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隔空伤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你刚才说的那什么风水阵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真的能破解?”走出铂天大厦,纪雪晴顿时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问道。∑,

    “这风水阵其实也没有什么稀罕的,要破解并不难。只不过一般人并不懂这些,所以会觉得很高深莫测罢了。”

    “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在那边闻到的血腥味中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吗,原先我还以为是有人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后来才察觉到是这座大厦周围被人布下了一座风水杀阵。”

    “这座风水杀阵的作用就是汇聚四方的一些负面的力量,那些负面力量一旦达到某种程度就会影响到人的精神,稍不留神就会使人出现幻觉之类的情况。我想那个坠楼而死的人应该就是因为幻觉,所以才坠楼下来的……”

    尹修解释着。

    纪雪晴闻言暗吸了口气,忍不住道:“这世上还真有这些?我以前还一直以为什么风水之说的,只是封建迷信而已。”

    尹修轻笑了一下。

    在现代社会对于普通人而言,确实是少有人会相信这些东西。

    “其实所谓风水学说,还有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风水术、风水阵……等等都没有什么太过玄奥的,只是很简单的借助一些手段,引导四周天地间存在着的一些力量汇聚罢了。”

    “我们生活的这片天地除了我们所能够看到的东西之外,还有着许许多多,各种各样我们肉眼所无法察觉到的存在。比如科学中所提到的各种波段、射线等等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或是对人体有益处的,或是对人体有害处的存在,这里被人布下的那座风水阵汇聚的就是一种对人体有害处的力量……”

    尹修只能是大概的跟纪雪晴解释几句。

    这东西虽然相对修真而言是很简单浅显的。可要是让一个完全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普通人深入的去理解……那就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了。

    “哦。”

    纪雪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睛不禁朝周围四处看了看,自然是什么也察觉不出来。末了只能对尹修惊叹了一声,“真没想到你居然连这些都懂。我现在倒是很好奇,究竟还有什么是你不懂的了!”

    见纪雪晴一副好奇宝宝模样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尹修不禁跟她开了个玩笑,道:“我不懂的也不少,比如说……”

    “比如说什么?”

    “生孩子……”

    “呃……”

    “好吧,这个,或许你下辈子有可能会呢……”

    “呵呵,下辈子?”尹修笑笑,意味深长的道:“我还是不希望有下辈子,有这辈子就好了。”

    “呃?”

    纪雪晴有点惊愕的看着他,“难道人有下辈子不好吗?虽然只是说说而已。不过我觉得要是真能有下辈子的话还是挺好的,至少能让自己有点盼头不是?”

    纪雪晴自然不会知道尹修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他希望自己这辈子可以顺利的渡过天劫,飞升成仙。

    那样一来,下辈子这回事恐怕就真的跟他‘绝缘’了……

    尹修不会去解释这种事情。反倒是纪雪晴的话让他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道:“什么时候下辈子也能成为一个人活着时候的‘盼头’了?”

    “按照流传的说法,就算真有下辈子不是都会把前生记忆都忘却的吗。既然已经忘记了前生,那么下辈子对于今生来说有什么可盼的?”

    “呃……”

    纪雪晴有点无言以对的感觉,最终说了句。“这话你该去对那些宗教人士说,他们不都整天嘴边挂着什么今生行善。来世得好报之类的论调吗。”

    “好吧。”

    尹修耸耸肩,不再继续这话题。

    “对了,刚才还真亏了你,这下又让公司省了好几百万的租金!”纪雪晴想到只花了一块就租下了一层一千余平米的写字楼两年的使用期,顿时心情愉悦。

    虽说仙姿如今发展迅猛,等过些天就会有上亿的资金到账。不过对于‘捡’了大便宜这种事情总归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谁也不会嫌自己的钱太多。何况是大几百万!

    “能有钱买下这么一块地建起近三十层高写字楼的人也不缺这千几百万的。要不是我恰逢其会碰见这事,加上确实不喜布下这座风水杀阵的人牵连到无辜的普通人,我才懒得理会他们相互间的这些龌龊事。”

