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来者不善(第四更)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银海,机场。【,

    一名穿着白色的传统短衫打扮,大约五六十岁上下,面容红润,精神瞿烁的老者跟着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以及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一齐从机场内走了出来。

    老者看了眼机场外那一栋栋耸立的高楼大厦,不禁轻叹道:“这个世界确实是日新月异,变化很大啊。仅仅不到二十年未曾下山,想不到这俗世就已经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走在前面的中年闻言不由回头,开口道:“师叔,最近这些年世间的变化确实是称得上日新月异。甚至可以说只要几年不出山,这世界就几乎变个样了。”

    老者微微点头,扫过路上那些来来往往,车水如龙的车辆,不由淡声道:“走吧。先找个地方暂且安顿,然后查清楚天禄他们是怎么回事。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旁边二十出头的青年小声道:“当初我也只是听我师父说是建峰师弟请他跟魏师叔下山来对付一个修炼邪术的妖女。更具体的情况,弟子也不得而知,还是得要去找建峰师弟相关的人询问才能清楚……”

    “嗯。”老者微微点头,“既然天禄他们是下山来帮建峰对付妖女,那么他们现在全都失去联系,必然就与那妖女脱不了干系。我们只需要先找到那个妖女,逼问她就清楚怎么回事了。”

    “师叔,那咱们还是先找一处酒店安顿,然后再去查清楚那个妖女究竟是何人。”中年男子开口道。

    老者应道:“也好。吴师侄,我二十多年未曾下山,对这俗世已经十分陌生,就你带路吧。”

    “是。师叔!”吴冠华忙应道。

    ……

    京都。

    尹修与王思贤结束通话后不久,王思贤就将那位箫中将家的地址发了过来给他。尹修扫了眼将地址记下,继续与纪雪晴、江闪闪游逛。

    至于去救那位箫中将的事,既然说了明天再去,那就明天再说。想来对方再如何危急应该也不急这么一天半天的。

    与纪雪晴她们在京都游玩了一天,晚上。江闪闪终于回自己家去。

    第二天上午,尹修与纪雪晴说了一声,就独自离开酒店,拦了辆车去了昨天王思贤给他的那个地址。

    到地方时,却是被门口的警卫给拦了下来。

    “先生,请您出示证件。”

    尹修哪有什么证件可给他出示的,于是说道:“你稍等一下……”

    而后尹修直接给王思贤拨了个diàn huà过去,他没有那个箫家的人的联系方式,自然只能通过王思贤去联系对方。

    王思贤很快就接通了diàn huà。

    尹修直接开口道:“王市长。我已经到地方了,不过门口的警卫需要我出示证件才能进入,烦请你联系一下对方,让他们跟警卫知会一声。”

    王思贤听到尹修的话,连忙应道:“好的,尹先生,您请稍等片刻,我这就马上联系。”

    这个倒是他昨天联系尹修时有些疏忽了。忘了箫家住的地方警卫还是挺严格的,不会允许外人随意进出。

    “嗯。好的。”尹修应了声,挂断了diàn huà。

    大约静静地等待了一分多钟,门口警卫室里的警卫接了一通diàn huà后连忙跑了出来,对守在门口站岗的警卫说了一声。

    接着微带歉意的对尹修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您可以进去了。您是要去‘箫将军’家是吧?我领您过去吧……”

    尹修微点头。“也好。”

    片刻,那名警卫领着尹修来到了一座大院前,道:“先生,这就是‘箫将军’家了,您请便。”

    说完。警卫便转身离开。

    尹修抬头看了看,正要走进去,忽然迎面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屋里走出来,让尹修不禁一愣。

    怎么她也在这里。这也太凑巧了点!

    尹修讶异的看着那人。

    对方看到门口的尹修时同样愣住,脚步都不由得停顿在那,惊讶不已的看着尹修,“是你?”

    很吃惊。也很讶异。

    那人赫然是昨天才与尹修在路上擦身而过,巧遇的周婷。

    尹修反应很快,马上看着周婷露出一抹微笑,道:“你好。上回在银海大学那叫住我的人就是你吧?”

    尹修自然不会去提起他们之间的其他交集,毕竟对方所知的应该也就只是那一次还有昨天在路上擦肩而过的巧遇而已。

    周婷也回过神来,看着尹修,眼神稍微有点奇怪,轻点头应道:“嗯,不错,是我。”

    微顿了一下,周婷继续道:“刚才我舅舅说请了个人来给我外公‘治病’,让我下来接一下,那个人就是你?”

