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屈服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纪雪晴心里确实在犹豫挣扎着。

    她自然是不愿意屈服于对方的,不论是利益也好,还是个性中的要强也罢,她都不想被人这么胁迫着屈服,这种感觉她非常的不喜欢,甚至是厌恶,觉得屈辱。

    但是,一想到对方的威胁……纪雪晴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那种结果是她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发生的情况。

    不得不说肖天琪的那番毫无底线的威胁确实是击中了纪雪晴的死穴。如果他只是威胁纪雪晴会对她拳打脚踢之类的,依照纪雪晴要强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会向他屈服的。

    就算是被打死,纪雪晴估计都会咬着牙忍住。但是,肖天琪毫无底线的用她的贞洁来威胁,确确实实让纪雪晴无法忍受。

    纪雪晴外表看似柔弱,但实则内心十分刚烈要强。

    此刻脑海中两种选择在激烈的冲突,眼中浮现的挣扎之色十分明显。

    肖天琪也是从jiān kong中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显得有些老神在在,不紧不慢的道:“纪xiǎo jiě,怎么样,还没考虑清楚吗?我的几个手下似乎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呢。呵呵,像纪xiǎo jiě这样的大美人,那可不是随便能够遇到的……”

    这时,纪雪晴似乎猛然想起了什么,眼中的挣扎忽然减弱了许多。

    “对了,当初尹修好像说过,养颜丸跟祛疤液的关键还是在于那两座制药炉。配方并非最要紧的东西,如果没有那两座制药炉的话,其他人就算是拿到了配方也不可能制造出养颜丸和祛疤液的!”

    纪雪晴想起了当初尹修将仙姿养颜丸和仙姿祛疤液给她看时所说过的这番话。

    确实,这两款产品的关键是在尹修所炼制的那两座制药炉。

    没有制药炉里的那些炼丹的法阵与阵纹的力量,其他人就算按照配方去弄,也不可能熬制出养颜丸和祛疤液这两种产品来。

    可以说仙姿真正的‘核心技术’并非配方。而是那两座制药炉。只要守住那两座制药炉,根本就不必担心配方泄露的问题。

    那两座制药炉中所铭刻法阵与阵纹,整个地球上大概也就只有尹修一个人懂。

    想到这些,纪雪晴忽然间轻松了不少。

    至少,自己就算是把配方告诉对方,也不会对仙姿造成什么影响。虽然纪雪晴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就这么屈服对方。但眼下如何保护自己显然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深吸了口气,纪雪晴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道:“配方,我可以写给你们。但是……”

    “但是什么?”

    肖天琪听到纪雪晴终于肯屈服松口,顿时也松了口气。这次绑架纪雪晴最重要的目的,也是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仙姿养颜丸和仙姿祛疤液的配方。

    只要能够拿到这两种产品的配方,其他的都不重要。

    “但是,我如何能够相信你们,在我写出配方后。你们不会伤害我?”纪雪晴沉声道。

    放下了心理包袱后,纪雪晴恢复了冷静。

    肖天琪闻言微笑了起来,道:“纪xiǎo jiě,我想你好像是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你没有与我讨价还价的资本。”

    “要么,马上把配方写出来。要么,就让我的几个手下好好的服侍你,让纪xiǎo jiě你好好的享受一下同时被三位猛男fu wu的感受,嘿嘿……”

    肖天琪一阵邪笑。

    “你……”

    纪雪晴大怒。眼睛瞪着站在面前的那三名戴着面罩的男子。一张俏脸气得通红。

    然而,纪雪晴也清楚。对方说的没错,她确实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在她写出配方后,对方究竟会不会真的放了她,就只能去赌对方的人品。

    紧咬着银牙,纪雪晴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现在是别无选择。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尽量的拖延一下时间,希望警方能够迅速的找到这里,解救自己……

    “好,我写!”

    纪雪晴重新睁开眼睛,强自沉静的说道。“拿笔和纸来吧。”

    见纪雪晴已经屈服。在地下室另一个房间内的肖天琪顿时嘿嘿得意的笑了起来,“去,把纸和笔拿进去给她。”

    “是!”

    站在肖天琪身后的一名男子立即应了声,而后拿过一支水笔和一个笔记本,同样在头上戴上了面罩,然后走进了关着纪雪晴的那间密室中。

    片刻后,待那人出来,肖天琪暂时关掉了面前的麦,又对他吩咐道:“去上面把我二叔叫下来。等下她把配方写出来后,让我二叔拿去试验一下是不是真的。”

    “好的。”

    那人应了声,立即走了上去。

    而纪雪晴在拿到笔和本子后,就开始在笔记本上写配方。不过她显然也是有意拖延,写得很慢,而且还故意写错字,然后慢悠悠的划成一团,才继续写……

    肖天琪也从jiān kong中看出了纪雪晴有意拖延的心思,不过他却并不是很在意。就算纪雪晴再怎么拖延,写两张配方难道她还能拖延一两个小时不成?

