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你到底是谁!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轻摇了摇头,没有与他们废话,忽然朝着肖天琪隔空张手。

    一瞬间,肖天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身体立刻身不由己的就‘嗖’一下猛地飞到了尹修面前,被尹修张开的手掌卡住了喉咙。

    那速度快得简直像是摩托车马力全开的狂飙一样,连头发都被吹得竖了起来。

    哗!

    客厅里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顿时一阵哗然,震惊不已。

    被尹修卡住喉咙,浑身都无法动弹的肖天琪心中更加震惊,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尹修,双眼中一片骇然之色。

    他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怎么就突然这么一下子被尹修给抓住。

    他只感觉到刚才突然有一股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然后就不受控制的飞了过来。而且现在连全身都无法动弹一分一毫,仿佛被一股力量给禁锢了一样。

    “你、你到底是谁?!”

    肖天琪只剩下嘴巴还能动,脸上浮现出惊恐慌乱之色,声音中都带着些微的颤抖问道。

    饶是肖家是医武传家,家族中的高手也不在少数,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厉害到了如此地步的高手,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隔空摄物,甚至连人都能被瞬间摄取过来,连一丝一毫反抗之力都没有……这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匪夷所思!

    经过了最初始的懵然和失神后,稍稍清醒过来,肖天琪却是被尹修的手段给吓得脸色有些发白,脑海中又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刚才在录像中看到的,尹修只是一挥手就让两个人大活人化作齑粉消散的恐怖情景……

    另一边的肖敬亭同样好不了多少。看着尹修,身体都忍不住微微发抖。

    眼前的这人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如此手段。简直惊世骇俗!

    肖敬亭心中猛然觉得肖家这一回似乎真的是惹到了不该惹,也惹不起的人了。

    “给、给我上!”

    肖敬亭还是强自镇定,向客厅里的那些手下命令。然而他声音中的颤抖却出卖了他此刻内心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镇静。

    客厅里的那些人听到肖敬亭的命令后,稍稍犹豫了一下,心中虽然畏惧尹修,但最终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大吼一声壮胆,接着朝尹修冲了上去。

    尹修转过头瞥了一眼,忽然一声轻哼。

    所有冲向他的人顿时感觉耳边仿佛一道滚滚雷霆炸响,脑子里‘嗡’的一颤,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意识消散……

    ‘噗通!’

    ‘噗通……’

    除了被尹修抓着的肖天琪,跟另一侧的肖敬亭之外,冲向尹修的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震,继而因为前冲之势。猛地扑倒了在地。

    紧接着,一个个的耳朵里全部都缓缓地流出了一缕缕嫣红的鲜血。

    看到这一幕,肖敬亭再次呆住。

    仅仅只是一声轻哼,就将他的这些手下全部解决!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拥有如此力量的人,他的真正实力又将是何等的恐怖?

    肖敬亭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望着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生是死,只是两耳流血不止的手下。心中骇然!

    即便肖家是医武传家,但何曾见识过如此惊世骇俗的手段?何曾面对过如此恐怖的对手?

    “你也一起过来吧!”

    尹修冷哼一声。右手也对着肖敬亭隔空张开。

    霎时,肖敬亭猛地感觉到一股无可匹敌的恐怖巨力作用在他的身上,根本让他连一丝一毫反应的余地都没有,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朝着尹修‘呼’的一下疾飞了过去。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尹修已经直接卡住了他的喉咙,且浑身动弹不得。

    “你、你想怎么样?”

    肖敬亭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强迫自己镇定,然而那苍白的脸色,恍惚畏惧的眼神……却将他心中的恐惧展露无遗。

    看着被抓在手中的这叔侄俩,尹修轻轻地摇了摇头,“钱财动人心。人生在世追求钱财利益无可厚非。但是,这做人哪,还是该要有点底线。商业竞争就该用商业手段来决胜。”

    “可是你们仗着自己有一些权势,有一些武力就恃强凌弱,连绑架逼问配方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出来了,自作孽,不可活!”

    “你……你敢杀我们?难道你就不怕被肖家报复?就算你不怕,但是你身边的人呢?你不怕他们都被肖家报复?”

    虽然尹修的语气很平淡,但肖天琪却听得出来,尹修对他们是动了杀心。那句‘自作孽,不可活’就是赤.裸裸的表明了尹修对他们的处置!

    面对着武力完全的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尹修,肖天琪也只能用尹修身边的人来进行威吓。

    他却不知道他的这番话只会害了自己,同时也害了整个肖家。

    “既然你说到了报复,很好。那么为了杜绝以后我身边的人被你们肖家报复,所以,等下我会去将你们肖家的所有人全部灭杀,以绝后患的!”

