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阴煞侵体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几分钟后,路口的车祸现场终于可以恢复交通了。£∝,几名交警正在指挥着车辆依次通过……

    又过了十几分钟,尹修一行来到了银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薛宁的那两位朋友就在这家医院中。

    片刻,尹修跟着薛宁一齐来到了医院的一间特护病房内。病房中摆着有两张病床,上面各躺着一名年纪与薛宁仿佛的女孩。

    显然这两名女孩就是薛宁所说的朋友‘妙妙’和‘嘉嘉’。

    病房中除了病床上的两名女孩之外,还有两名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守着。看情形,这两名妇人应该是两名女孩的家人。

    “林阿姨,王阿姨……”

    薛宁敲了敲门,走进了病房内,向两名妇人问候。跟在后边的张锴和另一名女孩也纷纷问候了一声。

    闻言,两名妇人都纷纷抬头望来,见到是薛宁几人后,虽然是愁容满面,但还是态度和善的招呼道:“是薛宁你们啊,来,坐着吧。谢谢你们来看望妙妙和嘉嘉……”

    “林阿姨,王阿姨,妙妙和嘉嘉现在怎么样了?”跟着薛宁一道的女孩忍不住问道。

    “唉……”

    两名妇人齐齐叹息一声,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各自身边病床上躺着的女儿,俱是一脸愁容。

    “妙妙和嘉嘉……还好。你们不用担心。”

    虽然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两个妇人还是反过来让薛宁她们不用担心。可是,从她们俩的神情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话是言不由衷。

    内心的酸楚,甚至让她们俩差点落泪。

    这时,薛宁见尹修分别往两张病床上的妙妙和嘉嘉都看了几眼,便忍不住开口问道:“尹修,怎么样?能救醒妙妙和嘉嘉吗?”

    虽然没用灵识去查探,但尹修只是随意看了两眼就弄清楚了两个女孩的症结所在。

    两个女孩的脸色都呈暗青,甚至隐隐有些发黑。而在眉心印堂处,更是有一股黑气般凝而不散,明显就是被阴煞侵体所造成的。

    此外,两个女孩的身体状况也是颇为堪忧。

    被阴煞侵蚀,精气神本源都受损不轻,若是长此以往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两个女孩必然会被体内的阴煞彻底损伤了精气神根本而香消玉殒。

    阴煞侵体对于常规的医学手段来说,自然是一个天大的难题,甚至一般的医学仪器根本就检测不出‘病因’,更别说‘治好’了。

    恐怕这也是这么多天来两个女孩始终没能得到治疗的原因。

    不过对于尹修而言,区区阴煞侵体,不过是小事一桩,随手便可解决。只不过两个女孩的精气神都被阴煞损伤不轻,祛除了阴煞后,还得辅以汤药来调养才能完全康复。

    “嗯,没什么问题。”

    见薛宁开口询问,尹修便答道。

    在得到尹修肯定的答复后,薛宁不禁长吁了口气。

    这段时间以来她也很不好受,整日里都在为两个好友担心,精神一直都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如今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些了。

    她相信尹修在这种事情上面不会骗她的。

    “那就好!那,尹修,你快点救醒妙妙和嘉嘉吧!”薛宁急忙道。

    薛宁和尹修的话自然也让旁边的两名妇人听到。

    立即纷纷将目光‘唰’的一下投向了尹修身上,那眼神简直能‘发光’一般的盯着尹修。

    “你,你真的能救醒我们的女儿?”

    面对两名妇人那灼灼的目光,尹修干咳了一声,微点了点头,“嗯,是的。”

    “真的?!”

    两名妇人同时惊喜的大叫,甚至有点要喜极而泣的意思。

    天知道这半个月来她们是有多么的担心。

    这半个月下来,两家人几乎把所有能请来的知名医师,甭管是国内的老专家也好,还是国外的医学教授,亦或者是老中医,甚至包括一些江湖‘大师’、道门道长都请了来。

    可是,这么多人当中能够看出女儿‘病因’的都只有几名老中医和老道长,但能够治好女儿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而且,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的脸色和身体状况是一天天的变差,作为人母的,心里甭提有多揪心了。

    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说可以治好女儿‘病’的人,两位妇人如何能不激动?

    至于尹修的话可信度如何……这会儿她们哪有那个心思去想那么多啊!尹修的话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怎么也要试过后才肯甘心。

    “这位……这位小兄弟,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妙妙。我们家妙妙她都已经昏迷十好几天了,这么多天来都只能靠输液维持,这脸色和身体是越来越差。你看,这脸上都已经完全暗青发黑,我担心,要是再这么拖下去的话,我们家妙妙可就,可就……”

    说着,那位林阿姨再也忍不住‘呜呜’的失声哭了出来。

    这么多天的担心,内心的压抑和不安可想而知。

    另一位王阿姨也同样急忙的说道:“还有我们家嘉嘉,小兄弟,只要你能够救醒她们,不管花费多少,我们都绝不会皱一下眉头!还请小兄弟一定要‘治好’她们……”

    面对两位母亲言辞恳切的哀求,尹修不由说道:“两位请放心,既然我来了,那么你们女儿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事。”

    说完,尹修又对身边的薛宁道:“你带着有笔和纸吗?”

    虽然不知道尹修要笔和纸干嘛,不过薛宁还是马上道:“有,有的。你等会儿,我这就拿给你!”

    薛宁赶紧从背包里找出了一直签字笔和一本笔记本递给尹修。

    尹修接过后,看了下病房内,索性直接把笔记本放在病床边上,然后蹲在地上拿着笔在上面很快写了一大堆的药材,每一种药材后面都标注了份量。

    写好后,尹修起身将笔记本递给两位妇人,道:“这上面是一张药方,这是给你们女儿用来调理身体用的。具体怎么煎药还有服用剂量都有注明,只要按照上面所写的来就好。”

    “哦,好,好的!”两名妇人接过笔记本,连连应道。

    不过笔记本上面所写的那些药材,显然她们所认识的不多。至于这一张药方究竟有些什么效果,自然是更加看不明白的。

    将手中的笔还给薛宁后,尹修走到了其中一张病床前。

    正当尹修准备要帮病床上的女孩祛除体内的阴煞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