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原来是他!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的话让‘狼牙’一阵汗颜。●⌒,

    连忙道:“是!您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事给家里招惹是非。”

    “嗯。”尹修轻应了声便对‘狼牙’挥挥手道:“行了,你也回去吧。”

    “是。”狼牙应道。

    这个‘狼牙’其实是尹崇文的孙辈,那天尹修生辰时有见过。虽然尹修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见过的人,尹修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所以刚才在看到他的时候尹修也是有一点小小的惊讶。

    狼牙走后,尹修对还有些发愣的王梅道:“好了,咱们走吧。没事了。”

    王梅愣愣应道:“哦,哦。”

    下意识跟着尹修走了两步才算是完全回过神来,忍不住问道:“尹修,刚才那是什么情况?那个人对你好像很恭敬啊?”

    尹修笑道:“论辈分他是我家里的后辈,所以刚刚才会那样。”

    “原来如此!我说呢。”王梅点点头,“话说那几个人居然还不死心,竟然找人来报复你。你刚才就不应该那么轻易就放了他们。”

    尹修摊了摊手,“不然还能怎样。总不能把他们给杀了,或者大庭广众下把他们都给打残吧。”

    “所以啊,差不多也就是了。能少点麻烦事就少点吧,不然的话,折腾起来那可就没多少清净了。只要他别再有下次就好。不过我相信只要他还有一点脑子的话,应该也不会再敢有下次了……”

    尹修相信他刚才以灵识禁锢张明亮的身体应该足以让他敬畏。当然,要是他还不知道吸取教训的话,那尹修说不得就真的要采取一些手段了。

    而且,也正如尹修所说,这个事情多少算是给王思贤一点面子吧。昨天与王思贤通话时就听得出来。他跟这个张明亮的父亲应该算是交情尚可。

    刚刚尹修跟张明亮说的那番话也是有意点明今天自己多少是卖了王思贤一个小人情。仙姿毕竟是在银海,多少还是需要一些官面上的照应。

    不求能有什么特殊待遇,只希望以后不再有这次类似的事情烦扰就好。

    相信今天过后,王思贤还有张威两人只要不傻的话都知道该怎么做。

    “你说的倒也是。不过想想那几个纨绔子弟还真是有些气人,这些天被他们折腾得够呛的。”王梅道。

    聊着,几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家秦记粉店。王梅她们都是知道尹修的功夫很厉害。对于刚才尹修与那个赵拓交手,只一招就将其打飞的事情并没有太过惊讶。

    倒是之前的周围的一些路人被惊得不轻。

    好在看到的人不是很多,也没造成什么很大的影响。

    与王梅她们一块吃了碗牛腩粉,尹修又去给纪雪晴打包东西上去……

    回到公司后,尹修将打包上来的东西给了纪雪晴。

    尹修也没出去外面,就在纪雪晴办公室里坐着。等到纪雪晴把他打包上来的东西吃完后才终于开口,“雪晴,跟你说件事。”

    “嗯?什么事,你说。”纪雪晴喝了口水。应道。

    尹修道:“我已经查清楚是谁在背后针对公司了。”

    纪雪晴闻言一振,连忙问:“是谁?”

    尹修看着纪雪晴,道:“是宋博明。”

    “是他?”

    纪雪晴吃了一惊,旋即却了然的点点头,道:“是了,他的确是有这么做的理由和动机。估计他那天后就有一直在关注咱们公司的情况,看到公司蒸蒸日上,在迅速的崛起。于是就找人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打压。”

    “我已经让替宋博明做事的人带话警告他了,希望他以后别再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尹修道。

    这事毕竟是涉及纪雪晴。所以尹修只是把事情告诉她,其他的,只要那个宋博明不再搞小动作,尹修也懒得理会他。

    “稍后我问家里要他号码,给他打个diàn huà警告他一下吧。”纪雪晴揉了揉额头,道。

    “你不担心跟他撕破脸?”

