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收徒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宁月璟没有再理会柳志鹏,而是转头看向尹修,青涩的脸蛋上带着几分倔强的道:“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你想怎么处置我,说吧。※%,”

    小丫头的思维显然是比较偏激的,看着尹修的眼神都带着一种敌视,表情中也流露出那种受了委屈后却自顾要强倔强的神情。

    到底是个孩子。

    大概在她心里还以为尹修是柳家专门找来对付她的,肯定是她的敌人。

    尹修暗自摇了摇头,这个丫头要是没有人加以管教的话,日后做事肯定会越来越偏激,性格也会愈发执拗。

    没有马上回答宁月璟的质问,尹修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柳志鹏,道:“柳先生的家事我本不想多过问,今天也是受了佳倩的请求,所以来这帮柳先生解除体内的邪术。”

    “不过,这丫头虽然行事偏激了一些,毕竟也算是事出有因。至于柳先生的过错……我不便妄加评论。只是站在个人的角度,希望柳先生,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总归是血脉相连的关系,多大的仇恨和恩怨都在今日一笔勾销,柳先生以为如何?”

    且不说柳志鹏心里怎么想的,单就尹修开了这个口,他就不好拒绝。何况,他心里其实也并不责怪宁月璟,反而是充满内疚。

    只是,柳志鹏也不知道尹修说这番话究竟是何用意。

    “不知道尹先生是打算……”柳志鹏开口,目光看向宁月璟,意思很明显是在询问尹修打算怎么处置宁月璟。

    尹修瞥了眼宁月璟,旋即收回目光,对柳志鹏道:“柳先生不必担心我会对她怎样。只是她的心性确实需要一些管教和约束……”

    顿了顿,尹修继续道:“我会带她走。让她拜在我门下,跟随我修行。她有着惊人的天资,不入修行之道确实有些可惜了。只要有人管教的话,相信她的心性会好转过来的。”

    “至于她跟柳先生之间……就如我方才所说,就此了断吧。日后我会约束好她,不会让她再来找柳先生。还有柳先生的家人麻烦的。至于其他,若是她将来自愿再认柳先生的话,我也不会阻拦,会随她自己的心愿。”

    “若是她自己不愿意,我也希望柳先生还有你的家人别去打扰她……”

    尹修确实是动了收徒之念。

    一则是怜悯宁月璟的身世和经历,二来,正如他所说,宁月璟有着惊人的天资,若是不走修行之路确实可惜了。

    ‘纯阴灵体’就算是在修真界中那也是十分罕见的。

    左右他如今突破渡劫期还不知何时。收下一名弟子,闲暇之余教导她,引她入真正的修真之门也不错。

    以宁月璟‘纯阴灵体’的天资,只要不踏入歧途,日后成就不会太低。甚至,不说如今修为,单以天赋而论,她的成仙几率要比尹修都高出不少。

    听了尹修的话。柳志鹏一阵沉默。尹修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代替宁月璟做出决定。让她与柳家,与他柳志鹏了断父女关系。

    只是,尹修的这种做法是对是错?

    柳志鹏自己扪心自问,现在宁月璟对他只有仇恨,没有哪怕一丝半毫的父女之情。

    而他呢,虽然对宁月璟心怀愧疚。但是他自己毕竟也有着完整的家庭,这要是突然插进一个宁月璟来……尤其是宁月璟还差点以邪术害了他性命,这可就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难题。

    在柳志鹏沉默之时,宁月璟却气得小脸通红,对尹修怒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什么人啊?谁要做你的徒弟!”

    小丫头一张精致的小脸蛋涨得通红,显得十分的恼怒和不忿。

    毕竟是多年来自己一个人生活,想法也比较偏激,之前又被尹修教训过,有一些逆反心理也在所难免。

    尹修倒不在意小孩子的几句气话,平静的看着她,淡淡道:“如果你不愿做我徒弟的话,那我就只能出手废除掉你修炼的一身邪术了。免得你这偏激的性子将来再用邪术肆意妄为的害人。”

    “现在你可以自己做出选择。”

    “你……”宁月璟气得一窒,她从小就跟着母亲修炼南疆秘术,现在要她放弃修炼了这么多年的秘术她如何能愿意?

    可是尹修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宁月璟并不觉得尹修只是在说笑。

    虽然他的语气和神情看上去都平平淡淡的,可宁月璟相信如果她真的选择不肯做他徒弟的话,这个家伙一定会言出必行,真的废了她的一身秘术的!

