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意外事件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转眼间两天过去。√∟,纪雪晴已经联系好了一家挺有名气的律所来负责起诉曼诗日化的事情。

    只不过要准备好相关的一些材料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这些倒已经不用纪雪晴或者尹修去操心,等到律所的律师把相关材料准备好后,到时再花些钱联系一些媒体来报道此事,把这件事给炒起来就行。

    晾了‘铂天大厦’那边两天后,纪雪晴也决定再次去跟对方商谈一下写字楼的租金问题。只要能够把价格谈到9.2或9.3这样就可以直接租下其中一层。

    仍然是下午的时间,纪雪晴开着车带着尹修一块过去的。不过当两人到达‘铂天大厦’时却被眼前的情况给弄得愣了一下。

    只见铂天大厦左侧的一片区域被警戒线给围了起来。而那地上明显有一滩血迹没有被清理掉。

    “什么情况这是……”

    纪雪晴停下车后,看了看被警戒线围着的那滩血迹,惊愕道。

    尹修没有出声,只是微皱着眉,目光盯着那一滩血迹,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异样。

    “下车进去问问吧,看情形应该是死了人了。”

    尹修淡淡道。

    纪雪晴被吓一跳,吃惊的扭过头看着他,“什么?你说……那滩血迹是死了人留下来的?”

    尹修轻点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的。”

    嘶……

    纪雪晴深吸了口气,再次看向警戒线内的血迹,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的惊容。

    这时,尹修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

    随后尹修径直朝警戒线那边走近了一些过去。刚下车的纪雪晴见状,连忙跟了上来。瞧见尹修脸上似乎略带异色,不由问道:“怎么了?”

    尹修目光望着几米外地上的那一滩血迹。随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继而放在鼻前轻轻一嗅,旋即松开了手。

    大概是见着尹修的举动有些怪异,纪雪晴不禁再开口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尹修收回目光,转过头对纪雪晴说:“死的这个人应该是被人动了手脚。”

    嗯?

    “什么意思?”纪雪晴一怔,不太明白尹修的这句话是指什么。

    尹修解释了一句。“地上的那一滩血迹散发出的血腥味有些不太对。虽然残留得非常淡薄微弱,几乎已经彻底散尽,但还是隐约能够察觉到一丝半点的气息……”

    纪雪晴闻言一阵愕然。

    “难道你刚刚伸手就是抓了一丝血腥味?”

    纪雪晴虽然猜到应该是这么回事,可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还是觉得很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嘛!

    就算尹修再厉害,可也不至于能伸手真的从空气中抓到血腥味啊。

    何况看地上那血迹早已经干涸,估计至少已经过了十来个小时了,这里又隔着有好几米远,那血腥味早就该散得差不多了,哪里还能闻到什么血腥味。除非是狗鼻子喽!

    “嗯,是的。”尹修肯定的回答了纪雪晴的话,这让纪雪晴再次愕然。还真是这样……

    那岂不是说,尹修这鼻子已经堪比狗鼻子了?

    好吧,不是有意要腹诽,只不过纪雪晴实在是感到吃惊,难以置信。

    “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什么一丝半点的气息又指的是什么东西?”纪雪晴猛然想起还有这茬。不由再次问道。

    “这个解释起来稍微有点复杂,咱们还是先进去问问里边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吧。”尹修岔开了话。

    事实上他刚刚是从空气中弥漫的那一丝丝血腥味中隐约察觉到了极其微弱的那么零星半点的煞气。

    之所以尹修刚刚需要通过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去确认这一点。而不是直接用灵识去查探主要是因为这是纯粹的煞气,完全不同于上一次发现灵的那座伴山别墅下发现的阴煞。

    阴煞与纯粹的煞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阴煞事实上是由阴气与煞气融合后所形成。

    而煞气本身却是无形无质,也非能量的体现,而是一种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存在,本身没有任何的力量。

