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你这是zuò bì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抬头看了看柳志鹏一家,道:“柳先生,要是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就带她离开了。︽,”

    尹修所说的‘她’自然指的就是宁月璟。

    柳志鹏深深地吸了口气,眼中的那抹震惊渐渐褪去,抬头看了看宁月璟,虽然内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情愿,但如今的情况,他也只能缓缓点头答应。

    “尹先生,我这辈子最愧对的就是小璟,对小璟,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只希望尹先生日后能够替我照顾好小璟,让她过得开心、快乐一些。”

    听到柳志鹏的话,宁月璟撇了撇嘴,脸上的表情明显带着几分讥诮和不屑。显然在她的心中,无论柳志鹏说些什么,都只是在虚伪的惺惺作态。

    即便有尹修在这压着,但也不可能改变得了宁月璟内心对柳志鹏深深地成见和恨意。

    尹修注意到了宁月璟的神情变化,淡淡瞥了眼,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柳志鹏轻点头,道:“柳先生请放心,既然我决定收下她为弟子,自然不会让她受委屈。”

    说完,尹修将目光投向了边上的尹佳倩,问道:“佳倩,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待会儿再自己回去?”

    尹佳倩看了看自己舅舅、舅妈还有表姐三人,连忙应道:“我还是跟您一块走吧。”

    尹佳倩自然清楚现在她可不适合再留下。毕竟舅舅这事实在是有点……对不起舅妈了,也更对不起自己旁边这个‘小表妹’和她的妈妈。

    待会儿说不准舅舅家里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争吵之类的,她留在这里做什么。这点眼力和意识,尹佳倩还是有的。

    “嗯,那咱们这就走吧。”尹修点点头,又伸手朝宁月璟招了招。道:“丫头,跟我走吧。”

    宁月璟撇了撇嘴,似乎对尹修的称呼有点不满,嘴里嘟囔了一下,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老老实实的走过去尹修身边。跟他一块走出房间……

    尹佳倩见状也忙向柳志鹏一家道别了一声,“舅舅,舅妈,表姐,那个……我就先走了。等有空了我再来看望舅舅。”

    “嗯,好。佳倩,这次麻烦你了……”柳志鹏面露微笑对尹佳倩道。虽然笑容显得有些勉强。

    待尹佳倩也紧跟着尹修、宁月璟两人一起离开后,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当中。

    柳敏看了看自己母亲,又看了看父亲。叹息了一声,无力道:“爸,妈,我先回房间了。”

    说完,也不等父母开口,她就直接走了出去。

    当房间内只剩下了柳志鹏和王素珍夫妇后,房间内的气氛顿时更加的压抑沉闷。两个人谁也没有出声,就只是那么静静地无声相对……

    走出柳家后。宁月璟默默地跟在尹修身后,一直快走到‘碧湖山庄’出口时。她才终于忍不住开口冲尹修叫道:“喂,等下你要带我去哪里?”

    尹修忽然顿住脚步,回过头来。却是将紧跟身后的宁月璟吓了一跳,赶紧止住步伐,也停下来。

    “去我住的地方。还有,以后要叫我师父。而不是‘喂’,记住了吗?”

    宁月璟撇了撇嘴,精致小巧的鼻子微皱了一下,“你都还没有开始教我法术,还有刚刚的飞剑。我凭什么要叫你师父。”

    尹修哑然。

    这个小丫头还真不是那么好搞定的。

    “你可以不叫,不过,本来我还打算送你件小玩意的。现在看来,既然你都不承认我是你师父,好像也没什么必要了哦,对吧?”

    尹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宁月璟。

    宁月璟那双眼睛明显微亮了一下,看着尹修,有点犹豫的轻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抵不住诱.惑,带着那么一点不是很心甘情愿的呐呐叫了声:“师父……”

    “呵呵。”尹修不禁笑了笑。转过身去,道:“行了,走吧。”

    这下宁月璟不干了,急忙开口嚷道:“你不是说要送我东西的吗,你还没给我呢!”

    “急什么,我可没说马上送你。”尹修头也没回,继续往前走。

    宁月璟气呼呼的鼓了鼓腮帮,一跺脚,只好赶紧快步跟了上去。落在后面的尹佳倩看着,不禁微微笑了笑,也连忙跟上。

    “我家里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呢,你先跟我去收拾好东西,我再跟你去你家里……”宁月璟追上尹修,说道。

    尹修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又忘了该叫我什么了?”

