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尹修,你是神仙吗?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宋博明看着尹修,强自镇定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简直莫名其妙。你现在给我马上出去,否则我打diàn huà叫保安了!”

    宋博明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色厉内荏。

    尹修毫不在意,自顾的说道:“你的否认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的意义。你怂恿肖天琪去绑架雪晴逼问配方,这些事情我都一清二楚。”

    “还记得我当初让张明亮带给你的警告吗。显然你没把我当初的话放在眼里……”

    宋博明没想到尹修竟然会对他怂恿肖天琪的事情这么清楚,心中顿时惊慌失措,“你、你想干什么?”

    “我警告你别乱来。要是你敢对我怎么样的话,我们宋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纪雪晴那个贱.人的!”

    宋博明显得慌乱不已,色厉内荏的威吓道。

    他当初在银海仙姿公司里就被尹修教训过一次,后来又从张明亮口中知晓了尹修是‘武林高手’,十分的厉害,自知论武力他绝对不是尹修的对手,所以只能威吓尹修,企图用宋家的权势来吓住尹修。

    可惜他的威吓对于尹修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尹修根本不为所动,平淡道:“你这种人就是死不悔改,自以为家里有一些权势就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你不是想知道我要干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来是送你去见被你怂恿的肖天琪还有肖家其他人的。现在,你明白了吗?”

    尹修面色平静的看着宋博明。

    之所以与他说这么多,目的也无非是与之前杀肖天琪时一样,就是要让他也感受一下‘尔为刀俎,我为鱼肉’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让他好好的体验一下眼睁睁的等待着死亡降临,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与恐惧。

    尹修的话虽然没有说得太明白。但那个意思已经很清楚。宋博明不是傻子,自然听懂了尹修话中所隐含的意思。

    霎时,他的脸色变得煞白起来,一脸惊恐的望着尹修,不敢置信的叫道:“你、你杀了老肖和肖家的人?!”

    宋博明没有想到尹修会这么狠辣,心中顿时恐惧起来。

    尹修面色不变。反而显得十分从容平静的应道:“不错,他们活在世上也只是祸害。你也一样。”

    顿了顿,尹修看着宋博明,继续道:“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了这么多,一点都不急着马上杀你吗?”

    “我就是要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这一刻内心的恐惧与煎熬。死亡并不可怕,那只是瞬息间的事情,当死亡真正到来后,意识消散,也就无所谓害怕不害怕了。而在明知死亡要降临。自己却只能无力的等待死亡到来这一段时间才是最痛苦,最恐惧,也是最受煎熬的。”

    “现在,这种感觉你感受到了吗?”

    尹修一脸平静,语气也没有太多的波澜。根本就不像是要shā rén的样子,没有半点杀气腾腾的气势,反而显得风轻云淡,平静从容。

    在宋博明的眼中。此时的尹修却像是可怕的恶魔,他的表情越是平淡。就越是让宋博明觉得浑身发颤,不寒而栗。

    一个可以将shā rén都说得如此风轻云淡,仿佛是在看风起闲云的人,说他是shā rén如麻都是太低级了,恐怕只有真正的把生死看得有如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的人才能够做到如此平静、自然的地步。

    否则,就算是shā rén无算的屠夫在shā rén时也是会有着激烈的情绪波动。会显得杀气弥漫。

    宋博明害怕了。

    真的害怕了。看着尹修的目光简直就像是在看待魔鬼。

    让一个人承受最大的痛苦不是的折磨或者抹杀,而是让他心灵上感受到无边的折磨与煎熬。

    而恐惧无疑是让一个人心灵备受折磨的‘力量’之一。

    “爸!妈!快来救我!有人要杀我!”

    “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宋博明精神直接濒临崩溃,充满恐惧的大叫了起来。

    尹修看着他一脸煞白的惊恐大叫,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仅仅是淡淡的说道:“你随便怎么叫都可以。只不过你就算是把嗓子都给喊破了也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听得见你的声音。”

    宋博明一点也不想死。所以他立刻猛地朝门口冲去,想要逃出房间。

    然而,他的脚步才刚动,识破他意图的尹修已经释放灵识,直接束缚住了他的身体。

    突然被禁锢住,全身无法动弹,宋博明大惊,“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宋博明奋力的挣扎,但却怎么也无法动弹分毫。

    这时候,尹修一步步的朝他走了过去,而后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朝着宋博明心口位置点了过去,同时开口道:“明天一早,你的父母家人就会发现你坐在房间里玩游戏而心脏猝死。”

