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墓室之变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周婷扫了眼边上的小胖子,道:“岳教授,具体的我也不能确定。『,只是我个人建议为了岳教授你们的安全着想,最好还是谨慎一些,再等几天或许就能有确切的消息了。”

    岳文海稍稍沉吟片刻,这时他身后的另一名考古专家却是按捺不住开口道:“老岳,咱们人都已经到这了,还等个什么。再说之前你们不是都已经下去把里面的隐患都解决了吗,既然你们都安然无恙上来了,那还能有什么问题?”

    那位专家有些迫不及待。后面的一句话则是对周婷所说的。

    岳文海一听,也是有些按捺不住,当下也就不管周婷的劝阻,直接道:“行了,周队长,等下就让人把入口打开吧。到时候周队长你们跟着一起下去不就行了,就算真还有什么情况,有周队长你们在,我相信也不会有什么事。”

    周婷有些迟疑。

    这时,边上的小胖子忍不住插嘴道:“这位,岳教授,这陵墓下面确实还有些情况不明,最好还是再多等几天,确认没问题后再下去考古发掘比较好……”

    岳文海闻言看了眼小胖子,见他一脸青涩,一看就年龄不大,顿时有点不耐烦道:“什么情况不明的,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周队长,我现在以这里最高负责人的身份命令你打开入口!”

    岳文海显然不想再继续纠缠,想要早点能够下去亲眼看一看这座不同寻常的古代陵墓。

    对于考古了大半辈子的岳文海等人来说,此刻他们脚下的这座神秘的陵墓不啻于一个脱光的měi nu对于被禁欲十年的sè láng的you huo。

    眼见岳文海都开始直接以身份来压人了,周婷就算心有所疑虑,也只能答应。毕竟她的任务只是确保这里的安全,在有需要的时候还是得要配合这里的考古发掘工作。

    现在她又拿不出什么切实的证据说明陵墓里还存在着隐患。甚至就连她自己也只是出于一种谨慎的态度建议岳文海等人先别急着下去而已。

    这样的情况下,周婷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拦对方。

    于是只好应道:“好吧,岳教授,那等下我带人跟你们一起下去。”

    “嗯,那就麻烦周队长了。”岳文海这才终于舒心。

    旁边的小胖子欲言又止,可想到刚才被岳文海给训斥一顿。心里又有些不爽了。好心好意提醒对方,反而被训斥,这搁谁身上心里都会不痛快。

    何况小胖子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叛逆期骚年。

    ‘算了,我也懒得说。最好希望别出什么事来,不然的话,哼哼……’

    小胖子心里暗哼了声,一声不吭。

    “唐晓、于浩、赵成、徐璐,你们等下跟我一起下去。”周婷看了看身后的几名队员,道。

    “是!”唐晓等人立即应诺。

    随后周婷的目光又扫过小胖子。“至于你……还是一起跟着吧。”

    周婷多少有点犹豫的,不过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把这小胖子一起带上。在一些方面,这小胖子的作用比她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大。

    比如说,要是再遇到什么行尸或者其他类似东西的时候,这小胖子的作用就会凸显出来了。

    不过小胖子自己却不大乐意,“周姐姐,在我爸没有回复之前。我不想再下去。周姐姐你们最好也别下去。”

    小胖子一方面是不爽刚才岳文海的话,有点闹别扭。另一方面正如他所说。要等他父亲回复后,弄清楚墓室里的那些神像、锁链、祭坛等等是什么情况才行。

    小胖子自己对那座墓室是稍微有一些莫名抵触情绪的,想到之前在那座墓室里的情形,他就莫名的感觉不是很好。

    所以小胖子很谨慎的不想冒然再下去了。

    周婷皱了皱眉,但她也不好说什么。这小胖子毕竟只是以协助名义被派下去,她其实并没有直接领导命令的权力。现在小胖子自己不愿意下去,她也不能强迫。

    再说,这小胖子可是天师教的小天师,如果他不想下去,谁也不好强迫于他。

    “算了。既然你不想下去我也不勉强你。”

    说完,周婷又看向岳文海,道:“岳教授,咱们走吧。”

    小胖子见状,忍不住又出言劝了一句,“周姐姐,我看你们真的也别下去了。要是他们想下去的话就让他们自己下去好了,随便他们怎么折腾,你们跟着下去干嘛。”

    “你这小孩怎么回事的?怎么老是说些不着调的话,你自己不敢下去也就算了,怎么还一个劲的阻挠别人下去?”

    岳文海瞪了小胖子一眼。

    小胖子顿时脾气也上来了,“你说我是小孩,那你又懂什么?在我面前倚老卖老?你们最好祈祷你们这样乱搞不会出什么事,不然的话……哼。”

    “乱搞?你说我们是在乱搞?”