    宁月璟撇嘴,不情不愿的低叫了声,“师父。”

    “现在总可以了吧。哼,你刚才不也一直都叫我小丫头,都不叫我名字吗,还说我!”宁月璟又有些不服气的说了一句。

    “呵呵。”尹修笑笑,道:“行,那我以后也叫你名字,不叫你小丫头了。”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

    “我都没说,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知道。你不说我也一样能知道。”

    “吹牛的吧,那个姓柳的都不知道我全名叫什么,你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叫什么名字,要是你说错了就得把刚才的那把飞剑送给我,怎么样?”

    “呵呵,你这心思倒是打得不错,居然瞄上我的飞剑了。”

    “切,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所以不敢跟我打赌吧?”

    “居然还知道用激将法,不错,不错。”尹修笑眯眯道。

    宁月璟被识破了计谋却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你管我什么激将不激将的,你刚刚明明自己说知道我名字,那你倒是把我名字说出来听听。只要你说对了我名字不就不用把你的飞剑给我了,你现在不敢跟我打这个赌,那就是说明你心虚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名字……”

    尹修笑了笑,道:“刚刚的那把飞剑不能给你,那是我自己要用的。何况就算我给你,你也用不了。至少三五十年之内你都不可能用得了我刚才的那把剑。”

    “你怎么就知道我用不了,你都没教过我怎么用。等你教会我怎么用飞剑后,你就把那把飞剑给我,看我怎么用给你看。”

    “呵呵,你以为就这么简单?你的修为不够,是不可能用得了我那把剑的。”

    “你管我用不用得了,反正你说不出我名字的话,你那把飞剑就是我的。就算我真的用不了我拿它去捅厕所不可以吗?”

    小丫头有点恼羞成怒了。

    尹修嘴角抽了抽,用自己的飞剑去捅厕所?真亏她能想得出来!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名字啊,宁月璟。”尹修索性直接把她名字叫了出来。这名字自然是尹修先前使用读心术从宁月璟自己那得知的。

    之前柳志鹏叫她‘小璟’的时候,她自己潜意识里就浮现出了自己的全名,于是尹修自然就知道了。

    没想到尹修居然真的叫出了她的名字,宁月璟明显呆了一下。

    不过马上却又有点羞恼的矢口否认,“什么宁月璟,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以为这个什么宁月璟是我的名字?”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说错了。我才不是叫什么宁月璟呢。快点把你的飞剑给我。你输了!”

    看着宁月璟那副羞恼否认的样子,尹修顿时感到有些忍俊不禁。

    ‘呵呵’笑了两声,轻松道:“宁月璟真的不是你名字?要不要我把你书包里的作业本拿出来看一下上面的名字?”

    “什么作业本,我书包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作业本好不好。你别想骗我,你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吗?”

    宁月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继续否认着。

    尹修抿了抿嘴,随口道:“中平七中初三二班,这是不是你的学校班级?”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个学校读哪个班级?”小丫头真的很吃惊,这下没法否认。

    尹修道:“你书包里的作业本上不都写得清清楚楚的吗。”

    呃……

    宁月璟这下有点傻眼了,“你能看得到我书包里作业本上写了什么?”

    “这很难吗。还是说你忘了之前的事情了?”尹修轻笑了一声。

    被尹修这么一提醒,宁月璟顿时猛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可不就是隔着几公里远被尹修给逼迫过来的嘛。

    隔着那么远他都能看到自己的一举一动,现在能看到自己书包里作业本上写的字好像也确实没什么惊奇的了。

    想通了这一点,宁月璟还是有点不服气的撇了撇嘴,“你这是zuo bi!”

    得,连‘zuo bi’都出来了。

    “你觉得zuo bi就zuo bi吧。不过反正我已经把你名字说出来了,所以呢,我的飞剑就不能给你了。”

    尹修一脸笑容的看着宁月璟。

    宁月璟不屑的撇嘴道:“不给就不给,小气。谁还稀罕你那破剑呢!”

    尹修只能摇摇头,这孩子似乎总能给自己找个理由。

    “佳倩,我要跟她去收拾下东西,你是先自己回去还是怎样?”走出碧湖山庄外,尹修不由对尹佳倩问道。

    尹佳倩看了看跟在尹修身边的宁月璟,摇了下头,道:“我自己回去吧,就不打扰您了。”

    “行。那你就自己路上注意点。”尹修点点头。

    “嗯,我知道的!”尹佳倩应了声,不一会儿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先离开了。

    片刻后,尹修也拦了辆出租车,带着宁月璟去了她所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