    “那能怎么办。总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要是他下次再找什么人来搞鬼呢?”纪雪晴摊了摊手。无奈道。

    “说实话,要不是顾及着家里的情况,我压根都懒得理他。”

    尹修微笑了笑,也不再跟纪雪晴继续这个话题。他毕竟是外人,这种话题不宜聊得太深。

    “对了。你上回不是说闪闪打diàn huà来让你给她快递养颜丸过去嘛,她最近怎么样,还好吧?”

    尹修岔开了话。

    说到江闪闪,纪雪晴舒心了不少,回答道:“还好,前些天听闪闪说正在江南省的影视基地拍戏。已经拍了大半了。估摸着过段时间应该就拍完这部戏了吧。”

    “对了,闪闪上回还说让我们尽快进驻京都市场呢。她说我上次寄给她的那一百瓶养颜丸都又快被瓜分完了……”

    “你的想法呢?打算什么时候打入京都市场?”尹修问。

    纪雪晴道:“暂时还得再等等,起码等到咱们的网络渠道有一些建树后才行吧。”

    “对了,说到这个,有个事情得跟你商量一下。等网络商城上线后,我估计咱们现在的人手会有些吃紧,我打算过两天再去人才市场多招聘几个人回来。到时候就把公司分成两个部门,一个部门专门负责线下渠道,另一部门则负责网络渠道方面。”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公司现在的办公面积就有些不够,所以我想着咱们是不是另外租一层面积大一些的写字楼……”

    “这倒是。现在办公面积容纳二十来个人就有些勉强了。咱们以后肯定越做越大,需要的人手也会越来越多,继续在这里办公确实很不方便。”

    尹修道。

    纪雪晴道:“那行,你没意见的话,我这两天就先去问问,看一下万隆大厦还有没有整层写字楼出租的。要是没有的话。我再去周边其他的写字楼看看情况。”

    “嗯。我没什么意见,公司的事情你放手去做就好了。”

    ……

    在尹修与纪雪晴聊着的时候,张明亮已经回到了自己家中。

    一路上他坐在车内想了很多,这会儿还是决定打个diàn huà给宋博明,把事情跟他说一下。总之,现在张明亮是不打算再去招惹那家公司了。实在是一想起之前的事情他就心有余悸。

    那个家伙能一按就把一位江湖高手打飞且不去说,后面他浑身都无法动弹实在是诡异。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去证明,但张明亮直觉告诉他,这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家伙搞的鬼。

    这种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由不得张明亮不感到忌惮和敬畏。

    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张明亮终于拿出了手机,打通了宋博明的diàn huà。

    “老宋,你交代的事情我实在是没法再帮你了,不是我不肯帮忙。而是……怎么说呢,这个实在是没法再帮。我也实话跟你说吧,那公司里有个小子挺邪门的……”

    张明亮打通了宋博明号码后就立马把自己的遭遇和情况跟他说了。

    一开始宋博明还说几句,后来听着张明亮说明了情况后,顿时一阵沉默。

    “你……确定那个人真有那么邪门?”

    张明亮道:“应该错不了。而且,我当时根本什么都没说,可他却似乎什么都知道了一样,还让我给你带句话。说让你别再用这种手段去打压那家公司,否则他会直接去找你的。”

    “虽然他当时没有直接说你名字。可我觉得他应该是真的知道是你了。”

    “嘶……”

    宋博明长吸了口气,道:“好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也不用勉强了。”

    “嗯。老宋,我觉得吧,那小子最好还是别去招惹他了。这种人……说实话并不好招惹。要是真撩起火了。就算以咱们的家世也很难挡住。”

    张明亮道。

    宋博明应道:“行,我自有分寸。要是没别的事的话就先到这吧,我挂了。”

    “嗯。”

    张明亮也不管宋博明有没有听进去,反正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实在没听进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至少再让他去招惹尹修。他是绝对不愿意的。

    ……

    夜晚,尹修忽然接到了王思贤的diàn huà。

    “王市长,有什么事吗?”尹修问。

    王思贤道:“尹先生,我打这个diàn huà过来是特意代张副市长来向你道谢和赔罪的。张副市长说是他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孩子,让他在外面闯了这么大的祸,所以他请我问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他想带上他的儿子一起向你赔罪,也谢谢你今天手下留情……”