    无法动弹的宋博明眼睛瞪得死死地盯着尹修缓缓靠近他心口的手指,眼中的惊恐愈发强烈。

    然而,此刻的他根本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尹修的手指轻轻地落在他的心口上。

    一道微弱的力量突然从尹修的手指透入宋博明的心脏。

    宋博明顿时浑身一震,下一刻,骤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绞痛起来……

    用灵识控制着宋博明的身体重新坐回到电脑桌前,尹修悄然的离开了他的房间。正如尹修悄无声息的进来一样,他的离开也同样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更加没有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

    来之前尹修就做了防范,所以指纹这些东西都不会留下。甚至他从窗户进出宋博明的房间都是直接凌空飞入飞出的,脚都没有踩窗台。

    尹修离开后,宋博明房间里电脑中的游戏还在继续着。然而宋博明已经捂着自己的心口,面带抽搐的软在椅子上。

    他身上的一切症状都与寻常的突然心脏猝死如出一辙,任谁来检查都不可能会查出丝毫异状。

    前后花了半个多小时将肖家的那些知情者以及宋博明都送他们去了该去的地方。尹修御剑返回了纪雪晴所住的那家酒店。

    灵识一扫,便知道了纪雪晴的房间。

    “雪晴,是我,尹修,你开一下房门。”尹修将自己身形完全隐匿,无声无息的来到了纪雪晴房门口。直接以法力传音到她的耳中。

    正坐在窗前看着外边夜景出神的纪雪晴乍然听到尹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霍然一惊,下意识猛地起身回头看向身后。

    下一刻才反应过来。

    想起尹修的手段,似乎隔着门这么直接把声音传到她耳朵里也没什么好惊奇的。

    恢复镇定,纪雪晴还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句,“好的,你等会儿,这就来……”

    连忙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不过开门后却没有在外边看到任何人的身影。这让纪雪晴不由楞了一下,左右看了看,一脸疑惑。

    这时,尹修已经从她身边进了房间内,撤掉了身上的隐匿法术,开口道:“好了雪晴,我已经进来了。”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尹修的声音,纪雪晴再次被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望去。果真看到尹修已经站在她身后套房的客厅里时,纪雪晴一阵恍惚失神。

    片刻才清醒过来。大概是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除了刚才那片刻的恍惚失神外,倒也没有太多的吃惊之类的。

    随手关上了门,纪雪晴朝尹修那边走了过去。

    此时尹修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纪雪晴则走到了尹修对面也坐了下来。

    两人对坐着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尹修率先开的口,“好了雪晴。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纪雪晴抬头看着尹修,张了张嘴,却一下子竟不知道该问什么。

    或者说是该从何问起。因为她心里有太多的疑惑,想问的事情太多了。一时间话到嘴边就反而不知道应该先问什么。

    稍缓了一下后,纪雪晴回过了神来,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开口道:“尹修,前段时间……网上所传的那个‘银海仙人’应该就是你吧?”

    这是纪雪晴之前看到尹修祭出飞剑时就想到的。

    纪雪晴也看过相关的很多zhào piàn和shi pin,虽然所有zhào piàn和shi pin中都只有尹修的一团模糊身影,连是男是女都无法分辨。

    但是,这世上怎么可能会突然一下子冒出一个接着一个御剑飞行的‘仙人’?何况,当初的事情就是发生在铂天大厦不远的地方。

    以当时那危急的情况,尹修既然有这样的能力,肯定不会袖手旁观。那么,尹修就是网上所传的那位收服了恐怖妖魔的‘银海仙人’就是十之八.九的事情了。

    其实就算是没有这些推断,纪雪晴的直觉也告诉她,那个人就是尹修。

    听到纪雪晴的话,尹修没有否认,这个也没什么必要再对纪雪晴否认隐瞒的。

    很坦然的点点头,道:“不错,是我。”

    听到尹修肯定的回答,纪雪晴不由长呼了口气。心情似乎一下子就莫名的放松了许多。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听到尹修十分坦然,毫无隐瞒之意的回答,纪雪晴就是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放松。

    “尹修,那你……真的是‘神仙’吗?”

    纪雪晴目光烱然的看着尹修,神情中带着几分期待、渴盼,还有些许紧张忐忑的等待着尹修的回答。

    她很想知道尹修究竟是不是‘神仙’,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神仙’。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有的好奇之心,纪雪晴自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