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威吓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御剑飞行的速度极快,只是眨眼间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宁月璟站在阳台看着天际消失的流光,微微有些失神。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像师父这样可以自己御剑飞行。师父说,想要驾驭飞剑必须得凝结金丹,踏入金丹期才可以。我现在才炼气期,距离金丹期还有足足两个境界的差距……”

    宁月璟望着天空黑夜,喃喃道。那对弯弯的秀眉微蹙了一下,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渴盼,内心十分的渴望着有朝一日也能够自己御剑飞行。

    不过她也很清楚,她目前距离这一步还很遥远,所以她马上就收回了心神,没有再去多想,免得自己好高骛远,反而沉不下心来慢慢修炼。

    “小果冻,你说,师父他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要不是遇到师父,我都不敢相信这世上居然会有师父这么厉害的人存在……”

    宁月璟扭过头,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坐在她肩膀上,晃着小细腿,显得有些吊儿郎当的灵,轻叹问道。

    灵也扭头看着宁月璟,发出一阵叽里呱啦的声音,也不知道它具体在表达一些什么,不过看它的神情,似乎是在认同宁月璟的话。

    宁月璟手指头轻轻拨弄着灵,轻声叹息道:“师父说他已经是合体期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踏入渡劫期。”

    “师父说只要能够顺利的渡过三重天劫,体内的真元就会开始蜕变,逐渐的升华成更加厉害的仙元力,直到所有真元都转化成仙元力后,就会感召到仙界的存在,破虚飞升……”

    “小果冻。你说……要是有一天师父真的飞升去了仙界,我该怎么办?我舍不得师父,从小到大,除了妈妈以外,只有师父是真的对我这么好。要是以后师父飞升去了仙界,岂不是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不想这样……”

    宁月璟轻蹙着秀眉。精致的脸庞上微微露出些许愁思。看着灵,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她虽然今年只有十五岁,但从小的经历让她有着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的想法和心智。同时,也比一般人会更加的敏感,想得也更多。

    或许是太在乎,害怕失去。

    所以即便明知道尹修将来就算要飞升仙界,那也肯定会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但每当想到未来或许会跟师父分开,宁月璟还是忍不住会变得沉闷抑郁。

    虽然宁月璟跟尹修相处也仅仅是不到两个月时间。但是这两个月对于宁月璟来说却是她在母亲去世之后这么些年来,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光。

    她内心里对尹修的依赖和感情已不再仅仅只是寻常的师徒情分,更多了几分亲情在内。

    小果冻自然无法回答宁月璟这么复杂的想法和问题,察觉到了宁月璟流露出的那一丝愁绪,于是便飞到宁月璟头上,用那只有手指头那么大一点的小手掌轻拍着宁月璟。

    这动作大概是平常见多了尹修对宁月璟这样,所以跟着学会的。

    ……

    京都。

    某处隐秘的私人宅院。两辆黑色的轿车迅速的驶入其中,不一会儿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其中一辆轿车内走下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他的手中还拉着一名头上罩着黑色布袋。双手也被反绑在背后的女人。

    “唔,唔唔……”

    被拽下来的女人不停地想要挣扎,嘴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呜咽声。很显然是嘴被封住了,无法开口。

    “把她带进去吧。”

    另一辆轿车内也走下了两名穿着黑衣的男子,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不一会儿,几个人带着头上被套了布罩的女人一齐走进了前面的别墅内。随后直接进了别墅的地下室的一间封闭的密室中。

    “人已经带来了……”

    走在前面的一名黑衣男子忽然开口道。

    这时。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嗯,让她坐下吧。你们都把面罩戴上。”

    “是!”

    不一会儿,那名女子被强迫着按在一张椅子上。过了一会儿,女子头上的布袋被扯掉。这名女子赫然就是纪雪晴!

    此时纪雪晴的嘴上被对方用胶布给封住。布袋被取下后,她还没有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况,看到站在面前的三名脸上带着面罩的黑衣人后,顿时怒目而视,眼中充满着愤怒的情绪。

    “把她嘴上的胶布撕下。”

    这时,密室内又响起了刚才的那个声音。声音是从密室内的一个音箱中传出的,而且听着有些古怪,应该是用了变声器改变了原本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其中一名黑衣男子立即上前将纪雪晴嘴上封着的胶布撕掉,随后又立即退回原位。

    纪雪晴嘴上的胶布被撕掉后,大喘了口气,立即怒声叫道:“你们是什么人?在京都也敢绑架,眼里还有王法吗!”