    岳文海确实是被气到了,他参加考古发掘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

    一边的宋柯见状,连忙上前劝阻。

    “岳教授你别介意,张师兄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我岳文海考古这么多年,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说是在乱搞!我倒想问问我怎么乱搞了?”

    岳文海大有越说越激愤的架势。

    宋柯赶紧连连劝解,又对小胖子使眼色,示意他别再说什么去撩拨对方了。

    周婷也是看不下去,索性直接说了句,就带人去了陵墓入口那边。

    岳文海本来还有继续喷小胖子的意思,可这见到周婷已经带人走了,跟他一起的那些考古专家这也是赶紧劝住了他,马上跟着过去。

    在那些考古专家都走了之后,宋柯这才对小胖子问道:“张师兄。你真的觉得下面还有什么危险的隐患?”

    小胖子也有点火气,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折叠椅上,撇嘴道:“这我哪知道。我只能说下面的墓室里给我感觉不是很好。”

    顿了顿,小胖子继续道:“本来我都已经把下面墓室里拍的zhào piàn发给我爸了,我爸正在查资料。谁知道这突然就跑来了几个不知所谓的家伙,要是那座墓室里真有什么的话。被他们瞎搞,胡乱折腾出了事,到时候就是他们自作自受!”

    方教授也站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其实从岳文海等人来了后,他们这些原本的考古人员基本就可以撤了,这里剩下的发掘工作已经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

    陵墓中,岳文海等人看着墓室内的情形顿时忍不住一阵惊叹。

    “这座墓室果然很不简单啊。那么多的锁链是用来干什么的?还有那些神像和祭坛……”

    “不过怎么没有棺椁呢?难道这墓室里还有什么隐藏棺椁的密室?”

    “有这个可能。而且我觉得那座祭坛下面就很可疑。周围那些神像的锁链全部都是连接到那座祭坛下面的那块石板中的,说不定真正的棺椁就是藏在那石板下面……”

    岳文海等人惊叹道。

    在他们身后跟着的许多发掘工作人员也都同样一脸惊叹的望着墓室内的一切。

    “你们快看那祭坛上还供着有一件东西。”

    “还真是。咱们还是走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吧。那祭坛居然一点落灰都没有,真是奇怪。”

    看着岳文海等人走向墓室中央的祭坛。周婷几人相互看了看,也只好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这次除去周婷几人之外,下来的人并不少,足有二十余人,全是岳文海等从京都赶来的考古队人员。

    进入墓室后,这些人就有点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一脸惊叹的四处看着。

    “地上这块石板上的这些纹路似乎很神秘啊……”一名考古专家站在祭坛外围的那一块石板前,仔细的看了看石板上铭刻的那些纹路。轻叹道。

    旁边的岳文海也点头应道:“确实不一般。还有这些锁链,居然像是完全融入这块石板一样。丝毫看不出有连接的痕迹,就仿佛这些锁链本身就与石板是一体的。”

    “还有祭坛上供着的那一截像是木质材料制成的东西,一节一节的,我数了下,应该是有七节。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特殊的意寓。竟然会被供奉在祭坛上。”

    “古人对于祭祀是非常讲究的,那东西既然被供在祭坛上,想必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至少对于当初将它供在祭坛上的人来说,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

    几名专家站在祭坛前,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周婷几人则保持着警惕。谨慎的观察着墓室周围。

    “走,咱们上去那祭坛看看……”

    岳文海道。

    当先就朝祭坛走了过去,另外几名考古专家也都纷纷跟上。

    至于其他的那些考古人员则各自好奇的看着,有的人站在那些粗大的锁链前仔细的查看,有些人则跑去了那些神像边……

    “这东西好像真的是木质的,真是奇怪,这座陵墓起码存在有上千年了,什么木料能够保持上千年都连一丝一毫腐朽痕迹都没有。看着表面居然都还是光滑如珠玉一样。”

    一名专家站在供着的那截玄huáng sè的一节节长形物品前,啧啧称奇的说道。

    岳文海手中戴上了一副考古发掘用的手套,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那截‘木条’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

    “看这样子倒有点像是什么木质wu qi的一截。”岳文海沉吟道。

    另一名专家也凑在边上看着,“这种一节一节的,如果真是什么wu qi的话,我想很可能应该是‘鞭’类wu qi。”

    这位专家所指的‘鞭’自然不是那种柔软的长鞭,而是‘鞭锏’的那种鞭。

    “来,我看看……”

    这时,另一名专家开口道,伸手准备从岳文海手中接过那一截疑似‘鞭’类wu qi的‘木条’。

    就在这时候,墓室里的众人忽然间感觉到脚下似乎有轻微的震颤传来。

    “嗯?怎么回事?”

    好几个站立不稳的人差点跌倒,连忙纷纷朝脚下望去。

    ‘嗡!嗡!’

    墓室地上的震颤很明显,而且,似乎有渐渐强烈的趋势,那些纵横半空的锁链都开始‘哗啦’的轻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