    宁月璟心里很不服气,极不情愿就这么向尹修屈服认输。

    “你这个坏蛋,凭什么我一定要给你当徒弟!你跟姓柳的一样都不是好人!”宁月璟眼眶微红,脸上带着恼羞成怒的涨红,控诉着尹修的‘蛮横’和‘霸道’。

    尹修对她轻摇了摇头,平静道:“小丫头,放下你心里的那点执拗吧。你这么抗拒无非是因为我破解了你的邪术,救了柳先生,并且刚才小小的给你了一点教训,让你觉得向我屈服有些难堪。”

    “不过,你就不想跟我学真正的修行正法,神威大术?就比如,刚刚我可以隔着五六公里远就清楚的看到你的一举一动,甚至能以无上法力施展术法对你进行隔空擒拿。”

    “我可以告诉你,这些手段其实都只是一些小玩意罢了。只要你用心跟着我学,将来就算是排山倒海,飞天遁地都不在话下。到那时你会发现世界会非常非常的广阔,甚至超出你的想象……”

    要让这小丫头心甘情愿的屈服,‘示之以威’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少了‘诱之以利’。

    很显然,现在宁月璟就被尹修的话说得有些心动了。

    她刚才亲自感受过尹修的强大力量。能够隔着几公里之外注视到她的一举一动,甚至可以隔空进行攻击……这简直是超出了她的想象和认知。

    即便是妈妈以前说过的最强大的人,最强大的秘术也远远不能相比。

    所以,宁月璟是真的心动了。

    这份心动也完全的表露在面庞上,神情不再像刚才那么坚决,而是开始有些犹豫、挣扎,摇摆不定……

    尹修看着,不禁微笑了笑。看来到底是个孩子啊……

    尹修决定再给她添把火,于是左手在身前虚引了一下,手指间捏成一道印决。

    下一刻,一把飞剑‘嗖’的从尹修体内飞出,泛着十分内敛的微弱灵光,停在尹修的胸前‘嗡嗡’轻颤。

    房间内的众人眼睛顿时瞪直了。

    宁月璟也不例外,黑亮清澈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尹修虚引身前的飞剑。

    尹修目光扫过她的脸庞,微微一笑,左手再次虚引,下一刻,就见那把飞剑迅速飞到了宁月璟的脚下,在她局促紧张以及不安之中,飞剑缓缓地将她从地上托了起来,悬在了半米多高的半空中。

    “这就是仙幻传说中的飞剑之术。怎么样,想学吗?”

    尹修微笑的看着宁月璟。

    宁月璟站在飞剑上,低头看着脚下托着她的飞剑,显得有些紧张和慌乱,身体左摇右摆,似乎生怕掉下去。

    在听到尹修的话后,猛然醒悟过来,下意识抬头向尹修望过去,犹豫了一下,又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飞剑,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咬了咬下唇,对尹修点了下头,“嗯。”

    大概还是心里要强的个性作祟,连答应的声音都如蚊呐般的小声,似乎是觉得这么向尹修屈服有点没面子,所以不想大声。

    边上其他人,除了尹佳倩本就知道尹修的身份外,柳家三口看着将宁月璟托起悬在半空的飞剑,简直是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

    他刚刚说这是飞剑之术?这世上还真有什么神仙之流存在?不然眼前的这一幕又算什么?

    柳家三口不可思议的呆望着,眼中除了深深地震撼之外,就是一种恍如梦幻般的感觉。

    尹佳倩虽然也是微微吃惊,但在吃惊之余更多的却是对宁月璟的羡慕。她确实很羡慕宁月璟能够被自己大太爷收为弟子。

    虽然尹修是她的长辈,但是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像尹修的弟子那样可以经常的受到尹修的教导。

    其实尹修倒不至于会对自家后辈小气,如果谁真能有很高的天赋,尹修自然也不会吝惜将高深的法门、法术之类的传授给他们。

    只不过修真确实是需要天资。

    努力只是成功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最重要的只有天资!

    没有足够的天资,就算是再精妙高深的法门也无法修炼。

    就比如宁月璟,以她纯阴灵体的天资,基本上只要是符合她纯阴体质的修真功法,她全部都能修炼。而且成就前景极高,有着成仙之资!

    但尹佳倩不一样,她的天资虽然尚可,但也只是尚可而已。在修真界来说,除非以罕见的天材地宝为她‘脱胎换骨’,否则很难有太高的成就,上限瓶颈会限制她修为境界的突破。

    尹修见宁月璟已经屈从,不由微微笑了笑。随手一挥,将宁月璟从飞剑上放了下来,收回了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