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预期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好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吧。☆→,”

    宋博明走后,纪雪晴抬头看了眼周围望着这边的员工们,不由拍拍手道。

    众人闻言连忙低头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不过看她们的目光却还是不时偷偷地往纪雪晴这边瞟过来。

    好奇心人皆有之。

    何况是一群天生就爱八卦的女人!

    刚才宋博明的事情,自然勾起了她们心底那熊熊的八卦之火。

    不仅好奇那个人与自家纪总是什么关系。

    同样也好奇那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有底气张口就说自家掌握的子公司随便一家就是十亿级别的,而且纪总还完全默认了对方的话,显然对方所说的都是真的。

    一个家世不凡的豪门公子哥竟然扬言要娶纪总,而纪总却是想都没多想就拒绝了……这八卦,估计足够她们聊十天半个月了。

    当然,连带着她们对纪雪晴的家世也有些好奇了起来。

    能够跟这种豪门公子哥扯上关系的,怎么着也差不到哪去吧?可平日里却完全看不出来纪总有什么煊赫的家世啊。

    仙姿的一帮八卦女在心里暗暗地揣测着。

    不过这话说回来,那位豪门公子哥确实是太傲了一些,就算真的家世不凡,可也不能把仙姿给贬低得一文不值吧?

    听着那话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还是尹修还有纪总的话提气,既然你看不起咱们公司,那咱们还偏要把公司给做大做强给你瞧瞧。

    你不是说咱们公司一年能有个几千万的xiāo shou额就算不错了吗。你不是说咱们是家微不足道的小公司,要十年二十年才能发展到十亿级别的规模吗?

    那好,咱们就要做给你看,不出一年咱们就一定做到十亿规模不可!

    如果是以前,恐怕所有人都会觉得尹修和纪雪晴的话是漫天吹牛,并不可信。

    但是,这一周多来,仙姿的每一位员工却都大概的从xiāo shou渠道所反馈回来的情况对公司产品的销量有个大概的了解。

    而且,如今公司所xiāo shou的产品售价又高,只要等产品的口碑彻底发酵引爆,那么势必会迎来真正的xiāo shou高峰。

    届时,要在一年之内达到xiāo shou额十亿元的规模并非是天方夜谭!

    毕竟,人人都是会算账的。

    仙姿养颜丸的定价高达近千元,十亿元的xiāo shou额也不过是一年卖出一百余万瓶养颜丸而已。

    何况还有仙姿祛疤液,这个的价格更贵,高达1888元。两种产品加起来,其实需要卖出的数量并不是太高。

    一年一百万瓶左右的养颜丸,算下来每个月才万瓶就足够。一周下来平均也就两万瓶而已。

    只要产品能够在银海市彻底打开市场,这并非很难企及的数字。

    兴许这一两个月内仙姿养颜丸的周销量就能够突破两万瓶这个数字。如今已经是月中,算上这周,还有两周就到九月份。

    尹修和纪雪晴原先的预估,仙姿养颜丸这周的销量应该能够达到一万出头的地步,而下一周应该还会有所上升,估摸着到一万四五千瓶还是很有希望的。

    按照这个趋势增长,下个月内必然能突破两万瓶!

    所以说,以仙姿的产品,只要口碑稍微爆发出一点能量,那么要达到年xiāo shou十亿级别其实一点都不难。

    先前尹修和纪雪晴说一年半载,那纯粹都是谦虚保守的。

    当然,商业上的事情不可能尽如人意,一切顺利的话自然能够水到渠成的达到这个并不算大的目标。

    如果要是有些什么突发状况的话,那说不得或许就会有一些波折了。

    纪雪晴提醒了一句员工们上班后,随即就返身回了自己办公室。尹修想了想,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尹修。”

    “嗯,雪晴。”

    “坐吧。”

    纪雪晴大约明白尹修跟着进来的意思,于是招呼尹修在旁边自己办公桌前坐下。

    尹修也不客气,直接走过去坐着。

    随即开口道:“上回闪闪跟我说过一些关于你的情况。他就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那个人?”

    纪雪晴微愕了一下,她没想到江闪闪居然把这件事也跟尹修说了。

    不过马上纪雪晴就恢复过来,坦然的点了点头,应道:“嗯,确实是他。”

    “对了,闪闪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纪雪晴不确定江闪闪是只对尹修说了这件事的一部分呢,还是全部都告诉了尹修,所以想问问清楚。

    尹修道:“闪闪说他几年前出国留学前就看上了你,说一定要娶你。还说你父亲受过他们家的一些人情恩惠,也说了他近期会回国……”

    “嗯,大概这些吧。”

    大概这些……

    这不基本上已经把事情都跟说全了。

    纪雪晴抚了抚额,只能在心里哀叹‘jiāo you不慎’啊!江闪闪那小娘皮果然靠不住,居然这么轻易就把姐们的事情给透了个底朝天……

    “好吧。其实事情就跟你知道的差不多。”

    “只不过那天我妈又打diàn huà来给我,说是我爸最近有机会升上去,可是还不能确定。所以让我就算不喜欢宋博明,哦,也就是刚才那人,也尽量不要得罪了他。免得结怨的话,万一他们家故意给我爸使绊子的话,那么我爸这次想要升上去就很难了……”

    “原来如此。”尹修道,这倒是他原先所不知晓的。

    “不过,看刚才的情况,你跟他显然已经不是那么愉快。”

    “嗯。”纪雪晴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刚才已经尽量的忍耐克制了,你也听到了他的话有多过分。再说,刚才那样的情况,我总不能答应他或者默认他所暗指的事情吧。那样的话,以后撕开了说,我这边反悔,那不是结怨更深?”

    “反正我是肯定不会嫁给他的。与其现在装傻充愣,到以后被对方指责出尔反尔,还不如委婉而直接的拒绝。”

    “那你就不担心你爸爸那边的情况了?”尹修随口一问。

    纪雪晴摊了摊手,“那还能怎么着。只能‘听天由命’了。反正我已经尽量委婉客气了,也没有直接与他撕破脸。”

    “再说,我看他刚才离开时的样子,似乎依旧是信心满满的,并没有死心。我估计他应该不至于这就心生怨恨,然后迁怒到我爸那边。”

    确实。从刚才宋博明离开时的情形来看,对方并没有恼羞成怒的迹象。

    何况,一般不是冲突比较严重的话,也不至于随随便便就升级扩大到家里长辈的对立,暗中使绊子的程度。

    再说,纪雪晴的父亲跟宋家原先的关系还是挺友善的,从政治角度来说,除非是很严重的私人恩怨,不然不会轻易把私人恩怨掺杂到政治中来,尤其还是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纯粹损人不利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