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警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宁月璟非常讶异的看着尹修,指了下爪子叉腰对着她的小蛮,吃惊道:“师父,你、你说它在跟我说话?”

    “嗯。”尹修微笑着点头,“小蛮也不是普通的动物,是一只灵兽来着,有着很高的灵智,除了不能说人话外,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小孩子看。”

    “啊……”

    宁月璟吃惊的轻呼,看着小蛮,大概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当看到被尹修抱在手上的小皮后,又忽然点了点头。

    既然连貔貅都有,似乎其他的也没什么太惊讶的。

    宁月璟年龄不大,但从小的经历却让她比同龄人心智成熟许多。

    这时候,茶几上蔫了吧唧的灵忽然抱着灵石飞到了宁月璟的肩膀上,渐渐衍化出了个大概模子的鼻子凑近宁月璟似乎轻吸了口气。继而就见它耷啷着腿抱着灵石坐在了宁月璟的肩膀上。

    宁月璟则显然被灵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虽然刚才尹修告诉过她不用怕,但这会儿身体还是本能的有些僵硬,脸蛋上的表情也僵住,似乎动都不敢动,只是用眼睛余光瞥着坐在了她肩膀上不走了的灵,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

    “师父……”

    宁月璟赶紧向尹修求助。

    △︾,..

    其实尹修都有点惊讶,一向蛮横暴脾气的灵居然会这么老实的飞到小璟的肩膀上坐着,而且看它的模样似乎很惬意,甚至是享受的样子……

    转念一想,尹修又似乎大概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因为小璟的‘纯阴灵体’的缘故,灵是纯粹的灵体,小璟的体质应该是对灵体以及各种阴魂一类的存在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吧。

    所以灵才会这么罕见的表现得很温顺的坐在小璟的肩膀上。

    想通了这一点,尹修正要开口安慰宁月璟。这时,站在尹修腿上的小蛮大概是瞧见了宁月璟脸上的那抹紧张之色,于是冲着坐在宁月璟肩膀上的灵就大叫了一声,“噶叽!”

    一听到小蛮的叫声,灵顿时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立刻就炸毛了。

    猛地跳起来。连抱着的灵石都直接搁在宁月璟的肩膀上,攥着那细细的小拳头,怒气冲冲的朝小蛮飞冲了过去……

    其实这段时间自从灵被尹修从水杯里放出来后,几乎每天它都被小蛮狂虐,刚才尹修他们刚进来时看到灵一副蔫了吧唧的模样,不用想,十有八.九是刚被小蛮给虐了。

    可是它一直被小蛮虐了这么多天,却始终就是不肯服气小蛮,每每刚恢复了点力量就又要去挑衅小蛮找虐。

    或者是什么时候小蛮冲它叫一声。立马就像炸毛的猫,一秒都忍耐不了,就要冲上去找小蛮打架。

    有时候尹修都搞不明白这灵是不是跟小蛮真的命理相冲,被小蛮教训了那么久都还是那么一副势同水火的架势。

    哪像小皮,平常看到灵跟小蛮打架,呃……或者说是灵被小蛮单方面的吊打的时候,它都是站在边上瞧热闹的,从不掺和它们俩的战争。

    当然。偶尔看得兴起的时候,小皮也会扬起脑袋张开小嘴‘嗷吼’扯两嗓子助兴……

    尹修看到灵和小蛮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战争’。也可以说是吊打与被吊打的戏码,嘴角不由抽了两下。

    想都不想直接用灵识把两个小东西给移开到一边地上,随便它们怎么闹腾。反正这房间已经被他施加了禁制,也不用担心两个小东西的‘战争’一不小心把房屋都给弄塌了。

    大概是瞧见又有好戏可以看了,小皮也挣扎着从尹修的手里跳了下来,嗖的一溜烟立马跑到了小蛮和灵边上。蹲坐在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

    就差边上再摆上一杯茶,一碟瓜子儿,还有一张摇椅了……

    宁月璟则十分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尤其是灵一次次的被小蛮一爪子拍翻在地上,又一次次的松开。然后继续重复着相同的画面……

    简直就跟机械似的。

    “咳咳。”

    尹修轻咳了两声,这种画面他几乎每天都在看,只不过灵和小蛮似乎是乐此不疲……

    “小璟,别管它们。它们每天都这样的。”

    “啊,哦。”宁月璟回过神,忙应了声。忽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东西滑落下来,连忙伸手接住。

    “师父,这是什么东西?我感觉到这里面……好像有很浓郁的一种、一种力量。”宁月璟握着灵石,不禁闭上了眼睛仔细的去感受。

    她的体质确实让她拥有着远比常人敏感得多的感知能力。

    “这是灵石。你感觉到的力量就是灵气。”尹修解释道。

    接着站了起来,“走吧,师父带你去房间看看。以后你就住房间里,师父睡外面客厅就好。”