    突然被绑到这里,纪雪晴心中是惊怒交加。既震惊于对方的胆大,竟敢在京都绑架,同时也感到无比愤怒,以及惊恐。

    她一个女孩子突然被人绑架了,要说心里不害怕那才是怪事。只不过纪雪晴内心还是比较强大的,能够强忍住心中的慌乱,强自镇定。

    听到纪雪晴的话,密室中的音箱再次传来那个古怪的声音。

    “纪xiǎo jiě,不用那么紧张。这次请纪xiǎo jiě来,只是想要向纪雪晴了解一些事情罢了。”

    纪雪晴抬头扫了眼这间密室里上方四角安装的那些shè xiàng头,还有那个音箱,冷笑道:“请?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把我绑到这里来也可以说是‘请’?”

    那个声音继续悠悠地道:“纪xiǎo jiě,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纪xiǎo jiě你现在已经来到这里了,所以我希望纪xiǎo jiě稍后能够积极的配合回答我一些问题。”

    “只要纪xiǎo jiě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可以向纪xiǎo jiě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而且会很快的放你离开。不知纪xiǎo jiě意下如何?”

    纪雪晴深吸了口气,强压着胸中的那股怒意,冷声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想问什么。”

    音箱中继续传出那古怪的声音来,“纪xiǎo jiě,我想问的很简单。请纪xiǎo jiě把你们仙姿的养颜丸和祛疤液这两款产品的详细配方写下来。”

    “只要纪xiǎo jiě把配方写下后。待我们确认无误,就会立马放了纪xiǎo jiě。”

    听到这番话,纪雪晴胸中的那股怒意顿时更盛,怒睁着秀目,眼中充满愤怒,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你做梦!”

    此刻纪雪晴也终于明白了对方绑架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原来是为了仙姿养颜丸和仙姿祛疤液的配方!

    纪雪晴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绑架她逼问配方。

    性格外柔内刚的纪雪晴怎么可能会轻易屈服,反而被对方这种卑劣的手段激起更加强烈的怒意与反抗情绪。

    “纪xiǎo jiě,我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没有讨价还价和选择的余地。要么配合,老老实实的把配方写出来,这样的话自然对大家都好。我也用不着再用一些其他的手段。”

    “可要是纪xiǎo jiě你这么冥顽不灵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知道怜香惜玉了。”

    顿了顿,那个声音继续幽幽道:“纪xiǎo jiě,我既然能把你绑到这里来,我想纪xiǎo jiě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吧?”

    “何况,纪xiǎo jiě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绝色美人儿,呵呵……纪xiǎo jiě。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如果纪xiǎo jiě你不想那样的话,我建议你最好还是配合一些。你觉得呢?”

    虽然变声器将那人的声音变得有些古怪,但对方语气中的那丝戏谑和威吓却昭然若揭。

    对方言语中隐含的威胁终于让纪雪晴面色微变,有些慌神了。她之前被绑来这里的路上,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如果对方只是求财,那没什么,纪雪晴现在并不缺钱。

    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纪雪晴却非常的担心对方会对自己……生出歹意!

    现在,对方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确的在告诉她,如果她不肯乖乖的把配方写下来的话,那么事情必然会朝着她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

    纪雪晴不敢想象如果这些人真的要对自己……的话。自己该怎么反抗?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啊!

    要是真到了那一步的话,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想到那样的可能,纪雪晴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那三名一身黑色的男子,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丝的恐惧和慌乱。

    说话的那人大概也从密室的shè xiàng头中看到了纪雪晴此刻的惊慌和恐惧,再次开口时,语气明显多了几分戏谑和得意。

    “怎么样,纪xiǎo jiě,你考虑好了没有?是要配合呢,还是……好好的‘享受’一下站在你面前那三位猛男的周到‘fu wu’?”

    “他们三个可都是真正的猛男哦,如果纪xiǎo jiě想要尝试一下的话,我可以保证他们一定会让纪xiǎo jiě你满意的!”

    纪雪晴所在的密室旁边的另一个房间中,坐在监视器前开口说话的人赫然便是被宋博明怂恿的那个‘肖天琪’。

    此时肖天琪看着监视器中被吓得面色苍白,娇躯微颤,一脸惊恐的纪雪晴,嘴角不禁微翘,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他看得出来纪雪晴已经真正的怕了。只要她怕了就好,这样她就不敢不把配方写出来。

    ps:虽然已经兑换了请假条,不过作者菌只是小扑街,扑街没人权的。所以想了想,作者菌还是老老实实磕了几颗伟哥,乖乖做电脑前码字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