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难道是他?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散开灵识观察了下四周,见无人注意这边,于是尹修立即掐动法决,施展了一道障眼法将身边周围隐藏住。∷,

    随后在尹佳倩好奇的目光下,尹修迅速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些稀松平常的炼材,还有当初炼制药炉时剩下的那些钢锭。

    催动真火,以最快速度将那些炼材与钢锭熔炼一体,而后迅速的施展炼器法决,将其塑造成型,化作一柄长剑。

    尹佳倩看着这一切眼中满是惊奇。

    虽然原先就知道尹修是超越武道极致的‘仙道’存在,可却从未见识过这等惊世骇俗的手段。

    尹修这次炼器的速度非常的快,毕竟他这次所炼制的只是一件可以给尹佳倩使用的低级法剑而已。

    以他的修为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劲。真火转眼间就能将所有材料熔炼一体,而后就是塑型,铭刻一些相应的阵纹,接着淬火……

    这把剑尹修不打算铭刻什么攻击法阵或阵纹进去,毕竟尹佳倩连练气层次都尚未达到。铭刻了攻击法阵、阵纹也是浪费。

    所以尹修刻在上面的只是铭刻几道提升锋锐、坚固和韧性的阵纹罢了。

    完成这些后,尹修又从储物戒指内找出了一瓶用以给法器淬火的灵液,施展法决引出一道灵液给浮在半空已经炼成的长剑淬火……

    前后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尹修就炼成了这么一柄堪称‘神兵利器’的法剑。

    不过在最后,尹修又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小块ji pin玉石,迅速的将玉石炼成了一枚手镯。

    然后尹修又是连续的施展法决,双手掐动法决的速度简直快到了如同光影般的地步,几个眨眼间就打出了不下数十道法决。

    “把你的手伸出来……”

    这时,尹修忽然对站在一旁惊叹旁观的尹佳倩说道。

    “啊?哦。”

    突然听到尹修的话。尹佳倩明显愣了一下,回过神后赶忙应了一声,也没问原因,马上就将白皙纤长的手掌伸了出来。

    尹修抬手对着尹佳倩伸出的手掌一点,一丝微弱的力量落在尹佳倩其中一根手指肚处,接着便见一滴嫣红的鲜血从指肚溢出。被一股力量包裹着飞向了尹修。

    尹修直接将从尹佳倩手指中取出的那一滴血珠一分为二,分别融入了半空的那柄长剑和玉镯之中。

    随着尹修迅速的一道道法决打出,长剑和玉镯不约而同的泛起一阵淡淡的血色光芒。

    紧接着,那柄长剑‘嗖’的一声,竟直接飞入了玉镯内,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尹修终于收手。

    与此同时,尹佳倩也明显感觉到了一种血脉相连,另一端赫然便是那枚玉镯。

    “好了。这枚玉镯你戴着。刚刚我替你炼制的那把长剑已经融入在这枚玉镯里,以后你只需要用意念去控制,就可以让长剑从玉镯里分离出来。这样以后你就可以直接用这把剑练剑了……”

    尹修随手一挥,玉镯稳稳地飞入尹佳倩手中。接着便撤掉了周围刚刚布下的障眼法。

    尹佳倩看着手中那枚给自己血脉相连感觉的玉镯,心中有些激动,同时也觉得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

    “太爷爷,谢谢您!”

    左右没人,尹佳倩也不用再顾忌。连忙向尹修道谢。

    尹修轻点头,道:“玉镯上我刚才也随手给你铭刻了几道聚气养神。护体驱邪的阵纹,以后你没必要的话,就一直戴着这枚玉镯吧。”

    “好的,太爷爷!”尹佳倩忙应道。

    将玉镯握在手中仔细的摩挲了片刻,感受着那细腻温润的玉质,不说别的。单单只是这玉镯尹佳倩就十分的喜欢。

    随手将玉镯戴在手腕上,尹佳倩试着凭借那一丝血脉相连的感应将融入玉镯中的那柄法剑分离出来……

    一层淡淡的玉色光晕从玉镯内泛出,紧接着,一柄精致,剑光凛冽的长剑陡然从玉镯内分离而出。落入尹佳倩手中。

    握着手中的剑柄,尹佳倩同样感受到了那种血脉相连之感。

    低头看了看手中精致的宝剑,尹佳倩情不自禁的一抖手腕,将长剑朝前方一刺,挑出了一道轻盈漂亮的剑花。

    这把剑的柔韧性的确是非常的好,剑身上布着几道玄妙的纹理,看上去除了精致之外,还透着几分神秘、大气!