    尹修睡不睡觉都没什么影响,平常他也只是偶尔才会睡一下。

    “哦,好的。”宁月璟跟着站了起来,跟尹修一起走进了房间去。

    房间里除了床铺和衣柜,还有一张书桌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尹修自己的东西基本都在储物戒指内。

    平常也不像普通人那样,还要使用各种七七八八的东西,甚至连衣物他都不用替换。身上穿的法衣每天任意变换一下款式颜色什么的就好了。

    “最近天气有点转凉了,家里也没被子,待会儿晚些师父再去给你买一床被子回来。”尹修床铺上干干净净的,就只有一个枕头,被子、毯子什么的全没有。因为他自己根本用不着,也一直没有去买。

    “嗯,麻烦师父了。”

    宁月璟看了看房间内,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简简单单,但对于她来说却非常的满足。

    尹修从储物戒指内将宁月璟的那些衣物还有书本都取了出来,放在床上,道:“小璟,你先整理一下自己东西吧,还缺了什么,待会儿再跟师父一块去买回来。”

    以前尹修自己一个人,各种生活用品都不需要,现在有小璟在,自然就得要去买了。比如说,牙膏牙刷、毛巾等这些东西。

    刚要走出房间,尹修忽然想起刚才宁月璟被灵给吓着的事情,于是回头解释了一句,“对了,小璟,你的体质比较特殊,对灵有着一种吸引力,所以它可能会比较亲近你,你不用太担心。”

    宁月璟闻言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不由微松了口气。继而抬头对尹修点头道:“我知道了,师父。”

    “嗯,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整理下自己的东西吧。”尹修轻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待尹修走出去后,宁月璟在床边坐了下来。

    目光扫过房间内的一切,瓷娃娃般精致的脸蛋上不禁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满足……

    晚上,带宁月璟出去吃过晚饭后,尹修又带着她去超市买回了各种她需要用到的生活物品。回到家中,将东西放好后,尹修将宁月璟叫在客厅坐着。

    “小璟,既然你已经是师父的弟子,有些要求师父也要先对你说清楚,免得以后你犯错,知道吗。”

    宁月璟感觉得出尹修语气有几分严肃,于是也认真的轻点了下头,“嗯,师父你说。”

    尹修道:“师父对你的要求也不多。只是你要知道修行也是修心,寻求真我。不一定是要你多么的悲天悯人,但至少,你应该要认清楚自己的本心,行为处事要有自己的准则。不是要你去受外界其他人评判或者规则的束缚,而是要你从自己内心去判断去衡量一件事情。”

    “说得空泛一些,那就是你的‘道’。或许我现在这么跟你说,你会不那么容易理解,但师父只告诉你一句话,无论做任何事都要无愧于心,自己坦坦荡荡,坚守住‘道心’即可。”

    微微顿了顿,尹修继续道:“待会儿师父就教你真正的修真法门,你的天资极高,以往所修炼的那些旁门左道之术就不必再去练了。那终究不是正途,反而容易让你踏入歧途。”

    “想要修真了道,终究还是得要走堂堂正正的路才有更大的希望羽化飞仙。那些旁门邪术或许有一定的威力,但却极易堕入魔道,滋生心魔,这是渡劫时的大忌,一着不慎就会在滚滚天劫之下灰飞烟灭。”

    “修魔者固然也有成功渡过天劫,成就魔仙的。但那是少之又少。一百个魔修渡劫,大概也就只有那么五六个能够成功。相比起来,正道修真的成功几率要大得多,能够达到三四成的几率。”

    “而且,正道修真即便渡劫失败的时候,也有很大机会可以兵解转修散仙之道。至于魔修……能够成功兵解的几率同样非常的小。”

    之所以一开始就对宁月璟说这些是尹修想要让她心中对正邪有一个警醒。

    毕竟宁月璟以前所练的基本都是些旁门左道的邪术,要是不给她一些警醒,怕是将来若是遇到什么事的话,她可能会踏入歧途。

    宁月璟虽然对尹修所说的什么修真、魔修、渡劫之类的似懂非懂,但尹修的大概意思她是明白的。

    “嗯!师父,小璟知道了。”

    在认可了尹修这个师父后,宁月璟在尹修面前显然就没有了那么多的wěi zhuāng,也知道尹修是真的为她好,所以表现得十分乖巧懂事。

    尹修微笑了笑,轻抚了下宁月璟的头发,道:“你谨记师父跟你说的这番话便好。现在师父先跟你说一下什么是‘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