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求助(第三更)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闪闪,要不要先送你回去?”纪雪晴问道。☆→,

    从餐厅出来后,三个人就在大街上漫步,发生了之前的事情倒也没什么闲情逸致再去玩耍之类的。

    何况江闪闪此刻满脑子都还是关于尹修的事情。

    听到纪雪晴的询问,江闪闪稍微迟疑了一下,说道:“雪晴,要不我跟你一块去酒店住一晚吧。”

    纪雪晴看了看江闪闪,轻点了点头,应道:“好!”

    作为与江闪闪从小一块长大的闺蜜,纪雪晴对她十分的了解,一听她的语气,看她的眼神纪雪晴就知道江闪闪此刻内心还没有平复下来。

    她想要跟自己一起去酒店住,大概也是想与自己说说悄悄话,顺便询问一些关于尹修的事情。

    尹修的事确实是让人太过于震骇了。

    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常理认知,心绪一时半会难以平复是十分正常的。江闪闪想要与自己倾诉一番,纪雪晴也能理解。

    昨晚的时候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不过当时她可没有人可以去倾诉,去宣泄内心的那份震惊。毕竟纪雪晴昨晚的时候也不可能把尹修的事情随便对人说。

    “那咱们这就去你住的酒店吧。”江闪闪询问的看着纪雪晴,随即又扭头看了看另一侧的尹修。

    尹修微点头,含笑道:“好,那拦辆车过去吧。”

    “嗯。”

    纪雪晴也应了一声,三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便返回了酒店……

    鉴于银海公司那边也没什么事,加上与纪雪晴和江闪闪都算是久别重逢。所以她们俩让尹修在京都多待两天再回银海,尹修倒也没拒绝。

    所以第二天上午,江闪闪跟纪雪晴又拉着尹修一块出去游玩。

    京都可供游玩的地方还是挺多的。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尹修自然没太多兴趣。不过跟江闪闪、纪雪晴一块走走逛逛。散散心,放松一下也还不错。

    何况,纪雪晴刚刚经历了被绑架的事情,适当放松一下也很有必要。连江闪闪昨天也遇到了那样的事。

    纯当是赔她们放松心情了。

    “尹修,咱们今天就去故宫看看,然后再去颐和园逛一下。你难得来京都。要是不去逛逛未免可惜了点……”

    经过了一晚休息后,江闪闪恢复了往日的洒脱自如。

    大概是已经完全‘消化’的尹修身份的信息,加上她性格使然,本就活泼好动,所以再见到尹修也没表现出什么生疏局促之类的。

    其实昨天晚上她跟纪雪晴住同在一间客房,两人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东西。

    对于尹修的身份,两人都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只要尹修不改变对待她们的态度。那么她们也还是跟原来一样把尹修当朋友相处。

    听到江闪闪的话,尹修微笑应道:“好。”

    三人搭车首先前往了故宫。

    不知不觉,到了半路时因为前面堵车,尹修他们所搭坐的出租车不得不放缓了车速。不过就在这时候尹修却忽然瞥见旁边的另一辆银色轿车内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是她!”

    尹修略微惊诧的看了两眼。旁边只是相隔了大约半个车位,同样是缓缓慢行的银色轿车内,坐着的人赫然是周婷。

    大概是隐约察觉到了尹修的注视,周婷下意识也扭头望了过来。当她看到坐在出租车内的尹修时。同样微愣了一下。

    眼神略微浮现出一丝恍惚,继而马上就认出了尹修来。

    “是银海的那个人!他怎么来了京都?”周婷心中微感诧异。也有一些惊讶,因为这实在是凑巧了一些。

    在银海她就先后两次遇到尹修,现在她回了京都居然又碰见了尹修,而且还是这么坐在不同的车辆中,并行时发现对方。

    ‘不过……他的那只像松鼠一样的宠物倒是没看见,是没有带来吗?’

    周婷看了下尹修所乘的车内。并没有见到小蛮,心里微微好奇。

    随着前方道路渐渐畅通,周婷所乘坐的银色轿车速度便悄然加快,很快甩开了尹修他们所乘坐的出租车。

    偶然碰到周婷,尹修没怎么放在心上。瞧见对方的车走远也就收回了目光。

    来到目的地,尹修与纪雪晴、江闪闪刚逛了没多久,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居然是王思贤打来的。

    尹修微皱了下眉,有些诧异王思贤打diàn huà给他有什么事。不过尹修还是接通了diàn huà。

    “喂,不知道王市长打diàn huà给我,是有什么事吗?”尹修开门见山的问。通常没什么事的话,王思贤应该也不会随便打diàn huà来打扰自己。

    手机中传来王思贤的声音,“尹先生,是有一件事十分冒昧的想问一下您有没有时间。”

    “什么事?你说。”尹修直接问道。

    王思贤道:“是这样的,尹先生,昨晚有人联系到我,说是想请尹先生帮忙救个人,不知道尹先生有没有时间?”

