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洗脉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逐一将修真的各个境界都与宁月璟大致的说了一番。

    宁月璟的纯阴灵体确实非同寻常,即便她以往只是修炼了一些旁门左术,然而以她如今不过区区十五岁之龄修为却也已经踏入了炼气期。

    纯阴灵体的巨大优势便是在于能够自行的引动周围的天地灵气和阴气纳入体内,这就是宁月璟能够在这个年纪,且没有什么十分高明修行法门情况下能修炼到炼气期的最大原因。

    不过她体内所练就的真气没有高深的法门精炼提纯,毕竟驳杂了些。不想日后根基不稳的话,还得花费一些功夫精炼真气,稳固修为。

    尹修为宁月璟讲解了一些修行方面的基础常识后,就传授了一门适合她修炼的功法。那是尹修在修真界中偶尔所得。

    名为‘太阴衍神录’,也是修真界中最上乘的修真功法。对于宁月璟纯阴灵体那是再适合不过。

    至于尹修自己所修炼的功法,却是并不适合宁月璟修行。

    尹修传授给宁月璟的只是功法的第一篇,也就是‘练气篇’心法。至于后续的,暂时倒还不需要传给她,不然一下子她也没法接受那么多内容。

    “小璟,这心法你先熟记,等下师父再帮你淬体洗脉一番,将你体内的杂质逼出。”尹修道。

    宁月璟本身纯阴灵体就不会蓄积太多的杂质,只不过淬体一番会让她有些‘蒙尘’的灵体更加通透,于修行会大有裨益。

    宁月璟不是太能够理解尹修所说的话的意思,不过也知道这是为她好,所以马上点头应道:“好的,师父。”

    过了一阵。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出头,这时尹修才终于对在一旁默默熟记‘太阴衍神录’第一层心法的宁月璟道:“好了小璟,可以开始了。”

    深夜子时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在这个时间点给宁月璟淬体洗脉无疑最为合适。

    示意宁月璟就站在客厅空旷的地方,而后尹修伸手虚引,直接将宁月璟凌空托住。让她横躺在半空中。

    被这么虚托在半空,宁月璟显然有些紧张,两只小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起来。不过她表面上却仍然在强自镇定着。

    尹修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个玉瓶。里面是一瓶‘ji pin玉髓’。这东西是用来‘洗脉’的。

    不仅可以洗去经脉中的杂质污垢,同时还能够拓宽和坚韧经脉。

    不过ji pin玉髓是颇为珍贵的宝物,即便是在修真界的那些大门派中通常也只有一些天资出众的弟子才能够拥有用ji pin玉髓洗脉的待遇。

    玉髓洗脉这种事对尹修来说只是小事一件。

    以法力引出玉髓,涌入宁月璟体内经脉中,而后开始一遍一遍缓缓地洗脉过程……

    在尹修的控制之下,宁月璟只是感觉到体内经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动,稍感觉有些胀痛。同时还渐渐感觉到发热起来。好在并不是太强烈,所以还能够忍耐住,没有太大痛苦。

    玉髓洗脉的情况也是因人而异,天资越高的人能够承受的洗脉次数也越多。每经历一次洗脉,经脉都会被拓宽一分,也更加坚韧一分。

    当然,越是到后面,经脉经过了多次玉髓洗礼后。就会变得愈发敏感,那种胀痛和灼热感觉就会愈发的强烈。直到难以忍受……

    当初尹修是自己给自己洗脉,所承受的痛苦自然不是现在的宁月璟能比拟的。当年他的修为才多高一点,掌控能力跟现在那是没法比。

    不过,饶是如此,当年尹修也是承受了九十余道洗脉。这在修真界已经是非常的惊人,只有各大派的那些有着天才之资的弟子才能够媲美。

    如今尹修也有些期待宁月璟能够承受多少次洗脉。

    毕竟她的纯阴灵体天资上要比尹修自己都要强得多。加上又有自己亲自为她洗脉,想来应当能够突破百道的地步吧!

    整个洗脉的过程不能快,太快了那种胀痛灼热感就会非常的强烈,难以承受。如果宁月璟真的能够达到百道洗脉的地步,整个过程至少也得要一个小时左右。

    不知不觉十几分钟过去。宁月璟已经承受了超过二十道洗脉。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冒汗,白皙细腻的肌肤上微微泛起了霞红,有点像是蒸桑拿的情形。

    不过仅仅二十余道洗脉显然还远远没有达到宁月璟身体承受的极限,她只是单纯的感觉身体有些发热,浑身在冒汗而已,并没有什么难受痛苦的感觉。

    而且,经历了二十多次洗脉后,宁月璟也完全放松了下来,静静地感受着那股热流在经脉中一圈一圈地缓缓流动。

    尹修不疾不徐的控制着ji pin玉髓在宁月璟经脉中的流速,随着宁月璟逐渐冒汗,她的皮肤表面也渐渐溢出了些许污垢油脂。

    不过倒不是很多,毕竟经脉中的杂质污垢本身就不可能有太多。

    何况宁月璟的纯阴灵体自我排除污垢杂质的能力就很强,不会像普通人那样体内堆积的杂质污垢简直多得跟垃圾场似的。

    “小璟,如果你感觉到体内很烫很痛的话就跟师父说一声,你自己估量着能够承受的极限,如果实在坚持不住就让师父停下,知道吗?”

