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求死不能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曹天禄看到尹修朝他伸手张开五指,并未当回事,脸上甚至露出不屑之色,轻哼了一声,“故弄玄虚……”

    然而,他的话音都还未落下,就猛然感觉到浑身一僵,紧接着,仿佛一股无形的巨力将他全身上下都彻底束缚。

    一瞬间,曹天禄脸色大变。

    这时候,他的身体突然被一股无形力量凌空提了起来,悬在了半空中。

    “你、你……”

    曹天禄骇然的望着对面静静看着他,面无波澜的尹修,心中的惊骇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原本以为尹修只是一道幻象虚影,却万万没想到,这一道他以为的‘幻象虚影’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间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只是隔空张手就能将他牢牢地擒住,甚至直接提到了半空。

    这种力量简直就是非人!

    完全超脱了凡人所能够拥有的力量。

    即便曹天禄是青城白云观的高徒,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也从未见过拥有如此可怕力量的人。别说是见了,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尹修一脸平静的看着已经被他提到了半空三四米高度的曹天禄,淡淡道:“原本想给你一个干脆的死法,既然你自己要作死,那我今天便让你好好的体验一番,什么是真正的求死不能,什么是真正的死了都不能解脱。”

    平静的说完这句,尹修张开的五指蓦地稍稍握拢了一些。与此同时。左手朝空中虚挥了一下,布下了一层隔音结界。

    “啊……”

    曹天禄痛苦大叫。

    他感觉自己体内全部的骨骼都被捏碎了一样,那种从浑身上下每一块骨骼传来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阵发黑。几乎要昏厥过去。

    然而,他的意识中却有一股力量不断地刺激着他,让他根本无法昏迷!只能被动的去承受那无法形容的强烈痛苦。

    尹修静静地看着痛苦哀嚎的曹天禄,脸上波澜不惊,连眼皮都没有抖一下,仿佛只是在看着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比如吃饭、喝水。

    因为有尹修事先布下的隔音结界。所以无论曹天禄怎么痛苦大叫,他的声音却也是一丝一毫都传不出去。

    尹修没有再理会曹天禄,只是继续虚握着那只手。回头看了看身边宁月璟左臂上那鲜血嫣红的伤口。随即抬手朝她手臂伤口处隔空虚点了一下。

    一道灵光顿时从他手指中发出,继而融入了那道伤口内。

    一瞬间,宁月璟感觉到一股温暖的力量充斥伤口附近,紧接着感觉到伤口处的肌肉一阵发痒。

    低头一看。依稀可见刚刚还在流血的伤口已经眨眼间止住了血。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的愈合……

    “谢谢师父!”

    宁月璟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抬头向尹修道谢。

    尹修对她微笑了笑,轻轻点头,“你先搭车回去吧,这边剩下的就交给师父处理就好。师父这只是法身,处理完这边的事,就会消散。”

    宁月璟稍稍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轻点了点头。“那,好吧。师父,那我回去了。”

    “嗯。”

    尹修轻声应道。

    目送着宁月璟离开,恰好这时候林建峰扶着魏岳往这边走了过来。他们俩还根本不清楚这边的情况,当看到曹天禄居然凭空‘飞’在天上时,顿时目瞪口呆。

    “魏、魏师叔,这,曹师叔他……怎么飞到天上去了?!”

    林建峰瞪大了眼睛,盯着悬空在三四米高度的曹天禄,有些傻眼的磕磕绊绊问道。

    魏岳乍然看到曹天禄居然什么都不凭借就悬立在几米高的空中,也同样惊呆了。不借任何外力和工具飞上天……这可能吗?

    不过他毕竟反应更快一些,马上就发现了站在地上的尹修。

    只是却不知道尹修是什么人,跟曹师兄飞在天上又有什么关系。

    “林师侄,扶我过去一些,那下面还有个人。不过倒是没有见到之前那个小妖女了!”魏岳对林建峰说道。

    因为是夜晚,隔着一段距离,他们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听到魏岳的话,林建峰也终于回过神来,发现了尹修的存在,“还真的是有个人在那。魏师叔,咱们走……”

    说完,林建峰便扶着重伤的魏岳朝那边走了过去。

    不过他们才刚迈出两步,一个声音就十分突兀的传入他们的耳中,“不必那么麻烦了,我‘接’你们一程吧!”

