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法身降临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曹天禄看到自己师弟魏岳居然被宁月璟重伤,顿时惊怒交加。连忙飞身上前,扶起魏岳,“魏师弟,你怎么样,没事吧?”

    林建峰也赶紧跑了过去。

    魏岳捂着胸口,轻咳着血沫,脸色发白的对曹天禄摇了摇头,“曹师兄,我伤到了内服,还有胸口的骨头应该也骨折了,不过还死不了。”

    曹天禄咬牙切齿道:“林师侄,你在这照顾好你魏师叔,我去把那个妖女抓回来!绝不能让她给跑了。”

    “曹师兄小心那妖女手中的指环,我刚刚就是被那指环突然射出的光束给打伤的。”魏岳连忙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曹天禄说了一声,将魏岳交给林建峰,立即便煞气腾腾的朝宁月璟追去……

    曹天禄的修为明显要比宁月璟高出许多,即便宁月璟先逃了一会儿,但曹天禄依然很快就追了上去。

    “妖女,给我受死吧!”

    曹天禄一边追赶,一边双手迅速在胸前结印,而后伸手朝前方的宁月璟一指,顿时一道凌厉的剑芒飞射而出。

    宁月璟回头瞥见,心头顿时一紧,连忙侧身闪躲。

    然而速度还是稍慢了些许,被那道剑芒划中了左臂。顿时一窜血珠飞溅,嫣红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她裸露的白皙左臂……

    宁月璟右手连忙结印,书包里仅剩的几张纸人立即飞出,冒着阴森的红光朝身后追来的曹天禄飞扑上去。

    宁月璟很清楚自己的纸人只能稍微阻挡一下对方。所以她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迅速的拨打了尹修的号码。

    这手机还是前几天尹修专门给她买的,方便她随时能跟尹修联系到。现在宁月璟也只能打diàn huà向尹修求救。否则等身后那人追上来,只怕她绝非敌手。

    曹天禄的实力确实要比魏岳强了许多,面对着飞扑而来的几张纸人,他并没有像魏岳那样还需要动用纸符,而是直接几掌击出,迅速就将那些纸人全部震碎!

    随后,曹天禄瞥了眼前方不远处的宁月璟。顿时冷哼一声,脚下如生风一般,迅速朝着宁月璟疾掠而去。速度之快,几乎要拖出残影,令人咋舌!

    曹天禄宛如一道闪电般从宁月璟身侧一掠而过,右手一掌便拍向宁月璟后背。

    宁月璟连忙向侧面一闪。惊险的躲开。

    只是如此一来。她身前已经被曹天禄给堵住去路。

    “妖女,我看你现在还往哪里逃!”曹天禄冷冷地盯着宁月璟,一步步的逼近。

    ……

    正与小蛮、小皮坐着看电视的尹修被突如其来的diàn huà铃声惊动,隔空摄入手中,看了眼,发现竟然是小璟打来的,顿时微感诧异。

    这个时间小璟不是该刚下晚自习回来吗?怎么忽然给自己打diàn huà。

    没多想,尹修随手接通了diàn huà。正要开口时,耳边却传来了小璟那清冷中略带急促的声音。

    “师父。救我。”

    尹修不由一惊,连忙坐直了身体,开口问道:“小璟,出什么事了?”

    说完,没等小璟回答,尹修已经左手捏了法决,通过手机通话的联系,立刻确认了小璟的位置,并释放出灵识出去……

    “师父,有人在追杀我……”

    在宁月璟回答的同时,尹修的灵识已经笼罩了她此刻的位置。

    当尹修看到确实有人煞气腾腾的逼向宁月璟时,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微微的冷意。

    没有再去回答宁月璟的话,尹修左手迅速的连续变幻法决,一眨眼之间手指简直如幻影般变化了数十道法决……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宁月璟看着步步近逼的曹天禄,脸上虽然强自镇定,但眼中还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慌乱。

    曹天禄狞笑一声,蓦地再次出手,身如大雁一般,朝宁月璟疾掠而去,右手成爪,气势凌厉!

    宁月璟此时也只能再次将法剑从指环中分离手中,准备迎敌。

    不管怎样也一定要拖到师父赶到。

    宁月璟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着。

    然而还未等宁月璟跟曹天禄接触动手,宁月璟的身前很突兀的出现一道光影闪过。

    瞬间,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宁月璟面前,正面对着气势汹汹的飞扑而来的曹天禄……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曹天禄和宁月璟都是一惊。

    谁也没料想到他们中间居然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原本已经近在咫尺的曹天禄也不得不强行止住身形,一脸警惕的盯着突然出现的那人。

    宁月璟在一愣之后,看着身前之人的熟悉背影,立即认出了出现在她面前的赫然是她刚刚打diàn huà求救的师父!

    “师父,是你吗?”

    宁月璟清脆的声音中微带着一丝惊喜。

    其实她心里也是非常吃惊的,她前一秒钟才刚刚打diàn huà跟师父求救,怎么师父这马上就出现在她面前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空间瞬移之类的?

