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宁月璟(三更求订!)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边上的尹佳倩还有柳敏母女根本不知道尹修与光幕中那个女孩之间的对话,只是在看到光幕内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光手将那个女孩抓住提起来,顿时忍不住惊呼。『≤,

    这光幕给她们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在看电视一样……

    这时候,尹修撤掉了那只法力大手,并对女孩道:“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赶到这里,不然我就亲自过去把你给抓过来了。”

    重获自由后,女孩显然并不服气,清脆中透着一丝恼怒的声音叫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就凭我随时可以把你抓住。”

    尹修微带着一丝笑意,戏谑道。“好了,年纪不大,这性子这么顽劣不说,还认不清事实。我要是你的话就乖乖的自己过来,省得待会儿多吃苦头。”

    “你这个坏蛋,跟姓柳的一样都不是好人!”小姑娘眼眶里有些泛红,隐隐有泪光闪动,青涩而精致的脸蛋上却露出一副倔强的表情。

    尹修暗摇摇头,看来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跟柳家,或者是跟佳倩舅舅有什么很深的仇怨。不过,不管是怎么回事,还是得让这小丫头片子过来再说。

    对于这么一个孩子,要是不弄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尹修也不好随便就下手对她怎样。主要是自己心里那一关过不去。

    不是尹修过于仁慈,而是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一个行为底线,或者说是道德底线。

    在修真界中,面对着敌人,或者是对头,尹修可以做到眼睛都不眨一下将对方抹杀,甚至用一些阴狠毒辣的邪术让他受尽折磨和痛苦。

    但对于一个与他并没有什么仇怨的小姑娘。至少尹修还做不到不问青红皂白就动辄要shā rén的地步。

    即便她所做的事也并不是那么良善。但在显然是事出有因的情况下,尹修还是想要先把事情弄明白再决定怎么处置这个小丫头。

    “好了,随便你怎么想吧。不过现在,你给我马上过来。我既然能够隔着几公里远知道你在哪,你就应该知道你跑不了。”

    女孩看不到尹修,也不知道尹修从哪里能看到她。站在房间里,脸上非常的不甘,甚至是愤怒恼恨。

    一阵咬牙切齿,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小脸蛋上一副恨恨的表情,嘴里不停念念有词地咒骂着尹修。

    但是在犹豫了片刻后,她还是拿起了床边一个有些破旧发白的淡粉色书包,心有不甘,面带愤恨,不情不愿的起身出门……

    看来她也很清楚现在是不得不屈服。

    毕竟形势比人强!

    另一边的尹修看到小丫头肯低头过来。不禁微笑了一下。看来这个小丫头还不算太执拗,只是显然应该是有些疏于管教,所以比较顽劣。

    只要她不是无缘无故,或者是为了某些不好的事情故意用邪术害人,尹修已经打算对她从轻处罚。

    随手一挥,在看到女孩已经出门后,尹修就将半空的光幕撤掉,只是用灵识注意着那个女孩的情况。免得她逃跑。

    房间内的柳敏母女看到尹修撤掉了光幕,顿时按耐不住。上前问道:“尹先生,刚才出现的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难道她跟我们家老柳的事情有关?”

    尹佳倩的舅妈并不清楚尹修是尹佳倩的什么辈分长辈,甚至是亲疏如何都不知道,所以只好以‘尹先生’来称呼。

    尹修没打算瞒她们,将右手中被禁锢的那张纸片人抬起,道:“这张纸人就是她的。”

    “什么?”

    大概柳敏和她母亲都没想到害了柳志鹏的居然会是一个看起来最多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显得吃惊不已。

    尹修道:“过一会儿她就会过来。到时候还是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对柳先生下这种邪术害人吧。不过,不出意外的话,恐怕这个小姑娘跟柳先生应该是有些什么仇怨的。”

    说完,尹修瞥了眼床上昏迷中的柳志鹏。

    听了尹修的话,尹佳倩的舅妈。还有表姐柳敏都不禁沉思了起来。

    她们刚刚都已经见识过尹修的手段,何况尹修又是佳倩家里的长辈,自然不会无的放矢骗她们。

    这时,尹修的灵识忽然注意到那个女孩上了公车,但方向却显然并不是往这边的。顿时有点无奈,看来这个小丫头还是不肯那么轻易就屈服,还想着逃走呢。

    于是尹修只好给她一点小小的‘提醒’。

    直接用灵识将她的身体给提起来了大概二三十公分,而后又马上松开,这样不至于让公车内的其他人察觉。

    那个女孩却是被吓了一跳,在被尹修的灵识提起之时刚要张嘴惊呼,接着猛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又用手捂住了嘴巴,精致的小脸蛋上终于现出了几分惊慌之色的看着左右周围。