    但它一旦浓郁达到某种程度后却会对几乎任何有意识的生灵的情绪,或者说是精神世界造成影响。

    轻者是情绪暴躁。狂怒,重则会极度的想要破坏,甚至是疯狂杀戮的发泄,或者直接就是陷入到自己精神世界的幻境中难以自拔……

    正因为纯粹煞气的特殊性,就算是修真者的灵识也无法直接发现煞气的存在。反而是只能通过自身对周围的感应来察觉。

    当然。如果煞气与其他的力量融合了,比如与阴气融合形成的阴煞,还有与阳气融合形成的阳煞……等都可以被灵识发现的。

    纪雪晴倒也没有继续追问,应了声便跟着尹修一起走进了铂天大厦中。

    尹修不想跟她解释煞气的存在主要是这玩意太‘灵异’、‘玄幻’了一些,不大好解释,所以只好岔开话。

    走进铂天大厦,两人直接来到前台处。

    纪雪晴直接让前台联系上回的那位方经理。过了一会儿,那位方经理就从楼上下来了。见到纪雪晴后,连忙热情的迎了上来……

    只不过尹修却从他的神色中隐约看出了几分异样。

    心中一动,暗想着估计应该是因为外边死的那个人的原因吧。

    “纪总,你好,别来无恙。”方经理十分客气的道。

    纪雪晴露出一个微笑,应道:“方经理客气了。”

    寒暄后,那位方经理似乎有那么一点‘迫不及待’的感觉,马上就问道:“纪总今天来这,是已经决定好了要租那一层楼面了吗?”

    纪雪晴道:“我倒是确实想要在你们这租下一层楼面办公的。不过前两天方经理你开的那个价确实是稍微高了一些,如果方经理能够把价格再稍微往下降一点,我今天就可以签约!”

    “这样啊……”

    方经理略微沉吟,目光却在注视着纪雪晴的神色,片刻后,看似经过了一番心里权衡和犹豫,但实际上却多少给人一种太干脆了一些的感觉,说道:“好吧!既然纪总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做主再给纪总稍微降点儿。就9.5吧!怎么样?这个价可真的是已经很便宜了,要不是纪总你租的是一整层,我无论如何也给不出这样di jià的……”

    “9.5吗?”纪雪晴微皱了皱眉,看着对方,缓缓摇摇头,道:“方经理,这个价还是稍贵了一些,能不能再低一点?”

    “这还贵?”方经理也皱起了眉,神情看起来也愈发犹豫,问道:“那么纪总的意思呢?还是纪总开个价吧,我看看能不能接受,您看如何?”

    纪雪晴没有迟疑,直接说道:“9块钱一平米的日租金怎么样?如果方经理答应的话,我可以马上就签约!”

    虽然纪雪晴原本是觉得能砍价到9.2、3这样就可以接受了。不过既然是砍价,自然是要往低一点的砍。

    出乎意料的,那位方经理在听到纪雪晴报出9块钱一平米的价格后却并没有马上的回绝,似乎对这个价并不是那么抵触。

    这让纪雪晴和尹修都不免稍稍有些惊讶。尤其是尹修,前几天他跟纪雪晴来这的时候刻是用了读心术窥探过这位方经理心理底线的,9.2就是他能接受的最di jià位。

    可是现在,纪雪晴直接报出了9块钱的价格,看他的样子却是显然有接受的可能性。这让尹修大讶。

    想了想,尹修还是决定用读心术窥探一下这位方经理心里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突然愿意接受更低的价位了?难道又是因为外面死的那个人?

    当尹修刚使用读心术时,那位方经理终于开口了,“纪总,9块钱一平米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希望纪总能够直接一次性付清两年的租金。”

    纪雪晴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回答,这时尹修忽然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她肩膀上制止了她要说的话。

    “方经理好像不够实诚啊,这样真的好吗?”

    忽然开口的尹修让方经理一愣,尤其是尹修的话更是让他有些惊愕。

    “不知道这位先生是什么意思。在下哪里不够实诚了?”

    尹修道:“方经理你现在说的这话就不够实诚。”

    方经理皱了皱眉,看了看尹修,又看向了纪雪晴,道:“纪总,这是什么意思?”

    纪雪晴很光棍的摊了摊手,道:“方经理,这位是我的助理,不过他的话某种程度上你可以直接看成是我的意思。”

    纪雪晴知道尹修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说,所以见方经理询问她,于是自然而然的就把决定权交给了尹修。

    不过,其实她也挺好奇尹修所指的是什么。

    方经理大概也没想到纪雪晴会这么回答他,稍有些惊愕,再次看了看尹修,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认真。

    显然纪雪晴刚才的话已经摆明了她对尹修的无条件信任和支持。原先方经理还以为尹修只不过是纪雪晴的一个寻常的助理,可是看现在的情形,显然并不是这样。

    “好吧。既然纪总这么说了。那我倒想问问这位先生,你觉得我哪里不够实诚?”方经理看着尹修道。

    ps:被卡文折腾得简直欲仙欲死了都。爽得透心凉,连续十瓶爽歪歪都没这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