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寻仇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晚上,尹修坐在家中看着电视,小蛮和小皮一左一右的坐在他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在看。↑,那表情和模样简直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灵则独自抱着灵石坐在茶几边缘,滋滋有味的吸着灵石中的灵气,两条面条般的小短腿儿悬着晃悠……

    中平七中。

    两节晚自习结束,宁月璟背着书包独自走出了学校,准备搭车回去。

    因为性格和以往经历的原因,宁月璟在学校里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很少,对于其他同学来说,宁月璟太‘冷’了一些,不容易靠近。

    平常大多数时候她基本都是自己一个人。比如,晚上下了晚自习后回去也都是自己独行。

    “谁!给我出来!”

    走出学校不远,刚要出去路口那边拦车,宁月璟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窥视,于是猛地转过头对着一侧黑暗的角落冷叱一声。

    ‘啪,啪啪……’

    率先传来的是一阵不急不缓的击掌声,紧接着宁月璟看到有三道身影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挺有警觉性的嘛。看来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林师侄要特意请我们来对付你这么一个黄毛小丫头了……”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

    宁月璟没有开口,正面对着走出来的三人,目光有些冰冷,最终落在了其中一名大约二十出头的青年身上。

    “是你!”

    宁月璟语气中透出一股冷意。

    那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上前两步,盯着宁月璟,冷笑道:“臭丫头,上一次要不是有我师父给我的护身符,差点被你用邪术给害了性命,这一次你别想逃!”

    “小小年纪竟然修炼歹毒的邪术害人。实在罪不容恕!今天我们就替天行道,灭了你这修炼邪术的妖女,免得将来继续为祸世人!”

    另一名同样是在三十余岁的男子一脸冰冷煞气的道。

    宁月璟冷笑了起来,盯着对方,不屑的讥诮道:“替天行道?嗤……就凭你们也有资格喊替天行道?”

    “姓林的,上一次跑得快算你命大。敢对赵老师意图不轨。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就别想再回去!”

    姓林的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羞恼,怒视着宁月璟,“你这小妖女还敢胡言乱语,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完,他又看向身边的两名三十余岁青年,道:“两位师叔,还请你们出手降服了这妖女,然后废了她的邪术。到时候我要让她知道胆敢修炼邪术。为害世人的下场!”

    林姓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厉色。

    最先击掌的那名青年却忽然笑了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宁月璟那张精致的脸蛋,淡淡的道:“林师侄,这妖女还是交给师叔来处置吧。长了这么一张精致绝伦的脸蛋,若是随便杀了委实可惜。”

    “虽然小是小了些,不过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何况这种体态较小玲珑的,正适合抱在怀里好好把玩,细细品味……”

    说完。这人嘴角泛起了邪魅的笑容。

    另外两人看了看宁月璟,不由得纷纷相视邪笑。

    “曹师兄说得不错。这么精致的一张小脸蛋。若是辣手摧花,确实可惜了些,还是曹师兄这主意好。这才是对这修炼邪术害人的妖女最好的惩罚!”

    宁月璟年龄虽小,但现在十几岁的人又有几个会听不懂他们这番话的意思?何况宁月璟心智上本就要比同龄人成熟不少。

    精致的俏脸上满布寒霜,深黑的瞳孔,目光阴冷的盯着对面的三人。她什么都没有说。但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此刻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寒意……

    没有丝毫犹豫,宁月璟那双小手忽然间在胸前迅速的结印,体内真气涌动,一团猩红阴冷的微光在她双手间萦绕。

    与此同时,她背后的书包拉链悄然被拉开。一张张纸片人泛着微弱的红光,无声无息的从书包里飞了出来。

    她跟随尹修修行时日尚短,区区几天时间她对于尹修教她的那些法术、剑法之类的都还不是很熟练。

    眼下面对敌人,她第一直接反应还是使用原本熟悉的南疆秘术。

    宁月璟的举动自然落入对面三人眼中。

    两名三十余岁的青年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冷笑,其中一人道:“曹师兄,你来还是我来?”

    曹师兄盯着宁月璟,戏谑的抿了抿嘴,道:“小小邪术,就劳烦魏师弟解决吧。”

    “行!那就交给师弟了。”

    魏师弟对着宁月璟狞笑了一声,毫无征兆的,身体突然如一阵狂风般朝宁月璟急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五六米远的距离几乎是一眨眼即至。

    宁月璟轻哼一声,白皙纤长的小手顿时朝着魏岳一指。

    霎时间,那些静静悬在她身后的纸片人顿时纷纷如同飞蛾扑火般朝着魏岳扑了上去……

    ‘吱,吱吱……’