    “你外公?就是那位箫中将?”尹修惊讶道。没想到这个周婷还有这样的背景,难怪她会出现在这。

    “嗯,没错。”周婷应道。

    尹修点点头,道:“进去吧。”

    周婷反应过来,连忙领尹修进屋里,并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真能‘治好’我外公?”

    “或许吧,看看就知道了。”尹修扭头看着她,微笑应道。

    “哦。”周婷没再多问,道:“跟我上二楼吧,我外公在二楼的房间里……”

    一楼的客厅里没人,只有一名阿姨在厨房里忙碌。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二楼。二楼的厅里倒是坐了不少人在低声私语,看到周婷带着尹修上来,不由纷纷抬头望了过来。

    “我外公在这边房间。”周婷回头对尹修说了一声,继续带他到里面一侧的一间宽敞的卧室。

    箫建军此时正躺在床上,而箫靖清、箫靖海兄弟以及另外几个与他们俩同辈的人围在箫建军的床边。

    而那位曾经跟尹修有过一面之缘的‘叶老’也在场,他此时正从箫建军身上拔出一根根银针……

    看到周婷带人进来,箫靖清和箫靖海等人不由精神一振,纷纷抬头望了过来。

    然而当他们看到跟在周婷身后的尹修看上去才不过二十余岁的模样时,有几人眼中却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狐疑。

    刚才王思贤打来diàn huà,是以他们都知道‘叶老’所说的那位或许能够救他们父亲的‘高人’已经到了。

    可是却没想到让周婷下去迎接,却领上来的只是这么一位最多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年轻人毕竟不是那么靠谱。

    是以,房间内的这些人稍有所狐疑也是在所难免。

    好在这时候那位认识尹修的‘叶老’开口了,他看到尹修后,连箫建军身上剩余还有几根银针没取下都顾不上,连忙热情的道:“尹先生,咱们又见面了,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老朽……”

    亲眼见识过尹修轻松灭鬼驱煞的手段,即便‘叶老’也是中医界的泰斗级人物却也没敢在尹修面前端架子,反而是十分客气的用上了敬语。

    本来还心有狐疑的箫靖清等人乍然听到叶老的话,也纷纷放松了下来。既然叶老认可确实是这人,那应该就没错了。

    不过就是确实太‘年轻’了一些。

    想着,箫靖清的动作却不慢,立即上前,道:“您好!尹先生是吧,在下箫靖清,想请您出手‘救治’的人正是家父。”

    尹修先是对那位叶老微点了点头,应了声,“叶先生别来无恙。”

    而后才对箫靖清应道:“箫先生不必客气。”

    边上的箫靖海忍不住上前道:“尹先生,听叶老说,您手段非凡,还请您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力‘救治’家父。无论结果如何,我们箫家上下都会对您感激不尽!”

    尹修刚进来时就发现了这箫家一家子几乎全部都是习武之人,除了外边客厅里的几个年轻一些的还处于练劲的阶段,其余年纪稍长一些的一个个都已经是达到炼气期。

    尤其是这房间里的箫靖清与箫靖海兄弟二人修为更高,已经是达到了武者的‘先天境界’。

    “箫先生勿急,我先看一下令尊的情况再说。”尹修道。

    箫靖清连忙应着:“对,对。尹先生,您请……”

    说着,箫靖清连忙引着尹修到床边。

    尹修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箫建军,一眼就大致的弄清楚了情况。又用灵识扫了一下,果然不出他所料,是中了蛊术,被蛊虫反噬所致。

    “对于令尊的情况,箫先生你们应该都清楚吧?”尹修回头看着箫靖清和箫靖海兄弟二人,问道。

    箫靖清与箫靖海相视一眼,纷纷点头,“是的。”

    “嗯。”

    尹修微点头,道:“令尊体内的蛊虫应该在他体内潜伏有数十载了,我所料不差的话,之前应该是令尊依靠自身的修为在压制那蛊虫,直到令尊而今年老体衰后,已经无法再压制住,所以那蛊虫就开始反噬宿主……”

    听到尹修的话,无论是箫靖清还是箫靖海,甚至包括一旁的叶老以及其他的几人无不面露惊异之色。

    尹修所说的与箫建军的情况可以说是分毫无差。

    但是,让他们吃惊的是分明就没看到尹修有什么举动,仅仅只是站在床边看了两眼,连碰都没碰箫建军,却居然就能够如此准确的说出整个情况。

    甚至连那蛊虫曾被压制蛰伏了几十年都清楚!

    这也太厉害了点吧?

    房间中的众人看向尹修,神情中颇为吃惊。