    宁月璟一时半会是想不明白,她暂时也没那么多心思去多想,连忙上前与尹修并肩而立。

    来人确实是‘尹修’,‘尹修’回过头对宁月璟安慰的微笑了笑,问道:“小璟,你没事吧?”

    宁月璟下意识扫了眼自己左臂的伤口,不过还是对尹修摇摇头,“师父,我没什么大碍。”

    尹修自然也瞧见了宁月璟手臂上的伤,神情顿时微微冷了几分,没有再跟宁月璟多说什么,将目光投向了前面的曹天禄。

    此时曹天禄感觉十分不妙。尤其是听到宁月璟叫尹修‘师父’时更是如此。

    虽然他还没有跟尹修交手,但是他又不是傻子。刚刚尹修是怎么出现的?那是突然的凭空出现,这还是人吗?

    曹天禄只觉得此刻一阵头皮发麻,看着尹修的目光充满警惕和惊慌。

    “阁下是什么人?”

    曹天禄壮着胆子。硬着头皮开口问道。

    尹修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声音毫无波澜的道:“我弟子手臂上的伤是你造成的?”

    尹修虽然显得无比平静,但曹天禄却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底的压力。

    冷汗不由自主的顺着他额头和双鬓渐渐滑下。

    “师父,我手臂的伤就是刚刚被他发出的一道剑芒划伤的。他还有两个同伴在那边,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宁月璟开口道,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拉一下尹修。指向身后魏岳和林建峰两人那边。

    然而当宁月璟的手要触及尹修时,她的手掌竟然直接从尹修的身体中间穿越而过,仿佛尹修的身体就像只是虚影。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一幕顿时让宁月璟呆住了,对面的曹天禄也同样愣住了,有点傻眼的看着尹修。

    “师父,你……”

    宁月璟蓦地抬头看向尹修。很吃惊的道。

    尹修却毫不在意。看着宁月璟,平淡道:“不用吃惊,师父可没有直接进行瞬间空间挪移的本事,只能以‘法身’才能瞬间出现在这里。”

    “法身?”

    宁月璟显然并不懂所谓的‘法身’是什么,有些懵懂的看着尹修。

    尹修暂时也无暇跟她去解释什么是‘法身’,目光再次投向曹天禄。至于魏岳和林建峰两人,也都在尹修的灵识‘jiān kong’之下,他们也跑不了。暂时没必要去理会。

    “说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我的弟子?”

    尹修看着对方开口问道。

    而远在几公里之外家中的尹修本体手中却继续变换了几道法决。

    曹天禄带着几分惊疑不定的盯着尹修,他自然也不懂‘法身’是什么玩意,但是他刚才却看到了宁月璟的手直接穿过了尹修的身体。

    “难道这个人只是幻象?”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出来看上去简直跟真人一模一样,但如果只是幻象的话,那么他应该就不会具备什么力量。也就是说……他只是一个唬人的把戏!”

    曹天禄心中暗想着,盯着尹修的目光闪烁不定。

    尹修看着曹天禄不禁微摇了摇头,已然将他心中的想法窥探得一清二楚,甚至包括他潜意识中浮现出的关于自己所提问题的相关dá àn和信息……

    虽然出现的只是‘法身’,但尹修却已经通过法决让法身同样具备读心术的力量。

    “想不到你们青城‘白云观’已经堕落到了这等地步,好歹也是正道门派,却不想门下弟子竟是如此的不堪、堕落。”

    “原本还与你们白云观多少有几分香火之情,但是既然你们已堕落至此,行事与邪魔无异,竟然对我这才区区十五岁的弟子动邪念,还打算以残忍手段折磨。那几分香火之情也没什么必要再顾念……”

    尹修静静地看着曹天禄,缓缓地说道。

    从曹天禄的脑海潜意识中尹修已经将他之前对宁月璟所动的那些邪念都窥知得一清二楚,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显然,尹修已然动了一丝怒意。

    小璟才只是十五岁,这几人都想打着所谓‘替天行道’的冠冕堂皇的幌子对小璟动邪念,甚至还酝酿了很多不堪的手段……

    曹天禄显然对尹修的话根本没有丝毫的觉悟。

    反而是露出了一丝冷笑,盯着尹修,冷哼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你以为就凭你这区区的幻象就能吓住我?嗤,可笑!”

    “我倒要看看你区区一道幻象能拿我怎么样。我今天还非就要废了你这徒弟的修为和邪术,替天行道。顺便再好好的‘享用’你娇俏可人的弟子。还真期待这么个漂亮的美人胚子在老子胯下婉转承欢时是怎样美妙的情景,哈哈哈哈……”

    曹天禄肆无忌惮的狂笑。

    还真是嫌自己作死还不够呢!

    边上的宁月璟被曹天禄那狂妄淫.邪的话气得俏脸含煞,眼神冰冷,透出的那股寒意仿佛能将人瞬间冰冻。

    “自作孽,不可活。”

    尹修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伸出右手,对着曹天禄五指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