    泛着淡淡阴森红光的纸片人发出一声声宛如老鼠般的轻叫,超过十张纸片人一下子将魏岳团团围住。

    一道道红光从那些纸片人体内发出,落在魏岳的身上,疯狂吸食他体内的精气。

    然而魏岳对此只是冷笑一声,体内真气一震,化作一层护体罡气笼罩周身,顿时将那些纸人所发出的红光隔绝在外,让其无法再吸他的精气。

    与此同时,魏岳双掌出击,掌心布着一层罡气,猛拍向围着他的那些纸人。

    宁月璟见状,眼中寒芒一闪,双手迅速的在胸前再次结印。红光闪过,围着魏岳的那些纸片人顿时‘嗖嗖’的迅速飞掠,眨眼间在半空结成了一道阵势一般。

    当魏岳的肉掌拍到其中一张纸片人身上时,所有纸片人身上都同时泛出一阵红光,直接将他的攻击抵消。

    随后,那些纸片人猛地一齐扑到了魏岳的身上。一阵红光闪烁,魏岳猛然感觉到自己释放的护体罡气竟然被这些纸人给破开了一个个窟窿,体内的精气开始迅速的流失……

    不过魏岳却并没有慌乱,只是瞥了眼对面带着一丝丝冷笑的宁月璟,心中暗道:“这个妖女修炼的邪术果然不简单。不过,也仅此而已!”

    冷哼一声。魏岳手指中突然多出了一张纸符,而后就见他将手中纸符猛地往自己身上一拍。

    ‘哗!’

    只见一团火光猛地闪过,趴在他身上狂吸精气的那些纸人竟然同时全部被弹飞,并且体内的红光悉数被驱除,而后在半空‘噌’的一下,全部冒出了一团火光,被火焰吞没……

    宁月璟似乎也承受了重击,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一个踉跄猛退了两步,盯着面前带着得意笑容的魏岳。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现在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魏岳冷笑一声,再次朝着宁月璟猛冲过去,双拳如龙,气势猛烈霸道。

    宁月璟轻咬了咬牙,只是稍一迟疑后,最终还是决定从手上的指环中分化出尹修给她炼制的那把法剑。

    她虽然修炼了不少南疆秘术,但论威力。最大的其实也就是方才的纸人邪术。

    既然连纸人都对付不了对方,其他的秘术估计也很难有什么效果。于是宁月璟索性决定用尹修教她练了几天的剑法!

    剑一入手。宁月璟便猛地一剑直刺,直取魏岳面门正中。

    魏岳压根没料到宁月璟手中竟然会突然冒出了一把剑来,顿时被吓了一跳,原本猛攻向宁月璟的拳头连忙收住,身体立刻向右一侧,避开宁月璟刺去的长剑……

    宁月璟毕竟缺乏与人近身搏杀的经验。本身也只是刚开始练习剑法没几天,根本就还不是那么熟练习惯。

    所以,饶是尹修教她的是上乘的剑法,但此刻面对实战经验丰富的魏岳,仍然是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被魏岳一双肉掌逼得左支右绌,只能勉力招架。

    此时,宁月璟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焦急。

    她也明白了对方的实力确实很强,虽然修为未必比她高出多少,但是这战斗经验,尤其是近战搏杀,她确实逊色了太多。

    “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

    宁月璟心中一狠,猛地一剑将魏岳稍稍避开些许后,立即往手指上戴着的那枚玉指环中输入了一道真气,直接激发了其中尹修所铭刻的那道攻击法阵,并将指环对准了魏岳……

    嗡

    宁月璟蓦地感觉到手指上戴着的玉指环微微一颤,指环内猛然闪耀出一道亮光。紧接着,一束灵力光束顿时宛如激光一般蓦地激射而出。

    魏岳根本来不及闪躲,眼中猛然发现有光束射来时,心中本能的感觉到一阵不妙,只来得及将护体罡气尽可能激发到最强地步,身体甚至还未等作出任何闪躲动作,那道灵力光束就已经狠狠地打在了他身上。

    砰!

    魏岳直接被那一道灵力光束震飞出去。狠狠地摔在了五六米之外的地上。刚一落地,顿时压制不住体内剧烈翻涌的气血,猛地一口粘稠的热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宁月璟手指上的指环毕竟只是用玉石炼制,而且尹修还铭刻了多道法阵与阵纹,是以单一的一道法阵威力就注定了不可能很强。

    这一击并没有能够直接取了魏岳的性命,不过也将他给重伤了。

    只是宁月璟手上那指环内的法阵只能一次激发,之后就需要经过将近一天左右的时间让指环内的聚灵阵纹慢慢自行吸纳周围的天地灵气,为法阵重新蓄积力量后,才能再次激发。

    尹修跟宁月璟说过这一点。所以宁月璟在激发了指环中的攻击法阵重伤了魏岳后,二话不说立刻掉头就跑……

    虽然魏岳已经重伤,但对方还有一个人,看样子实力怎么都不可能会比魏岳差,宁月璟可没有第二次机会重伤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