    尹修淡淡道。

    做房地产的大多屁股都不那么干净,尤其是在资本积累阶段的初期更是如此。

    那个魏大伟也好不了太多。只不过这人多少还有点底线,不像那个什么恒天地产的人。居然请风水师布下这种杀阵,根本不管会不会牵连到无辜的人,简直毫无底线可言。

    当然,这世上完全没有下限的人多了去了,尹修也没那心思做什么‘正义使者’之类的,只要不触犯到他,尹修也懒得理会。

    回到公司,纪雪晴就开始联系室内设计装修的公司,准备这些天尽快把铂天大厦那边租下的写字楼装修好。

    万隆大厦这边的办公面积确实太小了些,只能勉强容纳现在的这么二十多个人工作。再多的话就会十分拥挤。

    而仙姿的发展,在过段时间后,势必需要再次招聘不少的员工,到时候万隆大厦这边可是绝对没法容纳的。

    所以装修新办公点就得尽快完成,没那么多时间拖着。

    下午下班后尹修倒没急着去铂天大厦那边,这会儿太阳都还挂着天上呢,没到夜晚,那座风水阵是不会显现的。

    一直到晚上八点钟,尹修这才好整以暇的去了铂天大厦。

    破除一座风水阵对于尹修来说只是抬抬手的事情,简单得很。过去那边打个转就可以回来。

    事实的情况也确实如此。

    当尹修来到铂天大厦后,看了看铂天大厦周围已经弥漫着的一缕缕煞气,并且还有更多的煞气从四面八方渐渐地汇聚过来,尹修随手一挥,一股浩荡的法力涌出。

    眨眼间就将那座风水阵给冲得七零八落,简直就是摧枯拉朽一般。完全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抵抗就彻底被震溃!

    实在是这所谓的风水阵对于尹修来说差了几个位面那么多。甚至夸张一点的话,尹修只要催动法力朝那风水阵吹口气都能把它给吹散了……

    风水阵一崩溃,远处的煞气顿时不再继续往这边汇聚。不过那些之前已经被聚拢过来的煞气却还弥漫在铂天大厦周围。

    要是尹修不出手的话,这些煞气估计得等到黎明后,朝阳升起才会渐渐消散。

    为了避免这些煞气再影响到其他人,尹修还是伸手一抓,将所有煞气都抓在了手中。而后体内真元涌动,直接将所有煞气湮灭。

    做完这些,尹修不由拍拍手。转身回了家中。整个过程前后还不到五秒钟就解决。

    ……

    银海,距离铂天大厦并不是很远的一栋别墅内,一名四十余岁,临近五十的男子原本正与另外几人在吃饭喝酒。

    可是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袭来,让他立即面色大变,如遭重击,猛地一口鲜血就狂喷了出来……

    旁边坐着的几个rén miàn对如此突然的变故。顿时大惊失色。

    “朱大师,您怎么了?”

    “朱大师。您没事吧?”

    几个人赶紧过去紧张的问道。

    边上的两人立马扶住了连坐都坐不住,踉跄着向后倒的那位‘朱大师’。

    朱延平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是稍稍缓过来。

    微喘了几口气,朱延平顾不得嘴里冒着的血沫,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的叫道:“到底是谁能有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能一举摧毁我布下的‘凝煞大阵’,甚至将力量借由我与大阵的那一丝感应反噬到我身上来……”

    若非这件事就发生在他自己身上,朱延平怎么都不相信这世间居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物。

    他所布下的凝煞风水阵只是存在着那么一丝冥冥的感应,可是对方却能够利用这一丝感应将摧毁凝煞风水阵的那股力量反噬到他的身上来……这是何等的恐怖?!

    朱延平简直不敢想象这世上有人能够拥有这样可怕的力量!

    朱延平的话让旁边扶着他的那几个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一阵面面相觑。

    这时。忽然有一人反应过来,不禁问道:“朱大师,您是说有人摧毁了您之前在铂天大厦布下的风水阵?”

    另外几人闻言纷纷一震,连忙看向朱延平。

    朱延平此时的伤势很重,那一股从他所布下的风水阵反噬而来的力量非常的可怕,几乎要了他半条命去!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朱延平双眼之中依旧难掩那份震惊之色。

    半晌才喘着气沉声道:“不错,我布下的那座风水阵已经被人破去。而且……出手的人非常的可怕,甚至可以用高深莫测来形容。”

    说完,朱延平脸上不禁现出几分颓容,道:“几位,这次的事情我没法再帮你们了。这样的人物,我惹不起。也不敢再去惹。”

    朱延平心知能够借助他与风水阵那一丝感应将力量反噬到他身上的人物,一旦他与对方照面,人家想要怎么对付他简直是易如反掌,绝对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难多少。

    所以朱延平很明智的选择避退,再也不敢去招惹。

    而事实上,若不是尹修根本没想过要他的命,只是想给他一些教训而已,否则尹修完全有能力借助朱延平与那座风水阵的感应桥梁,直接将他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