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敲诈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先生……”

    王思贤走了过来,面带着微笑道。

    尹修抬头,对他轻点了点头,“王市长。”

    旁边的薛弘毅几人也纷纷道:“王市长……”

    “王叔叔。”

    “嗯。”王思贤应了声,分别与薛弘毅、薛宁等人随意的打了声招呼,而后对尹修道:“尹先生,能借一步聊聊吗?”

    显然是有什么事想私下跟尹修说说,并不想让其他人听见。

    “好的。”尹修不知道这位王市长找自己有什么事,不过还是应了声,接着对薛弘毅还有薛宁点头示意了一下,跟着王思贤离开。

    “不好意思。”王思贤离开前也对薛弘毅他们微带抱歉的说了句。

    在尹修和王思贤离开后,薛弘毅旁边的那名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老薛,刚才的那位是什么背景?怎么你还有王市长都对他那么客气。”

    中年男子看得出来无论是薛弘毅也好,还是王思贤之所以对尹修那么客气显然不可能是因为尹修那仙姿副总的身份。

    说实话,仙姿如今固然发展实力迅猛,潜力巨大,但目前暂时来说还不至于让身为银海市长的王思贤都那么客气,甚至语气中隐隐带着尊敬之意。

    廖妍也按捺不住,插口问道:“对啊,薛叔叔,刚才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小宁刚才跟我说是她朋友,可薛叔叔你又……又对他那么客气,感觉你们也是平辈论交的。”

    薛弘毅看了看他们俩,道:“我对这位尹先生了解其实也不多,算起来我们总共也就见过几次面而已。不过这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物,嗯。非同一般!至于具体的,我也不便透露。”

    薛弘毅自然不会随便将尹修的事情透露给其他人知道,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见薛弘毅这么说,那名中年男子和廖妍自然也就不会继续多问。不过他们心中对尹修身份的好奇却不减反增。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让薛弘毅和银海市长王思贤都对他那般客气。

    ……

    “尹先生,这边请……”

    王思贤带着尹修直接走向了会所后边的包厢。

    尹修微感诧异,随口问了句。“王市长这是要带我去哪?”

    王思贤道:“尹先生,不瞒你说,这次我也是受人所托,有人想与尹先生谈一些事情,所以我只是帮忙牵根线,搭个桥而已。”

    “至于稍后尹先生你们双方具体谈得如何,尹先生你自己把握就好,不用顾虑我的因素,我与对方也并没有什么关系。纯粹是受人所托,为你们双方ti gong一次私下面谈的机会罢了。”

    王思贤明确表态显然是不想让尹修等下因为顾虑他的关系而有所顾忌。

    正如他所说,今天的事其实跟他本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很纯粹的受人之托,创造这么一次双方面谈的机会而已。

    “我明白了。”

    尹修轻轻点头,虽然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要见自己,但尹修并不在意。也清楚了王思贤的态度。

    不一会儿,王思贤带着尹修走到了一间包厢前。

    “尹先生。对方就在这间包厢里,我就不露面了。有什么事你们双方自己谈就好。谈得拢谈不拢都由自己双方自己决定。”

    王思贤道。

    “好。”尹修微点头。

    当下王思贤便带着李mi shu直接离开,尹修则直接推门而入。

    包厢里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那名女子似乎是mi shu助理之类的角色,真正主事的应该是坐在中间的男子。

    尹修并不认识对方,看到包厢内的三人后,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不知几位想跟我谈点什么?”

    坐在中间的男子道:“尹总。请坐。先介绍一下,鄙人是晨风集团集团总裁季晨。这位是我的助理,至于这边这位,则是‘康佳律所’的赵律师。”

    晨风集团?

    尹修眉梢一挑,大概明白了对方找自己私下面谈究竟所为何事了。

    尹修也不客气。直接走过去,在对方一侧的位置沙发坐下,旋即开口道:“既然阁下知道我的身份,那有什么就直说吧,不必要拐弯抹角了。”

    “好,既然尹总也是爽快人,那我就直说了。”

    季晨道,“对于你们仙姿起诉晨风集团旗下曼诗日化的事情,咱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们不过是想要借此事炒作而已。不过这件事对我们晨风集团,及旗下的曼诗日化都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

    “现在你们炒作的目的已经达到,仙姿这个品牌不说家喻户晓,至少在全国来说知名度已经是极大的提升。我们不想再继续与仙姿无休止的扯皮下去,所以,不如此事就到此为止。我们不再追究仙姿‘诬告’一事,你们仙姿也相应的撤销对曼诗日化的起诉,如何?”