    既然她还不肯死心,那就让她再挣扎一下好了,看看她能挣扎出一个什么花样来。

    当然,肖天琪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他也不可能会允许纪雪晴一直拖下去。

    果不其然,在纪雪晴故意拖延了有大概五六分钟后,肖天琪就耐不住了。

    “纪xiǎo jiě,麻烦你写快一些,我的耐心有限。再给你三分钟,要是你还写不完,呵呵……”

    肖天琪没再继续说,但那一声意味深长的‘呵呵’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纪雪晴翻了翻眼皮,道:“我又不是学中医药的,配方上面的药材我哪记得那么清楚,当然要仔细的想一想了。”

    肖天琪却并不吃这一套,淡淡道:“纪xiǎo jiě,现在你还有两分三十九秒的时间。”

    纪雪晴也懒得说话了,反正就是那么写写划划。

    不知不觉三分钟过去。

    “纪xiǎo jiě,配穓iào chun昧寺穑课蚁肽悴换嵩偬粽轿业哪托园伞!毙ぬ扃鞯馈?br />

    纪雪晴一声不吭的放下了手里的笔。

    前面的三名男子之一立即上前将纪雪晴面前的笔记本拿起,走出了密室,拿去交给肖天琪。

    此时肖天琪口中的那位二叔也已经下来,与他一起在那间jiān kong室中。

    “二叔,你看一下这配方有没有什么问题。”肖天琪见手下拿着笔记本进来,于是对旁边的二叔肖敬亭道。

    肖敬亭大约五十出头,看上去十分沉稳,不过眉宇间却稍显几分阴翳。

    他从那名黑衣男子手中接过了笔记本看了下,顿时皱着眉道:“这上面只是一张配方的单子!”

    肖天琪闻言一怔,忙起身看了看肖敬亭拿在手中的笔记本,见上面果然只有一张配方后,顿时有些恼怒。

    “看来纪xiǎo jiě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样的话,纪xiǎo jiě可就别怪我了,希望我的这几个手下能够让纪xiǎo jiě你满意。”

    肖天琪一阵冷笑。

    纪雪晴面色微变,看着面前要朝她走来的那两名男子,连忙叫道:“等等!”

    “怎么,现在肯老老实实的把另外的那张配方写出来了?”肖天琪冷声道。

    纪雪晴道:“要是我把两张配方都写出来了,我怎么能保证你不会卸磨杀驴?除非你把我放了,否则另外的那张配方我是不会写出来给你的。”

    其实纪雪晴对于对方是否会答应她的条件一点底都没有,这么说也同样不过是为了尽量拖延一下时间罢了。

    这也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

    果然,肖天琪根本不理会纪雪晴的话,冷哼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把另外那张配方写出来。要是十分钟后我还没看到那张配方,哼!我想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

    肖敬亭在仔细的看了看笔记本上纪雪晴所写下的配方后,道:“我先拿这配方上去试着配药,看看有没有问题。”

    “好的二叔。”

    肖敬亭带着笔记本走了上去。上面的那张配方是祛疤液的配方,纪雪晴虽然故意写写划划的弄得乱七八糟,但配方却是真的。

    只不过,没有仙姿工厂中的制药炉,他们拿到配方也根本不可能弄出祛疤液来。

    ……

    距离京都大约三四百公里之外的数千米高空中,一道璀璨的流光疾速的在天际飞掠而过。

    尹修站立在飞剑上,面色沉静如水,看不出一丝的波澜。

    但在这沉静之下却隐藏着一丝丝清冷的意味。

    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绑架了纪雪晴,对方又是为什么要绑架纪雪晴。但是,纪雪晴是他的朋友,所以,不管绑架她的是什么人,对方目的是什么,尹修都不打算轻易放过。

    “希望雪晴不要出什么事。”

    尹修暗暗道。

    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从银海赶来京都,从他刚接到刘芳菲diàn huà到现在飞到距离京都只剩下三四百公里距离,总共也只是过去了不到十分钟而已。

    剩下的几百公里距离,以尹修此刻的速度,最多也就是两三分钟就到。

    不一会儿,尹修终于快要进入京都地界。灵识已然事先释放出来,数百里的笼罩范围早已将京都的部分区域都囊括在内。

    随着逐渐迫近京都,尹修也开始在灵识笼罩的范围内搜寻纪雪晴的踪迹。

    而为了不让一路上的雷达等探测设备发现自己,尹修一早就在身上施展了屏蔽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