    尹佳倩是越看越喜欢这把剑,简直是爱不释手。

    尹修看到尹佳倩那满是喜爱的模样,也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虽然他刚才炼制的那把剑只是没有任何特殊效果的低级法剑,但对于现在连练气境界都尚未踏入的尹佳倩来说,无疑是最适合她的。

    接下来尹修又指点了尹佳倩刚才所演练的那门‘飞花蝶舞剑’。而尹佳倩也用那把刚刚被她命名为‘虹月’的宝剑反复的练习‘飞花蝶舞剑’。

    换上了‘虹月剑’后,尹佳倩自己也明显感觉得出来,她在施展‘飞花蝶舞剑’时远远比之前用木剑练习从容自如了许多。

    在尹修给她讲解了一些这门剑法的精髓奥妙后,她自身对此的领悟也更加的深刻……

    一直到中午时分,尹修才与尹佳倩道别,带着小蛮和小皮两个小家伙离开。

    ……

    银海,183军总医院。

    薛三海看着手上刚刚拿到的检验报告,脸上满是抓狂。

    “怎么会,怎么会还是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我的身体真的没有出问题的话,那我为什么……”

    薛三海神情变得有些激动。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先后跑了四五家医院检查,得到的检查报告却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既然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为什么却始终都硬不起来!”

    薛三海低头看了眼自己下身,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狰狞起来。

    自从几天前,他就忽然发现自己下面竟然怎么都硬不起来了,起初薛三海还以为只是自己有点累了,可是后来连续几天都是这样后,他终于有些慌神。

    可是,当他去了医院检查后,得到的检查报告却让他十分愕然。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一切都很正常。

    然而,很正常的检查报告并没有能够让他重新变回一个男人‘站’起来。他试着找了好几个女人,可无论怎么刺激,却仍然是软趴趴的一坨……

    于是薛三海又继续换了一家医院检查……直到现在,这已经是他换的第五家医院。可以说他已经把整个银海最好的几家医院全部都走了一趟。

    “到底是什么原因。这几天我也一直都没有感觉到过任何的不适,怎么会突然就硬不起来了……”

    薛三海抓着自己脑袋上的头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原因在哪。

    这个薛三海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派di pi到仙姿工厂闹事的那个混混头子‘三哥’。他名叫薛三海,所以才被人称‘三哥’。

    薛三海的苦恼自然都是尹修所造成的。

    被尹修动了手脚,他要是还能硬起来那才是怪事。而且他身体本身也确实没有任何问题,医院能检查出来什么问题来那才是有鬼了。

    离开了183军总医院,薛三海脑子里始终在苦思着自己为什么会失去男人的能力。只是任他怎么想也没能想出个头绪来,反而是弄得自己整个脑袋几乎要爆掉了一样。

    “难道,我这辈子真的就只能这样了?再也无法让它硬起来?”

    薛三海坐在车内后座,低头看了眼自己裆部,心里不禁弥漫着一股悲观,甚至有那么一丝的绝望。

    作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小有势力,也薄有身家的男人,在无数次的享受过了各种纸醉迷金,睡过了不知道多少女人后,在他还在壮年,身体荷尔蒙也都一切正常的时候,突然间失去了一个男人的能力……这对他来说造成的打击可想而知。

    薛三海不禁将双手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头发里,手掌将整个脸都给捂住。

    这时,薛三海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抹灵光,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难道……是他?!”

    薛三海蓦地坐直了起来,将手放下,眼神陡然变得犀利有神。

    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他所为的话,他是怎么做到的?当时我可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啊。

    薛三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似乎……自己真的就是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硬起来过。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他?

    这样的话,那个人得多么的可怕!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自己变成这样。岂不是说,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让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都没有任何一点问题?

    薛三海越想越觉得心寒。

    一股恐惧感顿时席卷而来。他就算是再大的胆子,面对自己所猜测的那个可怕的可能性,也抑制不住感到恐惧。

    不行!我必须得去找他。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那么我想要恢复过来,就只能去求他。

    薛三海无论如何也不想这么年纪轻轻的就变成东方不败第二。他还想要继续享受美好的人生,享受那种蚀骨的舒爽,享受那些妖娆婀娜的měi nu们……

    ps:今天第三更。继续写第四章,可能稍晚一些然后,求订求票,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