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小礼物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躺在地上,宁月璟浑身汗淋淋的湿透,大口喘着气,浑身肌肉彻底松弛下来,皮肤表面也凝着一层薄薄的垢污,倒不是很明显。

    浮生果的药力正渐渐被她的经脉吸收,一阵凉凉的感觉让原先灼热胀痛的经脉一下子得到了极大缓解,就好像大夏天吃下了雪糕一样。

    “小璟,感觉还好吧。”尹修站在一边问道。

    宁月璟缓了口气,才轻‘嗯’了一声回应。不过一时半会儿大概也很难完全缓过来,所以没什么力气开口说话。

    尹修自己是经历过玉髓洗脉的,他很清楚在咬牙坚持最后的那十余次洗脉过程是有多么的痛苦煎熬。

    小璟能够一直坚持到第一百一十四次洗脉,可想而知她经受了怎样的磨砺。这个数字可要比尹修当初都还要多出了整整十八次!

    要知道尹修自己当年也只不过是坚持了九十六次玉髓洗脉。

    尹修没有急着给宁月璟继续淬体,耐心的等待她渐渐恢复过来。有浮生果的药效,倒不会很久。

    宁月璟经脉中的胀痛和灼热感正在迅速的消除,经过了一百一十四次玉髓洗脉后的经脉远比之前宽敞坚韧了太多。

    足足在地上躺着歇了有五六分钟,宁月璟才终于撑着手肘坐了起来。

    她身上的汗水都还没有干,两鬓的发梢被汗水浸湿粘在一起,显得有些散乱。

    “师父,这个洗脉过后,我修行是不是就能更快了?”宁月璟抬起头看着尹修问道。

    尹修轻点头,“没错。你自己应该能够感觉到体内的经脉比原来拓宽坚韧了许多。”

    “嗯,是的。我能感觉得到。”宁月璟呼着气息,应道。

    “你先好好歇一会儿吧。等下师父再给你进行淬体。放心,淬体不会再这么痛苦的。只是会感觉身体发热,浑身肌肉有些麻痒刺激罢了。”

    尹修安慰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等师父给你淬体后,你体内的杂质和污垢就都会排出。到时候你去浴室好好清洗一下就好。往后你只要好好练功,身体里就不会那么容易堆积这些杂质和污垢了。”

    “嗯!好的师父。”

    宁月璟点着头,坐在地上慢慢恢复。

    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宁月璟站了起来,对尹修道:“师父,我好了。你帮我淬体吧。”

    “行!”

    尹修点点头,左手对着宁月璟虚引,再次将她的身体横仰着虚托半空,这一次尹修给宁月璟淬体所使用的是ji pin石乳。这东西用来伐毛洗髓,淬炼身体比更好。

    以石乳淬体的过程没有洗脉那么小心翼翼和漫长,在尹修的掌控下,那些石乳从宁月璟口中进入体内,而后以法力将其化开,迅速的扩散到全身……

    很快宁月璟身体就有了一阵阵麻痒发热的感觉,不过并不是很强烈。与此同时,她身体中所堆积的各种杂质和污垢都渐渐地透过皮肤毛孔排出。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后。宁月璟的皮肤表面上已经凝结了一层灰白泛黑的垢污,将那原本白皙细嫩的脸蛋都覆盖。看上去就好像是敷上了一层面膜一样。

    尹修的灵识扫过宁月璟体内,察觉到所有杂质和污垢都已被淬炼排出后,于是便将她体内残余的那些石乳引出,随手将其湮灭。

    “好了小璟,去浴室清洗一下吧。”

    尹修将宁月璟放了下来,对她说道。

    刚落地。宁月璟的双脚似乎有点发软,大概是之前尹修给她淬体时的那种酥麻感还未完全散去。

    身体微晃了晃,连忙稳住。

    缓了一下才抬头对尹修道:“师父,你帮我从房间拿一套干净的衣服到浴室放着吧,我手上太脏了……”

    宁月璟早就注意到自己身上满是灰白泛黑的垢污了。

    “行。你稍微等会儿。”尹修应了声,走去房间衣柜里帮宁月璟拿衣服。

    今天在商场的时候尹修给她买了好几套衣物裙子,尹修在衣柜里扫了眼,随手拿了一件米白色的连衣裙出来。

    这会儿尹修才猛然想起他倒是忘了给小璟买两件睡衣了。要知道在商场时候他可是连裤都帮小璟买了几套的。

    把裙子还有宁月璟搁在衣柜里还没拆开的裤拿了一套一起装在一个购物袋中,尹修直接出来将购物袋递给了宁月璟。

    “小璟,直接拿着去浴室吧。”

    “嗯,好!”