    这个声音刚刚落下,将林建峰和魏岳都吓了一跳。

    然而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猛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作用在了他们的身上,然后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像是坐上了狂飙的摩托车一样,猛地往前飞了过去……

    呼,呼……

    一阵呼啸,原本隔着还有几十米远的魏岳和林建峰就突然出现在了尹修面前。不过尹修倒是暂时还没对他们俩如何。只是将他们也悬在半空而已。

    身体猛然停住,魏岳和林建峰惊魂未定,当他们发现自己竟然悬立在半空中时,脸上顿时浮现出惊骇的表情。

    然而束缚着他们的力量却让他们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尤其是看到就在他们对面的曹天禄一脸痛苦之极的表情,裸露出来的每一处皮肤都似乎涨得一片赤红,双眼瞪得大大的,简直宛如牛眼一般,浑身肌肉不停地颤栗抽搐就像是触电了一样,但却丝毫也动弹不了……

    “曹师兄,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魏岳发现自己还能说话,连忙冲对面的曹天禄大喊。

    林建峰同样带着惊慌恐惧的叫道:“曹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惜,曹天禄此时正承受着非人的痛苦,别说能不能听见他们的话。就算是听见了也没那个余力回答他们,何况曹天禄周围还有隔音结界,外面的魏岳和林建峰根本就听不进曹天禄所发出的声音。

    这时,尹修的声音再次突然的传入了魏岳和林建峰的耳中,“想知道为什么吗?很简单,刚才你们追杀的那个女孩是我的弟子。现在你们该知道为什么了吧?”

    “你、你是谁?你在哪里?!”

    林建峰再次被吓了一跳,连忙大叫。眼睛四处的乱瞟,可惜他的头没法动,自然就看不到站在下面的尹修。

    “你是刚才站在下面的那个人?”魏岳倒是一下子就想到了。立刻大声的说道。

    尹修轻笑了一声,“不算太笨啊。”

    林建峰闻言,连忙大叫道:“快点放我们下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的话。我们的师门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估计是一急起来。连脑子都不清楚了。也不用脑子想想,能够把他们凭空束缚在半空中的人所拥有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是他们师门能对付得了的吗?

    大概也是害怕了,所以彻底慌了神,下意识的就开始拿师门来吓唬人保命。就好像小孩子打架,打不过人家的时候就会搬出自己家长来吓人壮胆。

    “小小一座白云观而已,竟然异想天开的威胁我?呵呵,如果我想的话。我只需要一掌拍下去就能把整个白云观覆灭。”

    尹修轻哂一声,淡淡的道。“好了,我没那么多功夫与你们废话。现在,你们俩也来好好的体验一下你们这位同伴此刻的感受吧。这是你们应得的惩罚。”

    话音落下,尹修再次布下一道隔音结界,将魏岳和林建峰的声音也隔绝,然后束缚两人身上的力量同样猛地收紧。

    “啊!”

    “啊……”

    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他们全身的骨头都被收束的巨力挤压着,在‘咔咔’的相互摩擦着作响!

    在尹修刻意的控制下,三个人的意识都始终保持着清醒,就算是想要痛晕过去都不可能。只能不断地承受着来自全身各处,每一块骨骼,每一块肌肉,以及內腑在受到巨力压迫的情况下传来的剧烈痛苦……

    这种痛苦恐怕就算是凌迟都无法与之比拟。

    尹修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人承受这种极度痛苦。

    不知不觉将近十分过去,半空中的三人似乎已经痛得麻木了,或者说是意识麻木,眼睛翻白,嘴角垂涎,但身体却还在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栗,惨痛哀嚎。

    尹修的灵识看到宁月璟搭车已经快到家中,于是抬头看了看半空中的三人,“算了,这三人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戒,就让他们身死魂消吧。”

    对着半空中的三人挥了挥手,下一刻,那三人的身体顿时如同灰烬般随风飘散……

    原本尹修是打算让他们尝尝什么是‘死不能解脱’的痛苦,想了想后,觉得没什么必要,让他们身死如灯灭也就算了。

    承受了近十分钟非人的痛苦折磨,又付出的生命的代价,对他们的惩戒怎么也都足够了。

    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尹修觉得跟他们这么较真没什么意思,浪费自己时间精力不说,说起来也是挺‘掉价’的。

    就好像一个人撵死几只蚂蚁一样,随手撵死也就撵死了,除了极度无聊,闲的蛋疼的人,恐怕没有谁会有那么多精力和心思去慢慢折磨几只蚂蚁,撵死他们后还要继续鞭尸。

    彻底湮灭了那三人,尹修便收回了维持法身的法力。眨眼间,那具法身微闪了一下,就直接在原地消失不见……

    ps:拜托,拜托,来点票嘛!

    今天是周一耶,来点票咯。

    小果冻‘灵’正萌萌哒看着你们,你们好意思不投几张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