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幕后者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简单的与王梅聊了几句,尹修便开始工作……

    银海,第三医院中。●⌒,

    雷刚和刘琦站在一张病床前,看着病床上被疼得晕厥过去的张智严一阵沉默。

    尤其是目光扫过张智严那绑着厚厚绷带,用绷带吊挂着的手掌,心里想起刚才医生对他们所说的话,心里后怕之余,不禁一阵发寒。

    他们三人就是之前去仙姿公司的那三名青年。

    裸.奔回来的雷刚和刘琦已经穿上了衣物。张智严也是他们找来衣物穿好后才急忙送到医院里来的。

    他们俩也没敢直接把这事打diàn huà告诉张智严的家人,尤其是在听医生说了张智严的情况后更加拿捏不定了。

    “现在怎么办?那个家伙太狠了,居然真的把智严的整个手腕骨头给捏碎。就算动手术勉强接起来,智严这只手也废了……”

    雷刚道。

    这是刚才医生告诉他们的情况。张智严的手虽然还是能接起来的,但是恢复后也根本无法再用力,最多也就是还能勉强再用筷子夹东西,稍微重一点,哪怕只是那么五六斤的东西都很难再提得动。

    可以说,张智严的这只手确实已经是废了。只不过毕竟还不至于要截肢的地步算是万幸。

    刘琦心有余悸的道:“先把这事打diàn huà告诉亮哥吧。要给智严动手术的话必须得家属签字,最好还是让亮哥出面通知智严家里。”

    虽然这样做有点坑那个‘亮哥’的嫌疑。但这种时候,他们俩确实是没了主意。

    “好!那就先通知亮哥。”雷刚咬牙道。

    刚说完,雷刚下意识的要掏手机,旋即动作忽的一僵,这才猛然想起他的手机都收在原来的裤兜里。留在了仙姿公司中,压根没带出来。

    而之前他们回家找了衣服穿上后,也因为急着送张智严来医院,所以根本没想起另外去买部手机先。

    “我没手机。得先问人借个手机来打diàn huà才信。”

    雷刚面色涨红的道。大概是想起了之前那不堪回首的‘裸.奔’经历。

    旁边的刘琦同样脸色‘噌’的一片涨红,同样醒悟过来他们俩的手机还有钱包什么的都在原来的衣服口袋里。

    而他们俩是裸.奔回来的,衣服全在那公司中。手机钱包什么的自然也都没了。

    “那个混蛋!真想狠狠地捅他一百刀才能解恨!”刘琦恶狠狠地道。

    之前的裸.奔确实让他们羞愤难当。尤其当时还是当着一帮女人的面被逼着脱光了衣服,还被那帮臭女人嘲笑。

    后来回来时,他们俩虽然一个从张智严身上撕开了衣服绑在腰上,另一个则直接扒了张智严的长裤穿着,让张智严身上反倒只剩下一条裤衩挂着。

    不过好歹没有完quán luo露,但下楼后去停车场开车的那么一小段路,却被一些路人用各种怪异的目光围观,尤其是还被一些人用手机给拍了照,让他们俩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辈子他们还没遇到过这么丢脸丢到姥姥家的事情。恐怕这将成为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洗刷。也无法忘记的耻辱!

    “何止一百刀,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把他一刀一刀的剁碎了去喂狗!”雷刚同样满含怨怒的道。

    不说还好,这越说,心底里的那股怒气和邪火就愈发的难以忍受,噌噌的直往上冒。

    “吗的,这口气老子怎么也咽不下去!狗.日.的,什么时候哥几个在银海居然被人这么羞辱过。”刘琦恨恨的道。

    雷刚也咬牙切齿的应道:“没错。我也咽不下这口气!那个狗.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吗的,居然一下就把智严的整个手腕骨头都给捏碎。”

    “当时老子也被他用一只手给扣着肩膀。楞是连动一下都动不了。好像浑身都麻痹了一下,别说上半身了,就连下半身都完全没法动弹。真他吗的邪了门了……”

    说到这里,两个人不知为何,前一刻还怒气勃发,怨恨恼火。恨不得将尹修碎尸万段来着,这忽然间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一下子那股邪火就‘嗖’的生生被憋了下去。

    “刚、刚子,我、我觉得吧,这个。要不咱们还是再好好的想想,从长计议再说?”刘琦忽然说道。完全没有了刚才恨得咬牙切齿的气势汹汹。

    雷刚也好不到哪去,艰难的吞咽了一下,道:“你,你说的没错。咱们,咱们是该要从长计议才对。那个家伙……太狠了。咱们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的话,我看,最好还是先别再去招惹他。”

    偃旗息鼓的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很默契的点了点头。

    “咱们还是先通知亮哥吧,也好把这事告诉亮哥知道,问问他该怎么办。”刘琦小声建议。

    “对,这件事咱们还是听亮哥的安排。”雷刚连忙赞同。

    两人立即去找人借了部手机来打了个diàn huà给那位‘亮哥’,将情况大概的说了几句。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那位‘亮哥’终于出现,赶到了医院里来。

    “具体怎么回事?智严伤得怎么样?”