    宁月璟接过购物袋,连忙走去了浴室。女孩子多少都爱干净,她现在身上凝结了一层微微发酸发臭的垢污,浑身上下都难受得紧。

    只不过她忍耐比较强,所以也没表现出什么罢了。

    浴室里的洗浴用品倒是都有,全是之前出去吃饭后在超市刚买的。事实上尹修住在这好几个月,他压根就没用过浴室。主要是他根本用不着。

    听着浴室中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尹修坐在沙发上,而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些寻常的炼材,还有一小块玉石。

    尹修也打算给小璟炼制一件当初给尹佳倩那样方便携带的低级法剑,小璟虽然已经是炼气期修为,但还不足以直接将法器炼化收入体内。

    而且小璟炼气期的修为也只能勉强使用低级法器,尹修储物戒指里根本就没有这种低级玩意,只能现炼一件出来。

    这个也不需要费多少时间,对尹修来说片刻就可以完成。

    尹修所用的材料依旧是当初炼制药炉后剩下的那些钢锭,再往里面融入一些寻常的炼材。

    跟当日给尹佳倩炼制的法剑不同,尹修给宁月璟炼的这把法剑是铭刻了几道攻击性的阵纹。

    毕竟宁月璟如今已经是炼气期修为,已经可以用真气勉强激发催动其中的阵纹力量了。

    宁月璟从小就修炼‘术道’,想来要她掌握如何催动法剑阵纹应该不难。

    对于给宁月璟炼制的这把法剑尹修倒是稍稍花了一些心思,将其外观炼得格外的精巧漂亮,纤长的剑身隐隐泛着一层淡淡的红芒。剑柄上铭刻了一些精致的纹理修饰,甚至特意将宁月璟的名字给刻了上去……

    不过这些也只是多花了尹修一两分钟时间而已。

    完成这一步后,尹修又迅速将放在边上的玉石给炼成一枚小巧玉指环,原本他也是打算给炼成手镯的。

    不过想了想,依小璟的个性,大概会更喜欢精致小巧一些的物件。于是就改成了一枚指环。

    对于这枚指环尹修也是特意在其中铭刻了可自如缩放的法阵,免得日后小璟年纪大一些后,身子骨长开,指环不能扩大就没法戴了。

    除此之外,一些什么聚气凝神、驱邪避煞之类的法阵、阵纹尹修倒是没有铭刻。这些对宁月璟其实没什么用处,她本身纯阴灵体就能够驱邪避煞,同时也有凝聚引纳四周天地灵气和阴气的能力。

    所以尹修给她的指环上铭刻的是一道比较强的防御性法阵,以及一道攻击性法阵。届时小璟可以自行的以真气激发相应法阵的力量。

    对于这枚玉指环,尹修倒是没有再弄什么花俏的纹饰上去。玉质本就该是圆润光滑才最具美感,在上面雕刻其他的纹理或者是形状什么的,都会显得轻佻花俏了些,还是圆润平滑的指环更显简洁大气。

    将玉指环内的法阵也都铭刻完成后,就只剩下最后一步,那就是取小璟的一滴血液来血炼融合。

    不过尹修炼制完成那把法剑和玉指环总共也只用了十来分钟而已,宁月璟这会儿还在浴室里洗着澡呢。

    也对,浑身排出了那么多的污垢杂质。是得仔细的清洗一番。

    静静等待了一阵,大约又过了七八分钟后。浴室门终于‘嘎吱’一声打开,身上略有水汽弥漫的小璟穿着那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走了出来。

    头发湿漉漉的随意披肩散落,刚刚洗过的脸蛋显得格外素净,眉宇间透着少女的那份青涩,姣好精致的面容宛如一件青花瓷器般精美。

    经过尹修给她淬体洗脉,排除了体内杂质污垢后。她的肌肤显得更加圆润光泽,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一般。

    “小璟,过来吧。”尹修招了招手。

    “师父……”

    宁月璟连忙走过去,她的目光很快就注意到了尹修搁在桌上的那病纤长精巧的法剑。眼底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喜爱之色,不过她马上就收回了目光,乖巧的站在尹修旁边。

    尹修自然注意到了她刚刚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笑,随手一招,将桌上的法剑悬在半空,同时那枚小巧的玉指环也同样飞在半空中。

    “这把剑和指环喜欢吗?”