    不知不觉宁月璟所承受的洗脉次数已经超过九十次,所耗费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五十分钟左右。

    尹修不得不提醒宁月璟一声。

    “好的,师父,我现在还能忍受得住……”宁月璟开口应道。不过她的声音中多少透出几分在努力忍耐的感觉。

    而事实上此刻她浑身早已是大汗淋漓,身上的衣物简直如同是在水中浸泡过一样,完全湿透的贴着她的身躯。

    娇小玲珑的身段完全展露无遗。

    至于身上的肌肤更活似蒸熟的螃蟹一样,由内而外都是红彤彤的一片,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仿佛能点燃的灼热……

    经历了九十次的玉髓洗脉后,经脉已经变得十分的敏感。玉髓在经脉中流淌洗脉时,会感觉到那种一阵阵的刮痛,那股灼热的感觉也变得很强烈,就好像有五六十度的热水在浇灌一样。

    这已经是很强烈的痛苦,宁月璟的肌肉都不自觉的有些许微微的轻颤,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小脸上也是汗水密布。但她却紧咬着牙关,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

    宁月璟确实是一个很坚强,也很坚忍的女孩,不仅内心强大,而且意志身体也都能够绷得住,表面上都看不出太多的异样来。

    若是换了一个寻常的十五六岁的少女来承受她此刻所忍受着的胀痛和灼热,只怕是早就忍不住哭喊起来了。

    尹修自然一直在留意着宁月璟的情况。看到她的表现,心中也是不觉暗暗点头。

    虽然宁月璟在某些事情上的想法和行为可能会偏激了一些,比如她对待生父柳志鹏。但是。除了这一点之外,其他的方面尹修都非常的满意。

    比如她的本心其实很善良也很懂得感恩,这一点从之前她会跟尹修说房东阿姨对她很好,说学校的老师们也对她很好……等等这些就可以看得出来。

    此外,在性格方面她也非常的坚强,意志坚韧,能够忍耐超出常人的痛苦。心理的承受能力也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这是她从小的经历就决定了的。

    能够在没有任何亲人的情况下。依靠着自己稚嫩的双手养活自己,并且还自己想办法坚持到学校去读书……这样的一个女孩你根本没有办法去否定她内心的强大与坚忍!

    除了心中的一些执念和想法可能会偏激一些。以及曾经修炼过一些左道邪术之外,尹修对于这个弟子几乎没有任何一点不满意。

    几分钟过去,宁月璟已经承受了九十七道洗脉,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尹修当年。

    不过随着经历的洗脉次数越来越多,宁月璟所承受的痛苦也就越来越强烈。一张小脸已然憋得通红,呼吸抑制不住的急促。身体更是热得已经发烫……

    不过她还在咬牙坚持着,没有叫停。双手紧紧地攥着,指骨都捏得有些发白,精致的脸庞上紧皱着眉梢,身体也止不住微微地颤栗。

    尹修一言不发的看着宁月璟的情况。继续控制着玉髓缓缓在她体内经脉中流动。心中也在默数着洗脉的次数。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

    ……

    突破一百次后,宁月璟依旧没有开口喊停,她仍然在坚持,在拼命的忍耐。她的意志确实非常的强大和坚韧。

    当然,这或许也与她要强的个性有关。

    一百零五。

    ……

    一百零七。

    ……

    一百一十。

    ……

    一百一十四……

    “师父……”

    这时候,宁月璟终于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声音充满了虚弱无力以及沙哑的叫了一声。

    尹修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停止了继续洗脉。手中捏了道法决,将宁月璟经脉中的那些玉髓悉数引出。

    这一刻,宁月璟不由自主的长呼了口气,整个人都无力的放松了下来。微张的小嘴大口大口的喘息……

    不过尹修没有马上把她放下来,而是迅速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枚灵果,凝在手掌间,法力一搅,彻底将灵果搅碎成汁沫。

    “小璟,张开嘴。”尹修说道。

    宁月璟闻言,下意识的稍微张大了一些嘴。这时,她立即感觉到有一股甜中略带酸涩味的汁液涌入了她嘴里,顺着喉咙滑了进去……

    尹修在一旁又以法力化开宁月璟刚刚吞入的灵果汁沫中所蕴含的药效,让那些灵果的力量都散入到她的经脉中。

    那枚灵果是‘浮生果’,用来滋养经脉最好不过。

    宁月璟的经脉刚刚承受了足足一百一十四道玉髓洗脉,正是需要以‘浮生果’滋养经脉,同时稳固被一次次洗脉给拓宽的经脉。

    将浮生果的药力化开散入宁月璟经脉后,尹修这才将她从半空放了下来,让她平躺在地上渐渐恢复。

    不过,淬体洗脉这才仅仅是完成了洗脉部分,还有更重要的淬体尚未完成。

    好在淬体反而没有洗脉这么吃力,待会儿等宁月璟休息一阵,恢复一些后就可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