    尹修皱了皱眉,道:“是什么人联系你?对方又是怎么知道我的?”

    王思贤似乎生怕尹修误会,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尹先生,当日您给小女‘治病’时不是有一位中医泰斗在场吗,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就是那位叶老跟对方提起尹先生的,对方没有尹先生的联系方式,所以就直接找到了我,让我代为向尹先生请求。”

    王思贤这么一说,尹修就想起了当日的那位以‘龙骨乌木针’去破除薛宁好友体内邪煞的老中医。

    不过尹修并不想掺和这些事情,他又不是行脚医生,也不靠这个吃饭,这世间有无数人身患病痛,他也没兴趣当什么‘圣母’、‘救世主’之类的。

    所以尹修直接就回绝了王思贤:“王市长,你还是让对方另请高明吧。”

    尹修的回绝十分干脆。

    不过王思贤却连忙叫道:“尹先生。等等……”

    “怎么?”尹修微诧。

    王思贤道:“尹先生,这次想要请您出手解救的人十分重要,如果,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尹先生能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对方也会感谢尹先生的恩情,无论您有什么需要或者要求。至少在华夏鲜有对方办不到的事。还请尹先生考虑一下。另外,需要尹先生您解救的那人如今的情况似乎十分的危急……”

    王思贤言辞恳切。

    尹修不禁略微迟疑起来,皱着眉,沉吟片刻,开口问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我想能够让王市长你亲自如此恳切相请,且明言对方在华夏鲜有办不成的事,对方的来头应当不小吧?”

    王思贤没有隐瞒,坦诚道:“尹先生,联系我的人是军中的一位上校。不过对方是根正苗红的军人世家出身。想请尹先生您出手去去救的那人就是对方的父亲,如今虽然退居二线,但却是中将军衔。”

    “此外,就我所知,这位箫中将曾参加过三十多年前与南方那个小国的自卫反击战,并且立下过赫赫功勋。而那位箫中将的父亲更是国家的开国元勋级别的老一辈英雄人物。”

    “所以无论于公于私,我都希望尹先生您能够出手相救……”

    尹修听到王思贤的话后,沉默了片刻。

    正当王思贤忐忑不定时。尹修终于缓缓开口:“既然是一位将军,那么对方如今想来应当就在京都?”

    王思贤不太清楚尹修忽然问这干嘛。不过还是马上回答道:“是的。”

    王思贤可不知道尹修现在人就在京都。

    闻言,尹修又问道:“知道那人是什么情况吗?那位叶大夫为何会向对方提及到我?”

    其实尹修自己已经大致猜到了一些,只不过想向王思贤确认一下罢了。

    当日那位叶老看到了他给薛宁的那两个朋友驱除体内邪煞恶鬼,现在那位叶老特意跟人提到自己,估计十有八.九对方碰到的问题也是这方面的。

    不过王思贤其实对此并不了解,联系他的箫靖海也不会对他细说起父亲箫建军的情况。是以听到尹修的询问。王思贤无法回答。

    “这个……尹先生,我也不大清楚。对方没有与我细说这些,只是让我代为请尹先生您,希望您能够出手相救。”

    “唔……”

    尹修微作沉吟,片刻后开口道:“这样吧。既然我正好在京都,那就走一趟。你问一下对方的详细地址,然后发信息给我,我明天过去看看。”

    顿一顿,尹修继续道:“如果是可救之人,我出手救他一命也无妨。”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如果尹修觉得对方并非‘可救之人’,那么也不一定就会出手救对方。

    王思贤自然能听懂尹修话语中所隐含的意思,不过他并不在意。只要尹修能够答应走这一趟就足够。

    至于到时候尹修是否愿意出手,那就得看箫家人自己的了。

    王思贤也没想到尹修此时居然会这么凑巧,恰好就在京都。他也听出来了尹修之所以会松口答应,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这会儿正好就在京都。

    不过不管怎样,尹修总归是答应了不是?

    “好的,尹先生,我先代那位箫中将谢谢您!”王思贤连忙应道。

    尹修轻‘嗯’了一声,道:“若是没其他什么事的话,王市长,就先到这吧。届时王市长把对方的详细地址发信息到我手机里就行。”

    “好,好的。”王思贤忙应道。

    挂断了diàn huà,尹修拿着手机,突然自语了一声,“xiao?不知道是哪个xiao……”

    轻摇了摇头,尹修随手收起了手机,抬头看了眼在另一侧逛着的纪雪晴和江闪闪,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