    尹修看着宁月璟,问道。

    宁月璟不知尹修问她是何意,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轻点了点头,“嗯!”

    她的性格本就是比较直接的,不会刻意的去绕弯子。

    “之前师父不是说过会送你件小礼物吗。这是师父刚刚帮你炼制的,你喜欢就好……”尹修微笑道。

    “谢谢师父。”

    宁月璟的脸上虽然并没有露出笑容,但尹修却从她的语气和那略微扬起的眉梢感觉得到她内心的欢喜。

    大概这些年来的经历已经让她有些忘记该怎么去笑了吧。

    尹修心中默默地想。

    “把你的手伸出来吧,这件小礼物还差一步才是真正的完成。”

    宁月璟心中略微疑惑,这件?不是两件吗?

    看了看浮在半空的法剑和指环,宁月璟倒是没有开口去问,只是依言将白皙纤瘦的小手伸了出来……

    尹修抬手隔空一指,一滴嫣红的血珠顿时渐渐从宁月璟的食指指肚沁出。

    手一招,那滴血珠顿时飞到尹修面前,而后迅速一分为二,分别飞向了半空的法剑和指环……

    宁月璟看着这一幕,十分惊奇。

    清澈微冷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之色,一眨不眨的看着血珠分别融入法剑和指环中。

    尹修连续的几道法决打出,迅速的完成了这血炼融合的最后一步。

    尹修还没有跟宁月璟提过修真炼器的手段,所以她对此是充满了惊讶与好奇的。

    当看到法剑泛着强烈的红光迅速的融入到那枚同样泛着红光的小小指环时,宁月璟眼中的吃惊之色更浓了几分。

    片刻,光芒内敛,半空中只剩下了那枚玉指环。

    与此同时,宁月璟感觉到了一丝奇妙的联系出现在她与半空那枚指环之间,“师父,这……”

    不明所以的她顿时忍不住看向尹修。

    尹修微笑道:“刚才的法剑已经融入这枚指环里了。师父用的是你的血进行血炼融合,所以你冥冥中就与这枚指环,还有融入指环的那把法剑都有了一丝联系。”

    “以后你只需要依靠这一丝联系就能自如的控制法剑从指环中分离或者融合。还有这枚指环本身也有着攻击和防御的法阵,师父稍后再一一给你仔细讲解……”

    “现在你先戴上这枚指环,自己试试通过那一丝联系将法剑分离出来。”

    尹修抬手一挥,半空中那枚光泽圆润的玉指环顿时直接套在了宁月璟的手指上。继而淡淡的光芒微闪,指环稍稍收缩了一些,使得大小刚刚好套住手指。

    宁月璟将戴着指环的右手抬起在眼前,仔细看了看食指中套着的指环,看着是愈发的喜欢。

    片刻,终于通过那一丝联系试着将指环中的法剑分离……

    只见指环上红芒泛出,那把法剑很快就显现,分离了出来,而后落在了宁月璟的手掌中。

    相比于指环,宁月璟显然更加喜欢这把剑。

    握着剑柄,颇有几分爱不释手,尤其是当她看到剑柄上铭刻着的‘宁月璟’几个字时,眼中更是微微一亮。

    尹修坐在旁边面带微笑的看着,开口说道:“这些天师父抽时间慢慢教会你怎么使剑,怎么催动法剑中的那些阵纹。”

    宁月璟以前只是修炼南疆秘术,并没有练过武,自然也不会使剑。如今她修为不高,学一些剑法武学还是很有用的。

    ‘术道’固然厉害,可有的时候也并非万能。尤其是在修为还不高的时候。

    “好的师父!”

    宁月璟自然颇为欣喜。

    她其实对于修炼方面很感兴趣,否则也不至于小小年纪就炼成了不少的南疆秘术,甚至包括那并不容易修炼的吸人精气的纸人邪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