    尹修的声音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乍一听上去还以为是在说一些稀松平常,比如逛街散步之类的事情一样。

    然而,肖敬亭和肖天琪这叔侄俩心中却是不寒而栗。

    不过,他们还是强自镇定道:“就算你再厉害,难道你还能找到我们肖家所有人不成?只要我们肖家还有人活着,你身边的人就得时刻小心被报复!”

    “不错,这世上从来就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何况,我们肖家的人分别住在什么地方,你又如何能查到?”

    看着还在嘴硬的两个人,尹修微微摇头,道:“这些就不劳你们费心了。只要是我想知道的,等下我自然就会知道。”

    说完,尹修忽然放开了两人。随手轻轻一推,将两人推开几步。

    正当肖敬亭叔侄俩略微惊愕,不明所以时,只见尹修忽然抬手做出了一个奇特的动作,接着朝两人眉心处隔空一指……

    搜魂术!

    尹修顷刻间读取了两人的所有记忆。

    当他从肖天琪的记忆中发现肖家做出绑架纪雪晴逼问配方的事情原来是受到了宋博明怂恿时,眼中顿时闪烁出一道冷芒。

    “宋博明……原来是你在捣鬼怂恿。看来上一次只是让张明亮带话警告。你并没有当回事。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永除后患了!”

    尹修心中微带冷意的想道。

    上一次只是让张明亮警告,没有去找宋博明的麻烦,一则是因为尹修懒得从银海跑来京都找他,二则也是当初对方让张明亮背地里下黑手针对仙姿毕竟还不算太出格。

    加上纪雪晴跟那个宋博明之间的事情,还有他们两家的关系,所以尹修选择将事情还是交给纪雪晴去处理更妥当,这才只是让张明亮带了一句警告就放过了宋博明。

    却没想到,这个宋博明竟然还不死心。竟敢背后怂恿肖家绑架纪雪晴。

    这样的人显然不能留。

    否则他日后肯定还会继续找机会针对仙姿,针对纪雪晴的。

    尹修自己固然不在意,但纪雪晴只是普通人,要是下次他再怂恿什么人,或者干脆自己找人绑架纪雪晴,对纪雪晴造成什么伤害的话,那可就追悔莫及。

    尹修虽然平常待人算是很随和的,一般不是真正对他或是身边的人形成威胁。尹修也不会轻易动怒或者是起杀心,毕竟那犯不着。

    可要是存在隐患威胁了。尹修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读取了肖敬亭叔侄俩的记忆,尹修放开了对他们身体的束缚,也没有急着直接杀了他们,而是等他们清醒过来。

    刚醒过来,肖敬亭叔侄二人猛地抬头看着尹修,一脸震惊之色。“你、你刚才对我们做了什么?”

    他们俩能够感觉到刚才有些不对劲,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是不可能知道的。

    尹修没有跟他们解释的意思,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马上就要死去。每个人都得为自己所作所为承担相应的后果和代价。”

    “之所以我刚才没有直接杀你们。就是要让你们在清醒的状态下,接受死亡的到来。这不仅是对你们今日绑架的惩戒,也是对你们过往所做下的那些龌龊害人行径的惩罚!”

    尹修的声音微冷。

    从两人的记忆中,他看到了很多下三滥的龌龊事,这种人,杀了也是对社会做贡献。

    听到尹修的话,肖敬亭叔侄俩瞳孔不由一缩,眼中浮现出恐惧之色。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

    尤其是像他们这样,有着巨量财富,还没有享受够这花花世界的人更加不想死。

    “不、不要杀我们!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钱!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全部都给你!求求你放过我们!”

    肖天琪直接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向尹修哀求了起来。

    他才刚刚三十岁,还有着大好年华,怎么愿意就这么死去?

    别说是他,连已经五十出头的肖敬亭同样不想死,微微颤抖着,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求生的欲.望占了上风,脸上带着些许苦涩同样开口求饶:“只要你放了我们,无论你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们都尽一切努力满足你,如何?”

    “你杀了我们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还不如放了我们俩一命,换取更加实际的好处不是更好吗?”

    尹修看着眼前一个苦苦哀求,一个‘动之以理’,或者说‘动之以利’的俩人,脸上毫无波澜的道:“你们该上路了……”

    听到尹修的话,无论是肖敬亭还是跪在尹修面前哀求的肖天琪都明白,尹修这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

    还不想死的肖天琪,在尹修话音未落之际,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之色。毫无征兆的突然暴起,双拳猛地同时朝着近在咫尺的尹修下腹凶狠地砸了过去。

    既然求饶无用,左右是死,那么不如索性拼一把。

    肖天琪确实是发狠了,一脸狰狞,脖子上青筋凸起,轰出的双拳更是猛烈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