    尹修看着对方,片刻,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道:“不如何。”

    季晨大概没想到尹修会这么干脆直接的拒绝他的提议,不由皱了皱眉,“你们仙姿难道真的打算要跟晨风集团死拼到底?”

    “以晨风集团的能量,难道尹总以为你们有胜诉的机会?无非就是双方不停地扯皮,一直这么拖下去而已。”

    “那可未必。”尹修淡淡道。

    季晨有些怒了,没想到尹修会这么‘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堂堂晨风集团总裁已经放下架子主动找他私下和解,却没想到尹修竟然还不肯罢休,要继续纠缠下去。

    “看来尹总是对这场官司胸有成竹?”季晨的语气有些冷下来。

    尹修从容道:“这是自然。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仙姿又岂会随意发起诉讼?”

    “是吗。既然仙姿有十足的把握,那为何至今都一直拿不出什么强有力的证据?还是说……尹总觉得我像是三岁的小孩,这么容易被你唬住?”

    季晨轻哼一声,微带不屑的道。

    尹修平静的摇摇头,“不是拿不出证据。只不过时候未到罢了。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也差不多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场官司了。”

    其实前几天纪雪晴所委托的那家律所就有跟尹修沟通过,询问他打算什么时候拿出最终的证据结束这场官司。

    当时尹修还在考虑是不是要这么快结束。

    现在想想,似乎这场官司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扯皮嘴仗后,仙姿能够进行的炒作已经差不多。除了官司结束时或许还能稍微再炒一番之外,也没有其他可继续炒作保持热度的。

    既然如此,索性结束这场官司也好。

    这么想着,尹修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等明天就与纪雪晴商量一下,要是纪雪晴也没意见的话,就让律所那边直接把证据交出,尽快结束这场官司。

    季晨听到尹修的话,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还道尹修仍然只是唬他的。

    不过他这次找机会私下约见尹修本就是希望能够将官司影响降到最低,不想再被媒体大规模报道,毕竟这种事情不论真假对晨风集团和漫诗日化的声誉都是很大的影响。尤其是这段时间,这种负面的影响已经愈发显现出来。

    不管是季晨本人还是晨风集团方面都希望能够私下里将此事悄无声息的解决。不愿再生出什么波澜。

    因此,季晨心中众人觉得尹修的话是在唬人,有所不满,但也不得不压着那份意气,道:“尹总这么说就没什么意思了。这次我亲自私下约见尹总是带着诚意来的。希望可以跟仙姿达成相互的谅解。”

    “要是仙姿一定要跟晨风集团拼个鱼死网破,那么晨风集团的反击。也请尹总好好的思量思量。”

    尹修看着对方,并没有把对方言语中隐约透出的那一丝威胁之意放在心上。而是直接从一个利益的角度去思考如何利益最大化。

    季晨见尹修沉吟不语,还以为尹修已经被说动,语气也微微一松,道:“尹总,咱们双方继续这么对拼下去其实对大家都没好处。你们仙姿想要借此事炒作。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何不就此罢手,双方握手言和呢?”

    “毕竟做生意都讲究一个以和为贵。”

    尹修看着对方,缓缓开口,“你说得不错。做生意确实是讲究一个‘以和为贵’。不过……”

    “不过什么?”

    “季总应该还记得仙姿诉状中要求的索赔金额吧?如果贵方答应全额赔付,那么我可以答应你们,此事就此为止。”

    尹修淡淡道。

    一听尹修的话,季晨登时一怒,道:“这不可能!”

    季晨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仙姿起诉要求的赔偿金额,那可是整整十亿华夏币。对于任何人,任何一家公司来说都不能说是一个小数字。

    季晨自然不能答应尹修的要求。

    “你这是在敲诈!虽然这次官司对晨风集团和曼诗日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是,想让我们答应这种无理的敲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尹修并没有因为对方激烈的语气有什么波澜,很平静的等待着对方说完,然后才平静的道:“你觉得是敲诈吗?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我之前说的手中有证据是在骗你?”

    “我之所以松口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这场官司仙姿胜诉了,法院也很难判你们全额赔付十亿给仙姿。所以我觉得还是钱更实在些,这才松口给你们一个机会罢了。”

    “如果你们不想要这个机会,那也无妨。过几天你们自然会知道我所说的证据是什么,希望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呵呵……”

    尹修淡笑的看着对方,颇有几分谈笑风生的感觉,那份从容淡定,就好像只是在跟对方随口聊几句家常琐碎。

    单是这份气度,就不是寻常人能拥有的。

    ps:感觉累累的,不想码字啊不想码字。。。刚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