    这时候尹修的声音也传入了她的耳中。

    “小丫头,你再不老实我就直接把你从这车上丢下去了。等下给我赶紧乖乖的换车过来,要是你再想逃跑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尹修的警告还是挺有用的。

    至少小姑娘脸上虽然有些恼怒,但在下一个车站停车后她还是乖乖的下了车,然后改乘了其他的公车往这边来……

    这一次她终于没敢再耍小心思,老老实实的搭车过来。

    大约十几分钟后,来到了‘碧湖山庄’外。

    尹修让尹佳倩的舅妈跟碧湖山庄门口的保安确认一声,让保安放那个女孩进来。

    而后,尹修又走到了床边,看了看柳志鹏,接着道:“既然她已经来了,我也先将柳先生弄醒,待会儿好让他们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

    尹修手中泛起了一层灵光,轻轻地拂过柳志鹏的面门。

    片刻后,柳志鹏果然幽幽的转醒。

    边上的柳敏,还有佳倩的舅妈见状顿时喜极而泣。连忙上前叫道:“爸(老柳),你可终于醒过来了!”

    只是柳志鹏昏睡了许久,神智一下子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看着伏在自己身边喜极而泣的妻女,不由眨了眨眼,带着几分茫然的道:“怎么了?我这是在哪?”

    这时,尹修对边上的尹佳倩道:“佳倩。下去开一下门吧。她到门口了。”

    尹佳倩看到自己舅舅醒过来也放松了不少。听了尹修的话后,连忙答应一声,跑下去开门。

    此时那个女孩确实已经马上到门口。

    过了片刻,尹佳倩带着那个女孩走了上来。

    女孩的脸上显得很冷,尤其是看着别墅内十分豪华的装修布置,眼神中的那股冷漠和恨意更加浓烈,甚至可以用刻骨铭心来形容!

    很难想象一个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眼神中会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恨意。尤其是与她那张精致得宛如瓷娃娃般的脸蛋形成的对比更加的鲜明与具有冲击性。

    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在这样的年纪本应该是充满阳光和欢笑的,可是她此刻身上所透露出的气息无不是在告诉着其他人,她的内心充斥着恨意。还有对周围一切奢华装饰的极度厌恶与冷漠……

    不过大概是因为忌惮着尹修,所以她虽然脸上,眼神中都流露出十分强烈的负面情绪,但还是按捺住,跟着尹佳倩一起走进了尹修所在的房间内。

    尹修看到她进来,不由冲她招了招手,道:“过来吧。”

    大概是听出了尹修的声音,女孩顿时眉目一凝。黑亮的眼睛盯着尹修,声音清脆道:“刚才把我抓起来的人就是你?”

    尹修没有在意她语气中的那一丝恼怒和冷淡。只是轻轻点头道:“不错,就是我。”

    说完,尹修又指了一下床上一脸枯槁,明显精气大损的柳志鹏,“现在你就好好的说说,为什么要对他使用这种歹毒的邪术。”

    听到尹修的话。女孩将目光转到床上的柳志鹏身上,眼中的那股强烈恨意和厌恶顿时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

    反观柳志鹏,看着站在面前的女孩,脸上却是一副充满愧疚的表情,还有几分的恍然。

    “这个人他该死!他死有余辜。要不是他,我妈妈怎么可能会死?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女孩的情绪变得很激动,指着床上的柳志鹏充满恨意的叫道。

    边上的柳敏,还有佳倩的舅妈听了这话,顿时显得很是愤怒,蓦地站起来,对女孩怒目而视。

    柳敏冲女孩叫道:“看你年纪不大,怎么心肠这么歹毒?你说是我爸害死了你妈妈,那好,你倒是说说我爸究竟怎么害死了你妈!”

    女孩看着愤怒指责她的柳敏,‘呵呵’冷笑了两声,目光扫过柳志鹏,冷笑道:“你还是去问他吧。问问你的好爸爸,他到底是怎么害死我妈妈的!”

    尹修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用了读心术,事情已经大概的知道了。心里只剩下一些唏嘘和感慨。

    虽然眼前这个叫宁月璟的小姑娘想法和做法上都偏激了一些,但……也确实是事出有因。

    对于一个才刚刚十五岁的小姑娘来说,思想上和行为上有一些偏激是可以理解的。

    何况,她的经历确实是让人唏嘘。

    只能说,自己种下的因,那就得自己承受相应的果。

    而这一切的因,显然都是佳倩舅舅自己所种下,所以他承受今日的果,也怨不得别人。若非他是佳倩的舅舅,佳倩又求到自己身上,只怕他最终的结果无非就是被宁月璟的那一张纸片人吸干浑身精气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