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十亿赔偿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季晨看着一脸平淡从容的尹修,微皱着眉,已经四十有余的他第一次觉得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竟会这么难以看透。※%,

    那从容淡定的外面下究竟是真的这么平静,还是wěi zhuāng出来的?

    季晨的确看不透。

    可是尹修的话也让他心中惊疑不定。他其实不太敢赌的,毕竟一旦尹修手中如果真有晨风集团买通仙姿员工下毒的证据的话,这对晨风集团的声誉将是巨大的打击!

    季晨不敢轻易拿这个去赌。

    但是,如果就这么让他同意给仙姿整整十亿的赔偿来换取仙姿撤诉,他也不可能答应。而且就算他答应了,公司其他股东,甚至包括他父亲都不会接受。

    尹修看着迟疑中的季晨,淡淡的笑了笑。

    其实跟他们在这坐着浪费时间挺没意思的。尹修从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不一会儿将手机里当初录下的那段shi pin打开,而后直接将手机屏幕转向季晨那边。

    淡淡道:“我这人还是喜欢实在一些。相比十亿元,我并不觉得让你们晨风集团身败名裂对我对仙姿有什么太大的好处。”

    “至于你们,那就不知道在你们心里到底是十亿更重要一些还是晨风集团的声誉更重要一点。不过我没太多的闲心跟你们坐在这浪费时间,所以直接给你们看看我手中的证据也无妨。”

    “这样的证据我能弄到一份,自然也可以弄到更多,所以这一场官司如果真要继续打下去,你们晨风集团是必定败诉的……”

    在尹修说话间,他手机中那一段属于晨风集团安保部副部长刘忠军的录像也开始播放,刘忠军‘自白’的声音也随之传了出来……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季晨一看到尹修手机中的录像。还有刘忠军所说的那些话时,立刻面色大变,豁地站了起来。

    尤其是当刘忠军在录像中坦白是他奉了晨风集团副总王超的指使才去收买仙姿的员工投毒时,季晨的脸色更是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他万万都没有想到尹修的手中竟然会有这样一份致命的证据!

    更加没想到刘忠军居然会‘出卖’晨风集团!

    这与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要是早知道仙姿的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重量级证据的话,晨风集团早就直接找仙姿私下里解决了,而不可能会跟仙姿打官司。拖了这么久。

    这一刻,季晨也算是有些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尹修从头至尾都显得十分淡定从容。因为人家手里握着一锤定音的‘大杀器’呢。

    甚至,季晨想到尹修刚才的话,他都不确定尹修手中是否还有比这段录像更加‘致命’的证据。

    不过,有这一段录像就已经足够了。

    如果尹修将这一段录像公布出去……季晨甚至不敢想象到时候晨风集团所会面临的局面。

    深吸了口气,季晨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重新坐下后,季晨抬头看着尹修,丝毫没有了之前强硬的态度。声音略带一丝沙哑艰涩的道:“还请尹总留个账号,我这就让人将钱转入尹总你ti gong的账号中。”

    微微一顿,季晨又看了看他身边的那名律师,道:“另外,希望尹总可以跟我签署一份协议声明。保证仙姿会撤销对曼诗日化的起诉,并且不会将你手中的这份shi pin泄露出去……”

    尹修看着季晨,轻摇了摇头,道:“不用签什么协议了。只要你们把钱转到账。我自然会让律师撤销诉讼,这段shi pin也会删除。至于什么协议声明的。没什么必要。”

    “当然,如果你觉得信不过我,那也可以自便。”

    说完,尹修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淡淡道:“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季晨看着尹修,没想到尹修连协议都不肯签。

    但是。现在的情况他却根本没得选择。除非真的不顾那段shi pin曝光后对晨风集团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否则,他不得不答应尹修的条件。

    季晨是个很果断的人,这一刻即便心中有犹豫和挣扎,但最终仅仅过了十秒钟后。他就艰难的点了点头。

    “好!还请尹总将账号给我。”

    季晨没有多说废话,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再多说什么其实都没有任何意义。

    尹修直接将自己的私人账号报给了季晨。没有用公司账户,毕竟这笔钱走公司账户不太合适。

    等回去后把这事情跟纪雪晴说一声,然后将钱按照两人的持股比例转给纪雪晴一部分就好。

    左右公司也就他们两个股东。

    季晨倒也干脆得很,尹修报出账号后,他立马就打diàn huà让人给尹修转账。

    也亏了晨风集团家大业大才能迅速的抽调出十个亿的资金。

    尹修在收到银行的资金转入短信提醒后便对季晨点了点头,“已经到账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这两天我会让律师撤销诉讼的。”

