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蛊术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从会所走出来。@,赵导与马晨光默然相望,眼中一片凄惶绝望之色,两人万万没想到尹修所说的让他们俩这辈子都无法再碰女人竟然会是真的!

    内心的凄凉,再想到未来再也没有‘性.福’可言的生活,不由得悲从中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这时,赵导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无精打采的拿出手机看了眼,见是之前他打diàn huà询问的其中一人的号码,不由得强忍内心的悲愤,振作精神,深吸了口气,接通了diàn huà。

    “喂,老袁,是我刚才拜托你去打听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下半身无法‘站立’对于赵导的打击是十分沉重的,此刻他的内心也是一种濒临崩溃的。然而,当他听到手机中的回答时,脸上不由得再次一呆,脸色‘唰’的一下渐渐苍白了下来……

    “赵导,怎、怎么了?”

    旁边的马晨光见状,心中一慌,连忙问道。

    ‘啪!’

    赵导握着手机的手掌仿佛失去了力量,任由手机从他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他的脸上一片呆滞的表情,眼神中透着一丝不敢置信的失神喃喃道:“怎、怎么会这样!?”

    “文宣部真的有一位领导的妻子姓江……”

    听到赵导失神的低语,马晨光同样呆住。身体微微一个踉跄,差点向后跌倒下去。

    “江、江闪闪真有后台在文宣部!?”

    马晨光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艰难的吞咽了一下,语气艰涩的道。

    接连而至的双重打击几乎让赵导和马晨光彻底崩溃。

    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现在又得罪死了有着文宣部领导背景的江闪闪,恐怕十有八.九他们俩真的要就此告别娱乐圈了。

    未来的饭碗都成问题。

    两人只觉得前途和未来都变得一片灰暗……

    ……

    京都,某处大院内。

    房间中。一名须发已经斑白的花甲老者站在一张大床前,小心翼翼的将一根根银针从床上躺着的一名老者身上拔出。

    旁边还围着好几个人,无论男女都一脸担忧紧张的望着躺在床上,陷入昏迷中,显得十分虚弱的老者。

    待到花甲老者将所有银针都拔出后,其中一名大约四十余岁。浓眉阔脸,身上带着一股子军人习气的中年男人顿时忍不住开口问道:“叶老,我爸他怎么样了?”

    房间中的花甲老者赫然便是当初曾经被王思贤和林建源请去给他们女儿,也就是薛宁的那两个被阴煞侵体的朋友嘉嘉和妙妙‘治病’的那位叶老!

    听到中年男子的询问,叶老轻叹着摇了摇头,声音微沉道:“箫先生,令尊的情况……请恕老朽无能,刚才的施针也仅仅只是稍稍压制住他体内的东西,但想要根除。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

    微微一顿,“而且,以令尊如今的情况,以老朽之能最多也只能助他再压制个三五日。再久的话,老朽也没有任何的把握……”

    听到叶老的回答,开口询问的中年男子,以及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是一懵,一股悲意顿时充满胸怀。

    几个女子甚至忍不住低声‘嘤嘤’抽噎起来。

    阔脸中年强忍着心中的悲伤。继续问道:“叶老,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叶老轻轻叹息一声。抬头看着中年,道:“萧先生,令尊的情况,你也是很清楚的。令尊能够将体内的东西压制几十年没有发作,靠的就是一身强横的修为。”

    “可是如今,令尊已然年迈。气血日渐衰竭,无法再压制住那东西,它自然就从蛰伏中苏醒过来,开始反噬令尊。而且,因为被压制蛰伏了几十年。它的反噬也来得更紧的猛烈……”

    微顿,“这也是令尊这次如此突然就倒下的原因。老朽虽然在医道尚可,但要对付这种东西还是力有未逮。”

    “难道我爸就真的这么……”

    旁边另一名中年男子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的老者,一脸悲伤,十分不甘心。

    阔脸中年紧咬了咬牙,握着双拳,道:“不能就这么放弃。我就不信这世上难道还真的没有人能够解得了我爸体内的蛊术!”

    这时,那位叶老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开口道:“或许,有一个人能救得了令尊!”

    “嗯?”

    闻言,房间内的几人纷纷看向叶老,眼中重新升起了一丝希望。

    “叶老,你说的是真的?那个人是谁,在哪里?”