    亮哥是个二十七八岁年纪的青年。个子挺高的,应该有一米八左右,留了一头短碎发,看上去挺壮实。

    “亮哥,刚才医生已经给智严做了伤检,说是智严右手腕骨头粉碎,需要动手术才能接好。而且,就算恢复后,智严这只手也基本使不上什么力了……”

    雷刚小声的道。都不怎么敢去看亮哥的眼神。

    旁边的刘琦也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医生说智严的右手基本上算是废了。以后最多也就是能恢复到勉强用筷子的地步。”

    亮哥脸上一阵阴沉。

    “你们给我把事情具体的经过说清楚一点,还有,捏碎智严手腕的那个人是什么人。”

    雷刚和刘琦当下连忙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之前在diàn huà中他们只是大概的提了一下,也没有细说。

    亮哥站旁边听着,脸色愈发的阴冷。

    “那个人应该也是仙姿公司的员工。不过我们上一次去并没有看到过他。当时他只是很轻松的捏了一下智严的手腕。就把骨头给捏碎了。后来他还扣住过我的肩膀,当时我就感觉整个身体都动弹不了,简直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连一点都没法动弹……”

    雷刚的回答让亮哥很是吃惊,忍不住道:“他只是扣住你的肩膀就让你全身都没法动弹?”

    “是啊亮哥。这个我真没骗你。那家伙的手臂简直就像是一根铁钳,而且他手上好像还有一股特异的力量。被他抓着浑身就都不受大脑控制了一样。”

    雷刚道。

    亮哥闻言,不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雷刚和刘琦是绝对不敢骗他的,加上张智严确实躺在床上,手腕也的确是被捏碎了骨头……这些都做不了假。

    那么,雷刚所说的就都是真的了。

    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么可怕的能耐,只凭一只手抓住肩膀就能让一个人浑身都无法动弹?

    亮哥想象不到。

    心里也隐隐冒出一丝丝冰凉的感觉。

    似乎,这一次还真是惹到了不那么好惹的人了。

    难道……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到此为止?

    亮哥皱了皱眉,又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些不太愿意就这么罢休。

    何况。雷刚他们三个是听了他的话才去做这件事的,现在他们三人吃了大亏回来,尤其是智严还被废掉了一只手,要是就这么算了的话,那他以后在圈子里恐怕得常常要被人拿这件事来打脸了。

    而且,亮哥他自己也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心里同样窝了一股火气。在银海这地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张明亮搞不定的?

    他已经答应了人家,要是现在打退堂鼓反悔的话,岂不是等于告诉别人。他张明亮说出的话都不一定做得了数。

    那他以后还怎么混?

    想着想着,张明亮忽然眼睛一亮。

    “有了。我打diàn huà去问问庆叔!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刚子他们所说的那小子应该是个练家子高手,我问问庆叔看能不能给我找个真正的高手来对付那小子!”

    张明亮心里暗道。

    他不是没想过动用官面上的力量,只是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大好。那样太容易被人诟病。而且,对方既然是身手非常厉害的练家子,恐怕未必会那么配合的束手就擒。

    到时候冲突起来。指不定会搞出什么事情来。一旦闹大了,反而更加容易倒霉。

    毕竟现在不同以往,网络信息的传播速度太快。而且近年来网民们对于zf部门与普通民众间的冲突更是格外的关注。

    一旦闹出点什么事被爆出去,必然就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说不准还会引来上面的彻查。

    所以,最好的法子还是私下里找高手去教训那小子。

    尹修自然不知道张明亮此刻心里的想法。事实上他根本不需要在乎这些。之前尹修已经用读心术从雷刚他们那知道了事情都是张明亮在背后指使。

    也知道张明亮的身份和家世。

    银海市一位常务副市长的独子。这样的家世确实很不一般了,至少在银海基本可以横着走。

    ps:今天更新四章,晚上还要两章。

    另外,好像这段情节大家不是那么认可。不过已经写出来了,也没法完全推翻,只能这么写完这段剧情了。

    最后就是求点月票还有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