    说完,尹修便直接起身离开了包厢。

    季晨一句话都没有再说,看着尹修的身影离开后,这才咬牙切齿的突然暴起,一脚狠狠地将面前的矮几给踢翻……

    坐在包厢内的那名律师和季晨的助理相互对望了一眼,这个时候两人十分明智的保持沉默,谁也不敢开口说什么,免得触了霉头。

    “刘忠军!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亏我季家待你不薄,竟敢出卖晨风集团!”季晨恶狠狠地怒骂道,眼中凶光毕露。

    整整十亿啊!

    就算是晨风集团家大业大,一下子抽调了十亿资金也得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这一切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刘忠军在季晨的心里已经是‘死人’一个。不管是给集团股东们一个交代,还是纯粹为了泄愤,刘忠军都必须得死!

    尹修可不管季晨如何暴怒,更加不会去关心刘忠军的死活。那个刘忠军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死不死都是罪有应得。

    有十亿元进账,还是挺舒心的一件事。

    弄垮晨风集团固然能出口气,但仙姿却很难落到太多实质性的好处,至少补偿赔款这方面就不可能有十亿这么高的地步。

    相比起来,真正到手的好处才是最实在的,其他的,压根不重要。

    人嘛,还是务实一些更好。

    虽然钱对尹修用处不大,但留给家里的那些小辈也是挺不错的。之前不是还碰到一个家里的小辈在外边为了赚点钱受人雇佣吗。

    当时尹修还寻思着给家里弄点公共基金什么的。原本是打算等仙姿发展壮大后,跟纪雪晴商量着从利润中分红一笔钱出来再弄这个基金。

    现在有了这么一笔‘意外之财’,倒是可以利用上。等哪天去小弟那的时候,将这事跟小弟说一下,从家里挑几个可靠一点的小辈来负责管理这些钱。

    到时候家里的小辈们要是再有什么情况需要用钱的,也就能直接从这里面支取。

    重新走回到会所大厅内,尹修看了看,发现薛宁还坐在原来那里。倒是之前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廖妍没有在了。

    而是在另一侧与几个人在聊着。

    尹修走了过去,这里他也不认识其他什么人。也就跟薛宁还能随意的聊上几句。

    尹修跟季晨待在包厢里大约有二十来分钟,主要是等对方转账花费了不少时间,毕竟十亿不是小数目,要抽调资金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

    “怎么就你一个人坐这了?”尹修走到薛宁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薛宁应道:“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要不是妍姐要我陪她一起,我才不会来呢。”

    尹修轻点头,薛宁确实是一个比较沉静内敛的女孩。不太喜欢这种交际场面也很正常。

    “对了,不是说今晚是慈善拍卖吗?什么时候才开始?”尹修岔开了话,问道。

    薛宁道:“差不多了,估计再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吧。”

    两人坐在一起闲聊了一阵,大约五六分钟后,慈善拍卖终于要开始了……

    从会所离开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之前的慈善拍卖尹修也代表仙姿公司花了百来万拍下了一件小玩意。

    反正也是本着慈善,也不在意拍下的是什么东西。

    “尹修,你没有开车来吗?要不要我们送送你?”

    在会所外,薛宁恰好看到要直接往路边走去的尹修,不由开口叫住了他。

    尹修停下脚步,本来是打算待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然后就直接飞回去的。既然薛宁叫住了他,想了想,尹修便也就没有拒绝。

    “会不会麻烦你们?”

    “不会。这里离银海大学也不远,一会儿就到了。”薛宁道。

    很快,薛弘毅就从停车场开着车过来,薛宁忙对尹修道:“走吧,我爸开车过来了。”

    “好吧,那就麻烦你们了。”

    尹修应了声,被薛宁拉着手走了过去。

    “尹先生。”

    开车的薛弘毅看到尹修跟女儿一起过来,不由打开车窗跟尹修打了声招呼。

    薛宁直接道:“爸,尹修没有开车来,你顺便先送尹修回去吧。”

    说完,薛宁又回头问了尹修一句,“对了,还是送你到银海大学那对吧?”

    上一次他们送过尹修一回,所以还记得。

    “对。”

    “那上车吧。”薛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对尹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