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因由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比如说……外边警戒线里地上的那一滩血。∈↗,”尹修看着方经理道。

    方经理面色微变,却马上强自镇定道:“这位先生想说什么,不妨直说。”

    “你确定就在这说?”尹修目光瞥了眼边上前台的两名接待。

    方经理张了张嘴,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让尹修在这说,微吸了口气后,改了口,“真是抱歉,让两位在这站了这么久,都忘了请两位到办公室坐坐了。”

    好吧,意思很明确了,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换个说法罢了。

    尹修倒不在意,对纪雪晴微微点头,跟着方经理一起走向了电梯。不一会儿,三人直接上了顶层,走进了方经理的办公室中。

    “两位随便坐,需要喝点什么吗?”方经理客气的问道。

    纪雪晴随口应道:“咖啡吧。”

    “我白开水就好。”尹修也意思的说了句。

    “两位稍等。”

    方经理应了声,马上用内部diàn huà通知mi shu给送了两杯咖啡,一杯白开水进来。等mi shu离开后,方经理这才看着尹修开口道:“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尹。”尹修淡淡应道。

    方经理点点头,道:“不知尹先生刚才想说什么?”

    是问尹修之前在下面时所说的话。

    尹修微抿嘴唇,露出一丝淡笑的轻摇头,道:“方经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想方经理该不会否认大厦外边的那一滩血是死了人留下的吧?”

    方经理倒十分坦诚的承认,“是又如何?只不过是出了个意外,有人坠楼了而已。虽然会对大厦造成一些小影响,但这与尹先生之前所说的有什么关系?”

    “哦?”

    尹修眉梢轻挑,道:“那么我倒想问问那个人怎么会坠楼的。又是什么时间坠的楼。”

    方经理明显皱了皱眉。看着尹修,大约是不理解尹修问这些做什么。

    想了想,还是回答道:“为什么会坠楼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警方已经在调查。至于坠楼的时间,初步确认应当是在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

    “只是不知道尹先生问这些有什么用意?”

    “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吗?”尹修若有所思般的微微点头,继续问道:“那么我还想问一下。方经理知道坠楼者是什么人吗?”

    方经理倒是很坦然的回答道:“既然尹先生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坠楼的是十六楼一家公司的员工,听公司的负责人说,那人是昨晚在公司加班……”

    说完,方经理又道:“尹先生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尹修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一丝不满,不过却并不在意,只是微微笑了笑,继续道:“方经理不用这么急。我倒确实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方经理。”

    “哦?尹先生请问。”

    方经理耐着性子。估计也是有几分想要看看尹修到底问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有什么用意的意思,所以才这么配合着回答。

    尹修道:“我就想问问方经理。难道你心里就没有对那人坠楼原因的一些猜测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想法?”

    尹修带着几分饱含深意的微笑注视着方经理。

    纪雪晴大概也隐约听出了尹修这句话中似有所指,不由疑惑的朝方经理望了过去……

    “尹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方经理深呼吸后,沉声道。

    听他的语气,显然已经开始有些不耐。

    尹修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似乎与前言毫不相干的事情,“前两天我们第一次来铂天大厦与方经理初步洽谈过之后,刚走出大厦就被几个人拦住。那几个人对我们说了一些话,大意就是警告我们不要租这栋大厦。否则可能会出现一些让我们后悔的后果。”

    “不知道方经理怎么看这件事还有那些人?”

    尹修突然提出的这件事让方经理面色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而纪雪晴也是微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尹修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件事来。有些惊诧的看了看尹修。

    那天回去后,纪雪晴其实就没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要不是此刻尹修忽然提起,她都给忘了这茬了。

    “尹先生有什么话就爽快点直说吧,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方经理终于有些沉不住气,说道。

    尹修点点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绕这么多圈子。既然方经理觉得应该爽快一些直说,那我也就不那么含蓄了。”

    微微一顿,尹修直视着方经理,道:“我想方经理你自己应该也心中有数,昨晚坠楼死的那人恐怕不是偶然吧?”

    “不出意外应该是有人在针对你们大厦。而昨晚死的那个人很可能跟对方有关。并且……”

    “并且什么?”

    方经理忍不住问道。其实他心里此刻是很吃惊尹修的判断的。他自然不知道一些事情其实是尹修直接用读心术从他内心窥知的。

    尹修继续不疾不徐的说:“并且死的那个人并不是那么简单。表面上看。那人应该是自己坠楼的,但实际上……呵呵,不知道方经理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些普通人所无法察觉到的力量?”