    阔脸中年迫不及待的追问。

    叶老道:“那个人……我也只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就是在不久之前,有人请我去银海给两个小姑娘治病。我当时原以为那两个小姑娘只是被阴邪煞气侵体,所以就用祖传的破邪针法想要驱散她们体内的煞气。”

    “却没想到那两个小姑娘体内的并非一般的阴煞,而是已经化作恶鬼。受到我的针法刺激,其中一个小姑娘体内的恶鬼猛地冲了出来,差点就扑到我身上。幸好当时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突然出手,轻而易举就把那恶鬼给抓住,并且随手一捏就把那恶鬼给捏散。”

    “后来他亲自出手给那两个小姑娘驱邪也是显得十分轻松从容,举手抬足就将那两个小姑娘体内的恶鬼和阴煞都悉数祛除。”

    “我想,如果能够请来那个年轻人的话,未必不能破除掉令尊体内所中的蛊术……”

    这个叶老所指的那个‘年轻人’自然就是尹修无疑。

    听到叶老的回答,阔脸中年不由连忙问道:“叶老,那你知道那个人怎么联系吗?”

    说完,他又立即补充道:“只要能够将那人请来,无论他能否破解我父亲体内的蛊术,我们箫家都感激不尽。该有的谢礼都会一分不少!”

    现在他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叶老所说的那个人身上。即便希望再小,也必须得要一试。

    叶老摊手道:“我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的联系方式。不过,我想银海的那位王思贤市长或许能够联系到对方吧。上一次就是那位王市长和一位叫林建源的公司老总请我去给他们各自的女儿治病。”

    “银海市长王思贤?”

    阔脸中年闻言顿时扭头道:“靖海,你马上去联系一下银海的那位王思贤市长,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想办法请到叶老所说的那个人!”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

    同样也已经四十出头的箫靖海立即应道。

    “萧先生,那我就先告辞了。要是令尊有什么情况,再随时联系我。”叶老道。

    阔脸中年轻轻点头,应道:“嗯,麻烦叶老了,我送送您。”

    片刻后,将叶老送走,阔脸中年又走回了房间。

    这时,躺在床上的老者忽然动了一下,继而缓缓睁开了眼睛。

    “爸,你醒了?感觉好点没有?”

    阔脸中年连忙上前问道。房间里的另外几个人也都纷纷围了上去,关切的看着床上的老者。

    老者缓缓地眨了眨眼,看了看围在床边的几个人,最后将目光落在阔脸中年的脸上,稍有些吃力的道:“靖清啊,我感觉好多了,刚才是叶大夫来过了?”

    “嗯,是的,爸。叶老说他已经用针灸暂时将您体内的蛊虫压制住,您放心,您很快就会没事的。”阔脸中年箫靖清道。

    老者含笑着缓缓摇了下头,叹息道:“你不用这么哄我,爸的情况自己很清楚。我体内的蛊虫已经蛰伏了三十多年,如今爸已经年老体衰再也压制不住它,经过这么多年的蛰伏,它此刻的反噬力量远远比当年还要更加强大。”

    “如果是在我鼎盛时期或许还能与它抗衡,但现在……”

    “爸,您被尽说丧气话。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度过这一关,康复过来的!”边上一名年龄比箫靖清稍大的女子忍不住说道。

    另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也忍不住说道:“是啊爷爷,刚才叶老说了他知道有一个人可以破解您体内的蛊术,只要把那个人请来,到时候爷爷您自然就会没事了。”

    “呵呵……”

    老者箫建军显然并没有把这些话当真,只当是小辈为了安慰自己才这么说的。其实很多事情他都已经看开了,毕竟到了他这个年纪,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好了,你们啊,也不用这么安慰我。我自己的情况自己心里有数。”

    箫建军道,“对了,靖清,你有通知小辈们都回来吗?趁着我这几天还能熬得住,让他们都回来吧,我也好最后再都见见。至于往后,这个家就得靠你和靖海兄弟俩相互扶持撑下去了。”

    “爸,您别灰心,小威说的没错,等我们把叶老所说的那位‘高人’请来,您一定能够康复的。至于家里,您也不用担心,我跟靖海会看着的。”

    箫靖清道。

    箫建军微笑了笑,并没有怎么把箫靖清的话放在心上。

    他确实是已经不抱什么希望,毕竟他体内所中的蛊术非同小可,而且已经在他体内蛰伏了三十余年,又岂是那么容易说破解就能破解的?

    要是这么简单,当年他也不会靠着自身修为强行压制体内的蛊虫,而不是想办法将其驱除了。

    早在三十多年前他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现在不过是这一天已经来临罢了。对此箫建军是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