    “这倒不必了。只要他以后管教好自己儿子,别再来惹是生非就好。”尹修道。他是懒得去跟那个什么张副市长的见面,没必要,只要对方别再来添麻烦就行。

    “这……好吧,那我稍后就把尹先生你的话转告给他。”王思贤应道。

    “嗯。”尹修轻应了声,“王市长,要是没其他别的什么事,那就挂了。”

    “好,那我就不打扰尹先生你休息了。”

    王思贤挂断了diàn huà,随即不由轻呼了口气。

    “王市长,怎么样?”

    张威带着张明亮就在王思贤的旁边。见王思贤放下手机,连忙上前询问。

    刚才他下班回家后,从张明亮口中知道了今天的事情,立马就带着张明亮跑来找王思贤。

    王思贤道:“老张,尹先生说这事就算这么过了。只是你以后是得好好管教管教了。”

    “好,好。王市长,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这个不省事的臭小子!”

    张威长舒了口气,随即狠狠地瞪了眼边上的张明亮。这会儿张明亮哪敢说什么,只得老老实实待在一边。

    接着张威又忍不住问,“王市长,你说的那位尹先生究竟是什么来头。今天要不是听了这个臭小子说了一些情况透着些不同寻常,我还一直没完全弄明白你今早跟我说的那些话的深意。”

    王思贤瞥了眼老老实实低着头站边上的张明亮,道:“老张,不久前我女儿出了点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知道。怎么,这个跟那位尹先生有关?”张威问道。他只听说王思贤的女儿前段时间出了事昏迷不醒的住院,可具体什么情况,那就不大了解了。

    王思贤道:“我女儿就是这位尹先生出手才得以脱险苏醒过来。你一定不知道我女儿为什么会昏迷不醒。”

    “实话跟你说,我女儿当时是中邪了,被鬼煞侵袭入体。要不是我女儿的一个朋友正好认识这位尹先生,带他去了医院的话,恐怕我女儿现在已经……”

    “所以啊,这位尹先生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还好这次尹先生显然并未真正动怒,否则令公子,呵呵……”

    王思贤只是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不过那意思已经很明显。

    张威和张明亮听了王思贤的这番话也都被吓了一大跳。

    什么情况这是,连中邪、鬼煞都出来了,要不要这么灵异的……

    这会儿张明亮算是彻底确定了当时他不能动弹肯定是尹修的手段所致。心中骇然之下,忍不住磕磕绊绊的问:“王叔叔,这、这世上还真有鬼怪?”

    王思贤看了看他,道:“你们或许不信,但这是我当时亲眼所见。那位尹先生的手段确实是鬼神莫测,连凶戾的恶鬼都被他随手一抓就给掐灭,魂飞魄散!”

    “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要是这位尹先生当真用些什么手段,普通人谁人能抵挡得了?”这句话摆明了又是在警告张明亮,也是让张威明白尹修的厉害。

    “嘶……”

    张威和张明亮闻言,都不禁倒吸了口凉气,骇然相望。

    尤其是张明亮,一想到如果尹修真如王思贤所说的,要对他怎样的话,恐怕他根本防无可防,甚至说不准连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多谢王市长!这次要不是那位尹先生看在王市长的面子,只怕我这个逆子就真的闯大祸了!”

    张威连忙向王思贤道谢。背上也是不禁冒出了涔涔冷汗,要是没有王思贤这层关系,恐怕他儿子今天就不一定能这么平安的回来了。

    王思贤没什么表示,只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提醒道:“这些事情我也只是与你们私下说几句,最好别对外人言。这种事毕竟属于迷信,老张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张威连忙应道:“王市长放心,我懂的。”

    他们都是体制内的人,自然懂什么是能说,什么是一点儿都不能多说半个字的。

    “嗯……”

    ps:四千字大章,求订求票另外明天可以小小爆发一下,会更新四章!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