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该来的还是来了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下午,尹修正在公司上班。←,忽然感觉到一丝异动,心中微怔,立刻醒悟过来,那丝异动原来是从炼天炉内传来的。

    连忙释放灵识延伸到家中查看炼天炉内的情况。

    果不其然,是炼天炉中孕育的貔貅已经产生胎动,所以尹修才会有所察觉。

    “看来用不了多久,这小貔貅就要孕育出世了……”尹修用灵识查看了一下孕育中的小貔貅的状况,不由暗道。

    尹修还是挺期待这只小貔貅孕育出世的,这可是在修真界中都只听传闻,而难以见到的上古异兽。

    弄清楚了状况,尹修很快就收回了灵识。

    抬起头,目光扫了眼办公室中大都精神亢奋的工作着的同事,尹修也埋首继续统计他手里的那些报表……

    有纪雪晴掌管公司事务,公司的运转很快就恢复了正轨。产品的广告宣传,与原来的一些渠道商的沟通接洽……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整个公司都充满了一股朝气蓬勃。

    纪雪晴也把心思完全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忘却了其他的杂事纷扰。

    只是,有些事情该来的还是会来。

    比如,江闪闪曾对尹修提过的那件让纪雪晴颇为烦恼的事情就终于找上了她,让她不得不从专注的工作当中抽离出来,去面对。

    给纪雪晴打diàn huà过来的是她的母亲。

    原本她正在办公室里忙碌,在突然间手机响了后,一看到是母亲打来的diàn huà,纪雪晴心里就下意识的一突,升起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以至于纪雪晴深呼吸了几下,稍微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拿起手机,接通了diàn huà。

    “喂,妈,是不是想我了,这个时间给我来diàn huà……”

    纪雪晴故作轻松的玩笑道。她心里是不希望母亲跟她提起那件事的,所以自然不会去主动问。

    手机中传来了纪雪晴母亲的声音。

    “是啊,妈妈想雪晴了。这么久也不给妈妈打diàn huà,也不回来,妈妈能不想吗。”纪雪晴母亲的声音很柔和,带着几分慈母的那种疼爱的语气。

    “哎呀,妈,你也知道的,我公司的事情很多,忙着呢,想抽空回去也难……”纪雪晴搪塞着。

    大概这是许许多多在外地工作,许久都不曾回家,也不怎么给家中diàn huà联系的人经常会跟家中父母用到的借口。

    纪雪晴的母亲并不计较,微微笑着,带着几分宠溺的说道:“你呀!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事业心那么重做什么。现在的女强人好像可不是那么受男孩子喜欢呢。”

    听到母亲的这句话,纪雪晴心头顿时一紧,母亲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跟她说这个。

    果不其然,手机中接着又传来母亲的话,“雪晴啊,妈妈跟你说个事儿啊。”

    纪雪晴强自镇定的道:“妈,什么事啊?要紧吗?如果不要紧的话咱们晚点再说行不,我这会儿刚好还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呢!”

    纪雪晴显然预料到了母亲想要说什么,于是赶紧找个借口,想要先给拖着。反正能拖多久算多久吧。

    总之她是不想去面对这件事的。

    可惜,她母亲却并不给她拖延的机会,道:“别急,妈妈要说的这事情挺要紧的,你先听妈妈把话说完。”

    “哦。”纪雪晴低应道,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妈,什么事,那你说吧。”

    “嗯。是这样的,上回妈不是跟你提过吗。几年前跟你见过几回,很喜欢你的那个宋博明哥哥要从米国留学回来了。人家在米国留学的这几年都还一直念叨着你呢。”

    “这不,昨儿个他妈妈就给我来diàn huà了,说你博明哥哥过两天就要回来,问我看看能不能叫你出来,一块儿吃个饭什么的……”

    纪雪晴忍不住道:“妈,我在银海呢。最近公司事情又多,我哪有时间回京都去啊?我看吃饭什么的,还是不用了吧。”

    纪雪晴显然就是在找借口。这样的借口自然也糊弄不了她妈妈。

    纪雪晴的母亲也大概知道女儿的想法,有些抵触这事。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勉强女儿。

    可是,宋家的面子却不能不给。

    不管怎么说,雪晴她爸爸也是受过人家恩惠的。而且,宋家的地位和权势也不是她家能比,很多事情就不能那么‘任性’而为。

    至少人家只是提出想见个面,一起吃个饭这种很平常的邀请却是不能不去。

    能不能成事另说,但面子一定得给。

    不然弄得人家脸上不好看了,其他人该怎么说雪晴她爸?而宋家又会怎么想?

    到时候恐怕雪晴她爸爸就很难做人了,而且说不好还会惹怒了宋家。使得原本还算不错的关系反而因此结怨。

    所以这件事一定得要处理好。

    只是,到底该要如何处理……纪雪晴的母亲也是一筹莫展。难道真的要强迫女儿答应对方?

    且不说女儿的性格外柔内刚,如果不是她自愿的话,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屈服的。就从一个母亲的心理角度来说,她也是不想在这种终身大事上勉强女儿。

    微微叹息一声,纪母道:“雪晴啊,妈妈明白你的心思。只是你也要体谅一下妈妈还有你爸爸。你也知道的,你爸之所以能坐上现在的位置是承了宋博明他爸爸的人情的。”

    “妈妈也不想强迫你什么。不过,妈妈希望你还是能回来跟人家见一面,至少别让你爸太难做,你看成不?”

    听到母亲的话,纪雪晴心头一软。

    只是,现在公司里确实事务繁多。一切都才刚刚步入正轨,许多xiāo shou的渠道才刚接洽好,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她亲自去负责处理,哪里能抽出时间回京都?

    再说,纪雪晴之所以独自留在银海办公司,就是期望能够让自己有足够的立身资本。

    只要她的公司足够强大,有了足够的底气,那么谁想强迫她什么都不会那么容易。

    自从几年前纪雪晴跟那个宋博明见过面,对方直接向她表白,后来又听母亲说那个宋博明竟然让他的家人来说项,想要跟她订婚后,纪雪晴心里就开始有一种危机感存在。

    为此她在大学期间就不断地去参与团体huo dong,尝试各种不同的jiān zhi工作,努力的为自己积累经验和资本。

    还没毕业的时候,在实习期她就没有像其他大多数同学那样找家公司正儿八经的去实习,而是直接自己创办了‘仙姿’,并费尽口舌的从兰香日化那要到了dài li权!

    这其中的艰辛和心酸只有纪雪晴自己能够体会。

    纪雪晴对于那个宋博明确实是半点好感也欠奉,倒不是对方人长得丑,也不是对方人品怎么怎么差。

    说实在的,纪雪晴对他的了解其实并不多。也不是很清楚对方的人品如何。

    只是当初纪雪晴才二十岁不到,对方第一次见面就跟她表白,并且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得到她,让她成为他的老婆。

    这有些吓到当时的纪雪晴了。加上这几年来,对方有意无意的提起此事。

    虽不至于说是给纪雪晴心理留下什么阴影之类的,但也让纪雪晴本能的就对那个宋博明十分抵触。不愿跟他多做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