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求签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三人爬到山上的观里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在里面上香祭拜的游人也有一些,不过还不算多。≧,

    江闪闪看了下旁边卖香烛的摊子,不由说道:“咱们去买点香烛吧。”

    “嗯,好!”纪雪晴应道。

    尹修则还站在门口看着跟记忆里稍有些许不同的这座南山观。

    不过总体而言变化并不大,整座道观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古韵。只是前来上香祭拜的游人显然是要比当年多了些。整个道观也显得更加的热闹。

    跟纪雪晴、江闪闪两人过去买了些香烛后,三人步入了道观内。里面上香的人不少,偌大的一座香鼎内已插满了正在燃烧着的焚香。

    烟烟袅袅从香鼎中升腾而起,如云雾般缥缈。

    好在香鼎是直接摆在道观天井处,是以那么多香烛在燃烧,倒也并未弄得烟雾缭绕。

    否则,若是将这香鼎放置在大殿内的话,怕是整个大殿都得熏得没法待人……

    尹修跟在纪雪晴和江闪闪的身后,三人依次祭拜了一下后,将点燃的焚香插入香鼎内。随后江闪闪又拉着纪雪晴跑进大殿去求签。

    尹修跟着进大殿后,看着纪雪晴和江闪闪两人各自拿着一个签筒跪在大殿供奉的道教三清祖师神像前,十分虔诚的祷告求签不由得笑了笑。

    作为一名修真者,他对于求签解签这些是不信的。倒是对于那些望气和相术、占卜这些方面比较认可。

    如果说望气、相术、占卜等还算是有些‘技术含量’的话,那么所谓的求签则纯属靠‘运气’的几率件,再怎么解签实际上也都没有什么卵用。

    只不过看到纪雪晴和江闪闪那么虔诚的模样,他倒是不好大煞风景的说些不好的话。所以只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她俩摇动着签筒求签……

    “尹修,你不过来也求个签吗?”江闪闪很快就摇出了一根签,刚起身回头就看到尹修站在一旁,于是问道。

    尹修笑着摇头道:“不了,我不信这个。”

    江闪闪却道:“哎呀,信不信其实不打紧的嘛。我也是不大信这个的,只不过既然来了,就顺便求个签,讨个好兆头呗。”

    江闪闪拿着自己刚才摇出的签,上前拉住尹修过去。

    这时纪雪晴也摇出了自己的签,也起身对尹修道:“对啊,尹修,既然都来了,就顺便求个签啊。”

    尹修被她们俩弄得没法,只好半推半就的答应,“好吧,那我就随便摇个签吧。”

    尹修笑笑,很快就过去摇了一根签出来。

    江闪闪见状,笑嘻嘻道:“好了,咱们走吧,过去找师傅解签去。看看咱们摇到的签是不是那什么上上签之类的,嘻嘻!”

    大概这妹纸是古装剧看多了。

    三人很快到了一旁解签的一名老道面前。那老道乍一看上去倒是颇有那么几分出尘飘逸,仙风道骨的架势。

    当然,也只是架势而已。

    尹修一眼就完全看穿了他的底子,虽然也有练过一些功夫,不过显然他练的应当只是一些道家的养生功夫,一大把年纪了,身体底子还不错,但也仅此而已。

    至于江闪闪兴致勃勃的让老道给解签,尹修在边上听了下,基本都是说些似是而非,且十分空泛的好话蒙混过去。

    不过老道既然能在这负责解签,那嘴皮子自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至少江闪闪就被老道的几句讲解好话哄得喜滋滋的,眉开眼笑。

    等老道给江闪闪解完签了,江闪闪又连忙把纪雪晴手里的那支签递给老道,“道长,那您再给我这个闺蜜解一下她抽中的这支签呗!”

    “好,好,呵呵。”老道微笑着接过竹签看了看,又抬头看了两眼纪雪晴,随即问道:“这位姑娘最近可是有什么不太顺心如意的事?”

    “呀!道长您可真厉害!您是怎么知道的?”江闪闪似乎很惊讶老道一语就道出纪雪晴的情况。

    就连纪雪晴听到老道的话后,都忍不住露出几分惊讶和好奇之色的看着老道,似乎同样在疑惑着老道是如何知晓她最近有不顺心的事的。

    尹修站在旁边却忍不住抿了抿嘴,轻笑了一下。

    这老道察言观色的功夫倒确实不赖。一般人不去沉静深思的话,还真很容易就会被他这么一句话给唬住。

    有了这么一开始的‘先声夺人’,那么接下来他想要怎么忽悠,那可就简单多了。

    不过尹修倒不至于会当着人家的面去拆穿,好歹这也是人家的地方,给点面子也是要的。

    顺便也让心情不太佳的纪雪晴来点心理上的安慰。

    想来这老道不至于会傻到把话尽往坏了说,必然是来点先抑后扬的转折,最终的结论就是让纪雪晴放宽心,一切不顺都会过去云云……

    或许可能会再多加几句没有太多实际意义的纯粹安慰人的话。

    一切果然不出尹修所料。

    老道先是扯了几句纪雪晴最近的不顺,然后很快就一个转折,几句好话过来,纪雪晴眉宇间的那种抑郁都明显散了许多。

    其实只要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之前都能轻易的从纪雪晴眉宇间看得出那种愁容不展,对于老道这种可谓是‘阅人无数’的老江湖来说,这更是简单得很。

    既然你一脸愁容抑郁,那肯定就是最近有什么事情不太顺心,这根本不用去想的。

    只是一般人恐怕都不会去想到那么多。或许很多人事后冷静下来时能想通这些,但在心中烦闷抑郁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有那个心思和精力去细思。

    不过老道的‘解签’也并非全无用处。

    至少他的一番话就像心理医生一样开解了纪雪晴,让纪雪晴的心情变得放松,舒畅了不少。

    从这一点而言,老道解签收点费用那也还是值得的。

    轮到给尹修解签时,尹修却并没有让那老道去解他摇出的那支签,只是微笑着说了句,“我这签就不用解了,对我没什么意义。”

    那老道起初是微怔了一下,当他抬头仔细看了尹修两眼后,脸上忽然现出一抹惊容,随即点头道:“确实。阁下的签,老道可没有那个道行可以解得了。”

    老道的话和他脸上的神情变化倒是让尹修微微惊讶,看着老道,说道:“看来道长是瞧出什么了?”

    “不敢当,不敢当。”

    老道连连摆手,道:“贫道除了这解签之外,对望气和相术都略有涉猎。以阁下的气度,老道若是要强充门脸的去解签,那只能是班门弄斧,不免贻笑大方了……”

    这老道还可以啊,并不是那些半桶水都没有的江湖骗子。至少他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有这样的见地和认知,可见他还是有一些能耐的。

    对于他所说的对望气和相术有所涉猎,尹修倒是信了几分。

    旁边的纪雪晴和江闪闪对尹修跟老道的这番对话颇为惊讶,便是纪雪晴知晓尹修身手不凡,却也没想到会被这老道如此的恭维。

    “行,那道长,生意兴隆。我们就先告辞了。”尹修客气道。

    ——

    继续求点推荐。

    另外感谢下这两天给本书打赏的诸位。为了尽量不影响大家的阅读体验,就不一一罗列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