    “再具体的,我就不便多说了。方经理可以打个diàn huà给你的老板,就说我可以替他解决掉这个麻烦,只要他能说服我。我想他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否则昨晚坠楼死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这一点,想来方经理你自己应该也有所猜测吧?”

    尹修的话还是说得比较隐晦。但对于本身就知道一些事情的方经理来说,尹修的这些话的意思他已经听懂了。

    正因为听懂了,他心里才更加的吃惊。

    猛地抬头看着尹修,脸上充满惊容,“你、你真的能肯定昨晚坠楼死的那个人是受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或者是你口中的那些‘力量’的影响才坠楼的?”

    “当然。具体的,我想方经理还是叫你们老板来比较合适。”尹修淡淡道。

    纪雪晴有些惊愕的看着尹修和方经理。刚才他们两人的一番话显然是有些超出她认知的层面了。

    纪雪晴脑子不笨。自然听得出来两人有些含蓄隐晦的话语中隐藏着一些不同寻常的深意。

    不过纪雪晴没有开口去问尹修,毕竟现在那个方经理也在,有些话也不大好当着其他人的面询问。

    方经理深吸了口气,眼神略显复杂的看了看尹修,点点头道:“你说的对,这些事确实是该让老板来给你们谈的。”

    说完他站了起来。道:“两位且先在这稍等片刻吧,我这就打diàn huà给老板……”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铂天大厦的老板终于赶到。也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看起来略显有些发福。

    “两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鄙人就是铂天大厦的老板,姓魏,这是我的名片……”

    中年走进办公室后,马上对尹修和纪雪晴抱歉了一声。并取出了两张名片分别递给纪雪晴和尹修。

    尹修随手接过名片扫了眼,这人的名字是叫魏大伟。倒是很寻常的一个名字。

    简单的寒暄两句,相互介绍一番后,几人纷纷坐下。

    魏大伟马上开口问道:“两位,刚刚方经理打diàn huà给我,说是有要事要我过来一趟,不过在diàn huà里方经理也说得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两位能否细说一下是什么事吗?”

    尹修看着魏大伟。微笑着开口道:“魏老板,咱们还是直话直说吧。这么绕着,怕是得绕到天黑才能说清楚了。”

    “只不过要是真在这说到天黑的话……呵呵,我想魏老板就该为自己的性命安危担心了。不知道魏老板是否认同我的话?”

    尹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魏大伟。

    魏大伟几乎是‘唰’的一下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微的冷汗,看着尹修,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纪雪晴则完全不明白尹修是在说什么。只是知道尹修的话意有所指,但具体是什么却摸不着头脑。

    不过她清楚现在不是她该插嘴的时候。所以只是静静坐在一边不动声色的听着。

    “看来……尹先生是什么都知道了。”

    魏大伟露出一丝苦笑。

    尹修轻轻点头,“差不多吧。不过还是有一些事情有点疑惑,很想问问魏老板。”

    “不知道尹先生想问什么。请直说。”

    魏大伟这会儿倒是没想再继续拿着捏着了,很干脆的回答。

    “我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要跟魏老板你过不去。要用这种手段来针对铂天大厦。以至于让无辜的人遭了秧。”

    魏大伟苦笑道:“对方是‘恒天地产’。当初我竞标铂天大厦这块地时他们就是我的主要竞争对手,而且当时还跟他们结下了一些梁子。”

    “只不过我一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对方也一直没有怎么样,直到前些天,对方忽然找shàng mén来,要以成本价买下我这栋大厦。尹先生想也知道,这我哪肯答应。好不容易大厦建好了,可以投入使用,我怎么可能会轻易卖掉。何况还只是一个成本价……”

    “这倒是。”尹修点点头。

    魏大伟继续道:“被我拒绝后,对方就有威胁过我。只不过我没当回事。后来第二天,对方又找shàng mén来,这一次他们倒是给出了一个比成本价高出了20%的报价给我。不过我还是没答应。”

    “也就是在当天我就听到了消息,说是银海市委已经初步确定了未来五年内,府城路,包括一直到大学路的这一片都将会作为银海的发展重心。一些大项目都会陆续上马。”

    “只要不傻都知道有了政府的这一发展计划,在未来几年内这一片区域内的所有房屋地产价值都势必会猛涨,这样的情况下我自然更加不可能出手这栋大厦了。”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对方提早得到了消息,所以想趁着消息还没传开的时候,吃下我这栋大厦。”

    “只不过对方估计也没想到我上边也是有人的,虽然比他们晚了几天才听到消息,但在这样情况下他们再想逼我di jià卖掉这栋大厦就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