,道:“你呀,就是喜欢想太多。”

    知女莫若父。

    薛弘毅对女儿薛宁的性格还是十分了解的。

    孙浩辰对薛弘毅父女的话不以为然。他从头到尾就不相信尹修的任何一句话,不过他也不想再惹来薛弘毅的呵斥,很识趣的没有开口说什么。

    薛宁静静地坐着,低头看着被她握在手上的鱼龙玉佩和手链,有些沉思。

    过了片刻后,她忽然将手链戴在了手腕上,玉佩也被她挂在脖子,收进了衣领中贴身佩戴着。

    至于原来所戴的那块玉却是被她解了下来,收进了一个小盒子里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